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90.1皇极恩威

冬去春来,春柳吐绿。

皇帝换上农人装束,主持一年一度的春耕大典。

早有无数锦衣卫扮成农人,在籍田周遭一同耕种。籍田之上,牛哞人笑,一片热闹。皇帝十分尽兴,便罕见地宣布:春耕礼后,众卿家随朕上殿!

皇帝已有许久未曾上朝,众大臣一听皇帝主动要求上殿,自是欢欣。

内阁首辅万安倒是与贾鲁的目光碰了碰。贾鲁一皱眉,只当没瞧见,转身便先走了。

实则众大臣心下也都明白,南京的事情了结,皇上总要有个明白的宣告。或赏或罚,大白天下窠.

幽幽高天,煌煌大殿。

奉天殿。

皇帝踏上御阶,仰头看了看门上横额:“建极绥猷”四字,金光耀眼。

所谓建极绥猷,是说人间天子上顺天意,下衷黎民,立国安邦,四海升平。

这四个字,道尽了千万年来所有帝王的最终愿望。

没有哪一个皇帝,登上龙座时,没有过这样的心愿;没有哪一个天子,身在龙座只为当个昏君。

没有哪一个皇帝不希望家国在自己的手中昌盛兴旺,没有哪一个皇帝不真心希望自己能够青史流芳。

皇帝不由轻叹了口气,回头望肃立于奉天殿广场之上的文武百官。

他朱见深的心愿也是如此,他们究竟明不明白!

经过土木之变,经过夺门之变之后,他多想替皇考好好整顿这大明的江山,让大明从重重阴影里走出来,重新成为太祖和成祖缔造下的那个强大统一的大明!

可是眼前这帮庸辈,却紧盯着他后宫的那点事儿,只用他独宠贵妃来指责于他,就仿佛他爱了一个自己想要的女子,便会天下大乱了一般!

他们看不见他为这个江山所费的心血,他们更对他的江山大计帮不上任何忙,他们只会盯着他的私家事,只会如一群长舌妇般论人床笫!

庸碌无用不说,还个个都要摆出一副忠臣、清流的姿态来!

他们想给谁看?给上天,给黎民,还是给他这个皇上!

镇日对着这样的一群人,他当真厌了。索性,再也不见.

皇帝轻叹口气,于奉天门升座御座。

百官跪倒,山呼万岁。

御门听政,不避上天。

皇帝耐心等仪轨行毕,目光遥遥从一众臣子面上滑过。缓缓道:“南京的事情,众位卿家想必也都知道了。怀仁谋逆,王谓、孙志南、李度协从。传朕旨意:首协皆斩,九族内年满十六的男丁亦斩。女眷充边,没入营籍。”

又是数桩祸灭九族的大罪!众臣都是脊背生寒。生怕有的因生前与怀仁等人有所交往,生怕连累到自己。便尽皆噤声,不敢说话。

皇帝再道:“侦缉怀仁谋逆案,锦衣卫指挥使万通有功。着擢为掌锦衣卫事都指挥同知。”

万通大喜,急忙上前谢恩。

众臣又是面面相觑。

因贵妃得宠,众大臣便死盯着万通的职位,不允皇上多做升迁,以节制万氏的力量。可是这一回,皇上还是找着了机会,擢升了万通去。

南京的事,万通不过是个最后的执行者,真正的功臣哪里轮得到他!更何况,他亲自押解怀仁回京,中途却让怀仁掉进了河里淹死……这实该追究才是!

不过此时明眼人都看懂了,皇上这是故意派万通去抄检,故意将这个功劳给了万通,故意要升万通的职位……皇上这般苦心,谁还敢顶着前头祸灭九族的威慑,还敢出班谏奏?

皇帝又将目光转向了公孙寒.

公孙寒身后的仇夜雨便一紧。

实则皇上派万通南下抄检怀仁府,乾清宫纵然是铁板一块,半点消息没曾外传出来,可是万通却是个大喇叭,回府叫他老婆王氏给准备行装,便将皇上的差事给说出去了。

纵然万通府里,依旧有紫府的眼线。于是消息便传到了仇夜雨这里。

仇夜雨以为公孙寒定然会救怀仁,便想提前与怀仁通气。却不成想连收到公孙寒数道手令,严令他隔岸观火,不准施救。

仇夜雨破有唇亡齿寒之感,便向公孙寒争取,言明倘若怀仁案坐实,那么紫府必受牵连!这怕也正是司夜染想要的,借怀仁来削弱紫府。

孰料公孙寒只冷笑而已,道:“若要所得,必有所弃。怀仁死得好,他若这回不死在司夜染手里,本座也早晚收拾了他去!”

