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68只愿相守

太医话音甫落,贵妃手上的一盏茶杯便毫不留情地朝长贵兜头盖脸狠狠砸了过来!

长贵不敢躲,一盏热茶全都径直泼洒在他头上面上,落了一脸的茶叶。那瓷器杯子纵然粉身碎骨,长贵的额头亦被砸得鲜血涔涔。

贵妃却瞧都不瞧,冷笑着只对贤妃说话:

“大胆贤妃,你胆敢勾结本宫的奴才,以乌有之事构陷本宫,你该当何罪?”

贵妃说着已然起身,扶着皇帝膝盖跪倒在地:“皇上,贤妃构陷妾身杀害僖嫔与龙裔,这桩桩件件都是杀头的大罪。皇上,贤妃这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妾身死啊!”

皇帝冷哼一声:“朕瞧着,贤妃的意思也是如此。窠”

贤妃眼见大势已去,便连忙膝行数步,一把抱住皇后的腿,仰头哀哀而求:“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贵妃便猛然扭回头来,目光森冷望住皇后:“哦?如此说来,皇后也与贤妃是一脉的!”

皇后已然被眼前形势惊得一脸苍白,听得贵妃直接指刺,忙伸脚蹬开了贵妃,朝皇帝道:“皇上,妾身怎会加害贵妃!这多年来,妾身一向尊贵妃为姐姐,万事都以姐姐为重,妾身又怎会构陷姐姐?”

贤妃被一脚蹬开,惊愣又绝望地凝望住皇后。此时此刻她终于是明白了,皇后那说巧不巧的晚归,正好保全了皇后自己。而她,原本以为在这件事中只作个胁从,却已然不得不独自承担所有的前因后果。皇后是不会再顾她半分了。

贤妃跌倒在地,望着皇后,止不住地笑起来。

是啊,是啊,她们三个从当年入了宫,只有在还未明位分的时候,有过那么一段相互陪伴的岁月,彼此姐妹相称。可是后来,当三人明白,她们当中只有一个人会成为皇后之后,那份时光就结束了。三个人之间,是废后与皇后争得最激烈,她只好旁观;她们两个都以为她没有这个心,可是她们哪里明白——她已然不由自主,她已然踏入了这个局,那么她的私心里,如何没有过那一点的巴望?

生男勿喜女勿悲,生女亦可壮门楣……这是所有女儿被选入宫的家族共同的期盼。她也逃不脱,她亦不能不争。

于是这一回,她原本也是一箭双雕之计。若是与皇后一同扳倒了贵妃,皇帝事后便也难免对皇后积怨。于是若有可能皇后被废,那么作为皇上初婚三宫里仅剩的人选,她便最有可能继任为后!

从头到尾,她亦有私心。于是此时此刻,她又何必再去奢望皇后的庇护?

贵妃冷斥:“贤妃,你笑什么?”

贤妃摇了摇头,淡然回望贵妃道:“我已明白,今日又是掉入了贵妃的算计。其实我不怕死,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这尘世,我亦已无所留恋,我早等着能到天上与我的悼恭太子团聚的那一天……贵妃,我只是想死个明白:你敢不敢当着皇上和阖宫嫔妃的面,将你的算计说个明白,啊?”

贵妃冷嗤一声,只仰头望皇帝:“皇上,贤妃疯了。明明是她害人,她却以为是有人害她!”

贤妃绝望,便转头狠狠去盯住僖嫔,伸手点指:“还有你!僖嫔邵氏,身份卑贱,被你父亲卖了换酒喝……你看似柔弱,在这宫里骗过了所有的人去,可是事实上你却心如蛇蝎!”

僖嫔伏地大哭:“皇上!妾身不知犯了什么错,怎会蒙受贤妃这样的指责?难道贤妃娘娘是恨妾身没有死么?难道贤妃娘娘直到此时,还恨不得妾身去死?”

皇帝也怒道:“张敏,去捂住她的嘴!再这般乱咬,朕这后宫便再没有干净的了!”

张敏便上前来。

贤妃指着僖嫔怒吼:“我明白了,你早已与贵妃沆瀣一气了。你是故意装作无辜的模样,故意来引我上钩的!僖嫔,贵妃,我就算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张敏带人将长贵和贤妃都捂住嘴拖了下去。

张敏低声问皇帝:“如何处置?”

