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97.8我没事的

司夜染奉召进宫去,他前脚出门,兰芽便也收拾停当,紧跟着也离开了灵济宫。

她先回御街北条去。

她家原址,待得春来,果然又破土动工。从破土的规模,以及周遭筹备下的器料上推算,这里将起的新宅子规模宏大,比之她家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便凑过去,找工人聊了两句,想知道是又要给谁起宅子燔。

工人只道不知。

兰芽梗着,便又朝本司胡同去了。永远张灯结彩、开门迎客的教坊司,她却再找不见了曾经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她便扳着膝头,就在人家大门口街对面坐下来,用力回想她从前这样的模样,想要重温当时的心情……却怎么也找不回了。

当日的心心念念,当日的恨不能代他受苦,当日的懊恼自责,当日的——每当想起他,心下那若酸若甜、若苦若痛的种种,竟然都不知因为什么,不知何时,都悄然不翼而飞窠。

兰芽想大哭一场,可是无论怎么挤眼睛,竟然也挤不出半滴眼泪来。

她便又狠狠掐了自己一记,希冀能疼得哭出来……竟然,还不奏效。

她无奈,只好起身离开。

这曾经承载了她无数的泪水的本司胡同,她以后也许不会再来了。

心里懊恼,她便直奔顺天府去。从后堂将贾鲁揪出来,嚷嚷着想大吵一架。

贾鲁抱着膀子轻哼:“兰公子,对不住了。您老心里不痛快,我心里却痛快着呢。我可没心情陪你吵架。”

兰芽登时炸了:“我有什么不痛快的?你当人大哥的,总得说个明白!”

贾鲁继续抱着膀子,有些意兴阑珊:“好歹我也是半个万家的人。于是昭德宫里发生什么事儿,我自然能得着消息。”

兰芽便冷笑:“哎哟,哎哟哎哟。贾侍郎原来还是半个万家人哦?这是什么时候儿的事啊,贾侍郎怎么从来就没透露过一声?”

贾鲁咬牙:“你少讽刺我!我若为了自己,自然不屑当那半个万人。我如今承认了,只不过是为了我娘!”

兰芽听着不对劲儿,便敛了自己的脾气,笑眯眯凑过去:“大哥的娘,怎了?”

贾鲁哼了一声,很不情愿的模样。

兰芽便胳肢他:“都怪小弟这些日子冷落了大哥。先是下江南,回来又照料凉芳,都没来叨扰大哥。大哥大人不记小人过,说嘛说嘛!”

贾鲁挠了挠头道:“此话还要从过年说起。原本我筹备与我娘单独守岁,没成想那老东西竟然亲自登门。跟我娘两个人关起门来说了许久的话。我娘一直在哭,哭得伤心。我不放心便强行打开门去瞧……”

说到这里,贾鲁忽然面上一红,不说了。

兰芽会意,坏坏拍掌大笑:“哦,我猜到了。”

两夫妻之间,丈夫若求饶,能使的招数不外那么些样儿。就如同她昨晚将司夜染踹下床榻……

兰芽猛地收住思绪,暗自警告自己:想什么呢!

贾鲁自顾红着脸,倒没留意兰芽的神色,窘着道:“哎你别乱想!门内,实则,是那老东西竟然给我娘跪下了……”

“哇!”兰芽也是惊呼,绝没想到。

那个老东西,可是当朝首辅万安。竟然肯向一个外室下跪!

兰芽便笑起来,指着贾鲁:“这是大哥为老夫人挣来的。万阁老此为,只为了你这个儿子。”

贾鲁叹了口气:“我何尝不明白。可是看见我娘那样欢喜,我便也不忍戳穿。于是只好依了我娘,跟他回到万府一同守岁。”

兰芽朝他摊摊手。

贾鲁便脸红起来:“你别以为我当真这么好哄!我总归不改姓归宗,更不喊他‘爹’就是!”

不管怎么,也总算好事一桩。人毕竟,再聪明也没法选择生身父母。再不认,那也是亲生父亲。兰芽便点头:“大哥,纵然委屈,可是满堂亲眷,也终究好过孤身一人。小弟恭喜大哥了。”

如此这般,又是触痛了自己的心事。她也多想宁愿与人吵架,也能换得一门亲族……却都已再无可能。

贾鲁便伸手,大力拍兰芽肩头:“好歹,你也叫我一声大哥!虽然我不愿当此称呼,不愿当你的大哥……可是,咱们也算是一家人。”

兰芽便笑:“那,我可不可以去拜见老夫人?”

