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98.9不请自来

顺天府撒出人去找,孙海等人也都落力,于是不多时便传回了消息。

藏花在“静音阁”。

一听这名儿,兰芽的心便一紧:静音静音,藏花是想寻一个能逃开尘世喧嚣的所在,静下来,什么都不必听,什么也不必想。

他在逃避,或者说是自弃。

贾鲁亲自送兰芽过去。到了门外,兰芽将贾鲁拦住:“大哥,我自己去就好。燔”

贾鲁明白,便点头:“我将唐光德留在外面。稍后你若需要人帮手,也好有人支应。”

贾鲁的安排自是妥当:藏花此时必定不想见外人,但是唐光德毕竟是双宝的兄长窠。

贾鲁便走。兰芽望着他背影,忽地叫道:“大哥!”

贾鲁停步回身:“怎了?”

兰芽走过来,四下看看,低声道:“我上回托唐光德捎给你的信儿,你可替我留意着?”

贾鲁点头:“你说要我寻怀仁府里的一个人,脸上或许带疤的。我都记着,你放心。”

兰芽垂眸:“或许也不光是要经过顺天府,可能还要大哥帮忙查查刑部那边。也许成年男子会直接发配充军,我想也许会先从刑部行文,兴许会有底案。”

贾鲁微微眯眼:“我是否可以知道,你为何这样关注这么一个人?”

兰芽深吸口气:“我担心,他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一个远亲。”.

兰芽上楼,眼前还是贾鲁那片刻错愕的神色。

贾鲁聪明,她知道她瞒不过他太久。不过她现下担心的倒不是被贾鲁猜到,而是——她自己的直觉对还是错。

孙海在楼梯拐角努了努嘴,示意藏花在顶楼。

兰芽低声问:“就他一个?情形如何?”

孙海点头道:“就他一个。现下已是喝醉了。我去雇车,稍后公子扶他回宫也就是了。”

兰芽点头,道声“谢了。”.

兰芽上楼,寻到雅间去。却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里头有人。

兰芽下意识回望——孙海说藏花只有独自一个,可是怎地里头却另有其人?

她这一迟疑,里头人却听见了动静,便传出一声道:“醒酒汤可煮好了?”

兰芽一愕,忙上下瞧了自己一眼。

幸好今天出来是提前易了装束的,没穿内监的公服,只随性套上了在江南时与虎子游走南京时候穿的那套市井普通的衣裳。兰芽便堆起一脸的客气,扬声答应着,走了进去。

“这位客官对不住,灶上正忙。醒酒汤稍稍迟些,不过一会儿就得!”

兰芽便学着店小二该有的腔调油滑地应着声,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情景。

雅间布置清雅,对着门是一扇屏风,挡住外人眼光。里头四壁皆是名人字画花,墙角有梅瓶、香炉。雅间正中是一盘大桌子,桌子上却没什么酒菜,只有东倒西歪的一大堆酒壶。

藏花便在桌上趴着,显然已是醉深了,鼾声起伏,不顾边幅。

而他身边坐着一个男子。只穿着简单的儒生长衫,质料和手工却是上乘。从沉稳的气质上来看,当有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可是却保养得极好,皮肤眼睛瞧上去仿佛也就二十岁出头。

那男子眉头微蹙,伸手搭在藏花额头。指尖下按着一方松花色的汗巾子。

兰芽便愣了愣,莫名觉得眼熟。却分明,从未见过此人。

那男子听得兰芽解释,便皱眉:“快些去催。一盏醒酒汤,又能耽误灶上什么!若还有说法,就告诉你们掌柜撤了后头所有的酒席!一应银钱,便都向我来索就是!”

兰芽再用力瞧了一眼那男子,心下忽地狠狠一紧。目光划过藏花,连忙点头应道:“是,是。客官少待,小的这就去催。”

兰芽退出雅间来,顿觉手脚冰凉。

此时楼外贾鲁和孙海都走了,只剩下一个也只会捏着画笔的唐光德。此时的情形,她没人能商量!

正自犹豫,冷不防旁边的雅间门帘无声挑开,一只胳膊从里头伸出来,将兰芽扯入门内!

兰芽大惊,正要呼救,嘴已被一只手掌捂住。

耳畔传来低低轻笑:“嘘……,是我。”

身上的钳制松开,兰芽惊栗转身,抬头望去——

灯影如梦,缓缓照亮眼前人的一双碧眼。

兰芽深吸几口气,才轻轻叫出:“慕容?怎么是你!”

