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56天现红月

色字头上一把刀,魏强这样儿惯行风.月场的,便更深谙内里道理——越是危险的,得着了才最爽口。

魏强便应了,虽则被捆扎得有些疼,忍不住双股栗栗,然说也古怪,那疼在这样的情境之下,倏忽之间就变成了奇异的快.感,直如电流,一串串汩汩袭上头顶。

想以他身份,纵然在风.月场间也曾与那些美人玩儿些新鲜的花样儿,可是有哪个敢这么绑缚于他呢?有的只指甲使了些力,抓红了他的背,还得簌簌跪下来请罪的。于是此时这玩儿法他只觉从未有过的新鲜,心下身子里是说不出的受用,如此连绵不绝而来,他心底起初的那么点子防范,就也跟着解了、散了。

他舒畅地粗喘,沙哑道:“狐仙功夫,果然有趣。旆”

兰芽心下幽幽叹了口气。兴许是身在灵济宫那么个阴阳混淆的地界,又遇见司夜染这样的妖孽,于是尽管她经验尚不丰富,但是却也已通人事……于是魏强此时的这些反应,她竟然也都猜懂了。

她便娇柔地笑,故意将那腰带裹着魏强膝盖前后扫动。尤其在他柔软的膝弯儿处多做流连、细打转圜……那厮果然周身痉.挛颤抖不休,呼吸嘶嘶,身子顶得书案叮叮咣咣地响。

妈蛋!

骂归骂,兰芽还得更加卖力。腰带终是光滑,听得那厮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兰芽便发了狠,从贴身的针线包里拈出两根绣花针来,裹在汗巾子里,覆在腰带上。针尖隔着层层布料,先时并不能刺到皮肉,待得那腰带动作频了,那针尖便趁着力道,点点刺穿了汗巾子,扎到了魏强腿弯儿的皮肉上窠。

可是终究因为隔着汗巾子,那针尖儿并不会大出,所以只是尖头微微的刺激,而不会当真血淋淋地刺坏了皮肉。宛若蚊叮,不过麻痒细密……那魏强便更多了一重欢喜,便索性放声低吼,周身再度电流滚过。

兰芽头上已然细细密密地都是汗,她手上动作不敢停,嘴上娇声不能止,却还要尽力扭身,骋目四望。

……这魏强的书房里,是否也会如怀仁的书房里一样,存着现成的罪证?

怀仁老奸巨猾,每封书信都编着次序,月船一时不方便带走;这个魏强却是个草包枕头,定然比不得他叔叔谨慎,于是他书房内的书信理应更容易取得。

只是!奈何这书房里一片幽暗,眼力难及;那厮又叫得像个发了情的公猪……妈蛋,总是难免被扰乱了心神。

兰芽在幽暗里忍不住着急:虎子和雪姬怎地还不来?

她已然将魏强那厮逗弄成了这个样子,雪姬如果再不来的话,她待会儿又该如何应付?

——更让她忧心的是,以虎子的性子必定不会故意耽搁,可是至今未到的原因,难道是真的又不幸遇见了那位银甲的武将?那他们可有危险,是否能安全脱身?.

兰芽毕竟体力有限,这般折腾下来,四肢渐渐酸软。眼见魏强渐渐不那么癫狂了,开始有点冷静下来,她便急了,敲敲起身,抓起旁边多宝格上一个瓶子,瞅准了魏强的后脑!

她别的功夫没有,可是本公子倒是学了个偏门!瓷瓶子敲脑袋的功夫,可俊得很呢!

想当年,爹爹身边那个书童;还有后来的双宝,虽然都是小孩儿,可是哪个不是钟灵毓秀的?可是——却都被她得手,成功地给敲晕过!她可以不相信现学现卖的反关节搏击,但是她却绝对相信自己这一绝招!

兰芽瞅着魏强后脑勺,咬着银牙冷笑,心说:小子诶,本公子这绝招还没给外人使过呢;今晚上你挨这么一下子,可算是你的造化!

魏强此时也已在癫狂之末,不满足地咕哝:“……狐仙,你说要吸尽我元阳的。快来吸,快来……用你那小嘴儿……我定然给你灌得满满的……”

去死吧!

兰芽瞄准了,冷笑着缓缓扬起手来——

就在此时,门棂上忽地被银白月光印上一个人的身影。身姿颀长,顶盔掼甲,嗓音清冷如山泉,简洁道:“强大爷,可安好?”

