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52一片冰心(下)

按着约定好的时辰,虎子如约将月船也带到了弦月楼来。

月船与店小二、雪姬照面时,兰芽都仔仔细细打量过他们三人的神色。店小二与雪姬对月船,都是一脸的狐疑;反观月船倒是神色淡然。

兰芽便将虎子扯到一边,悄然问:“自我出门,这月船可有半点异动?”

虎子说并无。

兰芽便笑对月船:“道长,我与你引荐一位姐姐。”

兰芽冲雪姬眨眼,雪姬便依兰芽吩咐,妖娆而来。莲步姗姗,到月船面前盈盈一拜,粉颈将垂不垂,一双媚眼儿已然飘上月船的脸……莺声燕语道:“见过道长。窠”

月船的一把魂魄,登时飞了。

演这样的戏码,雪姬原比兰芽不知高深多少倍。兰芽从旁瞧着热,忍不住抿嘴笑。目光故意从虎子面上扫过,看虎子又是什么表现。

以雪姬的道行,但凡是个男人见了就没有能把持淡定的,就连兰芽自己都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呢,却没想到虎子只是冷冷回瞪她一眼。

兰芽不甘心,吐舌唇语道:“你装。”

虎子也同样回以唇语,面色冷冷道:“我、不、喜、欢、女、人。”

呸!

兰芽忍不住笑,心下却也渐渐怆然起来。她当然不信虎子真的不喜欢女人,她只是担心因她之故,会让虎子于错路上越走越远。

她便敛了笑,看情形也差不多了,便走向月船去,道:“道长可真狠心。这金陵六朝的繁华,秦淮河畔的纸醉金迷,道长这本不该在红尘当中的却享受了个遍。反观我姐弟二人,纵然天生为狐,却半点沾不到……道长你说,这可公平?”

月船脸色一白,急忙作揖:“二位地仙,小道着实不知哪里得罪过狐族。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二位怎地就不肯放过小道呢?”

兰芽与雪姬相视一笑,眼角轻挑道:“是啊,就是你得罪过我狐族。至于你在哪里得罪过,那就要追溯你的前世了。怎地,难道你不记得了?或者也是你与我姐弟有缘,今生注定纠葛不休。”

“前世?”月船都要哭了:“小道修仙不足,尚未羽化登仙,如何能看到前世?唉,算了算了,既然二位地仙都如此说了,小道也不敢不信。小道是认了命了,只求二位地仙早早心满意足,早些饶了小道去。”

兰芽又耸起小拳头,认真看着只的指甲,含笑道:“嗯。我与姐姐原本也只爱慕浮华,倒看不上你这样儿的。只要借由你,攀得上贵人,自然舍你而高就了。”

月船结巴:“贵、贵贵贵人?”

兰芽咯咯一笑:“少装糊涂!”兰芽妙目微微凉了下来:“再说,倘若我们想要自己结交,凭我们的法力,什么事办不到?既然用不到你,你就是个废物——废物,还留在这世上做什么?”

月船吓得噗通跪地:“小道不敢隐瞒,不敢隐瞒了!没错,守备府少爷魏强听说有狐仙下界,已然央着小道想要一见。只是小道担心狐仙抢了小道的财路,于是小道才一直敷衍着没有答应。”

兰芽咯咯一笑:“你说了实话就好!再说,就凭你这点神棍的本事,又如何能让那二位称心如意?到时候少不得我与姐姐施法,才能保全你的性命,否则那位守备大人还不要了你的狗命?”

月船抖如筛糠:“还求,还求二位地仙救命!”

兰芽朝雪姬抛了个媚眼儿:“姐姐,咱们姐弟就陪他走这一遭吧。”

月船哆哆嗦嗦问:“可,可是,如何走?”

兰芽便笑了,蹲下来就着他的眼睛道:“道长曾说过聪明话儿,此刻怎地全都忘了?”

月船惊愕:“什么聪明话儿?”

兰芽咯咯笑,拍了拍月船肩膀:“道长当日初见本仙,便说本仙好相貌,像足了天尊身边儿的仙童……难道你忘了?”

月船呆愣问:“说过。可是,那又怎样?”

兰芽莞尔一笑:“真笨。那本仙索性就扮成你这位仙道身边儿的童子,陪着道长一同进守备府好了!”

虎子一把将兰芽拉到一边,低声道:“你若当真要去,我必得陪着你去。”

兰芽心下燠暖,却俏皮地笑:“你也去?你扮成什么?难不成你这大块头,也扮成仙童去?不成的呀。”

虎子咬牙:“总之,我不能眼睁睁在外头看着你涉险!”

