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71偏欺负你

早已是口津交濡,随着这般激烈的动作,肉脯化开,肉香渐浓。

而那浓郁肉香之中,她的小舌清甜柔滑……两厢交映,便已让他无法自持。

阳光浓烈地倾天而下,四周林影重重包围。若隐若现,更有不知敌友的窥视……可是他这一刻只想什么都不顾了,就这样——将她刺入身.下!

兰芽无奈之下将那满满一大口的肉糜咽下,恼羞低吼:“司夜染,除非你不想活了!已是最后限期,若再耽搁,就算我不杀你,皇上和那些文武便一样会要了你的命去!旆”

“就算是又如何?”

他的嗓音不可思议地绮丽轻扬,含着傲慢:“那也不等于本官今日就会,放了你去。”

司夜染说着猛地调转马头,避开驿路,反倒朝向密林深处驰去!

林中没有路。密匝匝的林木兜头盖脸地迎面撞来,云开又绝不减速,便仿佛每一步都要跟林木直直撞上窠!

兰芽忍不住尖叫:“大人,危险!”

司夜染淡然冷笑,只轻蔑回眸,目光由眼角掠向身后及左右。那些监视的人,都只顾专心躲避林木,速度渐渐跟不上了。

司夜染便回转来,贴在兰芽耳边:“有本官在,你又有何怕?”

兰芽何曾经历过这样惊险的奔马,便平静不下来,一径尖叫:“大人减速!要撞上了,啊,啊啊啊!”

司夜染轻挑薄唇:“你既然这么怕,那本官倒不如找些事情给你,叫你没工夫再害怕。”

兰芽攥紧马鞍,扭头望他:“大人要做什么?”

前方,一根横下的枝桠兜头甩来,司夜染伸手按住兰芽后脑,命令:“伏低~”

兰芽心下不由一疑。此时情境,他的语气本该简洁短促,可是她却从他嗓音里听出一段旖旎……他又窝着什么心?

不过情势容不得她犹豫,便在头撞到那树杈的时候,急忙伏低身子,贴紧马背。

树杈过后,又是一丛丛的林木。枝叶摩擦,沙沙地贴着头顶滑过,兰芽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云开的头。好歹她是骑马人,还可以借助马身稍作躲避,可是云开却只能直面危险,马不停蹄奔驰而上。真是辛苦了。

却冷不防,腰被捉住,向后提起。

兰芽一惊,死死抓住马鞍,扭头回望。

却见那纵马奔驰的少年,面染轻霜,红唇如血,却——眸如秋水,翦翦潋滟。

兰芽便一声低低惊呼:“大人,你,要干什么?”

没有回答,只有他指下坚定的动作。

她下衣的衣摆已然被他掀起,腰带轻易被他扯落,他手指略一用力,她的裤子便被扯下!

兰芽尖叫:“大人,我求你!”

这样飞速的奔马,头顶随时会撞来林木,她本.能地只能双手死死抓住马鞍,不敢松手,于是便连仅剩的一点防御力也被肢解掉。她除了哀求,已然别无防卫。

可惜,司夜染从来就是个不顾她哀求的人。

林中随着马蹄清脆,隐约听得见他清浅的一声喘息,随即她的腰身便被他拖向他,继而——

长物直入,跃跃而动!

随着马蹄的频率、马背的上下涌动,他竟然不用额外费力,便自然能在她柔径之内任意冲突!

兰芽大辱,低声哭喊:“大人,求你放了小的。不行,小的不愿!”

她死死咬住唇,拼力抵抗那诡异而来的氤氲快乐,拼力地不想让自己的身子有半点的臣服。心下唯一的信念只有慕容,她便一遍一遍悄然呼喊慕容的名字。

慕容,对不起,对不起……

是我笨,是我无能,竟然连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遑论反抗!

慕容救我……我该,怎么办?

可是就连她这最后一点小小的防御,他也不想给她。他一手提住马缰,另一手按住她的脊背,却绮丽而寒凉地命令:“……喊我的名字,喊!”

“我不要!”兰芽大哭:“我恨你——”

他微微咬牙,又是绵长的一个冲撞。

兰芽忍受不住,攥紧马鞍长吟出声……

他便找准了这个节奏,几番番全身而出,又全身而入。悠长而又完整的冲撞,使得兰芽神智尽塌,最激烈处已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他却兀自还不肯放松,一径催促着她:“喊我的名字,快!”

他更以马鞭贴肤而来。那缠绞了生麻的牛皮马鞭,又滑又刺地在她秘地周遭逡回……兰芽再也忍受不住,头向上拱,悲愤哭喊:“司夜染,司夜染!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

那原本悲愤的词汇,却偏以言语无法形容的妩媚声线喊出。林中飞鸟先被惊吓,振翅要飞,却缓缓地又收了翅膀,立在枝上,偏了偏头,好奇地去瞧向那声音来处。

白马,双人。男子清冷若冰,一双红唇却血一样妖冶;而他身前的人,男装,却披散了一头如瀑的青丝下来,漫过马身。她身子紧绷成弓形,“弓弦”却在他手中。他将她拉成满弦,教她的神智与吟哦,宛如飞箭,激射而出……

最后,兰芽软软伏在马背上,坐都坐不起来。司夜染则翻身下马,凑至树下,以手相就,仰头几声绵长绮丽的长吟……

兰芽透过汗湿缠绕的长发缝隙,眯眼迷蒙地望着那样的司夜染。她紧咬贝齿,缓缓道:“司夜染,你此时还敢对我说,这一回不是你自己的物件儿?身为宦官,却不干净,皇上不会饶恕你的欺君大罪!”

