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46.23大人闪开

扒着墙角,远远瞧见僖嫔与凉芳相拥而泣,小包子便傻了。脊背贴着宫墙,滑坐到地上,醒了半天神儿,才一咕噜爬起来去找薛行远。

小包子将前前后后的事情说了,薛行远也有些面色发白燔。

小包子便道:“薛哥哥嘱咐我盯着芳公公,瞧他出昭德宫朝哪儿去了。我还以为薛哥哥是早知道芳公公与僖嫔娘娘的事儿呢……却怎地看样子,薛哥哥也被吓着了?”

薛行远一皱眉:“梅姑娘上回挨罚之后,兰公子不知怎地忽然叫我格外留心芳公公的一举一动。我瞧着他今儿突然朝外走,怕是有事儿,却也没想得到是这个事儿。”

小包子便后怕起来:“那我故意去敲了万安宫的门……将里头的人给印出来了,却没想到是僖嫔娘娘……还以为是万安宫里哪个宫女呢。我可当真惹祸了,现下不知道该怎么办。”

薛行远安抚道:“你先别担心。公子有些日子没进宫来,这些天怎么也该来了。到时候只须公子拿主意就好。”.

兰芽随司夜染到了乾清宫。

司夜染低声嘱咐:“你在这里等便罢。”

“我不。窠”

兰芽抬眼凝视他:“不管皇上见不见,我也总要递牌子试试。此时也只有皇上拦得住我……大人,亦不能。”

司夜染蹙眉:“此时情势,你纵进去,也改变不得什么。”

兰芽还是摇头:“纵改变不了什么……可是大人忘了,大人从前说我最擅于搅乱池水——我便进去和稀泥好了。”

郑肯躬身催促:“司大人,皇上等着呢。”

司夜染再深深凝望兰芽一眼,便随郑肯进去。兰芽咬牙将腰牌递给守门的内监,等皇上传召。

这般等待的当儿,却见小包子跟个猴子似的在长街拐角处探头探脑。

兰芽便转到背人处,将他揪出来,问怎么了。

小包子道:“昭德宫的薛哥哥不便朝乾清宫这边儿来,便叫我来了。”

兰芽便笑:“你们倒灵通。怎地猜到我今儿会进宫来?”

小包子呵呵一笑:“……是薛哥哥猜的。他说今儿皇上龙体不适,接下来怕是司大人回忆进宫;薛哥哥说啦,司大人若进宫来,公子便极有可能也跟着来的。于是便叫奴婢到乾清门这儿来等。”

兰芽脸便腾地热了起来,干咳两声:“嘿,我说你们两个,乱猜什么呢!谁说大人进宫来,我就也非得跟来?”

小包子年纪小,也不大明白兰芽这是别扭什么呢,只实诚地一摊手:“那公子这不当真是跟进来了么?薛哥哥,也没猜错呀。”

兰芽恼得跺脚,却已无计可施,便赶紧转移话题:“……薛行远叫你来等我。可是凉芳那边出了什么事?”

小包子便将凉芳和僖嫔的事儿说了。兰芽听了面色不由得一变。

小包子忙问:“公子有何吩咐?奴婢自当尽力。”

兰芽深吸口气:“这后宫里也只有你的职司方便四处游.走,这件事便交给你:日后但凡瞧见凉芳与僖嫔私会,你就跟着些。瞄着他们两个,若说话的时间太久了,或者要做——越雷池的事儿,你便随便学些猫儿狗儿的叫,或者闹出些别的动静来惊动了他们两个。”

兰芽扯着衣角,急得原地打转:“……总归,不能叫他们铸成大错,你明白么?”

小包子懵懵懂懂点头:“总归不能叫他们抱在一起,更不能啄着脸、攥住手……”

兰芽伸手拍了小包子一记:“没想到你的花花肠子还挺多。没错,就这么干!”

正在此时,乾清宫守门的内监出来轻叫:“兰奉御?兰奉御?皇上宣进!”

