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59一叶障目

兰芽悄然出了怀仁的书房。

已过午夜,正是人最为困倦的时辰。值守的侍卫们纵然依旧明刀亮甲立在明灯里,然已现倦意,耳目都不那么聪敏了。兰芽裹着内侍的圆领曳撒,悄然行在廊上。

因怀仁是太监,这守备府里也有长乐等伺候的小内监。兰芽原本最为熟悉小内监的言行特点,且那些侍卫未必分得清楚每个小内监的形貌、且也不敢太多盘问……于是兰芽走时褪掉了那身道袍,换上内监的服饰。

一路袖住双手,低头疾步行走。却一直没见着月船说的接应之人出现。

兰芽便更觉寒心,只想索性自己逃出这守备府去。纵然没有半点功夫傍身,她自己也未必就做不到窠!

耳畔风来,便又仿似听见方才月船那嘲弄的语气。

“……玉暖而生温,这玉质又是最上好的羊脂白玉,如脂如膏,又哪里是普通顽石般的玉质可比?再者它之前始终握在我掌心,便沁了我的体温进去。不过如此罢了。天可怜见儿,兰公子,该不会是将它当成真的了吧?……你到底,没见过真的。旆”

妈蛋!他错了,她见过真的!

她与慕容已然……,是他不知道,她瞒过了他!天可怜见儿的原本是他才是!

兰芽这般想着,脚步却不敢停。冷不防游廊前头却出现了一盏灯。暗夜白灯,也瞧不清那掌灯的是谁,便只觉仿佛白灯自行漂浮在黑夜之中,幽幽宛若鬼行,吓得兰芽脊背之上寒毛倒竖!

兰芽便停住,借廊柱掩住身形,惊悸着偷望那灯的行迹。若依本能,她恨不能闭眼转身避开,可是不知怎地,心下仿如竖起一根刺,扎着她,让她不能忽视这诡异一幕。

这盏灯,不会这么平白无故出现。

兰芽便定下心神,定睛顺着那盏灯去瞧。这便终于看清,那灯不是自己飘的,而是有人提着的。只不过提灯人穿着暗色的衣裳,身形混入夜色,看不清罢了。

兰芽便咬了咬唇,毅然裹紧袍子跟上去。

可是她快,那提灯人也快,两人之间总保持着原来的距离,总归是让兰芽瞧不清那人形貌。兰芽追着灯走,待得再停步回神,却见自己已然到了花园后头的角门处。那处角门锈迹斑斑,显然平素不常打开。兴许只是为了每年开春园子重新疏浚整饬的时候,方便运输花木湖石时才开的。

兰芽伸手推了推门,厚重的铁门便无声开了。

兰芽却有些不甘心,扭头再去望那盏灯。此刻那盏白灯又“飘”到了假山上去,悬在半山,提灯人的身影又完美地隐藏在假山石中,依旧看不清半点。

她非常想知道这个接应她的人,究竟是谁。灵济宫里安插在南京的人,她挖出了店小二,又带出了雪姬……她甚想将这个埋在守备府里的人也挖出来。

或者说,她想将灵济宫安插在南京城里的所有人都挖出来,一个一个看看清楚!

她真的,很好奇。

兰芽便忍不住扭头,没出门,而想向假山上去。

假山上却“噗哒”掉下一枚野枣来,就打在兰芽脚尖儿上。不疼,声音也都被鞋头卸去。她知道,这是那人的警告。

兰芽暗暗咬牙:你当一颗枣儿就吓怕了本公子?

兰芽便踢开那枣儿,抬步又向前去。

园中小湖上起了水风,吹送上山,那白灯便随之摇曳。兰芽盯着那灯,视线便不由得随之一乱。等她再凝神奔上半山时,却哪里还有那提灯人的影子?

唯有白灯的灯柄被插在山石缝儿里,随风飘摇罢了。

兰芽忍不住回首,顺着山石的砬子望向小小湖面,伸手按住心口。原来是当时那白灯摇曳之时,她不过错眼的片刻,那人便已悄无声息而去。好俊的身手!

灵济宫的人,纵然她心生敬畏.

剩下的两个时辰,她在悦来客栈里哪里敢睡,便枯坐到了天明。

从天色微熹,直坐到日上三竿;从客栈里静无人声,直等到喧闹层起……月船那边竟然还没有动静!

兰芽便有些急了,亲自去瞧月船的屋子。那屋子里头却是空的!

