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94.5就不理你

床帐一分,果然是司夜染斜挑长眉,慵懒望来。

兰芽心头微悸,急忙想找物件儿遮身。

一件一件从地上捡起衣裳来已不现实,她便转身奔向卧榻边的衣柜去。情急之下却怎么都找不见柜子的钥匙,此时叫双宝进来又不合适,兰芽便窘在当场。

只好回身,一把扯住床帐,将自己裹起来。

司夜染慵懒瞧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没拦着,只是清傲挑眉:“兰公子,何必多此一举?我如想看,你当这一层轻纱便能阻得住我?燔”

兰芽才不管他如何说。床帐虽薄,好歹可以遮身,有了这层屏障,她便松了一口气下来。问道:“不知大人再度亲临小的内卧,有何指教?大人若有吩咐,何必不叫礼公公来传小的。小的自然到半月溪回话便是!”

他轻哼了一声,侧过脸去懒得望她:“兰公子,你说得好听!若当真随传随到,我又怎会长长两月见不到你的影子!窠”

不知怎地,瞧他那傲慢不肯望来的侧脸,兰芽心下悄然一痛。

“有么?”她嘴上却否认:“两月之久?小的倒不曾数着。”

司夜染狠狠咬牙,霍地望来:“你是不曾数着,我却数得清清楚楚!”

兰芽狠狠一怔,心下便是轰然一声。

却还是狠狠别开头去,只清冷道:“大人又何必数着?……既已两月,大人又何必要来?”

司夜染在衣袖里紧紧攥着拳头,生生忍住想要扼死她的冲动。深吸口气,缓缓答:“我知道那晚之后你不愿见我。可是两月,已然够长。再说,不论你如何躲,你总得重新回到我面前。”

兰芽大声地笑:“大人不如直说:我不论怎样躲,终究逃不出你掌心!”

司夜染挑了挑眉,摆了摆袖口,却道:“我没想那样说。”.

兰芽便又是一怔,悄然凝望他。

那么清傲,那么冰冷的一个人,此时却总是感觉——仿佛有哪里,与从前不同了。

此时看过去,倒像是个闹意气的孩子。故意绷着,架着,不肯低头;可是实则那股子疏离早已是装出来的样子,根本撑不住的。

像个孩子。

——其实他根本也才十七岁而已。自然,本该还是个孩子。

兰芽便又蹙眉。

她宁愿都未曾看懂。

兰芽便缓了口气道:“大人又不是不知道,这两月来小的都是在照顾凉芳。”

宫刑恢复需要三个月,凉芳已然算恢复得快的。

司夜染偏首望来:“不是你在照顾凉芳,倒是凉芳自宫而成全了你!你正好借机将自己关起来,不准我见~当中两回,我亲去探望凉芳,你倒又不在场,生生躲起来!”

兰芽咬住唇,不好否认,索性狡辩:“小的还不是为大人与凉芳方便说些体己的话?纵然凉芳自宫,他好歹也曾侍奉过大人,大人与他总有些不想外人听见的话说。”

司夜染恨恨盯住兰芽,却不知怎地,有些没能绷住。唇角一挑,泄出笑意来。

“兰公子,你个笨蛋!”

兰芽瞪眼望去:“大人这又是何来此说?”

司夜染的笑意一旦泄出来,便怎地都收不回去了,索性起身走到帐边,眯眼盯着她:“凉芳与你说得明白,既然曾诚已不在这世上,他留着他那物还有何用……你难道还不明白,他与曾诚相处的形式为何?”

兰芽一怔,脸腾地红了,急忙转头去,只死死盯着柜门上的雕花。

司夜染叹了口气:“他既是那样的,又如何可能当真侍奉过我?若是与我相处,我岂是甘居人下的,嗯?”

兰芽半边脸颊已如沸腾,只能死死揪着床帐,继续装傻:“大人说什么?小的总归听不懂。大人便别说了!”

司夜染恨得轻轻咬了咬牙,便伸手扯住她揪着的那片床帐,仿佛两人拔河角力。兰芽自然争不过他,却也不想松手,便这般僵持着。

他接着纱帐将她扯到身边,叹息了声,俯身到她耳畔:“你听不懂,还有谁能听懂,嗯?”.

