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206.17人不犯我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吉祥的房门一动。

隔着窗纸与门板,兰芽什么都没瞧见,只隐约听见门内传来吉祥细细的哭声。她极是不甘心,可是却又不得不转身而去。

她不想,被他瞧见。

更不想,被他知道,她原来竟然这么在乎.

司夜染出了吉祥的房门,不知怎地,忽地屏住呼吸,立在门口悄然凝望四下窠。

吉祥发现不对,走上来轻声道:“司大人,怎了?”

司夜染蹙眉抬步:“没事。”便微微垂首道:“吉祥姑娘不要忘了刚才答应本官的事。姑娘留步,本官先走了。”

吉祥咬了咬唇,也只好福身相送:“奴婢恭送大人。”

司夜染到了宫正司的值房,等待于此的刘司正忙起身:“司大人回来了。”

司夜染朝刘司正客气拱手道:“方才本官已代梅影向吉祥姑娘致歉。吉祥姑娘心地善良,已是接受了本官的道歉,愿意替梅影求情……刘司正可否通融一二?”

刘司正便也笑了:“既然吉祥都被司大人诚意感动,下官自然也愿锦上添花。请司大人请先移步回御马监等候,下官这便上报尚宫局,相信会有好消息传来。”

司夜染一揖到地:“如此,便要多谢刘司正,多谢六局一司的各位大人。此恩,夜染日后必定报答。”

刘司正心下欢喜,嘴上道:“不敢,不敢。”.

虽则宫正司与尚宫局还需依照宫规讨论一番,这前后免不得还要各位女官分别到太后、废后与贵妃这三边来调和……不过司夜染走出宫正司时,便已放心,此事已然尘埃落定。

可是他却没急着离开,反倒在宫正司门口站立了片刻。

空气中隐隐浮动着,一丝叫他心安,却又心慌难抑的香气。

他宁愿是他错了,宁愿是因为这后宫女子众多,各种香料便都有用的,他因此而认错了也说不定……他最担心,是她来过。

与梅影对食之事,贵妃操持得这样大张旗鼓,他能想到梅影可能会因此而树大招风……他提前警告过凉芳,却没想到到头来刺中梅影的,竟然是吉祥。

幼年起,她便听从他的安排,随着废后躲进冷宫,远离这后宫争斗。他本以为用这样的法子可以保全她,可以让她身在淤泥而不染,不必被后宫争斗连累。却不成想,她却自己走出了冷宫那片净土,直接卷入了冷宫与昭德宫的宿怨……

他最不希望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朝廷便不会派兵清剿大藤峡,吉祥的家人也不会为了掩护他而被屠戮……那么吉祥便更不必进宫来。她只需在大藤峡的青山碧水间,做她天真无邪的公主,又怎么会沦落到进宫为奴,更要卷入后宫这杀人不见血的战场。

这事情来得突然,让他都措手不及,于是他便更不想叫兰芽也卷进来。

可是她太聪明,他不确定能瞒她多久。他最怕的是,她怕是此时已经知道了.

长街上传来唰唰的声响,司夜染偏首,见是个小内侍正在卖力地清扫着。他便点手叫那小内侍过来。

小内侍竟慌得一把扔了扫帚,朝他走来时竟然是面无人色。

“大,大人,有,有何吩咐?”

司夜染便笑了。

他知道他是个可怕的人。这宫里宫外传扬着无数关于他心狠手辣的传闻,他早已习以为常。可是却也没想到,他此时明明面上还挂着一丝微笑呢,可也竟然能将一个小内侍吓到这等模样。

司夜染便敛了笑,又恢复一贯的清冷,问道:“我来问你,方才一盏茶的工夫,这宫正司门口,可有内监进出?”

不消说,这吓的面无人色的小内侍,自然是小包子。

兰芽进宫正司打探,便叫小包子在外头长街上替她望风,倘若有人来便学老鸹叫。方才兰芽走了,小包子拖着扫帚没走利索,便见司夜染出来,只好装作卖力扫街……这便被逮住了。

他如何能不被吓到面无人色?

小包子心下一寻思,便明白司夜染在问什么。于是他脑袋摇得如拨浪鼓一般:“没有!大人容禀,宫正司可是女官的值房,公公们是不会轻易上门的,总要避嫌不是。”

司夜染蹙眉:“……是么?”

小包子已是快要尿出来了,抱着肚子哀求:“大人对不住,奴婢想要上茅房!大人恕罪!”

司夜染便叹了口气:“你去吧。”.

