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08.19小鬼之夜

初礼去听兰轩叫人,司夜染则盯着满桌的饭菜,不由自主出了神。

待会儿她来,他该如何解释?

却不想初礼去得快,回来的也快,进来便一脸的焦急。

司夜染便皱眉:“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了?她又推脱着不肯来,与我发脾气,嗯?”

他说着便叹了口气,自行起身:“罢了。她不来观鱼台,我亲自去听兰轩就也是了。燔”

他从容的自行整理,特地走到镜子前端正了,尽量不着痕迹地吩咐:“那些菜怕是都冷了,便也不必装盒子送去了。你便再道厨房吩咐一声,挑她寻常爱吃的,重新再做一桌子送过去。”

瞧着这样儿的大人,初礼都觉着心酸窠。

他真不忍心跟大人说实话。可是眼瞧着大人都要主动送上门去了,他再不说,大人怕更失望了。初礼便狠了狠心道:“大人不必去了。兰公子,不在听兰轩。”

“什么?”

灯影一晃,司夜染的面颊微微变色:“她去了哪里?”

初礼暗叹口气,道:“双宝说也不知兰公子去了哪里。实则兰公子今天根本就一直未曾回来过!”

司夜染一怔,缓缓眯起眼来:“我与她从前寝宫出来,不过午时前后。她从午时到此刻一直未曾回来……她又能去了哪里?”

初礼眼见着大人急了,便连忙帮着分析:“虽说兰公子脾气烈,跟大人闹了意气便会出宫去散心……可是说实在的,兰公子实则也是个妥帖的人,她再出去也不会乱走,总归是去那几个咱们都能想得到的地方。”

司夜染攥紧指尖,没说话。

初礼便只好自己接续着说:“不如奴婢叫人出去找找。总归不是西苑,就是顺天府;大不了再叫双宝去瞧瞧他兄长的住处……”

司夜染轻轻闭眼:“好,去找。”

初礼迟疑的望一眼那冷了的满座子菜,便劝:“不如奴婢将菜都拿去热热。大人好歹也吃口饭。兴许等大人吃完了,兰公子也该回来了。”

司夜染摆摆手:“我吃不下。你拿下去与他们分分。”

初礼暗自叹息,也只好连忙出门安排人出去找。大人吃不下饭,他也哪里有心思吃?.

今晚夜半三更,梅影便将赴乾清门领罚。

柳姿便来与凉芳商量,想请凉芳派个小内监暗暗陪着。

凉芳便道:“梅姑娘是咱们昭德宫的人,她一人受罚,咱们自该帮衬。柳姑娘请放心,咱家自会叫最得力的去。”

柳姿这才放心而去。凉芳便偏头望向方静言:“小方,你便走这一趟吧。”

方静言心照不宣地坏坏一笑:“公子放心。”.

方静言坏笑着回到自己的屋子,瞧见薛行远已然将梅影的鞋子准备好了。

两人对视一笑,薛行远便出门将梅影的鞋子送回原处。

凉芳进宫,带了方静言;而方静言则带了薛行远。

多日的贴身伺候,让方静言对凉芳的性子大体摸着了门道;况且他自己还有把柄在凉芳手里,他总担心凉芳带着他一起进宫,是别有所图。

虽然凉芳给他的理由是他方静言若没了凉芳的护持,在灵济宫的日子将没法过;可是方静言却担心,凉芳却早晚有一日将他变成了替罪羊。

为了自保,也为了能有个帮手,他便将在灵济宫时唯一的朋友薛行远也带进宫来。

薛行远从外头进来,便问:“我没明白,你缘何叫我在梅影姑娘的鞋底刷上鱼骨胶?若是为了粘鞋底,缘何胶上头还要再覆一层炭灰?”

方静言咯咯一笑:“薛子,你曾去过乡间否?”

薛行远点头:“我舅舅家就在乡间,我曾有两个夏天都是在舅舅田庄上过的。”

方静言道:“那你自然便该听说过‘鬼打墙’。”

薛行远便吓得一哆嗦:“是听说过!好邪性的……只是,这跟梅影姑娘又有何关系?”

