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61雪夜之死

虎子便有些尴尬,挠了挠头:“呃,他那样的人,又能说些什么呢?无非是跟我卖弄些他如何发财的故事罢了。”

兰芽忍不住一笑。

也难怪,他就是那样贪财的家伙呢……

兰芽托着腮帮转眸瞟虎子:“……那他又究竟是哪里吸引了你?旆”

虎子便叹了口气,“我起初与他闲聊,只为探听南京城中的消息。他装神弄鬼的,仿佛走过了南京城中许多官员家宅,于是他的消息颇灵通。我先前并未想与他相交,后来倒是因为一件事,让我对他改观。”

兰芽便问:“何事?”

虎子怔忡了一下,抬眼望苍穹明月,幽幽道:“有一回他来找我,说有一桩生意上门,只是缺个帮手,便问我可否帮他一回。那几日正巧也是你忙得见不到人影的时候,我闲来无事,单独呆着又忍不住胡思乱想……便随他去了一回。”

虎子说着,眼中忍不住含了幽怨,垂眸望了兰芽一眼。兰芽便懂了,他说的是她傻傻地到曾诚的宅子外头去等慕容的那几日。兰芽只好心虚地朝他拱了拱手窠。

虎子这才心气平顺了些,继续说:“反正我也本是市井间油滑的小子,虽则明知他口中的生意,说的无非是骗钱的把戏,不过也没关系,小爷我什么没见过?总归不至于让他漏了馅儿就是。”

兰芽忙向他竖了竖大拇指。

虎子便开心一笑:“……他带我去画画儿。”

兰芽猛地被呛住,咳嗽着问:“就他,还,还画画儿?”

虎子也笑,认真地答:“唔,当真是画画儿。不过画出来的都是鬼画符,寻常人看不懂就是。”

兰芽笑得抽气,伸手拍了虎子一下。

虎子嘿嘿地笑了:“他说他画的是什么‘张天师驱妖符’,总归就是在黄表纸上画些蚯蚓样的图画罢了。究竟是能驱妖除鬼,还是反倒将人家给吓着,那倒说不准了。”

兰芽平静下来,犹自喘着气道:“他进人家的内宅去画符?”

“没错。”虎子说到这儿有点红了脸:“……也不知那些家宅里的主人是怎么想的,当真就让他进内宅。一屋子的女眷,平素大门不准出二门不准迈的,却都叫他一个神棍给瞧了一个全。还个个都到他眼前来,任凭他看相、摸手、掐骨相的。”

兰芽嗤了一声,“他倒艳.福不浅。”

虎子却渐渐严肃了起来:“……那些女眷倒也不是当真拿他当回事,有的显然是拿他当丑角来耍,甚至有看不起他的。他也直白,每回画符、驱鬼之前,必得先要钱。不先给钱的,他怎地都不画;而且还全因给钱的多少,来确定画符的大小与品级,一时间闹得那些女眷嘤嘤嗡嗡的,吵都吵死。”

兰芽相像着那情形,勾了勾唇。

那次第,哄着这个,捧着那个,要左右周全,定然也颇为难。难为他竟然还能纵横捭阖,一一撂定。又或者说——他乐在其中?

嘁!

虎子倒没留神兰芽的神色,只益发郑重起来:“有一回进了一家宅院,仿佛是个官员的内宅。那家的夫人极有气势,对月船满眼的鄙夷。月船为她家的姑娘小姐、丫鬟仆妇各自画完了符,也收好了钱。那夫人忽地叫人拿出一幅旧裙来,掷在地下,叫月船跪在地上,将符画在那裙上。”

兰芽听着也皱眉,“那他可肯了?”

虎子叹了口气:“我也以为他那日赚得已是足够了,便不差这一笔的进项,也劝他罢手。谁知他只淡淡笑了下,随即便向那夫人双膝跪倒了下去……”

“他真的跪了?真的在那妇人裙上画符?!”兰芽低低惊呼。

虎子点头:“不过他还是老例儿,依旧先要钱。拿了钱之后画完了符,那夫人忽地一声冷笑,吩咐左右婆子到前院唤进家丁来,不由分说将月船按倒就打!”

“他们岂敢!”兰芽腾地一声站了起来,用力之下,小船随之摇曳不休。

船家惊得躬身问:“客官,可有事?”

