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54呼之欲出

实则月船也失了算,房间内,他刚起身出去不久,兰芽便一掀帐子,坐了起来。

兰芽盯着门冷笑,使了大力蹭着嘴唇。

妈蛋,那牛鼻子刚刚亲她,她都知道,可是为了麻痹他,她都只能忍了旆!

就当被癞蛤蟆舔了一口了。

月船这个神棍,自以为装神弄鬼厉害无比,前脚玩儿顺了登天梯的把戏,后脚就忘了他曾亲手灌她喝下过黑狗血!黑狗血既然连灵猫香都能克制,那他刚刚故意给她使的香,又如何能当真将她迷睡了!

俗话说,智者千虑,尚有一失;更何况是月船这样自作聪明的!

只是那月船费尽心思迷晕了她,他自己出门做什么去了?

房间中依旧还有木鱼的敲击声:笃笃笃,笃笃笃。

兰芽霍地回头,看向香案,便愣住。只见那空无一人的香案边,无人手持的木鱼锤竟然自行有规律地敲向木鱼窠?

兰芽只觉后脊梁发凉。难道果然是狐仙法术?

兰芽屏住呼吸,蹑手蹑脚走向香案去,心下担心是否那道士自行隐身,她看不见,却实则还在香案边?

待得走到香案边,她这才发现了其中奥妙。

原来木鱼旁置一笔架,笔架上悬垂一个小盒。从那小盒里引出一根头发丝,发丝彼端悬住木鱼锤。不知那小盒里是怎么使出的力道,惟见经过发丝牵引,那木鱼锤便自行敲击在了木鱼之上——而且间隔精准,使得木鱼仿佛有人敲击一般,规律地笃笃笃,笃笃笃。

兰芽忍不住伸手捉住木鱼锤,一手敲击,保持声音;另一手将那小盒启开。

那小盒极其精致,不过香盒大小,精金所制。待得剥离了发丝,那小盒里头依旧有精金小针,滴答自行,声音清脆动听,却又不扰神……

这是什么?难道又是狐仙施法变出来的诡异玩意儿?

不对。

不对……

兰芽不知怎地,只觉这声响这样熟悉,仿佛曾经在哪里听过。她便闭起眼睛,侧耳细听……

除夕那夜,阖宫盛宴。繁华富丽的乾清宫,却有一角幽暗孤寂——她在黑暗中走到那人身旁,耳边却是钟声如海——

兰芽心下狠狠一跳。她想起来了!

这声音,便是那晚在关押司夜染的自鸣钟处里听过的钟声!

机械精金钟,她倒也曾在幼时读过的《海外风物志》里瞧见过。爹爹说那是西洋人的玩意儿,原理却也还是参照咱们中国水力钟漏,只不过改成精金所制,越发精巧便捷罢了。

只是彼时这些西洋的玩意儿只是听说,尚未见过。只有广州市舶司查扣了一些,进献给了皇上。于是除了市舶司口岸之外,大明天下也就只有皇宫里才能见着。她有幸听过一回,便记住了。

何曾想,那机械的大钟却已然能在西洋人手里发展到如此细小精巧的模样!

更哪里想到,就在此处能得一见!

心下便也明白了,原来月船是将木鱼锤悬在钟摆之上,借助钟摆的机械动力,牵引着木鱼锤按着固定的节奏敲上木鱼,所以听起来仿佛人敲的一般,发出规律匀速的声音。

当真想不到,那月船竟然拥有这西洋的钟表,且深谙原理,能巧而用之!

月船,他究竟是什么人?!.

京师。

春和当。

北方冬日里天黑得早,南京日未曾斜,京师却已经掌了灯。

沁芳进了春和当,被伙计引着进了客厅。沁芳除下风帽,缓缓掸着身上的雪沫子,边里里外外打量,柔声问:“我大师兄既不在柜上,他又在忙些什么?”

伙计躬身道:“大公子出门办事了,不在号中。”

沁芳咯咯一笑:“是么?那我来得倒是不巧。对了,我大师兄是几时出门的?”

伙计踌躇了一下,回道:“刚走了大约半个时辰。”

沁芳冷冷一笑,猛地一甩袖子抽上那伙计的脸颊:“你胡说!外头这雪洋洋洒洒下了足有整个时辰了,你这门口却连一枚朝外的脚印都没有!”

外头又走进一个满身是雪的小内监来,朝着那伙计咯咯一乐,对沁芳道:“四公子说着了,大公子非但没有出门儿,实则就在后院儿呢。奴婢去打了个转,就给瞄见了。”

来人正是伺候沁芳的顾念离。

沁芳跟着伙计先朝客厅走,吸引住伙计的注意力,顾念离便寻着机会悄然去寻找了。

伙计一听登时面无人色。沁芳冷笑指着伙计:“咱们的账,以后慢慢算。我现下要先去会会我的大哥了!”