方静言诡异一笑:“你今晚别睡实了。等我回来,给你说笑话,保管你笑倒肚痛。”

薛行远不甘心,也只得作罢。

吃过了晚饭,方静言抢时间打个盹。薛行远便绕开众人,悄悄出了昭德宫。

贴着墙根儿绕到一处转角,薛行远四下瞄瞄,冷不丁背后被人拍了一记,吓得薛行远险些原地蹦了起来。

随着轻轻低笑,幽若灯影从夜色里浮起,隐约照亮一张娇俏明丽的脸。

薛行远忙施礼:“见过兰公子!”

正是兰芽。

兰芽没回灵济宫,不是她又生了气跑出去找贾鲁或者其他人了,而是因为她压根儿就没出禁宫去。

后宫长街夜晚也都守卫森严,各处通道的门廊处都有值守的内监。可是这世上凡事都难免有百密一疏,便如这长街上便也总有守卫们照顾不到的死角。而这些死角的所

在,自然是专门负责洒扫长街的小包子之流最为明白的。

而小包子知道的,兰芽自然便也知道了。

兰芽便问:“梅影受刑,昭德宫上下不可能不闻不问才是。他们做了什么安排?”

薛行远便道:“虽则凉芳进宫时日尚短,也还没有什么秩品,但是显然贵妃娘娘对他很是信任。长贵死后,昭德宫里伺候的内侍群龙无首,贵妃便交代都叫凉芳先管着。于是今晚柳姿来找凉芳,叫凉芳派个内侍去暗暗陪着。”

兰芽听了便一蹙眉:“不是方静言才好!”

薛行远盯着兰芽。

兰芽一拍脑门儿:“难道正是他?”便捉紧了薛行远问:“他定使了坏水儿!”

薛行远点头:“他嘱咐我偷拿梅影的鞋,在鞋底先刷了厚厚的鱼骨胶,然后再在上头覆了一层炭灰……”

兰芽眯眼:“这是要做什么?”

薛行远摇头:“只听他莫名提起‘鬼打墙’。”

兰芽眼睛一亮,却也涌起怒意,低声骂:“妈蛋,这个渣滓!”

薛行远忙问:“公子,怎了?”皱眉:“或者,小的去将梅姑娘鞋底上的鱼骨胶都擦掉?”

兰芽摇头,拍拍薛行远:“没事。此事交给我,你安静留在方静言身边就好。”

兰芽说完冲薛行远挥了挥手,小小的身影便隐进墙根暗影,转眼消失不见。

薛行远暗暗叹了口气。

上回四芳内讧,王良栋和顾念离都帮兰公子立了大功。那晚兰公子从江南回来,到水镜台来时,特地隔着夜色冲廊下的王良栋和顾念离都点了点头……薛行远都瞧见了,心下颇觉不是滋味。

身边的人都寻得方向,主动投向兰公子。他若只顾着那份所谓的友情,只跟方静言一处的话……也许他便跟方静言会是一样的下场。

他便悄然去找了兰公子。而兰公子见他来,毫不意外,含笑道:“靴子,我早等着你来。”

后来凉芳进宫,凉芳要了方静言,方静言则要带着他……他迟疑去找兰公子。兰公子便拍着他的肩道:“去吧。来日少不得要记你大功!”

同是牙行走处来的少年,他们有过三六九等的差别,他明白他比不上虎子、秦直碧等人的际遇;可是他也更明白,他决不能步方静言的后尘。

尽管,净身为宦官他也不甘心;但是双宝他们说得好,宦官又怎样?上头有大人,有仇夜雨,甚至是怀恩那样的人做着参照。宦官亦可权倾天下,宦官也可出人头地。

王良栋和顾念离都明白了的道理,他自然不会不明白.

已将三更,柳姿亲自请了钥匙,开了宫门,送梅影到门口。

外头宫正司的人已经在等候。

柳姿将灯笼塞进梅影掌心,低声道:“别怕。宫里自然会派胆子大的小内侍暗暗陪着你。”

梅影深吸一口气,攥紧柳姿的手:“多谢。”

梅影被宫正司的人带到乾清门外,宫正司的人便立住。刘司正亲自嘱咐:“梅影,我们只能陪你到此处。三更一起,便要你独自从乾清门走到日精门,再转到月华门,回到乾清门前。如此往复,直到五更天明。你要自己好自为之。”

梅影一声轻笑:“多谢司正。梅影定然安心领罚。”

梅影也是个硬性子的姑娘,她四望夜色,心下冷笑:不就是这黑夜么?她又有何惧怕!这些年跟着娘娘,她杀过人,更见过太过后宫沉浮,她早已什么都不怕!

【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