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48.25分外眼红

听得吉祥的嗓音,司夜染与兰芽同时一震。

司夜染松开兰芽,将兰芽护在背后,浅色眼眸微微眯起。

“原来吉姑娘。上回梅影一事多亏姑娘通融,却没想到此地遇见。”

司夜染眼中的警告,吉祥都看得分明。

可是也唯因分明,心下的悲哀才更深更重。

他是在故意撇清与她的关系,拉远与她的距离,他不想叫他背后之人知道他与她的关系窠!

瞧他下意识便将那兰公子护在背后的反应,倒好像她是个怪物,他生怕她伤害了那人一样。

吉祥心下抽痛,面上却明艳而笑:“司大人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来?吉祥怎么都听不懂?”

司夜染银瞳疾闪,低低警告:“吉姑娘!”

兰芽便轻轻叹了口气,从司夜染背后走出来,朝吉祥明丽一笑:“原来是吉祥姑娘。咱家自然记得。”

司夜染霍地回头,沉声吩咐:“兰公子,你先回去。本官与吉祥姑娘,还有话说。”

兰芽笑笑扬眸,平和回望司夜染的眼睛:“大人忘了,方才吉祥姑娘是跟小的说话么?想来吉祥姑娘特地前来,乃是与小的有话说,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若大人与吉祥姑娘也有话说,也请稍待片刻,等小的与吉祥姑娘说完了话,大人再说不迟。”

司夜染眸光更冷,深深凝注兰芽的眼睛。

“怎么,本官的话,你又敢违逆?本官命你先走,你便先走,本官何时容得你抢在本官前面?”

兰芽微笑,只静静凝望他,平和道:“大人先去吧,稍后小的自然会自行回去。大人公事繁忙,还有要务缠身,莫耽误了大人。”

司夜染满面寒冰:“你当真要如此?”

兰芽便笑了:“大人难道忘了小的性子?小的也是生就一副执拗的脾气,但凡自己想知道的,就算是大人拦着,却也拦不住。”

“就是。”立在一旁瞪着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好奇打量两人的吉祥也笑道:“吉祥也不明白大人何以紧张若斯,倒像吉祥会吃了兰公子一般。可是吉祥怎么敢呢?”

兰芽扭头朝吉祥眨了眨眼:“吉祥姑娘说得对。大人先去吧,小的随后就来。”

司夜染无计可施,只得缓缓走到吉祥面前,森然道:“吉姑娘,那本官就先行一步了。兰公子是本官灵济宫的人,一向与冷宫并无瓜葛,吉姑娘本该与兰公子并无旧识,便也没有旧事可提。”

吉祥心下便更冷冷跌落下去。

他在警告她。他竟然为了这个兰公子,用这样疏离的态度、森然的语调在警告她!

吉祥便福了福身:“大人的话,吉祥都听懂了。大人放心,大人不喜欢的事,吉祥便不会做。在吉祥心里,一向只想叫大人高兴。”

司夜染又凝睇吉祥良久,方转身冷冷而去。

兰芽便含笑试探:“吉祥姑娘从小陪吴娘娘在冷宫,见的人少,更没见过像我们大人这样冷性子的人。姑娘害怕了吧?”

吉祥痴痴目送司夜染背影走远,渐渐消失在视野,才转眸回来,淡淡一笑:“公子说错了,吉祥虽从小在冷宫里,没见过几个人——可却是早就认得大人的。”

司夜染走了,吉祥便越显从容,在兰芽面前不再是从前的低声下气,而是气度缓缓上扬。

“我认得大人比公子你早了太多年。我对大人的了解,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兰芽心下微凉,却缓缓勾起唇角。

“哦?何出此言?”

吉祥傲然仰头,冷冷轻哼:“事到如今,倒是不妨告诉你了:我跟大人一同从大藤峡进宫,你懂了么?”

兰芽心下悄然一定。

原来是你,果然是你。

兰芽便笑了:“如此说来,姑娘也是大藤峡人?”

“自然!”

“可是我倒听说,那一回大藤峡人进宫,却都是小罪人。小罪人的待遇自然比不得正常的宫女采选,姑娘进宫便该是最低等的宫奴,连寻常宫女都没得当的。”

吉祥被戳痛旧伤,深吸口气:“你说的没错!我们同样都是大藤峡小罪人,是戴着罪孽的烙印进宫为奴的!我本该被分到浣衣局服苦役,就连能进冷宫实际上也是我的造化!”

