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86.186斯夜未央

神智从高空伴随炫彩一同降下,司夜染也松了软玉罗,将兰芽放下。他抱她入怀,送入衾帐。兰芽堕入昏睡,脑海里却莫名想起他曾与她说过的一句话。

彼时除夕,他与她说起在广州见过的洋人的一种大炮仗。是用火炮打上天空,焰火淋漓而下,绘成水墨江山。

此时距离明年之约尚远,可是冥冥之中,他仿佛刚刚便已展示给了她看锫。

只是,她却还是会恨他。

恨他。

迷蒙听见他的脚步声,朝外去了。兰芽便翻了个身,抱住一个引枕,藏住眼角悄然滑下的泪。

房间中又安静下来,浓黑的夜色再度将她席卷.

却不过一刻,便又有脚步声响起。极轻,步履稳定蠊。

兰芽昏昏沉沉却也分辨得出,这不是双宝,更不可能毛毛愣愣的三阳。

她便一惊,用力睁开了眼睛。

却见氤氲灯影里,还是司夜染。他手上托着一个粉彩瓷罐,朝她走来。

兰芽心下便跟着一紧!

难道,还没有结束?

他已然这般折腾过她,竟然还不肯放过她去?

哦想起来了,他方才只用了软玉罗,还有马鞭与鹿茸角未用!

抱紧引枕,兰芽惊慌后退。

司夜染悠然抬眼:“怎么,怕了?”

退到帐尾,再无退路。兰芽抱紧引枕,仿佛那是一张盾牌。

“司夜染,你又要怎样!”

司夜染跨上卧榻来,扬手将床帐拉严。瞄了一眼她手里死死抱着的引枕,轻轻一嗤:“怎地,难不成这样早便想睡了?”

早?

他方才折腾了她那样久,他还说时辰尚早?

兰芽怒而指向窗外:“大人不妨听听,外头已是什么时辰!”

司夜染当真侧耳听了听外头更夫的动静,傲慢挑了挑眉:“今晚原本,我就没想让你睡。”

他竟然有脸说这话!

兰芽羞恼难抑:“大人说的好笑。小的纵然一晚不睡倒也没什么,大人又当自己是谁!”

司夜染听了非但没恼,反倒盯着她,幽幽挑起唇角。

“兰公子,你倒是对男子,破为了解。”

兰芽的脸腾地便红了。

方才是气疯了,才会冲口而出那样的话。如今听来非但刺不疼他,反倒成了她的笑柄。

兰芽抱着引枕轻颤,却索性以此反击:“大人说的是。小的也并非只见过大人一个男子!更何况,从前一直以为大人是个太监,于是这点子心得原非得自于大人。”

司夜染微微呲出犬齿:“兰公子,你又想惹怒本官。你不如索性直说!”

他又伸手捏住兰芽下颌:“你胆敢望着本官的眼睛说,你是跟慕容——说啊~”

兰芽挥起引枕,将他手臂拨开:“就是慕容。大人难道心下不明白?”

她绝不信他之前所言,绝对不信!就算牙行种种他都有所知,就算她当日与慕容说过什么话,他都知道,那也定然是牙行里有他的眼线罢了。

人牙子刘三夫妇,原本就是做着紫府的供奉,于是司夜染必然与他两口子早就认识;还有牙行里的伙计,谁都有可能是灵济宫的眼线!

更何况,春和当就在人牙子牙行的左近,甚至近到不过只隔着一条街罢了。于是牙行里的一言一行对于他来说,还有何秘密?

他知道她与冰块从前种种,并不稀奇。于是她绝对不肯信他就是冰块!

定然是他骗她。是他想要斩断了她对慕容的心。

她才不会上当。

她与慕容在那柜子中的一晚,才是她今生真正的初次——她自己肯承认的初次!

除此,其它的与司夜染的那些回,她只当做是严刑拷打,别无半点情分可言!.

她周身都仿佛燃烧起火焰来。透明而红艳的火焰,将她映照得更为明艳动人。

他便咬牙。

他也曾上过当。便比如在马上那次。

他知道那样太过危险,可就是被她气着了。他那一刻甚至忘了自己精通医术,控制不住地顺着她的误导,以为她的呕吐都是来自她与慕容偷偷的亲热,从而有可能珠胎暗结!