宛如一笔水墨勾画出来的侧影,兰芽一瞥,心下便是大惊!

大惊之下,手腕便软了,瓶子扬在半空中,不敢动弹。

魏强有些扫兴地咕哝一声:“……自然安好。你来做什么?”

那人在外头不慌不忙答:“只是见强大爷的书房里莫名黑了灯,又听强大爷嘶声痛楚……末将放不下心,便来查看。”

魏强哼了一声:“我没事!”

魏强说着扭头来望兰芽,兰芽急忙将瓶子放下来,背到身后,朝魏强明媚一笑。

魏强便朝门外不耐烦道:“我正与狐仙有要事商量,你退下吧。休要惊扰了狐仙!”

没成想外头那人却不肯去,只恭谨道:“……大爷自在房中行事,末将在门外值守。”

魏强也没想到,忍不住怪笑:“你竟喜欢听?也罢,想听便听,也给大爷我助兴!”

他便回身来抓兰芽…….

绝望宛如暗夜里的毒藤,一点点缠上兰芽的心。

外头那人十有八、九便是虎子提到的那个银甲武将……他既然在门外值守,那么虎子和雪姬极有可能便是已被发现了!而雪姬来不了,她便连瓶子都没机会敲下去……难道今晚真的将葬身于魏强这厮之手?

更不知,陪着怀仁饮酒的月船,此时是否也已被怀疑,是否同样涉险?

兰芽便横下一条心,伸手将束着莲花冠的簪子拔下,握在掌心。

只可惜那把小匕首被月船发现,给夺了下去,否则此时倒更便宜许多!

兰芽已是悄然打定了主意,只待扑上前去勾住魏强的脖颈,将那发簪抵在他喉咙处,拼了她这条命胁持魏强,要求怀仁放了月船、虎子和雪姬去!

兰芽便娇笑着从后面贴住魏强,手沿着他后腰滑向前去,踮起脚尖来贴住他耳畔呢喃:“……虽则本仙也不介意让他听见动静。不过,他身上顶盔掼甲的,煞气太重,我不喜欢。”

为令魏强就范,她忍着厌恶,指尖从他肚脐处缓缓下移……纤纤十指,尖尖轻灵,魏强深深吸气,已是兴奋得屏住了呼吸。

兰芽适时指尖一停,没再下行,而是在原地敲了敲。魏强登时心痒难挠,便朝外吼:“不用你值守,你走吧!”

外头那武将依旧不慌不忙,仿佛也不怕得罪了魏强,淡淡道:“今晚天现红月,颇有些不安宁。刚刚外头还出了些风吹草动,大爷请容末将斗胆一回。”

天现红月?

兰芽也一愣。

她跟月船是大白天地就进了守备府来的,她自己更是窝在后院那间房再没出门过。后来出了那间房,到厅堂里来,也是一路沿着抄手回廊走,上头有顶棚,也没心思留意外头月亮什么样儿。

难道,今晚月相当真有异?

魏强也有些紧张,却一把攥住了兰芽的小手儿,火烧火燎地往下带,哼唧道:“……红月,既有狐仙来,自然应当是红月。有什么奇怪?”

兰芽拼力抗拒着,奈何力气抗不过魏强,眼见指尖儿都要碰到了他那处,兰芽只得攥紧了发簪——今晚,若当真逃不脱,只得拼了!

就在此时,猛然听得魏强一声闷哼。声息不大,却只一下便没了下文;他整个身子也骤然一僵,扯住兰芽的柔荑向下的手也不动了。

兰芽一怔,只觉耳畔有轻风暗来。兰芽猛然回首,腰已被人揽住。

一片熟悉的旃檀之香,在幽暗中无声缥缈到鼻息。

兰芽狠狠一怔,定睛望去——幽暗中一片白衣,宛若轻云冉冉浮生。

兰芽眼中便冲进了泪,她张嘴刚要呼喊,却被他伸手盖住了唇……

慕容。

这样危急时刻,她未曾敢想,竟然是慕容来救她!

她的一只手还卡在魏强掌心,就在他那处边缘……兰芽发狠地想要向外抽,却不得法。慕容朝她摇了摇头,钻入书案之下,绕到魏强身前,俯身,一点点将兰芽手指抽离。

兰芽的泪珠子便忍不住淌下来。

妈蛋,竟然让慕容看见她这样狼狈的姿势!虽然她发誓真的没摸上,可是从慕容的视角来看,难免会因为她当真已经摸上了!