说起幼年之苦,吉祥眼中定定含泪。她霍地转眸盯住兰芽:“浣衣局,你知道在何处么?那是内廷二十四衙门里唯一不在皇城里的。我身在浣衣局,纵然年幼却也要干同样重的活;那倒也罢了——我却受不了,身在皇城之外,无法见到大人。”

那种苦,兰芽能想象得到。她便轻轻垂首,“我明白。”

吉祥冷笑:“你明白?你明白什么!你哪里明白,就算在浣衣局那样的地方,人人不是年老,就是待罪,本都是最最下贱的人,却还要来联起手来欺负我。只因为我是大藤峡小罪人!”

兰芽默然。

吉祥说的没

错,她纵然也曾遭受过满门遭灭的大难,可是——父母皆在时,她是父母兄嫂捧在掌心的千金小姐;家门遭难之后,她却随即便被司夜染收入羽翼之下。纵然最初的日子与司夜染斗心斗智,也曾心念成灰,却——从未曾真的遭人踩踏。吉祥的苦,她不敢说全然都懂。

见兰芽沉默不语,吉祥便也冷冷一笑,收回了自怨自艾,只高高扬起下颌道:“……不过没关系,那些人一个一个都死了。我绝不会坐以待毙,更不会由得旁人来欺负我!”

兰芽深深吸一口气:“彼时,大人难道未曾伸出援手?”

吉祥笑了,笑得满眼的泪,却极快抿掉:“他那时自身尚且难保,浣衣局又不在皇城之内,他鞭长莫及。我不怪他,我更不会叫他为难。”吉祥说罢睨一眼兰芽,随即便又是满满的骄傲:“不过后来当他在贵妃身边得了一点脸色之后,他第一件事便是设法将我从浣衣局恕了出来。”

说及那段疼痛,却相依为命的时光,吉祥面上拢上一层梦幻之色:“后来他教我,主动提出陪娘娘废去冷宫,从此躲开后宫的倾轧……我便再也没有受过苦。”

吉祥盯住兰芽的眼睛,一字一声道:“他说他会保护我一辈子,一辈子再不叫我受任何委屈。他不管多忙,不管要替皇上北上南下去办差,只要一回了宫,一定第一个晚上便来看我。他费尽心思从天南地北给我淘弄来最新奇的好玩意儿。他再累再困,也会陪我坐一夜,翘着我玩儿,听我的笑声。”

吉祥轻轻闭上眼睛,仿佛回到那些寂寥却温暖的夜晚。她开心地笑,笑够了便悄然凝注他的眼睛,悄声问:“……你会不会一辈子都对我好?只对我一个好?”

起初他总是毫不犹豫地点头,说:“自然。”

可是……后来,有一个晚上,当她又这么问起的时候,他迟疑了。那个晚上他的绝世面容印在灯影里,越发显得朦胧。他的眼睛里便也带着那样如梦如幻一般朦胧的光。然后他笑了,甩甩头道:“吉祥,我会对你好的。我答应过你,便不会改。”

她觉得不对,便再追问:“可是,你会不会只对我一个好?”

他偏头,罕见地又笑,然后安抚她道:“这世上人对人的好,分许多种。我会用我一直的方式对你好,你放心。”

女孩子家总比男孩子家更早懂情,便也更早动情。于是她便不开心,她只觉,他说的与她要的,开始走向了分歧。

不过她不承认,更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她来了,她主动走到了这个竟然叫他忘了一向的隐忍与谨慎,竟然在宫门口不顾一切深深吻下去的这个人的眼前来!

他是她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皇权、上天和命运都改不了,眼前的这个人更改不了。

吉祥便傲然而笑:“他发过誓,他这辈子都会与我在一起,这辈子都只会对我一个人好。他会用他的性命来保护我,绝不容任何人伤害到我。”

吉祥直直盯着兰芽,傲然地笑:“而其他人,对他来说,不过一时之选、过眼云烟。”

她的话,一字一句宛如化身一根一根的钢针,绵密刺来。初时也许不甚觉着疼,可是扎入心尖才一下一下抽着疼起来。随着每一缕呼吸,每一次心跳,渐次加深。

兰芽努力一笑:“既然如此,姑娘上回又何必落泪哀求我帮你搬入西苑去?姑娘只需直接与大人说,大人便没有不应的。又何必当着我的面,那般惺惺作态?”

【临近春节,公司和家里的事都多;再加上北方的三九四九天气,某苏的颈椎肩椎,以及指节风湿的一些职业病都季节性复发,写稿很艰难,大家多包涵哦~~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