慕容含笑,在唇边竖起手指。然后到门口左右看了看,回身将门帘遮严,将门也关上。这才回身拉着呆住的兰芽坐下:“见到我,可开心?”

心底莫名涌起一股酸楚,眼睛已是湿了。兰芽抽着鼻子道:“你疯了,竟敢私回京师!司夜染若知道了,定不会饶了你。”

慕容轻笑,碧眼里却涌起掩不住的忧伤:“你只给我留下一张字条

,便那么悄无声息地走了。这一别数月,我没你半点消息。我更不知道,你究竟何时还能到南京看我……所以,只有我冒险北上而来。”

想及那晚于南京的不告而别,兰芽也是难过。可是再想及,她当日缘何那样做的原因,心却一点一点冷静了下来。

她再吸了吸鼻子,眼中的泪花已然平复下去。只道:“那晚临时决定,走得急,又担心被你府中人发现,于是不得不出此下策。”

兰芽深深凝注他的眼睛:“你已来了多久?又打算何时回去?”

他深深望住她,碧眼漾起忧伤:“我刚来,你便急着撵我走么?你可知我此番为见你,冒了多大的风险。”

兰芽心下也是一痛,轻轻闭上眼睛:“我都明白。只是,京师乃为是非之地,以你身份本不宜久留。”

他便笑了,笑声寒凉:“京师不宜我久留?兰伢子,实则这大明的土地,哪里适合我久留?难道南京就该是我久留之地?——陌生的江南,我孤苦无依,连想见你一面都势比登天,难道我就该留在那里么?”

兰芽心下狠狠一疼:“慕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警示守卫森严,这时时处处说不定都有紫府、灵济宫的眼线,你这样出现,多有危险。”

“那也值得。”

他轻轻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只要能看见你,如何涉险,都是值得。”

他深深凝望她:“实则你今日也思念我了,不是么?你又忍不住去了教坊司,你坐在教坊司门口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可是你拼命忍住了。兰伢子,你也想见我,是不是?”

兰芽惊愕:“你,你怎知道我白日去过教坊司?你跟着我?”

慕容轻轻笑起,微微脸红:“我回京师来,又不敢贸然到灵济宫去寻你。这京师上下,我最熟悉的地方也只剩下教坊司。我便在教坊司左近寻了间客栈落脚。心下也实则在赌:赌你想我,赌你再去教坊司,这样我便可以与你相见。”

他的指尖也有微微轻颤:“虽则我等了数日,以为再等不到你来……却,在那时一推窗,便瞧见了立在教坊司门前的你。你不知,那一刻我有多欢喜。”

“可是你急急地转身便走了,我匆忙下楼,已是找不见你的影踪。”

两人掌心相贴,那真实的温度从他掌心直达她心底。兰芽轻颤着闭上眼睛:“慕容,你当真,那么想见我么?”

“傻瓜。”他轻叹,想要揽她入怀。

兰芽却下意识抗拒,只与他肩头相抵。

慕容垂首问:“怎了?”

兰芽深吸口气;“你说京师你最熟悉的不过教坊司,那——牙行呢?难道你更怀念教坊司,而非牙行?”

慕容微微一怔,试图再拥抱兰芽。兰芽便又是一挣。

慕容皱眉道:“兰伢子,你在与我赌气?只因为我只说到教坊司,而没说到牙行?可是这又有什么关键?”

兰芽咬住嘴唇:“我知道是小事,或许在你心里是小事;可是,可是我却极在乎。慕容你告诉我,牙行对你而言,究竟算是什么?”

慕容碧眼里光芒流转,片刻才道:“……牙行周遭不宜我投宿。你也知道,司夜染掌握的春和当,就在邻街。我不提牙行,不去牙行周遭投宿,也都缘于此。兰伢子,你可肯体谅一二?”

兰芽抬眼,细细打量慕容的神色,便也垂首一笑:“可不。你瞧我,真是傻了。”

兰芽便将头轻轻抵在慕容肩头:“可是南京那边又该如何遮掩呢?现下怀仁他们都倒了,南京怕又成了司夜染的天下,你府里的人纵然忠心,可也要防备灵济宫的暗桩。”

慕容轻叹:“我明白。不过你放心,我既然敢来,自然有法子转圜。”

兰芽屏住呼吸,轻声问:“难道,你有替身?”

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