虎子也被兰芽吓了一跳,不明白她何以有这样大的反应,小心地也问:“兰伢子,你……?”

兰芽自知失态,狠狠一皱眉,忙向船家抱拳致歉,又讪讪拍了虎子一记:“你瞧你,怎么说故事说得这样好听?将我都带入了故事里……你倒将那些以此为生的说书先生都给比下去了。”

虎子听得兰芽称赞,只顾着欢喜,也未疑有它:“那日后,我便多瞧些话本,日日都讲给你听?”

兰芽努力忽略掉虎子的情意,只问:“那夫人到底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人?她可红口白牙地说清楚?”

虎子便道:“她说早看不惯月船这样猥琐的神棍。说什么替内宅驱鬼,帮女眷画符,实则不过做些苟且狎戏之事。骗钱倒也罢了,竟然当真敢在女子的衣裙上画符,当真是色胆包天!”

兰芽狠狠摇头:“那夫人掷下衣裙来,便是明白的圈套。我不信他瞧不出来……可是既能瞧出来,又何必要故意中计,故意挨这顿打?”

虎子道:“我先前也不明白,更不明白他何以挨了打,却还厚着脸皮跟那夫人说,‘打都打了,想夫人这口气已然出了,定然不会再与小道计较这点钱财。小道尽可平安携这些钱财而去吧?’”

兰芽只觉莫名心痛,忍不住攥紧了指尖:“我也不明白,他那究竟是想做什么!”

虎子轻叹一声:“我也是后来才明白——我随他出了那宅子,走到街市上,人来人往之中,他抱紧了那些钱财,明明腿脚有些吃痛了不利索,却还是严寒笑意。我当他要财不要命,便劝他去街边的医馆让郎中瞧瞧。他果真听了我的话,进了医馆——却不是请郎中瞧病,而是将所有的钱财都一股脑儿掏出来,搁在了那郎中的面前。”

兰芽忍不住问:“他要做什么?”

虎子扭头过来,凝望着兰芽。兰芽不知自己是否眼花,仿佛见虎子眼中水意一闪。

兰芽的心便揪了起来,急切问:“你说,究竟是怎么了?”

虎子深吸口气:“……他对那郎中说,买药。他要那郎中将那些钱全都买成药材。”

兰芽不由得攥紧了衣角:“他买那么多药,做什么用?倘若只是他自己用,也用不了多少。”

虎子点头:“他说,请郎中将那些药材施舍了。若有贫苦无依的人来寻医问药,便请郎中将那些药材奉送。”

“原来,如此。”兰芽猛地背过身儿去,凝望着银白水面,用力用力地吸气。

话说到此,便不难明白,何以虎子会甘愿跟着月船在一起。纵然明知道他是个神棍,也愿意与他结交……

神棍骗钱,却不为己。

虎子说完了,深吸几口气,平复下情绪来,只道:“只可惜,直到此时却还打听不到月船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怎样了,究竟有否平安出了守备府,现下又到哪里去了。”

兰芽凝望水面月影,幽幽道:“你不必担心他,他不会有事。他当已离开南京,北上而去了。”

虎子闻言一怔:“你怎知道?”

兰芽没有回头,只凝望水中月影,淡淡一笑。继而钻出船篷,问船家:“老人家,我们今晚想包下这条船来,所费几何?”

船家怔了怔:“小老儿终究有了年纪,怕是无力整夜摇橹……小哥儿,真真对不住了。”

“不必老人家为难,晚辈图的也不是整夜坐船。晚辈只是贪看这月色金陵,留恋不舍,便想今晚索性不回去了,在这船里卧看明月……可否请老人家通融?”

船家一听是这样,便连忙摆手:“既然只是这样,那小老儿这条船便给小哥儿拿去使便是,又何须银钱!”

兰芽忙躬身施礼:“那晚辈就多谢老人家了!”

虎子听了又惊又喜,一步窜出来,握住兰芽的手:“你是说,今晚你我,在此过夜?”

船家吓了一跳,上一眼下一眼打量虎子。

兰芽红着脸踢了他脚踝一下,低低道:“……你别引人误会!别忘了,现下情势未明,今晚也不宜回悦来客栈去。咱们躲在船里过夜,就算怀仁要追查也想不到咱们在此间啊。”

虎子这才恍然大悟,红着脸对着兰芽傻笑.

