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26.3由我主宰

乾清宫。

皇帝一脸不快,盯着跪倒在地,面如死灰的仇夜雨。

皇帝缓缓道:“周灵安不能死,死了也必须缉获凶手,挖出幕后指使之人。朕将这样要紧的案子交给你,问你两日可否给朕一个答复。是你答应了朕,朕这两日便吃不香睡不好,等着你给朕的答复。”

“此时两日之约已将到了,仇夜雨,你究竟要给朕一个何样的答复?”

仇夜雨叩头下去:“此案诡异,绝非普通命案。请圣上再宽限奴婢些时日,奴婢定堪破此案,给圣上一个满意的答复。窠”

皇帝一声怪笑:“还要再宽限你些时日?那朕前日与你说的两日之约,又成了什么?君无戏言,朕出口了的话,你要朕亲自收回,嗯?”

仇夜雨惊得一颤,忙俯身叩头,不敢多言燔。

皇帝望着眼前这个除了磕头如捣蒜外,毫无办法的人,失望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听见皇上叹气,仇夜雨惊惧更甚,便朝上道:“……奴婢,奴婢已遣人去灵济宫,与司公公同洽此事。请皇上再等等,兴许,就快有消息了。”

以仇夜雨本意,自不想分功给司夜染。他以为纵然是满门七十二口皆被杀的大案,以他能力在两日之内也必定能给皇上一个满意的答复。只是没想到一切的发生竟都那般诡谲,此时被皇上叫来乾清宫当面奏对,他知自身难保,这才不得不进宫之前派人去禀司夜染。

皇帝听了便冷笑:“今晚是什么日子,你竟要将如此大凶之案报到小六面前去!小四啊,为了你自己保命,你当真拿别人都不当人了。”

张敏也恨其不争地摇了摇头。满朝上下早就对紫府怨声载道,皇上拿了一个公孙寒当替罪羊,仇夜雨刚上任怎么也该爱惜些羽毛,可是今晚他做的这事儿就将引来满朝骂声。

仇夜雨自知不妥,却别无选择,于是此间两厢挣扎,只能竭力狡辩:“圣上容禀,奴婢并非只为一己之私,此案发生在京师,死者又是替皇上买办的周灵安……奴婢担心这案子不是一桩简单的命案,实则是冲着皇上来的,奴婢便宁肯背负一身骂名,也要与司公公协力共破此案!”

皇帝叹了口气,“你今晚好歹还说中了一点:此案怕就是冲着朕来的,所以朕才没交给顺天府,而要你们紫府直接接手。”

此时外头奔进一个小内侍来,在老虎洞门口朝张敏使眼色。张敏便轻手轻脚走过去,听了一皱眉,走回来凑到皇帝耳边禀报了。

是灵济宫的消息,说司夜染拒绝了仇夜雨,那锦衣卫正当堂准备自杀呢。

皇帝叹了口气:“按说今晚任何事都不该搅扰小六的正事,只是……”

张敏便笑道:“皇上这便外道了。小六是皇上的奴才,他的命和一身荣华都是皇上给的,他的事再要紧,却也要紧不过皇上的差事去。那孩子一向最知分寸,皇上吩咐便是。”

皇帝便笑了,欣慰道:“伴伴,那,那朕,朕就劳累你一趟吧。”

张敏躬身:“遵旨。”.

灵济宫。

若是往常,一个锦衣卫胆敢这般以命相胁,纵然他当真不怕死,灵济宫上下却也根本就不会给他动手的机会。息风、藏花等人早就会电闪出手将其拿下。至于究竟该不该死,由不得他自己,得听司夜染得示下。

可是今晚,说也奇了,无论是息风还是藏花,或者是灵济宫的其他人,却无一动手。

而一群躲在灵济宫人背后的朝臣,只撑着一张嘴,则喋喋不休地成了主角。

司夜染难得耐心,并未问罪,也未喝止。直到外头一声宣告:“乾清宫总管太监张敏张公公到——”

司夜染这才亲自朝外迎接去,见了张敏便是大礼:“如何敢劳伴伴大驾?皇上跟前一时半刻也离不开伴伴,夜染愧不敢当。”

张敏一笑,伸手揽着司夜染的肩头低低道:“实不相瞒,咱家今晚是代表皇上来的。皇上说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今晚还派你的差事——只是兹事体大,紫府既不中用,便得劳动小六你一回。”

司夜染忙跪倒:“奴婢愿为皇上肝脑涂地!”.

张敏亲自来传旨,便没人不明白这是皇上亲自的意思。就算今晚的喜事是贵妃亲自指婚,却也大不过皇上去。于是宾客们识相,各自告辞而去。方才还热闹的礼堂,此时除了灵济宫本宫人外,已是安静了下来。

梅影也是洒脱,索性自己一把扯了盖头,焦急问道:“六哥,究竟出了何事?”

司夜染清淡道:“周灵安死了。”

梅影因跟在贵妃身边,对皇帝的私密事倒也知道几分,于是便也是一惊:“便是那个专为皇上采办‘蓬莱仙药’的东海行的东家?”

司夜染目光沿着周遭打了个旋,这才缓缓点头。

此为皇家私密,只可讳莫如深,不可外宣。

司夜染一把扯落身上喜服,眸光清淡:“

你先歇着吧,我今晚不会回来。”

梅影心下一颤,忍不住捉住司夜染手臂:“六哥!”

司夜染回眸望来,眸色清凉:“梅影,我是太监,你是宫女,你我不过是对食——何谓对食,不过对而食饭,取宫女太监彼此陪伴之意……我身为太监,对你的情分只能到此而止,你要明白。”

梅影登时泪盈于睫,也只能生生忍住:“六哥我都明白。从第一天存了这样的心开始,我对六哥就没有过奢求,我这辈子唯一的希冀就是,能一生一世陪在六哥身边。哪怕只是当奴做婢,我也心甘情愿。”

司夜染眼波之中这才微起涟漪,伸手轻轻按了按她肩头:“卧房我已叫人替你备好。先去睡吧,我走了。”.