整片床帐,都于此时燃烧了起来。那片火焰紧紧裹住兰芽的身子,让她无处可逃。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扭着脖子,只盯着柜门看,而不回望他。

司夜染幽幽叹了口气,伸手扳住她的颈子,又笑又恼道:“再扭,便断了!”

兰芽大窘,边回头边低吼:“断就断,又关你何事?”

却回头太猛,刚说完话,唇便撞上他算准了位置等候的唇……

毫无机会挣扎,便被他顺势推到柜门上,他颀长有力的身子便顶压过来。他的手指轻轻卡住她颈子,吻得霸道而又绵长。故意不让她呼吸,要她主动从他唇舌间寻得空气……引着她,主动来缠他的舌,吮他的唇。

而他另一只手,则……迫着她的手,握住了他的亢扬。

空气不足,兰芽整个身子软软下滑,无力抵抗。而掌心的灼热,更让她心若油煎、身似飘云。

直到她再也无法呼吸,他才轻轻松开了她颈子上的手。抵着她的耳,恨恨道:“再敢躲我两月之久,我必不饶你!”

兰芽又想分辩。

他却伸手捏住她的唇,不准她出声。垂眸望来,眸色氤氲若月下水雾:“我知道你是照顾凉芳……可是两月,实在太久。我,不能忍。”

兰芽心下大乱,便如月下水面,暗起涟漪,潋滟不休。

她只得,急忙闭住眼睛。

她又抗拒……司夜染便微咬牙,抱她入帐。

兰芽这便大惊,拼力踢蹬。

十七岁的少年,身材太过修长而有力,轻易覆住她周身。

他的手指,又太过修长而灵活,于是微微一转,两人中间的间隔便都被解除。

他将她双手固定在她头顶,继而——长驱直入。

兰芽羞愤落泪:“大人,原来你对我,做不过都是要做这样的事!还说什么两月……”

她以为他之前想说的,是两月不见,忍不住思念。

司夜染深深顶入,便停住不动。两人融为一处,他咬牙忍耐着,深深凝望她眼睛:“……好,这次便要不同。我只这般,不动,你可满意?”

“可是这又有何分别!”

兰芽羞愤交加,面若桃花,泪珠儿隐隐:“大人若当真不同,便请退出!”

司夜染咬了咬牙,却蛮横摇头:“我不。答应你不动,已是极致!”

他按住她手腕,落下唇来细细品尝她。

在她耳畔灼热而绵长地喘息:“……不过,倘若你动了,我便再不忍耐。”

兰芽冷笑:“大人多虑,我怎会动?!”

休想!

司夜染绵长而又绮丽地笑:“……我们,试试看。反正今日,时光尚长。”

兰芽一惊:“大人的意思是,难道是……?”

司夜染低低而笑:“嗯。反正我都来了,便定与你耗到底。你若不动,我便不动。索性今晚都不走了。”

兰芽周身骤然一紧:“大人你!”

司夜染却随之猛然仰头,绵长一喘:“兰公子,我警告过你的,别再动了。否则,我绝不会再忍耐……”

兰芽惊得赶紧平复下去,不敢再有情绪波动。却忍不住担心:“……就算凉芳进了宫,好歹花二爷还没走。大人若再整夜不走,难道不怕花二爷伤心?”

司夜染恼得咬牙,狠狠道:“你若再这样说,我便将他叫来。咱们三个索性凑在一起乐乐,你看可好?”

她一张俏脸登时气得通红,怒喝道:“你,你不知廉耻!”

他却反倒更得意地笑,俯身来吻她红透的唇:“……那你便留住我。让我只念着你,只想要你,而再不想,去碰这天下任何他人。”

他说着,坏坏伸指,猛地掐了她圆翘一记。

兰芽骤然吃痛,身子自动随着一紧——司夜染便得意而颤抖地一笑,声若琴弦荡漾:“兰公子,你,又动了……如此你便,怪不得我。我,来了。”

仿若为了补偿最初那片刻的不动,接下来他大动、特动,动得——让她丢盔弃甲,全然失去了任何防备的机会。

就连床榻,也仿佛不承其速,咯吱咯吱地随之欢叫起来。

一如她不自知的呢哝。

在她尖叫来临之时,司夜染才在她耳边低低说道:“……小笨蛋。我是,想你了。”

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