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42.19暗藏玄机

翌日一早,兰芽便直奔顺天府而去。

一路之上,都在回想藏花与她说的话。

原来大明历代皇上都崇信道术,尤其是当今圣上格外想求得长生不老。朝中的道士便向皇上建言,说当年秦始皇帝曾派徐福东渡,于是东海之上的蓬莱仙岛之上定然藏着仙药。

皇上动心,便以周灵安的“东海号”为基地,负责训练人下海寻找蓬莱,且收集所有东海来人带来的药草。此事原本为经商范畴,但是渐渐与倭寇产生了矛盾——被派去东海上寻找蓬莱仙岛的,有意外进到倭寇巢穴的,被当做是朝廷剿寇的,便被残忍杀害;而东海来来的商人,本想暗中与陆地商人通商,却因货物都被东海号垄断、查扣,轻则血本无归,重则丢了性命,于是这批人或者自己加入倭寇,或者是资助倭寇与东海号为敌……

演化到后来,周灵安本人与东海号已成倭寇眼中钉。而周灵安的上峰司夜染,便也成了倭寇切齿痛恨之人。

倭寇早已扬言,必定报复窠。

不过寇就是寇,如何当真敢与朝廷正面抗衡?他们放出的狠话,周灵安等人从未放在心上过,不过嘲笑一番罢了。

哪里成想,这一番报复果然到了。甚至并未发生在东边沿海,而是发生在了天子脚下的京师!

这便是当真在与司夜染,与朝廷,与皇上公开叫板了!

此外,周灵安一死,东海号内部经营势必大乱,原来为皇上采办“仙药”之事难免停摆。而据说皇上一日都离不开那仙药……若因停摆而让皇上龙体受损,那便更是天大的祸事了。

所以此案不容有失.

到了顺天府,兰芽先说银子的事。向贾鲁仔仔细细询问了南京那批罪臣家眷的流放去向。

贾鲁幽幽一叹:“自然是惯例。凡是这类大逆不道的罪臣家属,自然是要被流放到最吃紧的边关卫所去。”

兰芽垂首苦笑:“名为给机会将功折罪、为国尽忠,实则是叫他们去当炮灰。”

贾鲁挑了挑眉:“……也是罪有应得。”

兰芽摇头,却无法对贾鲁解释。她细细看那人员的分配,果然如她的担心。

怀仁倒也罢了,自己是太监,株连不到几个人;王国丈好歹还有个当中宫娘娘的女儿,亲眷纵受株连,皇上也格外加恩,只送到最安全的几处与安南、李朝等交界的边关去了。

唯有孙志南一族,因是武将家族,子侄最为骁勇,便都被派去最要紧的边关——比如北边与蒙古的交界,东北与女真的交界,以及……东边海防。

这是朝廷借刀杀人,可是何尝不也是另外一种放虎归山?一旦他们到了边关,因环境窘迫而活不下去,便会反倒豁了出去,说不定到时候反倒反戈一击——那便余患无穷!

此种心境,她也原本最懂——家门遇难之时,她恨司夜染之余,何尝没有恨过皇上,恨过朝廷?若不是有后来的这些际遇,她说不定也早就听信了蒙克的所言,当真与蒙克联起手来,反了大明也说不定!

于是她需要调集一大笔银子,用以安顿这些人。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在这样的千百代教化之下,并非所有的罪臣家眷都敢怨怼朝廷,那么只要他们的衣食有着,大多人便不会生出反意。

而那些可能为害的便被分化成极少数的一小群,再格外加以防范就是,便不必树敌太多。

兰芽尽量不落痕迹地问:“我想要几个人的确切去处:孙飞隼、魏强、李享。”

瞧着兰芽那说得轻描淡写的模样,贾鲁便有些牙根儿痒痒。她问的原本都是最要紧的,她却说得仿佛全无干系。

他便哼:“我偏不告诉你。你自己猜!”

兰芽提一口气,上来扯住贾鲁衣袖:“贾侍郎,小弟求你,别叫孙飞隼去北边儿。”

贾鲁又哼了一声:“我可管不着。我上头还有尚书大人和左侍郎呢,轮不到我来操心。”

兰芽便一跺脚:“鹿鹿!”

贾鲁登时急了,恨不能上来捂住她的嘴:“别瞎喊!”

兰芽妙目流光:“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满顺天府去喊去,叫每个人都知道了。”

贾鲁咬牙切齿:“你敢!”