京师,顺天府。

夜色弥漫,红灯飘摇。

贾鲁一身红袍,目光幽幽盯住立在堂下的凉芳。

凉芳一袭藕色长衫立在灯影里,浓淡相宜,望而生姿。

从前兰芽跟凉芳在灵济宫里“争风吃醋”的传闻,贾鲁多少也都耳闻过。从前还只觉得有趣,总以为一个戏子又怎么可能当真气着兰芽那么古怪精灵的人儿去……可是此时看来,却颇有些心魄摇动。

这顺天府好歹是京畿首府,这大堂谁上来都得抖三抖,可是眼前这藕色长衫的戏子,却面不改色,眼中依旧盈盈有波。

贾鲁便猛地一拍惊堂木:“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凉芳便笑了。环顾这大堂,统共只有上座的贾鲁一人。可是他偏还要这么郑重其事,以府尹升堂的口吻与他说话,便怎地都觉着滑稽。

凉芳便拱了拱手:“大人说笑了。是大人差人传了草民来,大人又岂会不知草民是谁?又或者说,大人是不信任自己的手下,担心他们奉令却拿错了人?”

贾鲁忍不住冷笑:“你好大的胆子!”

凉芳眼尾轻扬:“草民若胆子小些,怕根本就不敢走进大人的顺天府大堂!换言之,草民既然敢立在此处,必定有胆回大人的话。”

贾鲁觉得有趣,缓缓挑起眉尖。

忍不住猜想,兰公子那小东西愿意跟这凉芳过不去,两个人儿当真斗鸡似的没完没了地掐……可是因为,她也觉得这个凉芳有趣?

若是无趣的人,凭她的性子,懒得理才对。

贾鲁便加了耐心,缓缓问:“那你可知,本府今晚传你前来,所为何事?”

凉芳叹了口气:“草民自然知晓:乃是为了草民大师兄与四师弟之死一案。”

“你倒坦白。”

凉芳依旧不慌不忙:“大师兄与四师弟就死在距离春和当不远的巷子里。虽经一夜风雪,然四弟的随侍顾念离幸而生还,还有春和当的伙计也发现了,他们自然全都与草民禀报过了。草民如何能不知道?”

一夜风雪之后,所有的痕迹都被白雪完美地掩盖了。顾念离虽然生还,却也被那虫子叮咬过,又在雪里被埋了整夜,所以直到此时还在神志不清中,纵然偶尔醒来说些话,也不敢坐实。

而春和当的那些伙计们,本就原是司夜染训练出来的人,个个嘴上死严,又精通大明律法,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全都摸得门儿清,倒叫贾鲁一时问不出什么来。

贾鲁叹了口气:“那两个死者,是叫清芳与沁芳吧?啧啧,死得可真惨啊!原本两个如花似玉的人儿,周身上下却都被咬出血窟窿,死时浑身血被吸干,死不瞑目。”

“而你,”贾鲁打量着凉芳:“却穿着这么一件艳丽的藕色衣裳来本府的堂上。凉芳,本府倒忍不住认定你是心怀欢喜啊!”

凉芳含笑应对:“大人是什么意思,以为那二位师兄弟是草民所杀?那倒要烦劳大人问过灵济宫上下,看看那数十人都能为草民作证,证明草民昨晚根本没有踏出过灵济宫半步!”

贾鲁反唇相讥:“你自然不必踏出灵济宫半步!只因那杀人的不是你掌中刀,而是那些能飞的虫子!它们替你杀了人,又绝不会口吐人言指证你,所以你才这般志得意满,身着艳色而来本府的大堂!”

凉芳怜悯地摇了摇头:“虫子?大人说的是什么虫子?草民倒要讨教。”

贾鲁自然是再熟悉不过,冷笑一声道:“嗜血虫。来自草原的嗜血虫!”

“那就奇了!”凉芳双眸越发光芒耀眼:“这名字,草民倒是闻所未闻!况且,草民数月前才由江南来到京师,从前也始终都在江南……草民又怎么知道什么来自草原的嗜血虫?”

贾鲁也被问得一哽。

这嗜血虫本是秘密,纵然在京师,也只有他、兰芽、司夜染、孙海等人才知晓。

凉芳一击而中,便再来一问:“草民倒是忍不住好奇:大人是如何知道嗜血虫,又如何知道嗜血虫可以被当成工具,用来杀人?草民若未记错,顺天府这多年来也从未发布过有嗜血虫害人的命案,不是么?”