狼狈死了!

慕容一身白衣,于幽暗之间轻盈而出。面上覆着白纱,碧眼幽深,定定凝望她一瞬,便伸出指尖来替她抿掉泪痕。竖起长指,示意她不要说话,再度伸手揽住她小腰,两人一同到了后窗边儿。

兰芽紧张地向门的方向指了指,示意外头有那武将。那武将身手不凡,虎子领教过,慕容却未必知晓。

慕容点点头,又摇摇头,示意兰芽安心。他无声启开窗棂,拥住兰芽,两人一同翻窗而出。

红月之下,兰芽紧紧攀住慕容的身子,就觉得哪怕是今晚死在这里也心甘情愿。

慕容轻叹了一声,抱紧了她,腾身而起,飘然跃上屋后的高树。慕容一身白衣,身姿如白鹤凌云,曼妙无比。

兰芽心下暗叹:在夜晚行事,一般人必定要穿上暗色的夜行衣,以便隐匿身形;可是慕容恰恰相反,纵然蒙面,却依旧一袭白衣。由此可见他的气魄与傲骨,不管有多危险,也不愿放低自己的身姿。

这样的男子,怎能不让人心折?

兰芽心醉神驰中,却没留意树木的簌簌摇晃。慕容虽然身姿轻盈,可是终因多了一个她,且她完全不会使力,使得树冠有些吃重而摇曳。

这动静便惊动了前门的武将,他便仰首朝树冠方向望来。

就在此时,天空中忽地嗖嗖嗖,接连一串尖声的哨子!那武将一惊,急忙转回头去望向那动静的来处。

慕容和兰芽也凭借居高临下去看——

原来是正厅前忽地燃起十数个花炮来,个个跟灵猴一般,抖擞着一身的火光,尽力钻入云霄,在半空中炸裂开来,挥洒下片片璀璨的星火来!

声响嗖嗖不绝,宛若江岸猿啼;继而炸裂开,哗哗的宛若潮声潋滟……再加上那些星火不可思议地炫丽,便惹得人全副心思都挂过去,听不见了旁的声响,也看不清了夜色里幽暗处的其它动静……

慕容便轻声一笑,兜紧兰芽腰身:“我们走!”

兰芽却还没收回神来——居高临下,她的目光跃过乌瓦飞檐,瞧见厅堂前的空地上,那个猴子一般围绕在怀仁身畔,一脸讨好的笑容,蹿高蹦低不断燃起花炮的身影——他的阴阳道袍在火光里黑白跳跃,他的笑脸在星火里一闪即逝,整个院子到处都是他翩然如蝶的身影,守备府的天空只留下他布置下的繁盛火光……

兰芽忽地推开慕容,低声道:“慕容我不能走。你先去吧,我得回去。”

慕容一怔,不敢置信地盯住她的眼睛:“你疯了?你为什么要回去?你若回去,等着你的将是魏强的侵.犯,是怀仁的怀疑!”

兰芽点头:“……我如果就这么走了,那今晚就白来了。我单独陪着魏强出来,不是为了敲晕他的。我还没拿到想要的东西,所以我不能走。”

“是么?”

树冠之上,夜风泠泠。慕容清冷笑起来:“你当真只是为了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你确定,不是为了他?!”慕容衣袖云霓一摆,直指向那依旧在火光里跳跃着的月船。

兰芽蹙眉,摇摇头,却又咬住了唇。

“……或者也可以这样说。我跟他是一起来的,我总不能自己一个脱身就走。一起来的,总归要一起走。”

慕容止不住地冷笑:“难道,你不知道他是谁?”

“我当然知道!”兰芽霍地仰头,只盯着慕容的碧眼:“……我当然知道。他是‘月’,是灵济宫的人!慕容,我知道你恨灵济宫,可是他也帮过我!我总不能,忘恩负义。”

慕容碧眼里风波难平:“兰伢子,难道你忘了曾对我说过的话?你说你来南京,只为了送我北归?你难道就不能放下这一切,放下灵济宫的人,不再管他们的死活……你只念着我,你到时只随我北归就好,难道不行么?”

兰芽深深吸口气,坚定摇头:“慕容,抱歉,我做不到。”

慕容碧眼里烟波浩渺,他忽地抱紧了兰芽,便在树冠枝桠之中,朝她吻了下去……

兰芽心跳如鼓,尽管他都没来得及撩开他的面纱,两人的唇隔着那层轻纱而厮磨,可是她依旧还是被他引走了魂魄……

她抗拒不了他,抗拒不了。

可是她却还是拼尽了所有的意志力,狠狠地别开了头去!