贾鲁略作踌躇。

兰芽便走上前来,胳膊挨着胳膊,低声道:“……我猜,老夫人是出自草原吧?所以这些年,万阁老才将老夫人安置在外,老夫人也才从无名分。”

贾鲁一惊:“你怎猜到?”

兰芽咯咯一笑:“是大哥忘了,原本是大哥自己告诉我的。当日在教坊司,与大哥初逢,大哥说起嗜血虫。待小弟追问大哥如何知道,大哥便说自己有一半的草原血统……当日是可当做托辞,可是小弟却一直谨记至今。”

贾鲁深深吸口气,

轻轻点头:“不错。我娘是鞑靼人,被俘至大明,变卖为奴……”

兰芽轻轻按住贾鲁,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她明媚而笑:“可是有大哥这样的儿子,老夫人何愁无诰命之封?”.

贾鲁带兰芽去见他娘。

一座小院,隐于安静街巷。门庭小而整洁,全然不似官宅。

待得走入其间,兰芽便忍不住低低惊呼起来。

原来在庭院当中,竟然搭设起一座小小穹庐!

贾鲁有些不好意思,“我娘睡惯了毡帐,不习惯屋舍。早些年怕被邻居发现,倒也忍耐。如今年纪大了,便越发思乡难耐。我便只得这般帮我娘一解思乡之苦。”

兰芽用力点头,鼻尖已是酸了。

忍不住想起在江南时,要为慕容购置下宅院。慕容却说,纵有什么样的宅院,却都不是他的家……他吟诵起“敕勒川,阴山下,天丝穹庐笼盖四野”;彼时她知,他想念的永远是他在大草原上的故乡.

听见动静,毡帐门帘一挑,一位高个子的老妇人走出来。

“哎哟,原来是有客人来了。这么多年,鹿鹿倒是头一回带客人来呢。”

阳光耀眼地落在老妇人的面上身上。她很高,肤色很白,发色与眼瞳皆为棕褐色我,宛若梅花鹿的毛皮。

兰芽便笑着望贾鲁:“鹿鹿?”

贾鲁面色大红,急忙解释:“我名为‘鲁’,我娘又是草原人,最喜欢小鹿。于是……”

兰芽便含笑点头:“鹿鹿,还不引荐?”

贾鲁大窘,只得介绍:“娘,这位是兰公子,是儿子的结拜兄弟。贤弟,这便是我娘。”

兰芽急忙行大礼,张口便喊:“娘亲在上,请受儿子一拜!”

这一声,老太太和贾鲁皆红了眼眶。

在这大明的土地上,老太太纵然是万安的外室,纵然是贾鲁的娘亲,可是她的身份却永远是囚徒,是老奴……这样的人,竟然有人主动以娘亲视之。

老太太急忙拉起兰芽,轻轻拥在怀里:“好孩子,谢谢你。”

兰芽自己也落下泪来。这一声“娘亲”,她已有多久,不曾叫过…….

兰芽幼时去过草原,爹爹又极熟悉草原风物。或者,还应该归结为慕容的缘故……于是兰芽竟然与老太太有许多话题可聊。

说起草原的故事,老太太欢喜得双眼含泪。便恨不能将自己手里所有的好吃的都捧出来招待兰芽。

贾鲁瞧着自然欢喜,忍不住趁着老太太又去取宝贝,便跟兰芽嘀咕:“我都要吃醋了。我娘与我都不曾讲说这许多。”

兰芽咯咯笑:“活该。谁让你从来都没去过草原?”

老太太留兰芽用晚饭,兰芽却婉拒了,说还有差事在身,改日再来看望老太太。告辞出来,贾鲁便问:“你当着我也不必强颜欢笑了。你还有何事,看我是否能帮的上忙?”

兰芽便凋了笑容,轻声道:“大哥帮我去查查京师的酒楼,帮我找找藏花去哪儿了。”

贾鲁一愣:“藏花?”随即,却也明白了。

贵妃旨意一下,伤心的原不止兰芽一人。

兰芽有些窘,垂着头道:“我并非故意离宫,实则是跟着藏花出来的。我怕他出事。”

“可惜我脚力不及他,几个转弯便寻不见了他的影踪。大哥,求你帮我。”

【明天见~】

谢谢如下亲们:

蓝的大把红包,yuling的1888、泳思的588、sunfumei的288、甜心小七的188

13301088152的闪钻+鲜花、13452809295、13301088152的花

6张:小咪阿宝

3张:麻小依、sunny俊花、

2张:amay2002、呢子咯哒、sdctty、13816256587

1张:胡搅帐单、默默、大麦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