兰芽惊得奔下楼去,问掌柜的。掌柜的纳闷儿地瞄了兰芽一眼,道:“他昨日已然结了房资,今日自然不会回来了。”

兰芽一怔:“你说什么?他走了?”

掌柜耸肩:“他本来就是个游方道士,四海行踪不定。他走了,又有什么奇怪?”

兰芽扭头便冲向外去,这一回直奔揽月楼,找雪姬。

这个时辰揽月楼上下才都歇下,她闹着要见鸨儿娘,上回那龟儿难得还认得她,便没多加阻拦,带她走向鸨儿娘的房间。

一壁走,还一壁絮絮地解释:“昨晚生意红火,她亲自忙前忙后整晚,这才刚刚睡下。”

兰芽一把扯住龟儿的衣领:“你说什么?她昨晚当真在这楼里忙前忙后整晚?”

龟儿赔笑道:“那岂有假的?这楼里的生意,哪一天能离得开她?”

说着已然到了鸨儿娘的房间,鸨儿娘含笑迎出来。兰芽紧紧盯住鸨儿娘的眼睛与下颚左右线条,只一眼便踉跄后退两步:不对了,眼前的鸨儿娘虽然还是鸨儿娘,却已经不是雪姬了!

兰芽敷衍了两句,道一声“得罪”,没敢直接问出雪姬来,便退出了揽月楼。

天地茫茫,日光煌煌,她心头突地荒凉成一片。

还有一个人可以找,那就是弦月楼的小二。但是她此时已然明白,就连那小二也不必去找了,因为届时答案只有一个:店小二也已消失不见了,或说是辞工,或说是别的,总归她是找不见了!

也许这就是灵济宫外任暗桩的规矩:一旦被发现了身份,便会从此消失。或者隐入人海,或者再变幻成其它的面目,总归是让她再也寻不见,借此永远掐断追寻的线索。

如此说来,纵然她号为“兰公子”,纵然她腰佩玉牌,可是终究灵济宫上下还是在防备她!

街道之上人来人往,嘈嘈杂杂。兰芽独自立在街心,闭了几回眼,才让眼前的虚白散去,重新看清周遭一切。她甩了甩头,抬步向曾诚的旧宅去。

经过昨夜,她今早无颜见慕容。可是,她总得看看虎子.

管事的带兰芽进府,说慕容正在念书。

兰芽便摆摆手,说她不是来见慕容,她是来见府上新来的客人。

管事的望了兰芽一眼,便点了点头,将兰芽带进客房。

果然是虎子正在其间……兰芽鼻尖一酸,奔向前去,抱住虎子,上上下下地瞧:“你没事吧?可吓死我了。”

虎子只手臂上包着一圈纱布,纱布里沁出些残血来,其它地方倒是没什么伤了,兰芽这才悄然松了口气。

虎子也捉着兰芽,上上下下地瞧,“你呢?你也没事吧?昨晚,你怎么逃出来的?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月船呢,雪姬呢?他们两个是否也没事?”

兰芽便安慰他:“没事,都没事。”

虎子便面色有些赧红:“还说什么我去护着你,可是我却头一个伤了。幸亏你没有半点差池,否则我还有何脸面活在这世上!”

兰芽摇头:“别这么说。那个月将军我昨晚也见识了,果然厉害。再说你是替雪姬挡的这一箭,我都明白。”

虎子恨恨道:“原本一箭射在手臂上,我也只当被蚊子咬。可是谁想到那人恁阴毒,竟然在箭尖上淬毒!我便支撑不住了……否则又岂会神智不清,要让慕容这鞑子解救!”

他的不甘,兰芽都明白,只能苦笑着拍了他肩头一记:“不管你乐意不乐意,慕容此时也总归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再见了他,可不好再继续鞑子鞑子地叫,好歹也别再横眉冷目了。”

虎子却不买账:“他想得美!我欠他一条命,我日后还他就是——不过我总归要先报了仇去,更不准他肖想我大明江山!”

门上珠帘一挑,珠子泠泠相撞。随之,传来慕容冷冷嗓音:“你的命还是自己留着,我亦不稀罕!我昨晚救你,又不是因你,”他白衣身影缓缓走入,宛如轻云飘落。他的碧色瞳光只罩在兰芽面上:“……我不过是不想叫她伤心。”

兰芽悄然凝注他,无法按捺自己又悄然如鼓的心跳。

本来告诉自己说,今日此来又不是来见他,不过是来看虎子……可是又怎会不明白,这是何等的自欺欺人?

