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41.18循迹而动

兰芽明白,这也都是因为她。

司夜染随着她去了南京,“婚礼”之后的数日便必定都是叫梅影独守空房,梅影如何能不憔悴?

兰芽心下一酸,便抢先给梅影行了个礼:“梅姑娘,小的出门办差,回来得迟了,这才来拜见,还望姑娘海涵。”

梅影便过来执了兰芽的手,轻叹道:“你我之间还客套这些作甚?快请进来。”

双寿都吓傻了,没想到这二位非但没闹,反倒这么亲热,便显得他方才那番话更是欠揍。

兰芽便扭头盯了他一眼,笑道:“起来吧,还跪着做什么,难不成还真等着梅姑娘和本公子一人抽你一顿?……大罪可免,小过却不能不罚——本公子罚你,忠心护主,全心全意好好伺候梅姑娘。若有半点差池,本公子第一个不饶了你。窠”

双寿忙磕头。

梅影倒笑,引着兰芽朝里去,笑吟吟道:“那个奴才,我还使得?”

兰芽明白,梅影跟司夜染的情分只是在昭德宫里的那段时光,后来司夜染到了皇上身边儿、兼管灵济宫后,他身边的人却未必都有机会见过梅影。就连梅影帮司夜染除掉过长贵,但是此事因属机密,灵济宫寻常人也无法知晓。于是梅影乍入灵济宫有此担忧,实属常理。

兰芽便点头道:“双字辈这一群里,双寿虽然未必是最聪明的,可他心肠最直,最不懂藏私。大人将双寿派到姑娘身边来,想来也是看中双寿这一点。姑娘但请放心使着双寿,不必多虑。”

梅影便含笑点头:“既然你都如此说,我便自然放心。”

兰芽凝望梅影侧脸,沉声道:“姑娘放心,大人既然将你迎入灵济宫来,那上至大人下至双寿等人,便每一个都必定要保姑娘周全。姑娘在灵济宫内,必定安然无恙。”

梅影展颜一笑:“我也知道是我想多了。兰公子,叫你见笑。”

两人进屋落座,兰芽便拿出带来的盒子,“我这回去南边办事,没带回什么值钱的物件儿来,只有这两盒我亲手做的点心。姑娘若不嫌弃,还望笑纳。”

梅影拆开了盒子瞧,便笑了:“兰公子一向兰心蕙质,却没想到这手艺……”

兰芽脸便红了:“手艺粗劣,入不得姑娘的眼。倒是听说姑娘做点心的手艺十分了得,贵妃娘娘素常都爱吃姑娘的手艺。”

梅影拈起那勉强还能瞧出梅花形状的点心,便笑了:“手艺倒不要紧,要紧的是心意。不然这东西怎么叫‘点心’呢?”

兰芽便笑道:“姑娘不嫌弃就好。我倒是有个不情之请:若姑娘得了闲,不如教教我。”

梅影妙目一转,瞧着兰芽,没说什么,却笑着将点心搁进了嘴里。细细品了,轻声道:“倒也好吃。”.

兰芽没多耽搁,便起身告辞出来。

梅影送到门口,兰芽左右看了,轻轻按了按梅影的手道:“灵济宫里没有女子,现下只有姑娘一人。我刚进灵济宫时也觉孤立无援……姑娘若有事,便叫双寿来叫我。西苑虽不在灵济宫内,却也就在毗邻,近便得很。”

梅影便点头道:“好。”.

兰芽出了“清梅坞”,悄然扭头,见梅影已然回去了,便深吸口气,朝司夜染的观鱼台方向瞄了一眼。

初礼忙跟上来,低低问:“公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如——见见大人?”

“不见。”

兰芽收回目光,瞪初礼一眼:“瞧你说的,倒好像我许久没回来过似的。再说我跟大人,也是今儿晌午才分开。礼公公,这样添油加醋的话,亏你竟然越说越溜。”

初礼难得脸红了,轻咳两声。

兰芽便道:“去,悄悄儿帮我约上花二爷,说我今晚想与他并肩夜游。”

初礼脸便有些蓝了:“公子,你又何必这样气大人?”

兰芽叹息一声:“别胡说八道。我这回找二爷,是真有正事。”

兰芽在宫门外略等了等,藏花便出来。一身红衣的男子,立在红灯影里,说不尽的妖孽。

可是他虽则来了,却迟迟不肯过来,反倒目光微凉地飘过来。兰芽便轻叹一声走上前去:“二爷,小的又怎么惹着二爷了?”

