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51一片冰心(上)

兰芽咯咯一笑,只望着自己的折扇道:“当真不巧,本公子别无长技,唯擅丹青。于是你这些虚画出来的褶皱,涂抹出来的暗沉,我便一看即破。”

只要是画出来的,无论是画儿,亦或是妆,便都瞒不过她的眼睛旆。

纵然这鸨儿娘惯行风.月场,纵然她的化妆术堪称出神入化,她却也都辨得出来。就连慕容,无论是在燕子楼上扮成说书先生,抑或这回扮成周生,亦逃不过她的眼睛。

兰芽说着将灵济宫的玉牌掏出来,在鸨儿娘面前晃了晃。鸨儿娘瞧见了玉牌上的兰花,忍不住将那玉牌捉过来,上上下下仔细看过,方轻叹口气,朝兰芽撩衣跪倒:“属下拜见兰公子。”

兰芽便笑了:“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原本是不想听我调遣的!我来南京的日子也不短了,你早就知道了!可是你不来拜见,却等着我来上门找你——怎地,是不是对我心含怨怼,甚至恨不得也杀了我啊?”

鸨儿娘神色又一变,急急垂下头去:“……属下,不敢。”

“你不敢才怪!”

兰芽将折扇在掌心一拍:“……不光是你,弦月楼那位小二哥也早对我横眉冷对了。原因我亦猜得到——你们是早听说了大人受囚,乃是因我之故。若按着你们的本意,恨不能我还没到南京,便早杀了我了。不过忌惮着大人的心意,才留我至今。”

鸨儿娘怆然一笑:“兰公子果然兰心蕙质,已然说得这样明白,属下若再不承认,便也是矫情了。”

兰芽深深吸口气,心口不知为何那样窒痛窠。

“我只问你:你原本对我有反骨,方才怎地会在看了那腰牌之后,便突然甘心向我跪倒?若只是这灵济宫的腰牌贵重,你却也早该知道我有了这个腰牌才是。”

鸨儿娘跪在地上,眼中含恨,嘴上却笑了:“公子又何必问属下?方才公子已然嘱咐了龟儿,强调了是‘腰间悬玉的公子’……公子又岂会仍未猜破这玉牌的不同?”

兰芽没敢看向鸨儿娘,只死死攥紧折扇:“我那样说,不过是提醒你,我在灵济宫的身份。纵然你是大人的老人儿,可是论级别,你也总该俯首听命于我。”

“是么?”鸨儿娘咯咯地笑:“对属下来说,腰牌与级别都算个屁!属下不过是感念大人罢了……如果灵济宫不是大人做主,属下说不定第一个反出灵济宫去!”

是了,是了……她果然没有猜错,否则当日拿到这玉牌的时候,双宝那孩子又何必是大半夜地从外头将这玉牌带回来?又何必,对着她时说得吞吞吐吐?

兰芽忍不住伸手攥住了玉牌。指尖从那疏淡却风骨卓然的兰叶上游走开去,心下,便也忽觉,原来不知何时起,其实她的心何尝不是与这玉牌相似——早已留下了这样看似疏淡,却永难抹去的痕迹?

兰芽深吸口气,转头便微微含笑:“好,你的心意我已明了。你既然已看见了这玉牌,既然已向我跪倒,便是已然情愿听命于我,那么便随我去办事吧。”.

南京兵部尚书,孙志南府。

孙志南恭立大门前,迎候贵客。

不久一顶小轿来到门前落下,轿子极不起眼。从中走出一位老人来,衣着也很普通。然孙志南却急忙下了台阶,躬身深深施礼,亲自搀扶住老者手肘,扶着老者上了台阶。

待得进入正堂,孙志南恭请老者上座,这才又恭恭敬敬在下头给老者跪倒:“下官拜见国丈老大人。”

来者正是正宫王皇后的父亲、国丈王谓。

王谓与孙志南还另有一重私人关系:王谓当年便是南京镇抚,后王皇后正位中宫,王谓便被调去京师,授予中军都督府同知之位,后来又进右都督。孙志南便是他的学生,是一路跟着他,渐渐擢升的。

虽说贵为国丈,但是王谓在京师的日子并不好过。一来皇后并不得宠,一众京官只顾着巴结贵妃的母家,反倒故意冷落于王氏一族;再者,大明建国以来,明太祖朱元璋便几番严令,禁止后妃、外戚干政,而王谓又在军职,便始终受排挤、监视。

他在京内府邸中,紫府和锦衣郎都安插了眼线。紫府当时有司夜染坐镇,锦衣郎的指挥使又是万贵妃的亲弟弟万通,于是他府内的事情奏到皇上面前时,便难免小题大做、添油加醋。到后来,免不得也点点连累到了他的皇后女儿……

他便一咬牙,主动请辞,以病为托辞提前致仕。朝廷上下也都松了一口气,皇上厚给了一笔银子,允他回南京养老。

王谓回到南京已低调从事,只说年老体弱,便闭门谢客,与南京官场上下极少往来。今日这般主动出门到孙志南府来,已是罕见。

客套已过,孙志南便直入正题。他拿出一幅画来给王谓看。王谓看似苍老的眼睛里,隐隐浮起精光:“这便是曾诚书房的摆设?”