——她终究,还是想来见他。

——她终究,纵然觉得无颜,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还是想来见他……

虎子没理慕容,只一把捉住兰芽手肘,急着问:“兰伢子,你怎么了?”

兰芽捂着红了的鼻尖儿,使劲躲着眼睛,只故意说:“还不都是被你们两个气的?瞧瞧你们,一见面就这样剑拔弩张,让我夹在当间儿,着实为难。”

虎子便更急,一径想将兰芽拥入怀里去,“所以我都叫你别再理他!我跟他之间,早晚必有一战;就像大明与北方草原之间,必有决战一样!你趁早不再理他,便也是趁早避开来日的为难!”

慕容只淡淡冷哼:“是么?我倒要瞧瞧,你来日拿什么来与我决战!”

兰芽急了,一人踹一脚:“你们都够了!我不管来日,我也不管往昔,我只看重今时!往昔纵有仇怨,今时却也有救命之恩;只需记着今时的救命之恩,来日便也自然还有转机!”

可是眼见这两个依旧各不服气。

兰芽无奈,只得扯着慕容向外去,扭头嘱咐虎子:“你刚解了毒,不宜动气。你先歇着,我跟他去给你拿药。”

两人出了客房,兰芽单独面对慕容时,昨夜的一切便又重浮上脑海……她之前的意气便搜散了,只垂首不敢去看慕容的眼睛。

“……谢谢你救了虎子。”

他轻笑了一声:“你既不肯跟我走,我也总不能白去一回,总归要设法多少帮你些忙。”

兰芽犹豫了下,还是问出口:“……你昨晚,怎会去的?”

日光穿过廊檐,将燕子翅一般的飞檐影子印在慕容的一身白衣上,便如天然水墨画就,风雅入骨。

他目光垂下来,落在她面上,却没说话。

兰芽便解嘲一笑:“你们,果然都是了不得的人。你们,原来都在守备府里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只有我最笨最傻,一无所有便敢贸贸然往里闯。呵,在你们眼里,我是不是太可笑?”

他听出不对,便眯起眼来望她:“你……这是怎么了?”

兰芽听着只想笑。她怎么了?她没怎么啊!她只是当真觉得自己笨,当真以为凭着自己的一腔勇气,便真的能到南京来拿到所需的罪证,就当真能凭着一己之力拨乱反正,救出司夜染来!

却原来到头来,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回头看前头种种,原来自己只是一枚呆呆傻傻、被人摆布还不知的棋子!

慕容缓缓道:“……难道你是与月船、雪姬生了龃龉?”

兰芽一惊,猛抬泪眼:“你怎知道月船和雪姬?”

她从前因雪姬是鞑靼人,而怀疑过雪姬早跟慕容有所勾连。难道她果然没猜错,慕容也是识得雪姬庐山真面的?

慕容碧眼连闪,缓缓答:“雪姬,是我昨晚见到。她跟虎子在一起,虎子是替她挡箭,所以我自然结识于她。”

兰芽这才悄然松了半口气,点头道:“那月船呢?”

慕容再缓缓答:“你是狐仙的传闻,就是从这个月船口中传扬开的。我当日听得这个传言,很觉气恼,便忍不住去追查来源……这便知道了月船。再者他与你同住在悦来客栈,我便也加了些小心。”

“再说,昨晚我救了虎子。他中箭毒,神智迷乱之际,还放心不下你们几个的安危,嘟嘟哝哝地将月船的名字也说了。我便也大抵知道了一些。”

慕容所说,倒也有理。兰芽便舒了口气:“如此说来,是我多心了。慕容,你别怪我。”

慕容微微仰首,有些黯然地笑:“我不怪你,我要怪之怪咱们之间隔着大明与草原的沟壑。你心里从没放下对我的防备,我都明白。”

兰芽心下狠狠一疼。被知近的人防备的滋味,她刚刚尝到过,她明白那种虽则理解,却依旧心痛难平的感觉……她便伸手攥住了慕容的衣袖:“……我知错了。”

慕容神色这才宛如云翳飘散,垂首凝望着她,极轻极轻地叹了口气,幽幽道:“我该将你怎么办,嗯?”

