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12.23心眼小小

兰芽还没来得及梳洗,便想直奔观鱼台去。可是出了房门还是停住,回首望了望房内的菱花镜,便不知怎地红了脸,退回房门,将还立在原地不敢动的小内侍都给撵走了,她自己推上了房门燔。

她去洗了脸,还对着菱花镜端正了半晌,方深吸口气再开门而去。

到了观鱼台,初礼却给拦住,有些为难地说:“大人昨晚都没歇着,这会儿才刚回来。好容易要歇歇,待会儿还得起身去御马监办差……”

兰芽便咬住唇,点头道:“那我先走了。稍后等大人醒了,烦劳你替我谢过大人。说那些东西我都收了,多谢大人费心。”

初礼微微一笑,躬身相送:“公子放心。”

兰芽刚转身,里头的初信就撒丫子奔出来,一把捉住初礼道:“大人急了,问谁给你的胆子,怎么就敢擅自拦人了?”

初礼一抿嘴,忍住笑,拍拍初信:“你别惊慌,我自去向大人请罪。”

进了屋,正见司夜染一脸寒霜坐在榻边,哪里有半丝睡意?

初礼便忍住笑,躬身施礼道:“奴婢明白大人不高兴。只是奴婢想,大人送画已然是太过主动,不如向回收一收。兰公子这回见不着大人,心里反倒会揣着、坠着,必定还会想法子再见大人……”

司夜染冷哼:“初礼,本官倒给你想好了日后的出路——掌教坊司有正九品奉銮一人。这个职司便最适合你不过了!”

初礼被呛住,使劲忍住咳嗽。大人的意思他明白,可不就说他极有保媒拉纤的本事么~初礼也不敢乐,只恭谨道:“什么正九品,奴婢都不稀罕,奴婢只想一辈子侍奉在大人身畔。窠”

司夜染便也索性推开了衾被,长身而起:“算了,我也不倦。索性换了衣裳,便去御马监吧。”

大人一向勤力,初礼便也没敢拦,忙张罗着打水替帮大人梳洗。

最要紧的是,初礼要亲手帮大人刮脸。

真正的太监,早已髭须不生,大人从前仗着年纪小倒也不担心此事;可是近来……大人太过动情,那髭须便怎么都藏不住了,必得要细细刮去,再以妆粉遮掩,方能瞒过人眼去。此事万万不敢交托旁人,必定得他自己来做才放心。

往天都做得妥帖,可是今儿却手有些抖了。实则问题并非出在他自己这儿,而是出在大人的那儿……

他拿着剃刀,刀锋绕着大人脖颈打转,原本是紧张到屏息的事儿,孰料今日大人却一直莫名其妙地在笑!

初礼实在不敢再随便下刀了,便索性跪倒了请罪:“大人这是怎么了?可是奴婢哪里伺候不周?”

司夜染眯着眼瞧他一脸惶恐,便叹了口气:“与你无关就是。”

可是初礼如何敢放心,索性不起来,追问到底:“那大人因何而笑?”

司夜染无奈,自用巾子擦了脸起身,幽幽道:“……我不过是想着,你这手艺倒不如教教你家兰公子。”

初礼一怔,司夜染却已然迈步出门而去。

门外天光,灿如金丝,环绕在司夜染一身锦衣旁.

兰芽回了听兰轩也再睡不着,那一句没来得及当面跟司夜染说出的感谢噎在喉咙里,梗得难受。

她便抽出画来瞧。

瞧着瞧着,心中对爹娘的愧疚便愀然升腾,渐渐地便也将此前迫切想见司夜染的心情给压了下去。

她周身渐冷,心也不再激狂。

看时辰不早,她便抬步起身。

双宝忙迎上来问:“公子这是去哪儿?”

兰芽故意傲慢地拍了拍腰间新牌子:“瞧着,你家公子我又蒙皇上恩典,如今已有了御马监的职司了!你家公子我这奉御的职衔,不光乾清宫,也是御马监的啦!”

双宝便跟着两眼一亮:“乾清宫的职司,倒也不论秩品,总之都是皇上的奴才;可是公子入了监,便不一样了!御马监的奉御,叫奴婢想想,天,可不已是九品官了!”