皇帝道:“长贵,悖主、诬陷,坏我后宫风气。着:气闭,剥皮。”

皇帝目光在贵妃面上兜了一转,沉吟道:“贤妃么……”

贵妃忙跪倒,放声大哭:“皇上!贤妃构陷得妾身好苦啊!她要妾身死,皇上若不赐她一死,难道是要妾身委屈而死么?”

皇帝便一皱眉,“……赐她缳首,降为庶人。死后,与宫女同等乱葬!”

皇后以下,所有嫔妃都是狠狠一震!

原本以为皇帝好歹会因着悼恭太子之故,至少赐贤妃一个与悼恭太子合葬。哪里成想,皇帝却让贤妃死后乱葬——这便等于,让贤妃永生永世再无机会与她儿子见面!这刑罚,原本是比死更残忍!

贵妃终得满意,目光含着满意与寒凉,从一众嫔妃面上划过去。

当目光落在皇后面上时,皇后便狠狠颤了一下,连忙亲自起身道:“不如本宫亲自叫几出戏,也好为贵妃姐姐压压惊。”

贵妃却毫不领情,扭头朝皇后“咯”地一乐:“皇后娘娘,妃妾实不敢当。贤妃赐死,皇后这便忙不迭要看戏了,可不知是为谁压惊呢!妃妾看来,怕是皇后替自己压惊吧。”

贵妃说着将张敏刚刚递上来的一盏新茶杯,“咚”地墩在桌面上:“当着明人不说暗话,皇后以为贤妃最后没有咬出来你,我就不知道此事你亦有份么?”

贵妃说着起身,冷笑着走向皇后:“要不要我现在就传召你坤宁宫的人前来问话,说说这段时日以来,贤妃连续多少日夜频频出入坤宁宫;又与皇后娘娘都言说了些什么,啊?!”

皇后惊得一颤,也站起身来,满面苍白却极力压着:“贵妃慎言!坤宁宫,好歹是后宫之首,我坤宁宫的人岂容侧室贵妃任意传唤!贵妃,不管皇上如何宠爱你,也不论本宫如何私下里敬重于你,可是大明的宫规不可废,天地间嫡庶之别不可废。本宫好歹还是正宫皇后,贵妃又岂可任意窥伺于中宫?”

贵妃扬声大笑,怜悯地盯着皇后:“皇后娘娘说得没错。大明宫规不可废,嫡庶之别不可废,可是却从来没人说过,你这皇后之位不可废!”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贵妃却毫不在乎,依旧咄咄逼人道:“皇后难道忘了,你这皇后之位的得来,也是在先废了前头那吴皇后的!皇上既然能废了一个皇后,便自然能再废了你!”

皇后簌簌发抖,宛若秋叶。她绝望地朝向皇帝哀声道:“皇上,妾身冤枉!”

所有人的目光,都含着惶恐飘向皇帝。

皇帝难得皱了皱眉,咳嗽了两声。张敏急忙递上茶盏,皇帝垂首专心喝茶,茶杯沿儿遮盖了他的眼睛,让外人瞧不见半分眼色。

贵妃便更是有恃无恐,冷冷讥讽:“皇后冤枉?就算此时贤妃与长贵已死,皇后罪行也算死无对证……可是皇后的父亲在前朝做些什么,你当我全然不知道?——国丈王谓联名南京兵部尚书孙志南,以及诸多南京官员,甚至京城官员,联名参劾曾诚贿赂司夜染,却是将矛头直指向本宫!他们说曾诚贪墨的数百万两银子下落不见,便是送给了司夜染,也便是送进了本宫的昭德宫!皇后,你敢说并无此事么?”

“此乃内应外合之计,皇后当真以为我瞧不明白么?宫内,皇后与贤妃联手构陷我杀害僖嫔和龙裔;外朝,国丈便联名百官将曾诚死案一并扣在我头上!你们是真真儿想将我置于死地,永无超生!”

后宫不可言政,这是太祖朱元璋便定下的规矩。可是这规矩没人当真守着,后宫里没人不使人使力去探听前朝的动静。更何况贵妃的“侄儿”万安此时更是内阁首辅,贵妃便没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只是,知道归知道,后宫里也都只是私下里动心眼儿,尚且无人敢公然这般宣讲出来。贵妃此举,若要严论,便已然有违太祖宫规,杀了也不过分。

于是殿上所有人全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半点动静。

贵妃却丝毫都没放在心上,只冷笑着讥讽皇后:“实则,皇后不如告知你父亲,不必罗织这项罪名了。曾诚的银子是不少,几百万两,赶上咱们大明一整年的国库入银了——可是本宫却不稀罕!”

