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36.13小院无声

院子里只剩他们两人,兰芽越发不自在起来。

从前在灵济宫,好歹身边还有初礼、双宝他们盘桓;或者还有藏花、凉芳偶尔出现搅局……总好过这样,只有两人相对,她的心便慌乱成了一团。

从前恨他的时候,畏惧他如鬼魅,却也仿佛比不上此时的怯怯。

为了不叫他看出来,她便捉着京师里的事问了个遍——直到金乌斜向西坠,她便连灵济宫内钉马掌的老内监都问候完了。

她咬住舌尖,不知该再找什么话题东拉西扯。

司夜染今日倒好脾气,有问必答。见她终于停下来,他便摆了摆衣袖,傲然挑眉:“当着没想到兰公子对灵济宫这般情深义厚,端的将灵济宫上上下下都问候得周全。舴”

兰芽便脸上一燥,扭过头去道:“实则我今儿晌午还特地想捏两个梅花形的点心,预备回京送给梅姑娘的。”

司夜染轻轻一哼:“你倒比我还细心。也罢,我便圆了你这个心愿——藏花是我男宠,现下也被你收拢了去;梅影是我对食,便也同样赐了给你吧。你们二人相对而食梅花点心,想来倒也赏心悦目。”

兰芽轻嗤:“大人当真如此大方?不过小的倒要提醒大人,就算小的是女儿身,大人也不该将梅姑娘这般轻易托付给小的……”兰芽说到这里,眼波一转,脸竟通红。

司夜染瞧着有趣,便反倒更倨傲道:“你说你跟藏花好了,等于送我两顶绿头巾……你跟梅影两个女子,又能如何?”

兰芽站起身来,“……磨镜!”说完便一扭身,捂住面颊跑了开去。

真是的,不是她想要说出这样孟浪的话来,都怪他一点余地不肯给她,一步一步将她迫到此处,非这样说便刺不到他了!

她钻进厨房里去,关严了门,压住心潮澎湃。

却不想那人早已站在门扉之外,忍着笑意问:“磨镜?我倒听不懂,你倒与我讲说讲说。难道说——宛如我方才推磨一般?那又怎了?”

兰芽羞恼得恨不能钻进炉膛里去,便朝外吼:“大人岂能不懂?”

他轻抬眼帘,悠闲凝望半空啁啾飞过的一对燕子,悠闲道:“我当然不懂。我又不是女子。”

兰芽咬牙切齿:“大人既然不是女子,女子的事体不知也罢!”

司夜染自然不肯这么放过了,便轻哼一声道:“你若不说,今儿咱们便一直耗在这儿。”

脑海里忍不住浮现起当年,有个爱穿男装的小丫头便如他此时一般难缠。寻得一幅名家的秘戏图,便要将里里外外的细节都揣摩清楚。揣摩完了画技、设色、用笔、皴染之后,犹不过瘾,便想将那画中男女的姿态也都揣摩精进。

她也知道此事不宜随便抓人去问,便只缠着他来问。他被迫无奈,便大体粗略说给她听。而她每一回都不满意,跳起来拍他头顶怒喝:“不求甚解,孺子不可教也!”

他在门外悠闲地斜倚门边道:“我这人,一向必求甚解。”

兰芽一闭眼,情知逃不过,便闭上眼捂住耳,愤愤嚷道:“……就是两个女子都是,都是——平的!于是,于是就像两面铜镜相对。宫中对食除了太监宫女之外,古来也隐有宫女对食之说,便是说的这个——大人不知道才怪!”

隔着门扉,司夜染忍住笑,悠闲地转头瞥向门内:“……女子,什么是平的?我怎觉得,你上上下下并无一处平坦?”

兰芽一口气梗住,忍不住悲愤了。

他这是对她做什么呢!

纵然隔着门扉,他却也能想象得到她此时的模样。他不以为忤,面上笑意反倒更大:“不如这样,只要你向我现身说法,叫我明白了女子身上何处如铜镜般平坦,我便饶过你这回。”

兰芽忍不住握拳:“司夜染,你不要太过分!”

他在门外悠闲一哼:“司夜染?此处并无‘司夜染’,你在叫谁?”

兰芽当真要哭了,只能怒喝:“大人!”

他又轻哼:“既然你愿意喊我‘大人’,便知我为上位者。那我说什么话,对你而言便是钧令,你还不从么?”

