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91.2谁主六宫

皇帝在外朝赏罚功过,内廷太后也将众嫔妃、女官叫到了清宁宫来。

太后升座正殿,凤威凛然。

兰芽因亲送凉芳进宫,便随着昭德宫一众宫人一同前来聆谕。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昭德宫一行人来得最晚。待得听说各宫主位,以及六局一司的女官们都已到齐了之后,贵妃这才带着宫人出昭德宫,上轿。

贵妃杏黄凤轿直入清宁门。

尚仪局主官左尚仪郭珍见状蹙眉,急忙上前提点:“此为太后寝宫,纵皇上皇后亦不可乘轿直入清宁门。请贵妃娘娘于此处下轿,步入清宁宫。窠”

梅影便笑了:“郭尚仪,你提点得好。娘娘向来不记得你们这些女官谁是谁,这下娘娘倒必定记住郭尚仪了。”

郭珍心下也是一颤。她明白,这是昭德宫的警告。若她今日敢拦着,日后必难自保。

郭珍深吸口气,朝凤轿跪倒:“禀贵妃娘娘,此为下官职司所在,还望贵妃娘娘体谅。”

贵妃没说话,连轿帘都未曾挑开。

梅影便代为回答:“职司所在?体谅?郭尚仪,既然你身在尚仪之位却这样为难,不如咱们娘娘体谅尚仪,索性免了尚仪的职司,也好让尚仪不再为难了。尚仪说,可好?”

从十三岁入宫为宫女,一步一步熬到左尚仪之位,这一路郭珍竟走了长长的二十年。如今她如何能坐视官职被免?

可是此时身在清宁宫,尚仪局又是掌内宫礼仪之事。当着太后和一众嫔妃的面,职司所在,如何能躲得过?

郭珍只好硬着头皮道:“下官事后,定赴昭德宫,亲向娘娘请罪。可是此时此地,还是请娘娘落轿才是。”

昭德宫人全都怒目而向,气氛一时僵住。

兰芽想了想,便从后面疾步走到贵妃轿边,低声道:“娘娘,请容奴婢多嘴一句。”

贵妃听见了,便吩咐柳姿带兰芽到轿窗边儿上来。

贵妃慵懒道:“你又有何话说?”

兰芽道:“娘娘今日原本志不在一个小小尚仪。若此时娘娘继续跟一个尚仪过不去,没的反倒折损了娘娘的身份。”

贵妃今天实则是来跟太后叫板的,又何必跟个尚仪喋喋不休?况且这尚仪今日既然这么大胆子来拦,如何不是太后暗中的授意?

太后聪明,懂得避重就轻,用个尚仪来杀贵妃的威风。贵妃若当真继续纠缠下去,得意的只是太后。

贵妃闻言便也微微一震,撩开窗帘盯了兰芽一眼:“说的不错。梅影、柳姿,你们两个当真糊涂了!”

梅影和柳姿急忙请罪。

梅影的目光冷冷从兰芽面上划过。

兰芽也只能暗自叹了口气,偏过脸去,只当没看见。

贵妃下了轿,由梅影和柳姿步入清宁宫正殿慈云殿时,各宫主位,并六局一司的一众女官都已到了。

各宫主位,并六局一司的正位女官在慈云殿左右设座。其余嫔妃与女官皆在院中立聆。

贵妃并不行礼,反倒朗声而笑:“今儿这是什么日子啊,大家竟然来得这样齐整。是不是皇上好容易出了回宫,现下后宫无主,大家伙儿便都按捺不住了,齐齐出来称霸王?”

尚宫局左尚宫面上微微变色,上前行礼道:“贵妃娘娘谬言。皇上纵然不在后宫,后宫却还有太后和皇后做主。贵妃娘娘岂能说后宫无主?”

尚宫局本掌导引中宫之事,于是情分上与皇后更亲近。这便站出来替皇后说话了。

贵妃咯咯一乐:“你家主子还未敢站出来指责本宫,何时轮到你一个小小尚宫与本宫说话!眼下这不是猴子称霸王,又是什么?”

贵妃说着话,眼睛却是直盯着一脸苍白的皇后。

尚宫被责,跪倒请罪。贵妃理都不理,只走向皇后去。傲然仰头斜睨着道:“皇上下旨,中宫禁足。怎地皇后今日却私自出宫来了?怎地,皇上不过刚离开了半日,皇后就将皇上的话当做了耳旁风?难道这还不是后宫无主,猴子称霸王?还是皇后想说,自己才是后宫正主,就连皇上都约束不得了?”