兰芽抬步就朝外走:“……鹿鹿~”

贾鲁无奈,从公案上翻身跃过来,一把扯住兰芽:“哎哟我的小祖宗,我答应你就是,你可别喊了!”

贾鲁便摊开公文道:“……实则不用你担心,刑部上下这点头脑还有,都没叫孙飞隼去北边,以免他趁机投靠了草原。是将他派到海边儿去了。”

兰芽未有半点笑意,面上反倒更添沉重。

贾鲁问:“到底怎么了?”

兰芽尽力一笑:“刑部的各位大人,真是辛苦了。”

兰芽心下暗骂:怪不得就连皇上都信不过刑部,但凡要案刑狱都交给锦

衣卫、紫府去办,刑部果然不争气!

贾鲁听不顺耳,一把扯住兰芽:“周灵安的案子,我听说了。皇上虽说直接交给了紫府,不准我管,不过我却也明白此案牵系紧要。你倒跟我说说,这又跟孙飞隼能有什么牵连?”

兰芽摇头:“周灵安的案子,跟孙飞隼倒未必有牵连。我的意思是,东海那边——水阔天高,正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最适合孙飞隼这名儿了,不是么?”

贾鲁便一眯眼,缓缓道:“此事,是尚书大人亲自决定,我现在已无法更改。”

兰芽点头:“我明白。你是万家人,又是首辅大人的公子,于是大哥便不便公然质疑尚书的决定,否则会被指责是仗势狂言。”

兰芽妙目一闪:“这位刑部尚书大人,还有刑部左侍郎大人……日后我倒要亲自登门拜见一番。”

贾鲁拦阻:“你切莫轻举妄动!宦官办差可不经有司,刑部与紫府和灵济宫最是苦大仇深,你若自己送上门去,必定不得好脸色。”

兰芽按按贾鲁手背:“大哥我明白。你放心,我不是此时便闯进门去,我会等待时机。”

刑部尚书或者左侍郎……怕是与孙志南一脉有私。

孙志南既然判为谋逆大罪,按《大明律》,他儿子便也该被斩首。可是竟然没死,只被判流放——此事便早早已有了猫腻。

大明朝廷六部,礼部尚书邹凯已与草原有私,若刑部再与孙志南一脉有私……那大明的朝廷,岂非可危!

兰芽想到这里,便朝贾鲁一笑:“大哥放心,我会亲眼盯着孙飞隼。大哥也替我引荐叶黑吧?”.

叶黑见了这粉雕玉琢般的小娃娃,颇有些皱眉。

刑部上下都讨厌宦官,叶黑也不例外。更何况兰芽太年轻,就要与他讨论什么周灵安一案验尸的所见……叶黑忍不住怀疑兰芽托大。

叶黑的神情,兰芽自然瞧得明白,便指尖转着折扇,慢条斯理道:“叶仵作可还记得曾诚之死?”

曾诚是叶黑成名以来少有的一次失手。他亲手几乎将曾诚尸首都剁碎了,竟也没能查到切实死因,于是如何能忘?

叶黑便瓮声瓮气道:“岂能忘怀!公公提曾诚,又是何意?难道是想说周灵安一案,与曾诚同因?呵呵,公公倒是想多了——曾诚尚可见脏腑出血,可以断定曾诚死于失血过多;而周灵安家七十二口,包括那些鱼和鸟,全身上下内外都并无出血!”

兰芽用折扇一拍手腕,咯咯而笑:“看来叶仵作倒也甚为曾诚一案发现脏腑出血而心安——不过听说叶仵作查验曾诚尸首时,颇用了些非常的手段。”

“寻常仵作验尸,验肌验骨,却极少有将人剖开肚腹,再至切成了零碎的——敢问叶仵作,何以想到死因当从内里来,而冒险动用那般的非常手段呢?”

叶黑人如其名的黑脸膛上微微有些燥热,便道:“……是,是贾侍郎提醒,既然体表并无异常,便是内里有因。”

说曹操,曹操便到,贾鲁从外头进来,咳嗽了声:“……叶大哥,错了。这路数不是我想出来的,倒恰好是这位兰公子提醒的。”

当日贾鲁怒赴灵济宫,当面质问是否司夜染杀死曾诚。待得离开,兰芽设计巧拦贾鲁坐骑,用马蹄铁内隐含的铁钉,提醒曾诚的伤不在表面而在内里。

叶黑一听,便讶然望向兰芽。一张黑脸,涨得通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