贵妃说着扭头望向皇帝,目光不由得放柔。

“只因为,我昭德宫何时曾短过银子使?莫说区区数百万两,我就是要更多,皇上也自然都会赏了给我。我昭德宫里吃的穿的用的玩儿的,都是这天下最好的!我还哪里有额外使银子的地方?我又还能买来什么比我宫里更好的玩意儿去?”

贵妃骄傲扬起下颌:“曾诚贪墨的银子再多,也多不过咱们皇上。曾诚不过是管着盐引、漕运,咱们皇上却富有天下!我万贞儿还没有奔到舍本逐末的地步。我怎会为了那么区区一点银子,就让皇上失了望?皇后,你父亲眼界短浅倒也罢了,没的将本宫也相提并论,反倒污了本宫的心气儿去。”

贵妃说罢,眼中柔情点点逝去。她朝上撩裙而跪:“皇上!此等皇后,德行何足统率六宫、母仪天下!妾身斗胆请求皇上,废去王氏中宫之位!”.

大殿之上一时静得宛若子夜。便是半点呼吸声都不敢有,人人心头恍若针尖坠地,金石铿锵。所有人都一齐瞧着皇帝,也只敢瞧着皇帝。

皇帝偏过头来,清冷望住皇后:“皇后,直到此时,你难道还没有一句实话对朕说么?”

皇后大惊失色,跪倒在地,膝行而上,抱住皇帝的腿:“皇上,妾身当真不知道贵妃在说什么。妾身这多年来百般忍让,从不与贵妃争短长,妾身难道做的还不够么?妾身甘愿这般委曲求全,也都是为了皇上——皇上专宠贵妃,上下非议,妾身便想着,以妾身皇后之位,若都能如此,那么外人便更不好胡乱议论皇上了。以妾身一己小辱,换来皇上与贵妃的舒心,怎地妾身这一片真心却换不来皇上和贵妃的信任么?”

皇帝缓缓伸手,霍地捏住皇后下颌,将她脸庞上抬:“朕只问你,贤妃若死了,你心中究竟有没有愧疚!她好歹与你十数年姐妹相称,你每一次寒疾发作,都是她衣不解带地伺候在畔……她死,是她咎由自取,可是朕只想知道,你究竟有没有半点愧疚,说!”

皇后哭倒在地,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皇帝疲惫地朝张敏道:“去,到司礼监去,命秉笔太监拟旨,废后!”

张敏一个迟疑,皇帝又道:“不必了,不必重新拟旨,只让他们找出当年废去吴氏的诏书即可。朕已然等不及,那一份就够了!”

皇后心如死灰。原来就连废位,她都不值得再拥有一份只属于自己的诏书!

原来在皇上心里,她从没有过半点分量。也许在他心中,从来就没有将她当过皇后,从来就没认她是他的正室妻子!

皇后泪眼昏乱,转向贵妃。

只有这个女人,只有这个已现老态的女人,只有这个明明比太后还要年长一岁的老妇——才是皇上心头唯一的记挂,才是他早已认定的妻子吧,啊?

“哈哈,哈……”皇后哀伤大笑,深深凝望着皇帝,缓缓说道:“皇上,你知不知道,当年妾身第一眼看见您时,心下的欢喜?彼时,皇上还是少年,青葱玉立,目光如潭,只一眼,妾身的心便已然牢牢牵挂在了皇上的身上。”

“不光皇上信不信,妾身方才说的话都是出自肺腑——这时数年来的隐忍,这十数年来的委曲求全,不是妾身装出来的!若当真是伪装,怎能做了这样久,久怎能做到这般毫无破绽?妾身是真心情愿,妾身是真的想以自己,体皇上挡下这朝内朝外所有人的非议来啊!妾身心疼皇上,妾身看不得皇上为此事所苦而不愿上朝!可是皇上,您是不是从来就没有相信过妾身,您是不是一直都以为妾身在演戏?”

这一番情真意切,却没换来皇帝一声回应。他依旧冷漠坐在龙裔上,目光凉薄。

皇后便懂了,她哽咽了几声,叩头向地:“君心已决,妾不能转。也罢,也罢……妾身便最后成全皇上这一回吧。贵妃想要的后位,皇上一直想要送给贵妃的大礼,妾身——奉上了。”

就在此时,宫外忽地一线高声:“太后有口谕!”