那才是他最怕的事情。

于是按捺不住于马上真身要了她,用最直接的感受来安慰自己的心,确定她内里的本能反应,不似有胎。

于是这一回,他虽然还是忍不住动气,却没当真上当。

于是轻蔑一笑:“兰公子,你想的美!他又能教你什么?草原男子在此事上的习惯与手段,这道理我比你更懂千百倍!他们才不会给你这些趣味儿去玩意儿,纵然你想学,却根本学不到什么!”

兰芽有些心虚,便反驳道:“慕容才不是你所说的模样!他虽然是北元皇孙,可是他原本也是谪仙一般的男子,他的风雅根本在你之上!”

司夜染眯起眼。

虽则动气,这一回却忍住了,只用指尖点了兰芽额头一记:“这句,我便由得你。旁的再胡说,我定不饶你。”

他也承认慕容风雅无匹了么?

司夜染盯着她片刻的愕然,忽地一笑:“倒也有件事,是我与草原人学的。便是骑技……如果不是骑技精湛,我又如何能在马上尝你?”

他浅色眼瞳里,忽有嫣红眼波轻转:“难不成你便是对那一回念念不忘,喜欢我那么对你,恩?”

“你胡说八道!”

眼见他眼瞳里邪光又起,兰芽吓得心魂俱颤。难不成他故意惹她吵架,然后借由斗嘴,而使得“他”迅速复苏,便又要对她做那邪恶的事?!

他伸手,给了她答案……

她抱着引枕,只顾着护住上半身,哪里成想他指尖直接进了——那处。

她紧闭双.腿,便是一声惊叫。举引枕砸他。

他抽出手,却送到舌尖,眸光邪肆锁住她,浅啜慢尝。

“……果有,兰香~”.

他竟这样狎亵于她!

兰芽羞愤欲死,拼命挥动引枕,恨不能将他砸死在眼前。

可是一切的攻势,却被他轻轻伸手便给化解。他轻易攥紧她手腕,便顺势将她带上他腰间……

他只披着玉色长褛,褛上织金,玉绿陪着金黄,在红灯光影下便是说不出的华贵、妖冶。

可是那华贵的长褛却并未束上衣带,衣襟敞开。她这般坐上来——他便径直与她嵌合……

兰芽只觉身子深处全被“噎住”,吞咽不下,又吐纳不出。手下意识扶住他的剑,已是落下泪来。

却愤恨地主动扭起腰肢,主动将他吸纳!

他倏然一紧,抓过马鞭来轻轻打在她脊背上,喑哑喝止:“妖精!……慢些。”

兰芽愤恨垂眸,眼波与周身都因怒火而红。

她反倒更快。

心下只愤恨暗念:他今晚既然着意将元阳都留在她身子里,那她不如当真与他拼了,就怀了他的胎好了!

到时候,这便是最大的罪证!她不信皇上到时候还会对他网开一面!

她不顾他的鞭打喝止,一径加速,再加速。

终究他狠狠一把掐住她腰肢,嘶吼着奔腾而去!.

兰芽周身汗湿,颓然躺倒。

他深吸气,并肩躺下,伸手想拥住她。兰芽却避开,死死闭上眼睛:“大人累了,小的也累了。大人这一回总该满意。大人放过小的吧。小的想睡了。”

司夜染一愣,眼中水雾渐渐散去。又是一片清冷。

“兰公子,你片刻之前可不是这个模样!却原来,你方才都是敷衍我,只想让我快些结束!”

兰芽抱紧自己汗湿疲惫的身子,轻轻冷战:“大人明知,又何必故问?大人请回观鱼台安置,小的不习惯与人同榻。”

“撵我?”

司夜染支颐冷笑:“听兰轩虽然是你的住处,可是它还是我灵济宫里的宫苑,在我面前,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兰芽心下满是疲惫:“大人又要作甚?”

司夜染探手将兰芽扳过来。兰芽死死团住身子,不肯就范。

司夜染心下邪肆顿涌,他便劈手抓过之前的长罗,将兰芽强翻过来,便将那长罗又缚住了她手腕脚腕。继而,分别固定在床头床尾,强令她四肢展开!

“司夜染,你不是人!”

已到此时地步,他还不肯罢休?

他究竟要折磨她到何时,才肯放手?

【晚上第二更撒~~哼哼,乃们光发技术贴了,没一个关注银子是怎么发现的,乃萌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