这一声,说得兰芽心下又苦又甜。她便笑起来,仰头去望他:“那便什么都不要想了,嗯?咱们现在只想办法赶紧找着曾诚的银子,只想着怎么安排你早日北归。其余的,都放下,嗯?”

她故意学着他的语气说话,他听出来了,便忍不住也笑了。略作迟疑,终是伸手揉了揉她发顶,忍不住带了点宠溺道:“好。”.

两人便不再提其它的,而是再度到了曾诚的旧日书房。

这一回,兰芽不敢再怠慢,翻起画卷来便下手如飞。

上次在悦来客栈那张方位图的不翼而飞,以及今早月船和雪姬等人的失踪,都给她敲了警钟,让她明白身在南京城里,万事都不可拖延。说不定暗中早已有人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于是事情便宜早不宜迟。

更要紧的是,倘若司夜染脱了囹圄,便必定会拦阻她救慕容的计划!

兰芽将明面儿上的画卷全都迅速看完,却一拍桌子:“不对!”转向慕容:“这书房里,你可曾还发现其它的线索?”

“不对?”慕容也是一怔:“这房中便再无其它。这宅子里,只有这一座书房保持完整,如果线索不在书房里,又该在哪里?”

兰芽忽地笑了:“是啊,咱们都会这样想,那么其他人定然也都这么想——谁让曾诚就是个名声在外的书生呢?再者只有这座书房保持完整……那便自然所有人的眼珠子都盯着这座书房了!”

慕容碧眼一闪:“你想说什么?”

兰芽咯咯一笑:“障眼法!真正的奥妙,必定不在这书房里,而合该是——与这书房的意象截然相反的地界儿!”

是谁让她明白,眼睛所见的也许只是假的?所有假的,只为掩藏真的?

她狠狠甩了甩头,朝慕容明媚一笑:“带我去凉芳的‘闺房’!”

她此时才豁然开朗,这座书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根本就是一个设置好了的障眼法!一叶障目,何见泰山?.

凉芳的房间,只剩下个空屋子,里头什么都没了。

慕容道:“府里上下的人,都说这屋子住过曾诚的男宠,留着不吉利。况且……”他深吸了口气:“我总难免因他而想起从前在教坊司所遭受的一切,于是便也由着他们,将这处小院荒了,也未曾整饬。”

兰芽却悄然偏首望了慕容一眼。

他说谎了。

就如曾诚的书房一样,凉芳的房间也必定是重点寻查的地点。当日官府不可能放过,后来的慕容也不该放过。

虽则房间内看似早已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在一个擅丹青的人眼里,这房间却还是有新动过的痕迹——便比如那些墙灰、柱漆……分明都是被重新刷上去的,用料与工具、以及色泽浓淡,总有差别。

兰芽便淡淡应了一声:“没事。我只看看便罢。只当凭吊一番。”

心里反复滚过的念头只是:慕容为何要瞒她?

原来不光司夜染和灵济宫上下防备着她,她防备着慕容……就连慕容,其实也在有意无意地防备着她么?

这世上,原来人人心中皆有墙垒。

外头忽然响起一片飒飒之声,兰芽一怔,听出来当是铠甲的铁叶子撞击之声。

随即管事的慌张奔来,到慕容耳边,急急耳语。

兰芽惊问:“怎了?可是怀仁查到虎子在你这里?”

慕容碧眼闪动,却按了按她的手背:“你且勿惊。来人不是怀仁守备府的人,看旗号是南京兵部的人。我且去瞧瞧,你留在这边,勿要擅动。”

管事的也说:“公子安心。小人已将虎爷隐蔽起来。想那些武夫还窥不破咱们这院子的玄机!”

慕容目光猛地朝管事的掠过去,管事的急忙垂下头去,再不多言。

慕容道:“我先去察看。若有不对,自然有人来带你离去。你放心。”

慕容与管事的急急去了,兰芽望着他们的背影掩入窗外荒草。兰芽屏息细思:南京兵部的人?那便是孙志南。

若如她猜测,谋害曾诚之人,嫌疑除了怀仁之外,便是这个孙志南!

他果然听见了动静,便按捺不住,要出手了么?

【障眼*要开始层层揭开了~~~明天见~】

谢谢如下亲们:

谢谢蓝的大花花,yuling的1888红包,沈清华的闪钻+花、13142025123的红包

6张:gemy_tog

3张:Helen2100、1017552876

2张:suziyexy

1张:lolitaxiao、asukaxinxin、wangjuefang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