皇帝一凛,扭头与贵妃对视一眼,只好起身相迎。

清宁宫传话太监怀德昂然而入,面向皇帝及跪了一地的妃嫔道:“太后口谕:昨夜皇后陪侍哀家于清宁宫中,已然尽数将国丈王谓所为、贤妃和长贵所为,全部禀明哀家,绝无疏漏。哀家已然恕了皇后失察之过,着皇后罚俸两年,闭宫思过。”

“中宫乃为国本,不可轻易。且本朝曾已废后,绝不可再易中宫,以免朝堂百官不稳,天下黎民不安。哀家懿旨:皇后断不可废!”

贵妃大失所望,咬牙切齿暗骂太后个老不死的,却朝皇帝泪眼盈盈道:“皇上!……”

怀德转述完了太后的口谕,忙矮身给皇帝请安,继而挂了满脸的忧色道:“不瞒皇上,太后的凤体,近日总不大好……昨晚用了晚膳便不自在,整夜都没睡,适才听闻说皇上为贤妃与皇后之事震怒,太后一急之下,竟然头重脚轻,直接从榻上摔了下来。”

皇帝惊问:“母后可安?”

怀德叹了口气:“皇上,请恕老奴说句实话:太后年事已高,这些年又陪着皇上忧心,此事当真是经不得半点忤逆,也承受不得惊雷急雨了。”

皇帝至孝,听完便落下泪来,“伴伴且先回去,朕立即前去看望母后。伴伴请代朕请母后的安,传话清宁宫上下好好照顾母后!”

怀德道一句“皇上放心”,便告退而去。

乾清宫内宛如一盆原本烧的旺旺的火炭,却突地被一盆冷水浇熄了一般。余热尚在,可是却再没有半点火星。

贵妃不依,再哀求:“皇上……”

皇帝却一甩袖子:“此事先到这里。你们且都各自回宫吧。皇后同朕一同去清宁宫,为太后侍疾。”

皇后闻言乍喜,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叠声应道:“妾,妾身,遵,遵旨!”.

各宫嫔妃各自遵旨告退,只有贵妃不肯走。

待得大殿空下来,贵妃也不管了礼数,奔上去搂住皇帝的脖子苦缠:“皇上!太后必定是故意的,皇上又岂能言而无信!皇上已下旨废后,便要废到底!”

皇帝叹了口气,伸手抱住贵妃:“贞儿,朕何尝不想将这个后位献给你?你这一番筹划,从一开始,朕便明白你的用意!朕便也都由得你,若你当真能就势除了皇后和贤妃去,那这个后位自然便是你的。”

“只是……”皇帝皱眉:“只是没想到,母后这一回竟然决意插手。贞儿,朕便不能不顾孝道。此事咱们还需从长计议。”

贵妃听到如此,已是声泪俱下:“皇上,贞儿只怕等不得太久了。贞儿已然年过四十,眼见着就要五十了。寿本有年,贞儿明白自己已然时日无多,不知还能陪在皇上身边多久。”

皇帝大恸,搂过她道:“你别胡说!就算你寿本有年,可是朕贵为天子,朕便将自己的阳寿折算了给你!”

贵妃大哭,伸手掩住皇帝的口:“你,你别这么胡说!你小时候吃了那么多苦,如今刚过了这么几年好日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贵妃转眸,冷眼瞧着门外那煌煌的宫阙:“她们都以为贞儿是贪恋名位,所以才想要这个后位。实则,贞儿根本就不屑!贞儿能陪着皇上这么多年,独霸着皇上这么多年,贞儿何必还在乎一个什么徒有其名的皇后之位!”

泪,无声滑下她纵然保养得宜,却终究掩不住韶华远去的面颊。

“……我,万贞儿,想要这个皇后之位,不过是想着,等我死后能有资格葬在皇上的身边。贞儿活着护卫皇上,贞儿死后也想守卫着皇上!”

生同衾,死同穴,这般在寻常百姓家都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却为何,在天家,要这般地难?

只因为她年纪大,只因为她身份卑微,所以便总要她机关算尽,染遍鲜血,才能拥有么?

【明天杀人,放大人。】

谢谢彩的两个1888,jenny的1888,wyydingding的1888

12张:18810604797

9张:晶晶

5张:jenny

3张:13986298698、13940882544、

2张:lqj950307

1张:zhongshan121、mpzzb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