兰芽伸手轻轻握住虎子的手:“不会的。我既带你来南京,便是要你帮我办事。所有我最不放心的事,都得由你亲自来办,我才能安心。这回还是如此——我将雪姬交给你。待得我给你信号,你便用你爬墙的本事,神不知鬼不觉送雪姬进府。只有天外飞来,他们才会相信。”

兰芽跟虎子说话的当儿,雪姬自觉缠着月船说话,不让月船留意他们两个那边。待得瞧兰芽说差不多了,她这才扭着腰向门外去:“解手。你们一屋子的男人,谁都别跟来。”

兰芽盯着她,缓缓一笑:“好。姐姐速去速回。”

雪姬出了门,冲店小二使了个眼色.

午后兰芽又开了一间房,让虎子看着月船,在那边等着。她由雪姬帮着妆扮成道童。

一边妆扮,兰芽便缓缓道:“雪姬又与小二哥藏了什么秘密?”

雪姬笑:“公子这般耳聪目明,属下哪敢欺瞒?属下不过背过虎爷和月船,私下叫小二哥去取合适的道袍来罢了。”

妆扮渐成,兰芽望着镜中的自己,也有些愣。

只见镜中人莲冠高竖,鹤氅翩然。莲冠之上虽然没有月船那般金鳞晃眼,却莲瓣清雅,栩栩如生。那鹤衣就更是轻如羽毛,行动之间已是飘然若翔。

而在这样一套道服映衬之下,她手执纯白廛尾,便面如玉雕,唇似瑚珠。好看得,让她自己都不敢直视。

她便讷讷问:“什么叫合适的道袍?雪姬,这道袍,你究竟是让小二哥从哪儿得来的!”

雪姬咯咯一笑:“公子已然想到了,又何必再问?”

兰芽捉着衣襟,抑住心跳:“当真是,大人的?”

“嗯。”雪姬轻轻一叹:“公子的身量比不得大人,于是这套道袍不是大人如今的,而是当年的。那年大人还小,就已代表皇上来南京参加道宫重建大典。那时的大人……端庄威严,翩然若仙,让南京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都不自禁跪倒脚下……”

说到当年盛景,雪姬已是神往。兰芽没打断她,只望着她的神色,也跟着悄然想象了一下那时司夜染的模样。

然后幽幽地,叹了口气。

她以为她相像不到他的模样,可事实是——她清晰地看见了他。

高天碧蓝,他粉面如玉,紧抿红唇。一双眼瞳宛若月光下的湖面,银光潋滟,湛湛地直直望着她……

兰芽用力摇头。该是错了。那是她记忆当中的一个少年面容,怎会安在司夜染身上?更何况,他那模样又与冰块那般相似……她真是昏了头了。

雪姬不知她在想什么,只幽幽道:“……公子这回是替大人去办事,这番心意大人也必定偶读明白。公子别怕,大胆去吧。大人他,也会陪在公子身边。”

兰芽从镜中望雪姬一眼,含笑点头。雪姬说得没错,她穿着司夜染的衣裳去,便仿佛司夜染陪在身边一般。

她不怕了.

目送兰芽与月船进了守备府大门,雪姬与虎子都没说话。

虎子是担心兰芽的安危,雪姬则回想起之前取道袍时,与店小二的私下对话。

店小二问她:“你不是记恨她构陷了大人?现下怎么如此轻易便听命于他?”

她当时耸肩一笑:“他有玉牌啊!宫里有玉牌的,我岂敢得罪?”

店小二便忍不住轻哼:“风将军也有玉牌,当日来南京,也没见你给他什么好脸色。”

她那刻,心下轻轻晃了晃,随即耸肩:“小破孩儿,你知道什么?纵然同是腰牌,兰公子的与风将军的,又岂会相同?”

店小二一愣:“难道兰公子的腰牌有假?!”

“不是。”她只能暗暗叹了口气:“不是有假,而是更金贵……风将军他们的玉牌,不过是造办处制的罢了;可是兰公子的那块,却是大人亲手雕的。”

她记得那时自己有些苍凉地望着店小二笑:“……我可以不服兰公子,我却哪里能违逆大人的心意?大人必定是早就料到可能会有这样一日,于是他用这样的法子告诉咱们,这位兰公子对他来说有多重要。咱们若违了、伤了这位兰公子,便是违了伤了大人的心。”

可是大人,你的心思她早猜到了;可是她却始终装作不知道……大人,你的一片心,岂非尽数付诸东流?.

月船跟兰芽一同进了守备府,魏强便将二人直接带到后宅去了。

魏强引着月船,兰芽在后头跟着。魏强边走边低声问月船,月船便点了头:“……他就是。”

魏强便不断回首上下打量兰芽,一路搓着手,一副心痒难耐的模样。

兰芽都瞧见了,心底虽则厌恶,面上却不闪不避,反倒勾魂儿一般地冲他笑。

实则来之前,虎子和雪姬都曾劝过,说她非但不能露出真容,甚至应该往丑里扮扮。她明白,他们都是为她着想。但是她这次来南京,便是舍命赴险而来的,做成事才是要紧,自己的一点安危、半点委屈,又有什么打紧!