冯谷之死,被当做隐秘掩盖下来,于是外界无从知晓嗜血虫的存在。于是这一反诘让贾鲁无言以对。

贾鲁恼得一拍桌子:“你便是如此算计好了,你知道本府无法回答你的诘问,便无法治你的罪!”

凉芳轻叹一笑:“府尹大人,恕草民直言,府尹大人请先辨清何为罪,再来定草民的罚,也不迟。”

贾鲁被激怒,砰地起身:“难道曾诚不是被你所害!我手里同样有大把的人证,都可以指认你当晚去过北镇抚司大牢,是曾诚死前最后见过的人!单凭此罪,你便死定了!”

“是么?”

凉芳凉凉而笑:“那府尹大人怎地时隔这多日子,还没将草民绑缚归案,枭首示众?”

“你!”贾鲁怒指。

凉芳缓缓止了笑,眼中是一片荒凉:“只因为,府尹大人也明白,那件案子不是表面看起来这样简单——人人都说见过草民,可是那都是在紫府控制的北镇抚司大狱;所有的人证,也都是紫府的人!”

“所以府尹大人才不敢轻下结论;灵济宫的司大人和兰公子,也决不允贾府尹以这样的借口登门捕人……府尹大人,草民说的,可对?”

贾鲁咬着牙,狠狠瞪着凉芳。

他们当日不能以此来治凉芳的罪,亦有司夜染的缘故——倘若治了凉芳的罪,便更让外人咬定是司夜染派凉芳杀了曾诚,那么便正中了紫府的下怀,就更让司夜染百口莫辩。

转瞬,他又平静下来,缓缓道:“好,怎门不提旧事,本府也不急着定你的罪。本府只想问你,以你与清芳和沁芳的手足之情,当对他二人生前的交往非常熟悉——那你就说说,他二人究竟曾否与人结怨?”

凉芳无声一笑:“我等从前在江南曾诚内宅,没机会出去见人,那时候与我们有仇的,只是增城的妻妾;后来到了灵济宫,也是我与兰公子结仇,倒没他二人何事。”

贾鲁磔磔一笑:“你是想说,他们两个是菩萨转世么?这世上怎会有人从不与人结怨?”

凉芳不慌不忙地摇头:“府尹大人错怪草民了。草民只是说他二人未曾与外人结怨——却没说,他二人之间,没有结怨啊。”

“哦?”贾鲁忍不住起身:“你的意思是,他们二人自有龃龉?”

“嗯,没错。”凉芳抬了抬袖子,将袖口整理好:“事发皆因春和当。原本草民将皇店营生都托付四弟沁芳,后来大师兄私下找我说,想接手春和当。我想这样也好,四弟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便将春和当托付给了大师兄。当晚二人便吵了起来,此事许多人都亲眼见着,我三弟凝芳,以及伺候我的方静言,还有灵济宫上下许多人,皆可为证。”

“还有,当日四弟到春和当去,便是来意不善。春和当的伙计们也都瞧见了,亦可为证。”

凉芳说着叹了口气,举袖拭了拭眼角:“……我当日说得明白,都是自家兄弟,切不可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失了和气。却没想到,一语成谶,终是没能拦得住他们。从此处说来,草民或也有过。”

贾鲁越听,面上的笑意越冷,忍不住鼓掌:“凉芳公子,你果然让本府刮目相看!如此缜密计划,事先做好种种铺排,这份头脑和冷静,少人能及!”

凉芳拱了拱手:“府尹谬赞,草民实不敢当。”

贾鲁眯眼打量着这个明明是男子,却比女子还要清灵妩媚的人,幽幽道:“本府只是好奇,这堂堂灵济宫,何时轮到你一个南来的戏子主事了?那些皇店、当铺,何时轮到你来分配权属?”

“凉芳,就凭这一僭越大罪,本府便能治你的罪,砍你的头!”

贾鲁一声喝令:“左右来啊,将这戏子拿下,押入大牢!”

原本左右无人的大堂之上,冷不防呼啦一声涌入十数捕快。孙海为首,怒目威武而来。

凉芳面上略有惊色,却仍未惊慌,而是朝贾鲁厉喝一声:“府尹大人,且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