兰芽赶紧挥别了小包子,疾步而回。

到老虎洞门口,就见着梅影和柳姿两个候着。兰芽心便一沉,盯住梅影,朝里头努努嘴。梅影蹙眉点头。

兰芽便明白,贵妃正在里头。

兰芽又多加了几分小心,这才撩袍而进,跪倒请安。

她跪倒之际,目光约略打量过在场的几个人,除了皇上、贵妃、张敏、司夜染外,还多了一个人。

竟是礼部尚书邹凯。

皇帝依旧面色苍白,满头的虚汗,不过有贵妃在畔握紧他的手,他仿佛终于好些了。他远远望着兰芽,虚弱道:“兰奉御,按例朕今儿本不该见你。朕虽则器重你,可是你一个小小奉御,今儿没资格见朕。”

天子龙体不适,一点消息都能引起天下轩然大波。朝堂内外难免各种思量,于是越少人知道才越好。这个道理兰芽明白,她便心生感念,重重叩头:“奴婢明白……皇上,您好些了么?奴婢能替皇上做些什么分忧?皇上下旨就是,奴婢必赴汤蹈海,在所不辞!”

贵妃冷哼一声:“难为你还有这点孝心。这回倒是又叫你立了一功。”

兰芽一怔,脑海中迅速勾画,却也没想明白是哪儿又立了功。便惶

恐叩头:“奴婢不敢。还请娘娘明示。”

张敏便缓和气氛,一笑道:“兰奉御,你可曾救过一位道长,俗家名唤作李梦龙的?”

兰芽一怔,便也赶紧道:“确曾有过。”

张敏便笑了:“因缘际会,合该公子今日又为皇上立了一功。”

兰芽没听明白,也不在乎什么功不功的,只悄然转眸去寻司夜染的眼睛……

张敏却已将事情来龙去脉解释一遍:原来是邹凯进宫献药,说是得自道士的仙丹。而这个道士,说巧不巧正是李梦龙!

皇帝用药自不敢怠慢,首先便将李梦龙本人大小事情询问了个遍,又问邹凯是如何结识了李梦龙。邹凯便据实奏对,说这个李梦龙曾蒙兰芽搭救,当街点化,便主动到礼部拜见邹凯。

因主管天下事的道录司归礼部节制,于是李梦龙来投邹凯本是正途,邹凯便将他收留。查询道录司的档案,原来这个李梦龙从前在京外还颇有些仙迹道行,擅炼金丹,有过起死回生的异闻。

最奇妙的是,李梦龙宣称这几日神游时曾遇见过二徐真君两位上仙,他们两位曾经顺天意,治好过太祖皇帝朱元璋的背疾,从而创立下大明江山;他们二位告诉李梦龙说,这些日子当朝皇上也会遇到怪病,便秘授丹鼎,叫李梦龙进宫为皇上献药。

因二徐真君被供奉在灵济宫,兰芽又出自灵济宫,兰芽还救过他——于是这般推论下来,便合当是他与灵济宫联手救治皇上,扶保大明中兴。

皇上一听自然大喜。

大明经过土木堡之变、夺门之变后,伤及元气。能够让大明中兴,能够将自己与太祖皇帝相提并论,同受上仙救治……皇帝自然梦寐以求。

皇帝便喘息着朝兰芽微笑道:“兰奉御,此还不是你替朕又立了一大功么?”

兰芽自己却欢喜不起来,心下只觉怪异。

皇帝缓缓道:“只是这金丹药性如何,朕却还不知,须得有人试药。“

兰芽心便一沉。

果然,果然。

皇帝的话却还没说完,他缓了一口气道:“既然因缘如此,朕便觉着这天下最适合替朕试李梦龙所献金丹之人,唯有兰奉御你。”

张敏便陪着一笑:“兰奉御,这世上能替皇上试药的人,本是最得皇上宠幸之人。实是要恭喜兰奉御。”

原来只是要她试药?兰芽便笑了,心中雾霾一扫而尽,她展颜向上:“奴婢谢皇上恩宠!”

正待要叩头下去,身子却猛然被人扯住。

她歪头一瞧,却是司夜染抢先过来扯住了她,他自己叩头下去:“万岁,奴婢有话说。”

兰芽便急了,也顾不得这是御前,便伸手猛地将他推开:“大人你闪开!”

上自皇帝贵妃,下到邹凯、张敏都愣了。张敏忙咳嗽一声提醒:“兰奉御,休得御前失仪!”

兰芽一咬牙,指着司夜染:“万岁容禀,非是奴婢失仪,而是司大人失仪。万岁给了奴婢这样天大的恩典,奴婢只想叩头谢恩,哪里有司大人这样的?”

司夜染转眸望来,目光寒冷如冰,含满警告。

兰芽便狠心一笑:“大人,奴婢虽是出自灵济宫,但却是乾清宫的奴才。怎地,大人难道是看不得皇上多给奴婢一点恩典,担心奴婢超过了大人去?”

【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