她便含笑回他们:“你们也是糊涂。我既为狐妖,那魏强心中希冀所见的便是妖媚的人儿,怎可扮丑?倘若他看见便失望了,我怎会有机会深入内宅,又怎会有机会进而见着怀仁?我非但不能扮丑,我还要美美的,要他一眼便失了魂才好。”

虎子无奈,跳上窗台闷坐良久。

倒是多亏雪姬的本事,当真帮她妆扮得惊若天人。纵为男形,却拥有雌雄难辨之魅,反倒更是勾魂摄魄。

临出门时,虎子呆呆看了她良久。一径死死攥着她的手,不愿放她走。

她便知道,今儿这副样貌,成了。

她便瞟向魏强:“衙内定是瞧着我眼熟。”

当日虎子跟他们三个打架,她是跟魏强等几人打过照面的。纵然当时情势紧急,又隔着距离,但是她也不能否认。与其让魏强先存了戒心,不如她自己先挑破出来。

魏强佯作一怔:“……是么?”

兰芽眼波柔媚,缓缓道:“我无它好,不爱金珠美玉,就爱美少年。那日正是饥饿,见客栈里那魁梧的少年甚是可爱,便忍不住——咯咯,吃了他!”

魏强眼瞳一闪,想及那日门内隐约听见的动静,还有她含娇带媚说的“咬舌自尽”,原来果然是狐狸精媚惑男子!怪不得,当日听来,那般勾魂。

魏强便半边膀子都酥了,贪婪盯住兰芽一身道袍,阴阳双生不可方物的明媚。

“原来当日,竟然是冲撞了狐仙……恕罪,恕罪。”

兰芽咯咯一笑:“恕罪?衙内,我可是小心眼儿的,你得罪了我,便要赔了我,我可从来不干平白无故饶恕别人的事儿去。”

魏强心头忽悠一热,凑上前来问:“狐仙要我如何赔偿?”

兰芽便笑了,妙目上上下下打量魏强。眼波还故意在魏强腰下流连一转,忍不住伸了伸丁香小舌,润了润红唇……魏强腰下便是轰然一热!

他呼吸便急了,哪里还顾得上那月船,真是恨不得当场便将狐仙推到墙上!

管它是男身女身,他都要得!

兰芽忍住厌恶,只娇媚地笑:“……衙内,我可要警告于你:我的身子,不是衙内沾得起的。皆因,若要沾了,必得泄尽元阳方可离身——”她小舌软红一卷:“我,吃够了才行。”

魏强登时面色涨红,一把攥住兰芽手臂,声音已然颤了:“我,我甘愿!”

眼见两人烈火与干柴相撞,恨不能当场便燃烧开来。走在前头被冷落多时的月船,忽地停步回身,冷冷道:“强大爷,今日小道应召来府上,好像还别有要事吧?咱们这么耽搁在路上,似有不妥。”

魏强此刻一双眼珠子已经都吊在了兰芽身上,哪里还耐烦回看月船一眼去。只不耐烦地一甩袖子:“去去去,你先去!我,我稍候再去!”

说着他便推着兰芽向墙边去,一心一心只想扑在这娇媚万端的小东西身上。倒要看看,他怎么吃尽了他的元阳?

兰芽心下叹息。也不强拒,娇媚笑着任由魏强将她推到墙上。她四肢柔软,眼波也柔滑如丝,缓缓吊着魏强,只道:“……衙内,你来,来呀。”

魏强是怀仁的试剑石。只有魏强当真神不守舍,怀仁才更会相信她是狐仙。于是这一刻,她拼尽了手段,非要魏强当场流下鼻血才肯罢休!

她来时也做足了准备。她身上始终带着那包粗制的灵猫香。她记着当日司夜染与她说过的话:灵猫香精炼稀释之后,可以定心安神;可是粗制的灵猫香,却是情药,她自己当日在马车中隐约受过其害,她的身子隐约仿佛还有记忆……

这回她拼却一切,将包着那香的手帕刺破,务求让那香气更浓更烈。魏强那厮,只要闻了,定难自持。于是她要勾着他,让他越发近身来,才能让那灵猫香更充分发挥效用。

魏强哪里还能自持,便伸手压住兰芽手臂,身子便向兰芽挤压了下来。兰芽故意扬起颈子,吸引他过来深嗅……

却就在此时,月船忽地冲了过来,衣袖一挥,便将魏强挥到一边!

魏强趔趄四五步,勉强扶住墙,稳住身形,回头怒道:“你个杂毛,你干什么!”

香是双刃剑,兰芽拼着要勾住魏强,实则她也反受香害,心旌有些摇曳。

她仰头朝他甜甜一笑:“师父,你要作甚?”

【两更共万字完毕,明天见~~~有些伪装,实则被蒙住的不是眼睛,是心~~~不是被人骗,是被自己骗呀,大家转个角度就明白了~~~大家的留言都很牛叉哟,大拇指个!】

谢谢蓝的大红包,山水于玉的红包+花、彤艾猪的鲜花,rebeccaliuna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