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35.12我的你的

月桂楼的师傅手艺果然了不得,揉面、和馅儿、入模、上屉……一套程序瞧得兰芽眼花缭乱。就更不用提,师傅做出来的点心形状有多精细、都完美了。

到兰芽上手,她依样画葫芦,原觉着人家师傅倒弄起来那么简单的,结果到了她手里就成了一团别扭:先是糯米面两手散沙,接下来馅料不是多了就是少了,更不会做成什么花样儿,只团成最简单的团子——结果馅儿多的便张了嘴,馅儿少的整个就是一面团子。塞进模子里,也是大小不均,扣出来的图案,有的图案边缘还剩了一大圈留白,像个穿着小号锦袍却露出肚囊的白胖子;个头小的便只见半拉的图案,一派残花败柳一般。

兰芽这个沮丧,那师傅本也是严谨的性子,更怕被不着调的徒弟给坏了名声。若是往常在楼里,徒弟敢做出这些丑八怪来,师傅早大巴掌糊过去了;或者说,压根儿就不会收这样的徒弟。可是眼下——唉,还是忍了吧。

兰芽又做了一回,却也并无太大进步。她也做得心烦意乱,总觉这事儿蹊跷,便索性推了,吩咐烧火的小伙计:“就这些吧,上屉。”

那小伙计也只能跟着摇头,将那些歪瓜裂枣上了屉燔。

师傅愤懑嘀咕一声;“公子日后,千万别说这手艺是跟咱们月桂楼学的。”

兰芽呲了呲牙,也觉不好意思,便道:“少不得晚辈回头亲自给师傅多画几十幅花样子,刻了成模子,给师傅和楼里添些新彩头。窠”

兰芽算是明白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所有的所长都只在丹青上了,其余诸如女红、厨艺,她都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

那师傅并不知兰芽底细,也不知道兰芽的这一承诺算是什么,便只能叹了口气:“算了。公子难得还有这份儿心,倒也够了。”

就连她的画儿,上赶着给的,还说一画几十幅的……人家竟然都不稀罕要。兰芽这个郁闷,再瞧着蒸笼已然嘶嘶冒出白汽,便忍不住跟着去设想那一群丑八怪出锅之后的惨状——心下便更憋屈。

她便躲到墙角去,也不知恼恨什么地一径用脚尖搓地下。

她方才曾经小心瞧过张子虚那厮——她确定,那厮的脸皮是真的,面上也并无半点伪装。所以那厮并不是——那厮。

亲自动手做点心什么的,她自己都早忘了,谁还能记着?再说,南京跟京师山迢水远,他正跟梅影蜜里调油着,怎么可能跑到这儿来……是她想多了,何必自增心事一场?

出着神,蒸笼里的点心已是好了。一开屉,满屋子的白汽,蓬莱仙境似的。

小伙计帮着一起装盘,悄声叫着兰芽:“公子,出锅第一块儿,您好歹该自己尝尝。”

兰芽脚尖搓着地面,意兴阑珊摆了摆手:“不必了。直接端去给你东家吧。谁爱吃就吃,不待见的话就——舍给外头乞食的。”

那小伙计愣了愣:“可是咱们南京城,没有乞食的。”

兰芽抬了抬眼。是了,她倒忘了太祖皇帝朱元璋早已下令,不准街上有乞食的,若有乞讨者,官家需要负责;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朝廷授予官爵,识朝廷俸禄……可是愿望是好的,自土木之变之后,大明国力受损,边境流民涌入,地方官员怠惰,于是明里暗里岂能当真没有乞食的?

那小伙计言之凿凿:“小人说的是真的,咱们南京城是当真没有乞食的!”说着朝窗外看了看,低声道:“……不说别人,咱们东家就早有规定,凡有吃不起点心的,咱们便不收钱,白送。”

兰芽心下便又是一颤,忍不住又想起月船……

该死——今天这是怎么了,做什么平白无故总想起那个人?

或许是南京事了,该回去亲自盯着贾鲁将那些人和银子都安顿好,以及赴秋芦馆十日之约,于是顺带着联想起身在京师的那个人——罢了。

小伙计见兰芽眼圈儿有点红,便没敢多言语,端着盘子立马躲出去了。

兰芽立在云遮雾绕的蒸汽里,心下跟自己说:岳兰芽,你有点出息!

更何况,兄长的话……她不能不放在心上。

她或许幸运,因为她是女子,可以跟司夜染因恨生情……可是兄长却只能是恨。她不能因为自己的改变,便也强迫兄长亦同此心。

少时,那小伙计端着空了的盘子回来。兰芽本以为是满着出去,必定也是满着回来,正想给自己打圆场,却惊见那盘子里什么都不剩了!