夜色幽冥,司夜染裹着墨色大氅,被锦衣手下簇拥着走进周灵安的凶宅。

前后三重宅院,静无一声。地面上密密麻麻卧满了死尸。月光惨淡,照不亮他们的全身,却照亮他们惨白的一张脸。

有的死不瞑目,一双眼嵌在惨白的脸上,圆睁向天,仿佛在质问,他们究竟犯了什么错,要死得这般不明不白……

饶是跟随司夜染见惯了离奇凶案的灵济宫上下,这一刻也不免有些心悸。

只因这密密麻麻的尸首里,不光是男子,更是老幼妇孺皆有!大人倒也罢了,当中有几个还是襁褓中的婴孩……也个个死得面容痛楚,仿佛死前经历过极大的折磨。

藏花第一个走进尸横遍地的宅院里去,前后逡巡,捏紧了手指。反身回到司夜染身边,低声道:“……就连水缸里的金鱼、架子上的鸟,都没放过,全都是同样的死法。”

司夜染裹住大氅,面无表情:“如何死法?”

藏花也忍不住咬牙:“周身上下并无伤口,地面没有一滴血;却面容痛楚无比……”

藏花小心凝望司夜染一眼:“凶手极其小心,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便也难怪仇夜雨没能查获半点有用的线索。”

息风带人查房间内,少顷回来,抬眼望司夜染,欲言又止。

司夜染清冷道:“说。”

息风攥紧拳头:“今晚之事,卑职明白大人早有安排。可是大人,幼童何罪?何必如此……”

司夜染没说话,只转眸望驻守此宅的紫府档头潘鑫:“仇督主此前已有何发现?”

潘鑫答:“……周灵安满门七十二口皆在此,唯一缺少了的只是周灵安日前新纳的小妾。据说那小妾是周灵安从蓬莱带回来的美女。”

司夜染一声冷笑:“既然如此明白,那还不去追查?”

潘鑫蹙眉道:“已然查了两日。这两晚京师戒备森严,紫府与锦衣卫的人马全都撒了出去,挨家挨户地查……却没有发现那女子的下落。”

司夜染拢起大氅,将半边脸都罩在大氅阴影之下:“那便继续查。”

潘鑫有些惊惧抬眼,讷讷道:“公公也瞧见了这七十二口横死的诡异……请恕卑职说句实话,无论是咱们紫府,还是公公的手下,咱们个个都杀过人,可是谁曾见过这样诡异的死法?纵然叫卑职动手,卑职却都不知该如何叫人能死成这个模样!”

司夜染冷冷觑着他:“所以,你想与本官说什么?”

潘鑫一颤,道:“大家都在传,说那蓬莱来的女子不是人,是——狐狸精!”.

“狐狸精?”

司夜染傲然一声冷笑:“你等办案不利,捉不住凶手,便将罪责推给神鬼!潘鑫,你旁的没学会,倒是先学会说鬼话了!”

潘鑫噗通跪倒:“司公公容禀!卑职十六岁进锦衣卫,二十岁被提调进紫府,论到今日已近二十年!卑职若怕死而推责,皇上和督主又岂会容卑职活到今日?”

司夜染便也缓缓点头:“你从前负责侦办的几起案子,本官倒也还有印象,确实办的不错。”

潘鑫欣慰地闭了闭眼:“所以请公公明察,卑职并无半点虚言。”

司夜染转眸望天,幽幽道:“如此说来,当真是大家都觉着那蓬莱女子是狐妖?”

潘鑫道:“没错!当日周灵安迎亲,此女子行经街市之时,便曾亮瓦晴天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更有道长当街断喝,说妖孽大胆,竟敢入世害人。彼时周遭围观百姓数百,人人皆可为证!”

“哦?”司夜染这才微微挑了挑眉:“那道长何在?找不见蓬莱女子,总归该找见这个道长才是!”

潘鑫面上黯然:“……只可惜当日道长所言,无人听信,于是反倒是道长被群起而殴打,更无人知道长下落。他本也是外来的游方道士,也许因在京师失意,这便离去了也说不定。”

司夜染猛地一甩袍袖:“你等锦衣卫、紫府番探,奉皇上谕旨谨守京畿,却曾出了此等异样之事却毫无所察?你等,还有何脸苟活在人世!”

一众紫府番探和锦衣卫,闻言全都呼啦跪倒,自责失职。

司夜染高高仰头,冷冷挥了挥手:“都起来吧~你们都是仇督主的手下,本官又怎敢受你们一跪?本官不敢当,只愿从此办案,各位能鼎力合作,不要从中为难就好了!”

众人俱都拜服:“卑职等听从司公公调遣,不敢有违!”

初礼手上撑着熏香球,远远近近替司夜染隔着死人的晦气。此刻便悄然无声走到司夜染身边,低声道:“恭喜大人。”

紫府与灵济宫一向势不两立,眼前这些人都是紫府的骨干,对司夜染不过阳奉阴违。这一番公孙寒问罪,仇夜雨新登督主之位,紫府上下正是人心浮动之时。利用此案,便正是趁机收拢紫府人心的最佳时机。

仇夜雨单有一个督主之位,又有什么用?倘若麾下无人归心听命,他不过是被架空的傀儡。

司夜染轻哼一笑:“若我想要紫府,纵然皇上亲作阻拦,却也拦不住。紫府注定入我掌心。”

夜黑月暗,他一席墨色大氅冷傲而立,便宛如冥间阎罗。

【今天加更。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