司夜染回到御马监等消息,方到傍晚便已传来了好消息。

梅影处罚难逃,却不再是残忍的板著之刑,改为较轻的“提铃”。

所谓“提铃”,便是受罚宫女自申时正一刻,并天晚宫门下锁时,自起更时至二更三更四更之交时,提铃自乾清宫门至日精门,回至月华门,至乾清门止。提者徐行正步,大风大

雨不敢避,高唱“天下太平”,与铃声相应。

看似简单,实则一个宫女孤身与午夜至天明,行走于阴森的宫墙之间,与后宫无数屈死的冤魂相伴……此刑痛楚不在体肤,而在精神。

受过此刑的宫女,便有不少落下了病根,甚至还有就此疯癫了的。

不过不管怎样,总比板著要轻松些,不至殒命。宫正司与尚宫局已是给足了司夜染情面。

初礼便上前躬身道:“大人可放心了吧。大人是否要亲自接梅姑娘出宫正司?”

司夜染摇头:“此事既然已结,咱们便回灵济宫。”

初礼忍不住道:“大人又何必这样急着回宫?迎一迎梅姑娘,也耗不了多少光景。”

司夜染清冷横初礼一眼,寒声道:“初礼,你这张嘴该缝上了!”

初礼一惊,急忙跪倒。心下却是欢喜的。

大人顾不上梅姑娘,也顾不上其他的姑娘,只惦记着赶紧回灵济去……他惦记的,只有那位早早回了灵济宫的人啊.

一同出了宫正司,梅影与吉祥各自盼望地朝门外张望……却见长街里只站着柳姿和大包子,两人各自黯然下来,继而冷冷互视一眼。

柳姿明白梅影盼望的人事谁,心下也觉同情,便上前开解道:“听说多亏司公公四处斡旋。以他身份,竟然给韩尚宫和刘司正都一揖到地……司公公为了救你,已是费足了心。”

梅影便狠狠抽了抽鼻子:“我都明白。他何曾受过这般委屈,这一回,都是为我。”

大包子便也迎上来,对吉祥道:“吴娘娘不便亲自前来,便委了我来。吉祥你可没事吧?”

大包子也听说了是司夜染亲自来找过吉祥,名为道歉,大包子倒也担心实则是吉祥受到了威胁。

吉祥却一摇头,烂漫一笑:“我自然没事。我若心里当真在乎谁,便会叫自己好好的,以不连累那人。我自然不会蠢到用自己的软弱,来博取那人的心。”

大包子听迷糊了,梅影却自然听懂了。

柳姿一把没拽住,梅影一个箭步奔到吉祥身边,一把扯住吉祥的手肘:“你说什么?!”

吉祥回眸,天真无邪地笑:“梅姑娘,难道还要我提醒你不要再碰我么?倘若我此时摔倒,梅姑娘刚减轻的刑罚便又会加重了。我以为梅姑娘这一回已然长了记性,却没想到原来疮疤未好,梅姑娘就忘了疼。”

梅影怒不可遏,恨不得又要动手。柳姿急忙奔上来扯开梅影,低声提醒:“别又着了她的道!宫里的日子还长着,咱们慢慢等。”

吉祥轻笑一声,伸手掸了单衣袖,便朝大包子开心一笑:“大包子,咱们回去吧。”

瞧着吉祥蹦蹦跳跳便走,梅影忍不住喝道:“你,究竟是谁?”

吉祥甩着辫子回眸一笑:“梅姑娘吓傻了么?我是吉祥啊,冷宫的吉祥。梅姑娘可要记住了。”.

转过长街去,大包子才忍不住劝:“梅影怎么说也是贵妃跟前第一得脸的宫女,你既然答应替她求情,何必不顺势与她修好?你方才又何必压不住脾气——这样一来,你以后可怎么办?”

吉祥却并不担心,只是安静地笑:“大包子,这个后宫里也只有冷宫一处安静的所在。可是既然太后赦免我们娘娘出了冷宫,那这后宫的风雨便躲不掉。即便我跟娘娘不招惹人,可是她们又如何肯轻易放过我跟娘娘。与其被人鱼肉,我倒不如主动出击。既然躲不掉的争斗,我便必得设法自保。”

【这个故事因为有真实的历史背景,所以大家的一些推测其实是合情合理的。而且那也确实可以成为小说的梗,到时候大家可以大骂渣男,可以想见留言区一定会非常热闹……只是,某苏不是那样的作者啦,我不喜欢太狗血的处理方式。我更喜欢真情善始善终,所以宁愿安安静静给大家讲一个更暖心的故事。还有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