“至于紫府因之而削弱……又有何绿?皇上不信文臣,便永远离不开咱们紫府。宫外的消息、百官的言行,只能通过咱们获取。纵暂时削弱,迟早又要安抚。你怕什么?”

公孙寒盯着仇夜雨,忽地冷笑:“你该不是怕,紫府若削弱了,将来到了你的手上,你便再没有风光?”

仇夜雨惊得跪倒;“老爷切勿如此说!老爷尚在督位,儿子岂敢觊觎!”

公孙寒摇了摇头:“实话便告诉你吧:为父这样做,也是为了给你腾位。只有为父高升而去,这督主之位才能空下来传给你。而只有将怀恩那个老东西撵走,为父才能高升到他那个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子上去……”

仇夜雨心下轰然一声,这才明白公孙寒此次为何不救怀仁!

怀仁与怀恩一辈,出自司礼监。当年便是怀恩亲自向皇上举荐,叫怀仁去做这个南京守备太监的位子。怀仁坏了事,自然会连累到怀恩。纵然怀恩未必参与谋反,可是却定会在皇上心里落了阴影去。

为主所疑,怀恩的位子又岂会坐的长久?

一旦怀恩被免,司礼监第二号人物怀仁又已死,那么那个掌印太监的位子,自然就是公孙寒的。

那么此时,皇上朝公孙寒望来,究竟是先抑后扬,还是先扬后抑?

皇帝缓缓道:“紫府替朕巡察百官,却于怀仁谋逆之事并无半点觉察,才使得怀仁乘机多年经营,竟然蒙蔽过了朕!紫府失职,堪与同罪!”

仇夜雨登时耳鸣,耳鼓里金石声一片。

不对,这并不是公孙寒之前告诉他的模样。公孙寒明明说,皇上就算贬抑紫府,却也不会过重。可是此时听着皇上的腔调,却根本是要连坐一般!

公孙寒自己也是大惊,跪倒伏地:“皇上!微臣知失察之罪,微臣定当整束手下,以此次为戒……还望皇上开恩。”

皇帝叹了口气:“朕为家主,你等便是家丁。看家护院若有半点疏忽,便是叫贼人直进朕的枕侧。朕若对你开恩,岂不是要将朕自己的安危抛到九霄云外?”

皇帝冷冷道:“着免去公孙寒紫府督主之位。发南京皇陵受陵,生不得出。”

公孙寒如何能想到,一场如意算盘却落得个此时的下场?他伏地磕头出血,惨声大叫:“皇上,皇上!”

左右锦衣卫早已上前,将他嘴堵住,拖了下去。

一时之间,紫府上下人人自危。仇夜雨就更是吓得双腿一软,险些当场瘫坐。

公孙寒落得这个下场,下一个是不是将轮到他了?.

那边厢,臣子们却是另外一种神色。

紫府监察百官,公孙寒又掌紫府多年,于是每个官员都有把柄在他手上。而他则利用这些把柄威胁大臣,从中所获不菲。

于是这些文武大臣,每个都对公孙寒恨得牙根痒痒。此时听得皇上圣裁,顿觉解恨。

此外,却又有另外一重忧心。

公孙寒免去紫府督主之位,那么接下来的新任督主又将是谁?

也就是说,将来他们要再度痛恨却又不敢得罪的那个阉人,又将换成了谁?

便有人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司夜染。

多少人心下都是明镜儿一般:司夜染若不倒,那么紫府早晚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此时,他终于寻得了机会吧?

却没想到,皇帝接下来便宣布:“擢紫府掌刑千户仇夜雨,继任提督紫府太监之职。”.

什么?!

偌大奉天殿广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怎会竟然提仇夜雨为紫府督主?

仇夜雨是公孙寒的干儿子,公孙寒既然获罪,仇夜雨如何能免?即便不追究已然是天恩,怎会擢升至督主这样重要的职位去!

更多人,将复杂目光投向司夜染。

有同情。

也有,幸灾乐祸。

【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