孙志南点头:“错不了。”

王谓缓缓点头:“这画出自谁人之手?那送画来的人,可妥帖?”

孙志南道:“恩师放心。这些年学生没少了给仇夜雨喂银子,从他口中得知不少紫府的秘密。仇夜雨已经默认了学生的猜测:那悦来客栈的确是紫府一处暗桩所在。学生早已安排犬子飞隼,以猎奇为名,频频出入该处。那里上上下下投宿的人,也早已摸得差不多了。”

“哦?”王谓也微微挑了挑眉:“你这回竟然放飞隼出去办事?”

孙飞隼是孙志南幼子,极受长辈宠爱,王谓没想到这一件极险要的事,孙志南舍得让孙飞隼去涉险。

孙志南一笑:“所谓兵不厌诈。飞隼从小备受纵容,生就浪.荡的表象,在外人眼里不过是个纨绔公子哥儿,纵然见了他,有谁会多加留心呢?于是他反倒能办成旁人所办不成之事。”

王谓便缓缓笑了:“倒也有理。飞隼确与魏强、李享那两个败家子儿不同。”

王谓眼没离画:“如此说来,这画是飞隼带回来的?是何人所画?”

孙志南道:“乃是从客栈掌柜手中所得……悦来客栈里住着江湖上形形色色的人,于是那掌柜也干些坐地收赃的买卖,这画便是那掌柜收来的。按着江湖规矩,掌柜不会透露卖画人的身份,但是从他手里流出来的东西,多少年来从无有假。”

“学生也曾寻到曾诚府里的旧人,将这图影问了,确定了是准的,才呈给恩师过目。”

王谓冷冷一哼:“倒也奇怪。当日抄家,怎地却没动这些字画?”

孙志南蹙眉:“当日是曾诚男宠凉芳向灵济宫告发的曾诚……司夜染亲自南下督办,这南京上上下下便没人敢插手。学生虽说兼了个协同办案的差事,却也只能看着,说不上话。只听说抄家的时候,原本那些字画是要都抄走的——却见了那画上有些东西,便没人敢动了。”

王谓眯眼望来:“哦?有什么?”

孙志南缓缓道:“许多画上都有题签:呈灵济宫司公公……”

王谓也一怔:“你是说,那些画都是曾诚要送给司夜染的?”

孙志南点头:“一同办案的同僚都道,是曾诚家属为替曾诚保命,想要以这些字画向司夜染行贿……司夜染当场见了,便是冷笑,说‘我司夜染又岂是贪赃枉法之人!’说罢吩咐手下将那些封签给摘了,又命给曾诚即日用大刑,而将那些字画弃置原地,一卷没动。”

孙志南说着叹息一声:“凭司夜染的狠辣,他没动过的东西,别人又岂敢擅动?于是当时也协同办案的礼部尚书邹凯便提议:将那些字画暂时都留在原地,官家加印封存了事。后来虽然那宅子挂牌出售,却也从未有人能进得去过,那书房便也封存至今,原貌未改。”

王谓冷冷一笑:“看来曾诚是错拍到了马脚!司夜染那小儿,从小便是杀戮,他哪里有欣赏字画的闲情雅致!那些字画在他看来,不过一堆废纸,他稀罕才怪。”

王谓却眯眼而笑:“可惜他司夜染没想到,他倒是给自己掘下了一个坟墓。他从前得宠的时候,皇上也许不会过问他此事;可是如今他已然失去皇上的信任,若有人将此事奏到皇上跟前去……那岂不是又给他受贿之罪,添上了浓浓一笔?”

孙志南眼睛一亮:“恩师高见!学生这便安排!”

王谓缓缓起身,扬眉吐气道:“好,老朽这一回与你联名上奏!”

蛰伏南京这多年,也该是他替女儿争一回脸的时候了!

宫中情势已然明了:司夜染倒了,贵妃必受株连。只要司夜染罪证确凿,皇上便也会迁怒贵妃——那么女儿这么多年在宫中的苦楚,便也有了释放的一天.

兰芽将鸨儿娘带到弦月楼,她那间房里。

悦来客栈人多眼杂,比不得弦月楼清静。更因有弦月楼的店小二,能帮她们观窗望门。

兰芽盯着鸨儿娘将她的妆都给卸掉了,露出本来面目。看着镜中那个半老徐娘,缓缓蜕变成妙龄女子,兰芽便欢喜地拍掌:“啧啧,好神奇的妆术。待这回差事了了,倒要你教教我。”

妙龄女子缓缓转身,一双妙目宛若秋水含凉:“差事还没办,公子还是专心于差事罢!”