皇后登时满面苍白,泪水盈盈,求救地望向太后。

“贵妃姐姐,你,你冤枉本宫了。”

从前皇后便尊称贵妃一声“姐姐”,上回与贤妃共谋时才不称的。后事败,这便又重新称呼回来。

太后一见皇后无半点招架之力,只好轻咳一声道:“贵妃言重了。今日本是哀家传召内宫所有宫人到清宁宫来。皇后不是私自出宫,乃是奉了哀家的旨意。就算皇帝责怪下来,也会顾着与哀家的母子情分。”

“此事哀家自然会向皇帝解释,亲身母子的情分,便不劳贵妃你来担心了!”

贵妃笑,冷冷凝视太后。

太后又怎样,比她还小着一岁呢。旁的嫔妃怕她,却不包括她!

瞧她,一口一个母子情分地说着,她如今能

仗恃着的还不就剩下这一点资本?倘若她不是皇上亲娘,那个后位,如何还不早已是她万贞儿囊中之物!

于是这一回除掉了贤妃,杀了王谓吓残了皇后之后,她最后一个敌人就剩下了太后。

她们两个,不过相差一岁,都在扳着指头算着时日。她倒要瞧瞧,她们两个究竟谁先死!先死的那个,便是输了。

贵妃便昂然一笑:“母子情分?请问太后说的是十月怀胎,还是嗷嗷待哺?哦,错了,太后只有十月怀胎,连嗷嗷待哺都是奶嬷嬷代劳的。所谓母子情分,不过这么一点,且早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贵妃怜悯地瞟着太后:“而皇上两岁以后的时光,都是与妾身在一起度过的。妾身倒想问问太后,当年景泰帝日日下毒,想要害尚在幼龄的皇上时,太后何在?景泰废去皇上太子之位,改立他自己的儿子时,不过五岁的皇上却要忍受亲王世子们的羞辱时,太后你又在哪里?”

“倒是妾身半步不离陪着皇上!仗剑守在帐边,日夜不敢合眼,时刻准备与刺客拼命!……还有,不顾自己身份,将那些亲王世子们一个一个骂回去!”

“太后,皇上的娘亲,请问当自己的孩儿守苦受难的时候,娘亲都不在身边的……还有什么母子情分可言!”

贵妃字字如钉,狠狠刺向太后软肋。

皇帝的幼年,也许是这世上最悲惨的储君。父亲先被瓦剌掳走,后终于归国,却被亲弟弟囚于南宫。宫门灌水银,虽有“太上皇”之名,却实为囚徒!

父亲自身尚且难保,如何能护卫到他这个幼子?于是他扛着储君之名,却在宫里受尽凌虐。更悲伤的是,那些欺负他的人,却也是他至亲之人:亲叔叔,亲堂兄弟;还有从前那些宣称要誓死忠实于他父子的文武官员……

他从小落下了口吃不说,还夜夜惊悸,对身边所有人都充满了恐惧。尤其是对越是应该亲近的人,越是担心有朝一日他们变了脸、改了心。

太后想及儿子幼年,登时落下泪来:“哀家是对不起皇帝,哀家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可是哀家亦是为难,当日哀家陪着英庙先帝被困南宫,如何还有能力保护幼子……”

在场所有人,也都一同垂泪。一时之间,慈云殿里嘤嘤之声不绝。

只有贵妃没有落泪。

她高高扬起头,俯望太后与一众嫔妃:“若以眼泪护卫,皇上根本活不到今天。若只以亲情维系,皇上当年便死在幼年!太后,皇上已经长大了。纵然经历过那样多的苦难,却还是安然成人,执掌了天下。太后便不必再这般垂泪,更不必时时以母子情分相胁。皇上想做什么,他自己最清楚;皇上想要什么,便谁都没有资格拦着。”

慈云殿里,一片鸦雀无声。

贵妃捋了捋裙带,道:“妾身说了这些话,也累了,便不在这里听太后的懿旨了。妾身先回去了,太后等说完了话,定完了事儿,便叫人到我昭德宫通禀吧。”

贵妃说完,左右带着梅影和柳姿便走,丝毫不给太后留半点脸面。

兰芽立在廊下,听见了里头的言语声,也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贵妃果然好大的胆子。原以为上一回输给了太后,可是看眼前情势,贵妃实则根本就没将太后放在眼里过。

如此说来,贵妃上一回认输,不过是为了皇上。

贵妃带着梅影和柳姿去了,兰芽却悄然留了下来。

她直觉,今日太后的举动不寻常,接下来必定有重要的事情决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