沁芳由顾念离引着,到了后院去。

一进院子,就闻见浓重的牛马味道。沁芳抬眼瞧瞧后院里几座巨大的马厩、羊圈,便明白从前草原的牛羊进京交税,便都是赶进这后院来的。他顺着顾念离的指引,进了羊圈旁一间充作账房所用的房舍。

清芳果然坐在里头,一脸的怒意。

“沁芳,你这是什么意思?!”

沁芳清亮地笑,缓缓坐下来,朝清芳道:“大师兄,你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清芳怒道:“这里是凉芳交待我经管的,何时轮到你来说三道四?再说,我好歹是你大师兄,你竟连这一点子尊卑都不顾了么?”

“尊卑?”沁芳闻言眼中便是一片冷意:“大师兄你错了!纵然你行首,我行四,那也只分长幼,何来尊卑!你与我原本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戏子,都是棋子,谁又高过谁一头去?”

清芳自知失言,却已无法挽回,只好继续强硬:“你别忘了,咱们四个被送进曾诚府的时候,主人是如何吩咐的!那时咱们年纪还都小,于是主人千叮咛万嘱咐,说凡事都要与我商量。主人之意,便是要你们三个都听从于我!”

沁芳哂笑:“主人也难免有算错了的时候儿——他以为曾诚当日看上的,是你,于是要我们三个什么都听从你的;却没想到,到头来曾诚喜欢上的却是最冷最不待见他的二师兄!你这位大师兄,反倒成了摆设!”

说及往事,清芳便有些不耐烦。他一挥衣袖:“曾诚已经死了,旧事休要再提!好歹咱们四个算是齐心协力剜除了曾诚,也算完成了主人交给的任务。”

“完成了任务?”沁芳又是冷笑:“主人要的哪里只是一个死人曾诚!主人要的是曾诚的秘密——他究竟在为谁暗中积攒银子?南京城中还有多少人是他的同党!可是曾诚却这么死了,银子和同党都没供出来,这案子便成了无头死案,你还有脸说完成了任务?”

“我岂不明白!”清芳灰头土脸,低吼道:“所以我才想方设法要将功折罪!这春和当从前是司夜染掌控,他又一向借此与草原勾连,我便一头扎进这春和当来,不为什么银钱,我是为了挖出司夜染的不轨,到时候交给主人,也算是弥补了曾诚一案的疏失!”

沁芳微微扬眉,悠然道:“那你倒挖出什么来了?”

清芳一把捉住沁芳的手腕,“你跟我来!”

两人出了账房门,清芳将沁芳带进马厩。此时是冬季,马厩羊圈里都是空的,并无草原牛羊到来。马厩羊圈里却依旧还有恶臭,空中嘤嘤嗡嗡飞着蝇虫。那些蝇虫闻见活人热气,便一并调转了头,朝清芳和沁芳席卷而来!

沁芳挥舞衣袖躲避,怒而大喝:“清芳,你这是想干什么!”

清芳却森森笑起来,把住沁芳的手道:“这些虫子,你不觉得诡谲么?”

沁芳疲于拨打飞虫,喝问:“诡谲什么?”

清芳目色阴冷:“这些虫子不是普通的飞虫,它们是来自草原的嗜血虫!一旦咬了人,便死都不肯放,直到喝够了血为止!”

沁芳惊得连连后退,“你怎知道?”

清芳道:“邹凯屡赴草原,他认得。”

沁芳更不敢掉以轻心,小心拨打,“这些虫子这么凶悍,那这春和当里的人怎么还任由它们飞来飞去?怎地不扑杀了去!”

“问得好!”清芳幽幽一乐:“你还应该再多问一句:为何此时草原牛马都不来的时节,这春和当里还有这么些嗜血虫?”

沁芳便是一惊:“你难道是说……?!”

“没错!”清芳冷冷道:“这便是司夜染故意让人养着的!倘若养成数千百万,倘若一股脑都撒出去——你说这京师上下,该有多少人丢了性命!况且它们会飞,纵然宫墙都拦不住它们,便是皇室、宗亲、甚或朝廷大员都躲不过,是不是?”

沁芳面色大变:“如此说来,如此说来,那司夜染果然暗有图谋?!”

清芳这才捉着沁芳的手出了马厩,将大门关严。里头嘤嘤嗡嗡,宛如风啸,噼里啪啦都撞在门上。

沁芳惊魂甫定,清芳道:“你总以为我与你争财夺势,实则我不过在凉芳面前与你演戏。只有让他当真以为咱们两个争财夺势,咱们才能避过他去……”

沁芳一怔:“大师兄也提防着二师兄?”

“没错。”清芳幽然一叹:“曾诚对他动了真心,虽然他始终对曾诚冷冷的,但是你我都该明白,他本是个外冷内热的人,我是担心他早已变了心——背叛了督主,不再执行任务,反倒与曾诚成了一条心。”

沁芳蹙眉:“可是好歹是他告发了曾诚,亦下手杀了曾诚……”

清芳眯起眼睛:“所以我才觉得他更可怕,更要防备着他。”

沁芳便也跟着心下一颤:“……那晚他与藏花起了冲突。凝芳来找咱们,咱们都没去——倒没成想,他却安然无恙地回来。竟然也没跟你我发脾气,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虽说这当中有凝芳给周全着,可是我当真不信他就不记恨你我……”

沁芳有些说不下去了,喘息半晌才接道:“说不定他反倒是恨实了,正寻着机会将咱们往死里整!”