拒绝她?切,不教就不教,难道她不会偷师么?

兰芽便转问:“……你叫什么?”

鸨儿娘傲然扬了扬下颌:“雪姬!”

兰芽心下暗叹了声。果然人如其名,眼前女子肌若堆雪,冷而有香,真是好名。

只是,雪……

不过想及在月船身上的失手,兰芽还是截住自己的思绪。原本这世上以雪为名的人便多了,眼前这雪姬,未必就是她想要找的“雪”。

她现在已是明了,也许雪和月绝不是她能轻易找得到的人。也由此想见,司夜染藏人之深,也许根本不是她此时所能窥破的。她越是自以为足够了解他,就越容易掉进他有意无意事先摆好的陷阱,反倒迷失了自己。

所以她现在决定:索性不想了!管谁是雪,谁是月?那些原本与她无关。

雪姬盯着她,冷冷问:“你又在想什么?”

兰芽摆了摆手:“咳,你怕了么?你以为我在想法子,如何害你?”

雪姬冷哼:“你害不到我。我又不是大人!”

兰芽便笑了:“你的意思是,你比大人还了得?”

雪姬闷闷道:“……谁让大人是男人!”

不能再往下说了……

兰芽摇摇头,甩开从讨论玉牌开始就有些乱了的心绪,问道:“雪姬,恕我直言:你妆为鸨儿娘,那你本人是否也是欢场中人?若不是,你趁早对我说,别坏了后头的计划。”

雪姬一眯眼:“我懂了。敢情你是想卖我的?”

兰芽坦率点头:“没错。”

雪姬咬了咬牙:“……我不卖!”

兰芽幽幽盯着她,一指房门:“那你走吧!”

雪姬扭头盯着她:“那你怎么打算?”

“怎么打算?”兰芽掐着腰,咯咯地笑:“我又不是大人,我指挥不动你。那我就不指望你,大不了到时候——我卖了我自己就是!”

雪姬不为所动,反倒绕着兰芽走了两周,缓缓道:“那也好。反正你也早卖过了自己,便也不多这一回。”

兰芽倏然扭头:“你什么意思?”

雪姬咯咯地笑:“我没什么意思。你要是真的懂了,自然明白我这话;你若是还没懂,我解释给你听,你依旧还是听不明白。”

兰芽便一伸手,砰地捉住雪姬的手:“……你认得慕容吧?”

雪姬一怔:“你想说什么?”

兰芽银铃般一笑:“你是揽月楼的鸨儿娘呢,又怎会不认得慕容?当日我替慕容赎身,还是找你办的契书呢,怎地,你都忘了?”

雪姬用力想要挣脱:“自然是认得的。又怎样?”

兰芽死死不松手,直盯着雪姬的眼睛:“我只是忍不住在想,你是不是已经变了心?慕容策反了你,所以你才这么不愿意跟我一起设法去救大人?”

“就凭你这名字!”兰芽狠狠盯住她:“你好白啊,你太白了。你看你又叫雪姬……你说,你这样如雪的肌.肤,还有你这名字,又岂是我们大明子民能有的呢?”

雪姬重重一震:“怪不得你骗我卸妆,说什么不能让人看见揽月楼的鸨儿娘跟你同来弦月楼……原来你是试探于我!”

兰芽只觉心上疲惫:“你是草原人。准确地说,是鞑靼人。虽然你的五官眉眼还都是大明子民的模样,可是你的肤色骗不过我。”

雪姬呼吸有些乱了:“我是鞑靼人,又怎样!”

兰芽狠狠用力。她明明没有半点功夫,反倒是雪姬身上有功夫,可是她就是使了蛮力,竟然让雪姬无法挣脱。她狠狠盯着雪姬:“那你便不会忠于大人,你现在是替慕容办事!”

雪姬嘲弄而笑:“就凭我这一身皮?兰公子,我告诉你,大人从前都没因此而疑我!你能看出我是鞑靼人,难道大人就没早就发现?!”

兰芽问:“大人信你?”

雪姬眼中忽地含泪:“没错,大人信我!这天下信我的人不多,大人却肯信我!于是我便愿意用我这条命,去回报他的信!”

兰芽这才长出一口气,松开了手。

雪姬急忙向旁躲开,揉着手腕盯着兰芽:“你又是何意?”

兰芽向雪姬深施一礼:“是我多疑,多有得罪了。接下来的事,可能关系到大人的生死,我怕慕容趁机安排人进来。”

这几日,她与慕容相处时,神思都是不属的,她生怕自己的计划在他面前变得毫无遮拦。那么以慕容对司夜染的恨,他趁机派人进来搅乱也不无可能。

没想到雪姬忽地也是一笑:“……我对公子的疑虑,倒也可以打消了。既然在慕容和大人之前,公子还知道防着慕容,护着大人,那我雪姬便鬼门关都陪公子一同去闯!”

【今天是两更,稍后还有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