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50.27最毒为心

司夜染端坐书案前,垂眸书卷,看都没看她。

只淡淡道:“倒是你在说歪理。我早说过我赏罚分明,他既然有错,自然该罚!”

兰芽不服气,“他倒错在哪里了?”

卫隐好歹是跟着她出生入死过一回的了,已算是她的人。就算是大人,也不能说罚就罚,起码得先跟她言语一声才行。

司夜染这才微微挑眸,目光虽则清冷,却绵绵密密在她面上身上紧张地滑过。宛如细密无形的丝线,裹得她呼吸不上来燔。

他仿佛在,紧张?

见她不自在,他才收回目光去,又垂眸看书:“你去南京,我将你的性命交付在他手上。可是你被张子虚安排下的轿夫挟持而去,他竟然没能提前察知危险,更没能跟上来保护——他便该死~窠”

原来竟是因为这个!

兰芽一怔之下,心下终是暖暖地软了下来。她便舍了那层落地罩前的垂帘,期期艾艾又朝前走了几步,柔声道:“那也不能全怪卫隐。谁让做了那事的人是张子虚,是大人的人呢?大人手下卧虎藏龙,哪里是卫隐个个都能防备得住的?卫隐纵然没来得及护住小的,却也倒证明大人用人高明不是?”

司夜染蓦地抬眼,目光冷寒:“那回‘恰好’是我的人;倘若‘恰好’不是我的人呢,你的性命他又拿什么来还给我?”

兰芽吐了吐舌:“……哪儿有那么严重。”

司夜染却不理她:“再说,纵然都是我手下的人,又岂是个个都能尽信的?”

兰芽吓了一跳:“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手下,还有对你不忠之人?那还留着做什么,除掉才是正经!”

她的担忧扑面而来,毫无隐藏。司夜染心下受用得很,这才缓了口气,抬眼凝住她:“不是说他们敢背叛我,而是说……”

“我懂了。”兰芽轻叹一声,淡然一笑:“大人的手下是还有防备我,甚至想要除掉我的。他们都知道,我在大人身边,早晚有一天会伤害大人。”

她这样说着,尽量掩掉眼角眉梢的哀伤。她便转而明亮一笑:“哼哼,他们的担心倒也没错。”她目光灼灼瞪住他:“……我说过,这笔账我早晚要跟大人算!”

倒也不奇怪,从前息风、藏花也有此举。雪姬对她也是颇不待见……或者还有吉祥。

在他们的眼里,她是危险的存在,留着自然不如除了。

司夜染垂下眼帘去,未置可否,只伸手捉住她的手腕。掀开袖口,上挽,露出她细软的手腕,继而他修长的手指搭上了她的脉搏。

他长睫轻垂,眉尖轻蹙……严肃的神情吓了兰芽一大跳。

“大人,这是?”

他手指攥紧,简洁道:“别动!”

时间过得极慢,却实际上也不过只是短短一瞬,他便松开了手指,眉间虬结舒展开。

兰芽急忙收回手,将手腕抱在怀里,问道:“大人为何替我诊脉?我,怎么了?”

司夜染抬眼望她一眼,道:“你没事。”

兰芽却眯起眼来:“那就是大人担心我会有事?为何?”

司夜染蹙眉,不肯再说话。

兰芽放下手腕,缓缓抬起下颌:“大人既不肯说,便容小的猜猜。难道那个吉祥,就是大人说过的那个替大人解毒的人?”

司夜染蹙眉。

兰芽便笑了,“这世上凡是善于解毒之人,自己首先也必得是用毒的高手。更何况以吉祥的年纪,当年替大人解毒的时候,她自己也尚且年幼——那般年幼时便能替大人解毒,可见吉祥使毒的手腕高超。”

兰芽转眸望住司夜染的眼睛:“所以大人才会急着替小的诊脉,大人是担心方才那一瞬照面,小的已是被吉祥用了毒。”

司夜染微微扬起眉:“所以我才叫你离她远些。纵然我多年久病成医,自己已然研习得一身医术,但是我仍无把握破解她的手段——目下唯一的法子,只能叫你离她远些,你可明白?”

兰芽却偏首一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人勿虑,生死有命。”

司夜染心下愀然一痛,便起身隔桌一把攥住兰芽手臂,力透筋骨:“说什么生死有命!兰公子,我再提醒你一句:现下你的命早已不属于你自己!你生或者死,只由得我,不由得你!”