兰芽轻轻闭眼:“大人,别玩儿了~小的,求你。”

门闩无声被挑开,司夜染无声步入,蹲在兰芽面前,轻哼道:“……你我之间,我说过,从来由不得你。”

他便一伸手,将她抱入怀中。

修长的手指沿着她领口滑入,从颈窝直向下去。指尖微凉,挑动得她肌骨轻颤。

他却极耐心,每处曲线凹凸处都停下来,在她耳边沙哑呢哝:“……不是此处。亦,不是这里。”

他故意沿着她周身游弋而过,寸寸曲线流连辗转,寸寸呢哝否定:“小东西,你这周身上下哪有一处平坦了,嗯?”

兰芽禁不住这个,早已娇.喘吁吁,撑不住自己的身子,躲不开他的手。

他便坏笑:“还记得你刚到灵济宫时,竟为了向我证明你

是女儿身,便将你最不平坦的那处展示与我看么?……岳兰芽,你那举动害得我整月辗转反侧,夜深难眠。”

兰芽一抖,两团柔腻便尽入他掌握。他动情地把弄,喘息声妖冶而绵长。

“你今日又犯同样的罪过,我今日便绝不放过你。罚你再向我自动展示一回——告诉我,你的‘铜镜’怀于何处。乖~”

兰芽周身轻颤,拜堂那晚的烙印犹在,隔了数天的分别,非但未曾淡去,反而深透肌骨。

那晚他竟——拥她入了曾险些坏了她性命的那口大缸。

彼时那口自然早已碎了,那晚的却是他找最好的焗匠重新焗好的。瓦缸裂纹处遍布细密的焗钉——却不是简单的手法,却是将那裂缝一条条舒展成了幽兰新叶……

缸中水温,他抱她坐在他膝上……水波侵入,他亦暗随而入,力道强悍得叫她颤抖。

激烈处,她只能伸手按住缸边花树。

她的身子被他剧烈摇曳,那花树便也不得不随着她而一同摇曳——于是头顶花落缤纷如雨,倾落她和他的发顶、眉梢;也覆盖住了水面,藏住他们两人激烈纠.缠的身子。

那巨大的水缸里,他如鱼得水,浮潜自如。而她只能如水中浮萍,被他推到水面,又翻覆而下,继而浸入水里,在宛如溺毙濒死一般的无助里,被他主宰,被他赋予全新的生命……

那一刻,她口中呼吸的空气由他口中来;而她下方——则灌满了他那滚烫的“生命”。

天明前的最后一次,他竟悍然抱她进了她与虎子曾经的房间。略带野蛮地拥有她,让她叫。

他于激动时刻低低嘶吼:“曾经,我隔着那堵墙壁,但凡听见你一点动静,便叫我心乱如麻——我嫉妒,我恼恨,我受不了你跟虎子同处一室,我怕我听见的动静是你在跟他……我那时便想这样弄疼你,要你,为我而叫。”

她又羞又恼,又被酒意困着说不出话来。便在他狠狠的刺动里,迎合着他,放肆大声地叫——他,隔壁的那个冷漠又孤单的少年,终于听见了吧?.

那一夜的记忆,她竟然记得如此清晰。

只是她不能叫任何人知道她都记着,她必须告诉双宝说她都忘了——可是此时此刻,身子不听她的,纵然他根本就没跟她刻意提起那晚,可是她的身子却自动自发唤回了那晚的余韵。

兰芽便颤抖得越发难以自持,颤声祈求:“……那要小的如何相信大人?若展示了,大人却不肯放过,小的又该如何?”

他低低地笑:“那便再做些生面团子给我吃,让我滑肠拉肚,便无力欺负你了。”

她羞愤交加,低叫:“大人!”

他便笑了,拥紧她道:“好,我答应你,这一回放过你——便给我看吧。”

兰芽只得死死闭住眼睛,缓缓挑开下裳——

女子神秘,玉质细滑,悄然而现。

他便呼吸一乱,心头梗窒。

心头邪肆呼啦啦扬起,让他按捺不住地——就是想对她做尽一切最坏的事。

他便将她抱起,奔入正房内卧……

将她抱在身前,掌心迫切按住她那处,在她耳边低喃:“睁开眼睛。”

兰芽下意识睁眼,眼前微光便叫她低声轻喊

他竟然抱她立在一面巨大的铜镜之前。

他与她的情状,尽映镜光。

【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