他悠然转头过来,傲慢扬起下颌:“兰公子,我既然敢这样碰了你,便不怕你去告发。实话告诉你说,如果此时不是在途中,没有太多时间可以嬉戏……否则,我倒会好好叫你瞧瞧‘他’,好好给本官伺候‘他’!”

羞愤如火,直冲头顶。兰芽嘶吼:“你,你不是人!”

司夜染缓缓走回来,伸出修长手指,拨开她面上的发丝:“……那就不要激怒我。兰公子,你总令我,太生气!”

他重又上马,伸手将她凌乱的发丝拢好。从他自己兜囊里取出一套网巾,将她发丝束好。这才清亮一声唿哨,朝向身后及左右的林中,傲然道:“各位可都跟上来了?真是遗憾,各位方才错失了一场好戏。”

兰芽羞愤,忍不住低喝:“大人!”

他却扬声,清亮地笑:“……怎地,害羞了,嗯?”

随之他一甩马鞭,云开撒开四蹄,他则高声而笑,笑声宛若冲开林雾的阳光,金黄而耀眼.

回到京师,也是夜色倾城。

进了城门便有灵济宫的人迎着,将兰芽接下到了灵济宫的马车里去。兰芽疲惫不堪上了马车,马车朝向灵济宫的方向而去。可是车外却并无他的马蹄声响。

兰芽一怔,虽则恨他,却还是忍不住连忙挑起车帘去看。

他依旧立在原地,没跟着她一同走。此时头上已然穿上厚重披风,大大的风帽遮盖住他容颜。灯影飘摇,罩在他身上,却照不清他的眼睛。

兰芽便喝令停车。

马夫甩着鞭子问:“公子何为?”

兰芽问:“大人他,怎不跟来?”

车夫道:“大人不能回灵济宫。公子忘了,大人现在依旧留宫禁足,于是大热回京也应当第一时间进乾清宫,见皇上交旨。”

兰芽一怔:“难道皇上还未曾下旨赦免大人?”

那车夫无声一乐:“君命岂能儿戏?既然关了,便不能放。还有,公子,请恕小的提醒:大人何曾下过江南?公子又岂在江南见过司夜染司大人?”

兰芽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放下了车帘。

马车走得远了,司夜染依旧立在原地,遥遥而望.

南京。夜雨绵绵。

一行锦衣人,神秘进了守备府。雨水落在他们黑色的披风之上,溅起沙沙的水花。可是那些人却仿似未觉,脚步不曾停留半步。

守备府上下一瞧那些锦衣人的腰牌,便都没敢拦着——是紫府的人。

到了内宅门前,为首之人扬手,示意众人停步。算是给了里头人一个知会。

也只因为怀仁是司礼监的太监,与紫府系出同源,否则紫府便直接夺门而入了。

魏强闻讯,亲自带人迎了出来。

雨疾灯黯,魏强一时也瞧不清楚风帽之下是谁,便问了声:“敢问,是哪位上差?”

为首之人左近,便有一人迈步上前代为回答:“是紫府掌刑千户仇夜雨仇大人!”

仇夜雨的名头,魏强只听过还没见过,此时便是一慌,急忙抱拳:“哎哟,原来是仇大人到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灯影一转,仇夜雨的五官终于从幽暗里缓缓露出。他上下瞧了魏强一眼:“本官来见仁公公。闲者回避!”

从来就算是京师里来的司礼监的人,对魏强也没有不恭敬的。却没想到这个仇夜雨这么不给他颜面。魏强哼了声,想要上前,却还是怂了,赶紧退到一边。

仇夜雨径自上了门阶,推门而入,看都没看魏强一眼.

怀仁见是仇夜雨来,也有些惊愕,忙问:“可是陈泰那边出了纰漏?”

仇夜雨恨恨道:“原本并无纰漏!咱们一径盯着漕运总督衙门的船,到了淮安。那两个人也的确是被押入漕运总督衙门去。可是方才得到消息,那两个人当中已经有人做过了手脚!当中一人还是本来的人,可是另外一人已经是乔装改扮的了。”

“什么!”怀仁也是一惊:“小四你的意思是,有人设下金蝉脱壳的计策?”

仇夜雨点头:“金超脱壳的计策,怕是早已实施了。守备大人且与卑职说说,当晚抓获的那两个神棍。”

怀仁又是一惊:“小四你的意思难道是,那个月船道长与他的道童,也是金蝉脱壳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