“慕容,你走!我得回去!”

“为什么,嗯?!”

慕容已然恼了,碧眼灼灼地亮,宛若燃烧着两把碧绿的火。

兰芽深吸口气,缓和下来劝说:“……今晚来的,不光有月船,还有虎子,还有雪姬。”

兰芽轻轻摇着他的手肘:“虎子和雪姬,都是你也认得的人啊。如果我就这么走了,他们却可能也就要为了我而涉险。慕容,我真的不能就这么走了,我要你明白!”

慕容一震,低低道:“好,那我陪你回去。”

兰芽却依旧推拒:“不!你不能卷进这件事来!这是司夜染与南京官场的龃龉,你要躲得远远的!”

慕容轻轻咬牙:“……你还是要帮他?”

兰芽摇头,又摇摇头:“我不是帮他。我只是,只是不能袖手旁观。”

兰芽说着便自行笨拙地向树下出溜。慕容无奈,身影轻飘而下,宽袖卷住兰芽,将她稳妥送回地面。

兰芽连惊带吓,脸红扑扑地,却朝慕容双眸晶亮地一笑:“……原来你果然也是会功夫的。我还以为你只会骑马射箭呢!这样的腾云驾雾,真的好有趣。”

慕容只能无奈地轻叹:“稍候回去,你又要作何打算?可有计划?”

兰芽点头:“我是狐仙嘛,我自有主张。”

兰芽说着向外推他:“你快走!”

花炮已将燃尽,那武将的注意力也将回来,若再晚了,慕容就也难脱身了。

随着话音,最后一颗花炮也冉冉地凋零下来。慕容深深望了兰芽一眼,白衣身影横掠而去,宛如轻云随风,片刻不见了。

兰芽深吸口气,从窗子又爬回书房内。

魏强还僵直站在书案边。兰芽猜,方才慕容之所以能无声而快速制住魏强,当是用的点穴之法。兰芽便伸开小手在魏强周身按揉……只要血脉通了,那穴道就能冲开。

外头天际,花火余音簌簌而降。她忍不住想起小时候,她见了兄长练武,便有一项是这样的认穴打法。她嗤笑着说不信,所哪里就那样一点,便能制住了人?说待会儿等兄长练完了武,她倒要上去笑话兄长一番。

爹爹那书童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不声不响地捉住她手肘,在她手肘内侧一捅……她登时手臂酸麻,跟着半边身子都瘫了。幸好书童用力不重,她片时过后便好了,便去追打那书童。

书童带她跑过游廊,一直奔到无人的花园,才笑着停下,哄着她道:“还说不信能认穴么?只要撞击得法,血脉瞬间瘀仄住,人自然便动弹不得。”

兰芽幽幽叹了口气。小时候只因为那猴儿似的家伙也只是在诳她,此时才明白,这世上果然天外有天。

按揉之下,魏强的身子果然开始有了活气儿,他开始悠悠醒转。

兰芽一咬牙,将火折子挨向灯芯,再吹灭了;接着抬手将自己领口、腰身、下摆处接连撕破几处。身子一转,已然又坐到了书案之上去,扭着纤腰,两腿娇软相叠,两手向后撑着,眼神娇冶地望向魏强的方向。

看魏强终于动了,她便擎起灯罩,却没用火折子,只是朝那灯芯吹了口气,那灯自己便燃了……红灯明烛,玉.体横陈,别是一种妖冶情境。

魏强便有些傻。眯着眼睛问:“方才,发生何事?”

兰芽咯咯而笑,手托香腮叹了口气:“啧啧啧,强大爷,可惜了你名为‘强’……可是怎地,一到那次第,便强不起来了?我不过***几番,你怎地就昏死过去了?倒叫我独自在火上煎着熬着,好生寂寞。”

魏强面色腾地一红:“你是说,我,我竟昏死过去了?”

兰芽咯咯娇笑,急忙伸手掩住口:“呃,是本仙失言了,怎么能这样说?嗯,是强大爷,本有仙缘……在本仙推送之下,那片刻,神游太虚去了……”兰芽说着伸脚,用脚尖扫过魏强腰眼儿:“本仙这样说,强大爷可满意了?”

【明天见~】

谢谢fei嘟宝的888红包,irenlauyy的188,水水糖果核的3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