兰芽便忍不住从墙角走出来,紧张得屏息问;“……院子里是否养着狗?”

小伙计“咯儿”的一声噎住:“……公子说什么?”

兰芽尴尬,呵呵笑了声:“呃,就是问问。”说罢尴尬指着盘子。

小伙计这才会意,忍着笑道:“没养狗,都是被人吃了。”

兰芽颇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吃完怎说的?”

小伙计便笑了:“真的。说虽不好看,但是胜在——天下独此一味。”

“嗯?”兰芽虽说听得不很对味儿,不过却也极受鼓舞,便吩咐道:“转呈给你们东家,就说再帮我多多备些材料,我要多做些,带回京师去!”

小伙计登时有些慌了:“……一大早上,才磨出这么些面而已。”

兰芽越觉不对劲:“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只是一个人磨面?”

小伙计支支吾吾,知道自己有些话仿佛说过头了,却又收不回来,涨红一张脸,借了个由头便跑出去了。

兰芽也不理他,径自走回面案旁,将剩下的那点材料,认真地重新掂对起来——就算没有多少了,可就算只做成一盒四件,带回去也能凑成一样礼数。那厮,也不会嫌少吧?

她忙得自在,面颊不由得点点红了起来,便没留意到满屋子的白汽里,无声多了个白衣的人。白衣人隐在白汽里,说不出的仙气入骨。

直到——兰芽听见有“嘶啦嘶啦”的响动,便循声朝屋外的磨盘瞧去。

便呆住。

门外天青云淡,背景处紫花如雾,却见一个白衣的男子,衣袂飘然——却正赶着毛驴的活儿。

兰芽手里好不容易捏成朵梅花形状的点心,便一使力都给捏扁了。兰芽深吸口气,隔着眼中水雾去瞧,那一坨摊在掌心,倒仿佛无心插柳成了个白胖的大耗子。

可是再低头,却也躲不开了,她便使劲吸气,将眼里的水雾都吸走,抬头道:“大人怎会来了?方才乍见,小的还以为眼花。”

司夜染停下脚步,轻哼了声:“……你眼花得有道理。不过我倒是替那人不值,原以为你心心念念,怎么也该奔过来。却这么冷淡。”

两人绕着弯儿猜哑谜,说的不过是司夜染此时的装束——不是那锦袍的少年宦官,此时只是白衣绝世的江南公子。

司夜染忍住想要微笑的冲动,冷哼道:“这回竟然毫不犹豫便叫‘大人’,竟一眼就能认出了么?无趣~”

妈蛋,她从前是白长了眼珠子,所以曾经分不清,可是现下她一眼就辨出了,还不行么?

兰芽咬住唇,“大人还没说,为何突然出现在南京。”

司夜染松松肩膀:“……闲的。”

兰芽气得——心下一跳。

使劲别开头道:“……难道梅姑娘也来了么?大人是带梅姑娘来游山玩水吧?”

司夜染淡淡挑了挑眉:“你若想她,我这便命人接她来。”

兰芽有些招架不住了……便四下里瞧瞧。

张子虚、师傅、小伙计他们还都在呢,他怎么就说这么孟浪的话?

司夜染瞧得真真儿的,便又轻哼一声道:“碍眼的,都被我撵走了。此刻这院子里只有你我两个。嗯,也没有狗~”

兰芽险些笑出来,拼力忍着:“……莫非方才那一盘,都是被大人吃了?”

司夜染冷哼:“不然如何有力气再干这毛驴的活儿?”

兰芽整张脸彻底通红起来。

司夜染遥望她面上绯红,听见自己心下无声花开。便叹了口气道:“……i连狗都骂过我了,也不多再多一头驴。”

兰芽便不敢再说话了,咬着唇,红着脸,盯着他。

他便轻叹口气,扔了磨盘绳套,走过来站在她面前道:“我先到驿站去,按着方向那那些银子吩咐他们各自带到那些边疆卫所去了。你想从贾鲁的刑部走,风险太大,叫他们各自带去才妥帖。”

兰芽鼻子一酸:“……那笔银子是曾诚用命给你攒下的,我当真毫不手软就给用了,你——不恨我?”

他高高抬眉:“兰公子,我的灵济宫、御马监,甚至西苑,眼见着都一样一样也都变成你的了——我还差这一笔银子不成?”

他微微眯眼,屏住心跳:“我的,何时还依旧属于我了,嗯?~”

不说“我的就是你的”,只说“我的早已都不属于我……”咳咳,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