兰芽一听,心下真是又苦又甜。

原本生为女儿,这辈子除了能寄望于诰命荫封才可能让女子有品级;却没想到她今生竟有机会凭着自己便获得九品的官衔……可是这职衔却也只属于“兰公子”,却不是“岳兰芽”。

这男人的天下,她总像是偶然闯入的异类,仿佛注定难以远行。

双宝便欢欢喜喜送兰芽出门,跟在后头还叨咕:“以后奴婢倒该喊一声‘兰大人’了。”

兰芽按下心内苦楚,便也豪迈一笑:“成!等本官拿了俸银,一定赏你。”

说来也是心酸,她在灵济宫好歹也“作威作福”一年了,手里竟然没攒下什么银子。之前在江南办事,竟然都花用光了,回来也没好意思找皇上或者司夜染核销。闹到此时竟然捉襟见肘,连打赏双宝都拿不出钱。

——却不知怎地,因银子的事,便又回想起从前那一回。那人竟然取下自己帽子左右的满金豆子

,替她还了打秋风的债,以及求阙阁的酒钱。

她不想欠他,只是,一直没银子还。

混蛋,这还算什么男宠,啊?若真的宠,好歹真金白银诸般赏赐才对……可是他呢?仔细想想,仿佛除了腰间这块他亲自雕刻的玉牌,以及今早上的那些画儿之外,倒没给过她旁的什么了。

小气,切!

继而,便忍不住又悄悄生出另外一桩气来——昨日原本说好了,他正式带她去御马监上任,可是看样子他要大睡一场,倒忘了昨日对她的承诺。

她便给自己打气:“兰公子,纵然没有他带领,难道你自己还不敢进御马监了么?别忘了,你这个差事好歹是皇上御口亲封的,御马监里有谁敢不认!”

这般颠三倒四、胡思乱想着,她便自绝了还想去观鱼台见他的念头,自己一挺xiong出了宫门。却没成想迎头便是白马耸立,而马背上坐着锦袍冰面的少年。

见她出来,他在马上傲慢地扬了扬下颌,轻哼道:“兰公子,你终于肯出门了。本官还以为要等你到日暮黄昏呢。不过本官倒要提醒你,御马监从来不是养懒骨头的所在,你若想在御马监当差,你便改改你这慵懒的毛病!”.

兰芽狠狠一愣,瞬时忽地有些回不过神来一般。

不过他的清冷瞬间便传到她心上,让她方才那一团又一团的迷思都迅速散去,脑海又是一片清明。

她便心下暗骂:“妈蛋!怎么是我慵懒了?分明是你在睡觉,我去了你还不见我!”

司夜染居高临下盯着她。方才还跟个没头的小苍蝇似的,迈出门槛来还是一副梦游的情状,可是这马上便双眼黑白分明起来,瞪着他,唇角紧抿,朝坐上歪挑。

司夜染便心下悄然叹了口气,冷冷问:“兰公子,你又在心里骂本官什么?”

这门外这么多人呢……兰芽只得忍了,强撑一笑,上前施礼:“大人说笑了,小的怎么敢腹诽大人?小的是心下自责,怎敢叫大人在门外久等。”

司夜染傲然挑眉,盯着她那一张巧舌如簧的小嘴,忍不住清冷一笑:“既知本官等你已久,你怎敢迟迟不来,嗯?”

兰芽闭了闭眼。

妈蛋,她真希望她压根儿就没听懂他的弦外之音!

可是……算了,今天去御马监,诸事还要仰仗他。兰芽便乖巧一笑:“大人错怪。小的早早就去观鱼台给大人请安,是怕叨扰了大人安眠。”

兰芽说着,四处打量,想给自己找辆马车爬上去,省得继续受他冰冷目光的凌迟。

却没料想,司夜染在马上躬身而下,伸手便将她提起来。耐心地等她在半空中终于按捺不住尖叫起来,他才气定神闲将她放在他身前。

他长叹一声:“兰公子,你每回见了马匹都尖叫成这般模样,可怎么好?”

兰芽怒目回头:妈蛋,他故意的!

司夜染轻哼一声,双.腿忽然一夹马腹,云开狗腿地忽地便是发足狂奔!

兰芽在马背上,一没捉住马缰,二没半点防备,便忍不住——又被吓得尖叫了起来。叫声沿着灵济宫前的长街传扬开去,灵济宫前后左右的人都听了个清楚。

立在阶上目送的初礼只好叹了口气。

他白千方百计延缓大人跟兰公子今日的见面了,大人压根儿就没忍住!就算早上没见,这不还巴巴地等在外面,欢天喜地陪着兰公子走马上任去了么?

【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