两人找到了相同的立场,便尽弃前嫌,一同商量着要给司夜染再添一笔罪证,然后凭功劳要求邹凯将他们二人调离灵济宫。

天冷路滑,风雪益发大了。风声如鬼哭,打着旋儿卷过他们两人同乘的马车。

马匹忽然打滑,马儿兮溜溜惊叫了一声,马车便停了。清芳忙问外头车夫:“怎了?”

车夫道:“路上都是小雪,打滑,怕是蹄铁松了。二位公子稍待,小人去敲敲蹄铁。”

两人便安下心来,耐心等着。

马车里顾念离提前给烧了炭炉,暖洋洋的,两人便都觉神思有些倦怠,各自依靠着车厢壁,昏昏而睡。

就在此时,仿佛忽有一股风吹开了车帘——然后一股嘤嘤嗡嗡之声呼啸而至!

京师酝酿多日了的一场大风雪终于来了。各家各户都早早关门闭户,街道上早已没有了行人。于是那条无人小巷里的马嘶人鸣,便也被风雪呼啸湮没了.

南京,守备府。

兰芽摒除杂念,索性继续替月船敲着木鱼。

中间儿长乐还来过一次,推门儿见兰芽在敲木鱼,便问道长何在。兰芽嘘了一声,指指依旧垂落的床帐,以及帐子里头堆成一堆的被褥,示意月船睡着了。长乐便没敢打扰。

不多时,房门又是一响,果然是月船回来了。

兰芽不慌不忙,依旧敲着木鱼,却偏头向他:“师父终于肯回来了?可否告知徒儿,师父去哪里云游了?”

月船眼中神色变了变,耸了耸肩道:“你果然这么早就醒了。”

兰芽莞尔一笑:“师父想是听见了这木鱼声的节奏变了,才忽然想起来徒儿早喝过了师父赐下的黑狗血吧?师父是不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兰芽敲木鱼,是故意没按着钟摆的节奏。月船若听见了,便必定会回来。

月船立在门口,鼻尖上确有一层薄汗,却在见到她一脸的娇俏时,尽数消了。

他只闲淡倚着门框立着,悠闲道:“既已被你窥破,便也由得你。”

兰芽丢了木鱼锤,莲步向他走去,掌心却不知何时已经握了把小小匕首,刀刃便抵在他喉间!

“说,你究竟是谁?还有,你方才去做什么了!”

月船依旧不慌不忙,只微微挑了挑眉:“刀,哪儿来的?”

这把匕首连虎子也不知道,是兰芽私下备下的。倘若计划有失,或者她当真被制住,她可凭其防身——最差,也能杀了自己。

兰芽桀骜回视:“要你管?休得顾左右而言他,回答我的问题!”

月船却目光愈冷,咬着牙,一字一声说:“刀,不是你该玩儿的东西!”

兰芽哑然失笑:“你管得太多了!月船,你醒醒,难道当真自以为是我师父?”

他却目光一瞬不瞬,完全没有妥协的模样。依旧一字一声说:“你答应我!”

兰芽咬牙:“你先回答!”

月船掀了掀唇,怒道:“你答应我,我便告诉你!”

兰芽转了转心思:忍不住斥自己,何必跟这个神棍斗嘴?

便点了头:“好,我答应你。说,你究竟方才去做了什么?”

月船仿佛长舒了一口气。可是那声音太轻太轻,轻得让兰芽都怀疑自己是否听见。

“……我不过是去查了查怀仁和魏强的书信往来。”

兰芽心下一亮:“做得好!查到了什么?”

月船抿唇不说了。

兰芽便发了狠,将刀刃再向他迫近一分:“说!”

月船却依旧不慌不忙,悠然问:“你猜会有什么?”

兰芽心下一动:“……是否有怀仁与运河沿途州县地方官员的书信?”

月船唇角轻轻勾起:“有。”

兰芽手便因兴奋而有些颤了:“上头是否有怀仁授意那些官员联名诬告的证据?”

月船态度更加悠闲,目光里有光芒潋滟而生:“……有。”

兰芽的手便抖得更厉害,几乎要撑不住那柄匕首。更糟糕的是眼里有些东西滚烫地快要淌下来……她便连忙收了匕首,背过身去疾步跑回床边去,这才放纵自己掉了泪下来。

只要有这些证据在,便能救司夜染出来了!

太好了…….

她控制的很好,若是外人,也许看不出她在哭。

只有太过熟悉她的人,才能从她肩头极微笑的颤抖里,猜到她在落泪。

月船静静望着她小小的脊背,看着她几乎看不出的颤抖,缓缓攥紧了指尖。

指尖扎进掌心皮肉去,那痛楚才让他的心纾解一分。

否则,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这么奔上去将她抱进怀中……

否则一切将都前功尽弃。

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无声落泪,他只能忍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