兰芽一笑,眼中还是悄然含泪。她仰头,用力点头:“好,我会小心。”.

眼见日暮,梅影又要从昭德宫归来,兰芽便告辞。

司夜染蹙眉道:“……我送你回去。”

兰芽忙笑着拦住:“大人留步!又不是山高水远,西苑近在毗邻,大人这是做什么?”兰芽藏住叹息,轻声道:“大人还是留下,等梅姑娘回来吧。”

司夜染心下酸痛难忍:“你明知道……”

兰芽急忙竖起掌心来:“大人,就因为我明白,所以我才走得洒脱。西苑是

我自己要去的,我毫无怨怼。”

司夜染深吸口气,用力平复下内心的疼痛,略挑长眉道:“听隋卞说,你近来一直在打东海号的主意。”

兰芽便笑了,认真点头:“大人,可不可以给了小的?”

司夜染咬牙:“不给!”

“凭什么?”兰芽急了。

司夜染隔着桌子,一双浅瞳紧紧锁住兰芽:“……东海,与京师远隔千山。我怎么可能放你远去,嗯?”

兰芽努力略去他眼中汹涌而来的情意,垂下头去,故意急辩:“是大人说叫小的离吉祥远远的……东海与京师山高水远,吉祥又是宫女出不得宫禁,这不正好保得小的安康?”

司夜染气得笑了:“可谁叫你躲到那么远去!”

兰芽深吸口气,挑眸望他:“反正,小的想去。若大人一意拦着,那小的也并非没有别的法子。大不了,小的去说服皇上。”

“我便知道!”司夜染盯紧兰芽:“我再说一遍,不准!”

兰芽别开头去,掩住眼中的惆怅:“总之,小的已然打定了主意。大人拦着也没用。今日就算提前跟大人辞别,只要拿到皇上的口谕,小的便不另外禀告大人,而是立即便走。”

司夜染手指加力,攥紧兰芽手腕:“我真想,此刻就杀了你。”

兰芽转眸迎视:“只因小的忤逆大人?”

司夜染咬牙:“你这么想去,是为了虎子?”

“是。”兰芽轻轻吸气:“大人没与小的知会一声,便调虎子去了那样危险的地方,此时生死未卜。大人不派人去救,难道还不准小的去救?”

司夜染轻哼:“他生为袁家儿郎,便注定了是要沙场杀敌。可是他从小难免娇生惯养,若直接放在辽东战场上,他根本讨不得什么便宜去!只有将他丢在杀倭的战场上,叫他从红血白刃的修罗场上爬滚过一遭,他才能褪尽大少爷的娇气。”

兰芽妙目一转,并不反驳,反倒淡然一笑;“我明白。”

司夜染眯眼:“你明白?”

兰芽点头:“否则我又岂会在得知消息之后,没跟大人闹?”

兰芽平心静气道:“我明白大人苦心,与设法营救虎子之间,并无矛盾。我此去不是将他带回来,我只想找到他下落,知道他安好。”

兰芽深吸口气,迎住司夜染的目光:“倒是大人替皇上试药……小的不在京中的日子,大人自己多加小心。但凡有半点不适,速速请太医诊治。还有,勿动气,勿惊扰,拜托了……”

司夜染眸中光芒缓缓宁静了下来,他悄然勾起唇角:“既这么不放心我,又何必坚持要走?虎子的下落,我另外派人去寻就是了。”

兰芽绷紧面孔:“不,小的说了要自己去,就非得自己去。谁也拦不住!”.

兰芽离了灵济宫,便转到顺天府去。

叶黑如约而来,还带来了邢亮。

兰芽早听贾鲁提过刑部这“黑白双煞”,两人通力合作才最是厉害。见二人相携而来,兰芽便笑了:“叶仵作,看来咱家今日便能得了好消息。”

叶黑与邢亮相视一眼,便抱拳道:“公公明鉴,老叶我与邢兄弟联手查验数日,借重公公赐下的叆叇便更添虎翼——公公所料不错,此一番周灵安一家七十二口的死因,怕就正是离奇至极的巫蛊之术!”

【还有~明代臣子为皇帝试药的事儿也是真的哟,便如严嵩,有人以为他得宠只是因为善于逢迎拍马,擅写“青词”,实则不是——而是严嵩在年届七十高龄时还在亲身替皇帝试药。这样的臣子,从皇帝的视角来瞧,自然是最最忠诚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