藏花一甩袖子,率先朝前走进夜色,待得远离了宫门口才道:“……大人将案子撂下,没了人影。我在外头替他遮掩着,可是我并非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兰公子,你好俊的手段,赶在拜堂之夜就一走了之,你这是勾着大人放下一切去寻你!”

兰芽便也放弃解释,只行礼认错:“是是是,这都是我的错。二爷多多担待。”

藏花扭头来瞪她:“你竟敢这样,今晚怎么还有脸来见我?”

兰芽便做个鬼脸:“……我虽说身在江南,虽说大人就在身畔,可是我这心下也一直记挂着二爷呀。”

藏花恼得眉头扬起:“你少来!”

兰芽便收了笑谑

,正色道:“我明白因我之故,耽误了大人的案子。那我便立时动手帮大人破了此案,二爷说可否将功折罪?”

藏花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兰芽低下头去:“可是此案——我觉得大人可能有所回避,所以我不想跟大人一起查案,我想叫二爷你帮我。二爷可否答应?”

藏花这才眸子里微光流转:“原来你也有此感觉?”

兰芽忧伤一笑:“实则这个担心我早已经有,只是大人既不想说,我便也不想说破。可是事到如今——她做事越发过分,我便不能再袖手旁观。”

兰芽皱皱眉:“我担心,若继续放任下去,将来她会伤到的反倒是大人。”

藏花目光疾闪:“既如此,我自当帮你!岳兰芽,虽则我一向不待见你,但是此案,我听凭你调遣。”

“真的?”兰芽展颜一笑,伸出尾指来:“那便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兰芽在藏花的带领下,悄悄儿去了周灵安的凶宅。

因此案诡谲,周围的邻居都被吓着了,生怕那吃人的狐狸精加害,于是前后左右数座宅院都已人去楼空。大片的暗寂,没有一丝灯光,真像荒野鬼宅,适合妖怪出没。

兰芽也有点害怕,不过却极快恢复过来。

灭门惨案,她早经过。更何况彼时乃是亲眼看见满门亲人被杀……眼前的便不那么可怕了。

凶宅里七十二口的尸首毒被挪走了,水缸里的鱼、架子上的鸟也都不在。不过原地还有生石灰圈好的痕迹,叫兰芽依旧能看清那七十二口尸首躺倒的方位和姿态。

藏花自己裹了面巾遮住臭味,递给兰芽一条。兰芽却伸手隔开:“不,这气味也是他们的讲述。”

她前前后后地查看了,扭头问藏花:“验尸的仵作们怎么说?”

藏花道:“他们倾向于下毒。却苦无痕迹。”

兰芽站起身来,神色凝重:“你说是将京城各大衙门的仵作都调集了来,可有刑部的仵作?”

藏花点头:“自然有。为首的便是刑部的大仵作叶黑。”

兰芽便无声点头:“太好了。”

藏花见兰芽仿佛心下已有计议,便忙问:“依你看来,是如何犯下凶案?”

兰芽抬眼:“……下蛊。”

身上没有伤口和血迹,肠胃里又没有毒药残留——如此死法便只有下蛊一途。

兰芽走出凶宅,问:“周灵安的皇店,你知道多少,都告诉我。”

藏花便蹙眉:“他掌管的商号叫‘东海号’,顾名思义他做的都是东边海上的生意。”

兰芽蹙眉:“朝廷禁海,命令民间不准一舢一板下海,却原来是皇家垄断了海上经营?不过近年倭寇猖獗,凡是做海上生意的,自己必定也有武装。”

藏花提了口气。

兰芽便笑了:“此事我既然与二爷达成共识,二爷如何还不告诉我?”

藏花便一皱眉:“虎子,便被送去周灵安的商号,负责带兵作战。”

兰芽抬眸,眸中隐含泪意:“原来如此……那是不是说,周灵安既已遇害,接下来虎子便也有危险?”

藏花沉吟道:“极有可能。只是为方便杀倭,虎子隐于东海民间,有时行踪不定,所以……”

兰芽倒吸一口冷气:“所以现下他是否安全,你们也都不敢确定,是不是?!”

【一个小解释:有亲可能要问,兰芽怎么回来对梅影就这么大方了?还觉着对不住梅影?因为古代婚礼规矩也多,拜堂只与正室,纳妾什么的是绝不可能有宾客见证下的拜堂的……司夜染既然拜过堂,便绝对不可能再有拜堂,她心里是有这个底的,心照不宣而已。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