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35共此良夕(万字)

爱兰珠一挑下颌:“放就放!反正他们已经上过几回刑,又被关了这几个月,我没什么亏了!”

兰芽轻轻闭了闭眼睛,无法忘记之前在虎子背上看见的那纵横的鞭痕……她当时忍着没在虎子面前再提起,可是不等于她忘了这笔账。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算。

瞧兰芽不出声了,爱兰珠转眸望过来:“第二个条件呢?”

兰芽睁眼浅淡一笑:“现下还没想好,暂且存着。等以后我想到了,再跟姑娘讨。”

爱兰珠冷哼:“还有这样儿的!妲”

兰芽瞟过去:“……我们大明地大物博、物华天宝,姑娘没见过的还多着。”

爱兰珠听懂暗讽,冷冷盯着兰芽:“你不会当真只是个小小的长随吧?窀”

兰芽咯咯一笑:“姑娘了不得,在西苑几个月,原来不光忙着驯马,而是已然将我们内官的品级都分辨明白了。”

爱兰珠轻哼:“谁稀罕研究你们这些不男不女的?!不过是因为我们女真可没你们这些阉人,我瞧着新鲜罢了。”

兰芽暗自咬了咬牙。她也不喜阉人,更不喜这将好端端的男子活活零碎儿了、只为皇家王府内宅“安全”的旧制。可是这话大明自己人怎么说都行,却轮不到女真人以此为话柄,笑话大明。

兰芽一哂:“谁说女真无阉人?那倒是姑娘有所不知了!我大明成祖皇帝驾前,就曾有位公公叫兀失哈的,恰巧就是你们女真人!”

兰芽不理爱兰珠一脸的尴尬,只朝天拱了拱手:“兀失哈公公与三宝太监齐名,都为我大明建下不朽功勋。你们女真住地的奴儿干都司便是兀失哈公公一手创立,而大明与女真之间互通有无的互市,亦是兀失哈公公主张而开……”

“本人对兀失哈公公满怀钦佩,并不以他是个内官而有半点唐突。不过我却要强调:兀失哈公公的确是你们女真人。虽说是海西女真,而并非姑娘所籍的建州女真,不过那也同属女真。姑娘难道说不是么?”

爱兰珠气得一蹦:“你,你给我出去!我,我不想与你说话了!”

兰芽抿嘴一笑:“那有劳姑娘现下就与我去启奏朝廷放人吧……放了人,我自然便再不搅扰姑娘。”.

爱兰珠虽自己答应了,却不敢独自做主。她咬了咬牙,道:“你且等着,我总要与我的兄长们商量过。”

她的兄长们……兰芽悄然攥紧指尖。倘若爱兰珠是“黄金之女”,那她的兄长们就应当是……!

虎子之前说过,他爹袁国忠大人早给朝廷上书,说朝廷在西抗北元的同时,绝不可小觑女真的崛起。尤其是建州三卫的建州女真。

从前朝廷为了抵抗北元,对女真施行羁縻政策,赏赐颇多,一心安抚。这样虽然能体现大明度量,可是长此以往,说不定反倒会让该部认为大明耳软心活,进而生出不臣之心来。只是朝廷兵力全都守卫北元沿线,没有足够重视女真。

兰芽也觉得,若养虎成患,说不定北元还没能撼动大明江山,而这看似寡民小部的建州女真,反倒成了肘腋之患,渐渐尾大不掉。

既然如此,兰芽倒想去瞧瞧爱兰珠的兄长们都是什么样的人。兰芽遂道:“好,我随姑娘走这一遭就是。”.

兰芽在门外等着,瞄着爱兰珠进了那几个汉子的房间。几个人凑在一起叽里咕噜说了半晌,其间那几个汉子都先后转了目光来瞧她。

她也都只当没看见,依旧淡然立在廊下看风景。

只当中有一个,个子最高,也仿佛最有说话权的一个女真汉子,望过来的目光最是扎人。兰芽忍不住回瞪过去,那汉子的目光却也不闪不避,幽幽冷冷粘在她面上。

兰芽忍不住做了个鬼脸。

少时爱兰珠出来,冷哼一声:“我的哥哥们已是答应了,你等着吧!按着你们大明的规矩,我们的文书只能先递到礼部去,再由你们的礼部呈送给你们的皇上。具体要什么时候才能放人,我可就管不着了。”

兰芽一笑:“这个流程我自然比姑娘更清楚。”

礼部尚书就是邹凯,兰芽在来西苑之前已经与凉芳打了招呼,叫凉芳通知邹凯。

兰芽耐心等着,以为好消息最快也要明日午时前后才来,却没想到不过日斜时分,便已来了好消息。

虎子和赵玄被放出来,腾骧四卫的几位挂名的勋贵代表朝廷又与女真人客套了一番。双方皆说是误会一场,切莫伤了和气云云。

息风也在人丛中,却并未多说什么。兰芽特地到息风眼前去,朝他拱了拱手:“多谢风将军这些日子来对虎子的‘照拂’,来日必当报答。虎子拘禁多日,身上也有伤,我想带他出门治伤,风将军可有二言?”

息风冷哼:“兰公子如今代替大人主持大局,公子的话,本将又哪里敢有二言?”

“那多谢了。”

虎子一听兰芽要带他走,便欢喜得什么似的。倒是赵玄才被放出来,懵懵懂懂上前便拜:“小人拜谢兰公子,多亏公子搭救!”.

虎子和赵玄回去更衣,赵玄这才用胳膊肘一拐虎子:“……敢情,原来那位兰公子就是你夜夜梦里叫着的兰伢子!好威风!”

虎子心底早乐开了花,可是面上还得绷着,一副愁眉苦脸地道:“玄儿,你从前劝过我,不该喜欢他这样的男人。”

赵玄尴尬地自己抽了两个嘴巴:“呸呸呸,我从前那叫有眼无珠!哪里想到兰公子这样厉害!虎子,我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他了。”

虎子大大受用,却还继续矜持:“……你说过的,再怎么好的男人,也比不上女人的温软柔滑。”

赵玄咳咳两声,左右看看,凑近来说:“……说句唐突的话,这位兰公子相貌身段儿都不输女人!”

虎子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轻哼了声:“还用你说?我早知道。”

赵玄登时来了坏想法,凑过来叠声问:“你知道,嗯?你难道早就……”

虎子挥拳:“滚,别胡说八道!”说着早已面红耳赤:“……我不过握过他的手。不过那柔若无骨、如冰似玉,便从那手上都明白了。他便是这世间最好的,从此我这心里,哪里还容得下什么女子?”

赵玄也听得神往,叭嗒叭嗒嘴道:“……他是个公公,不再是个男人。他比女子还美,倒也是有的。”

虎子被撞到了痛处,一皱眉:“这句话我当你无心。但只说过这一回就够了,以后再别说起!”

赵玄自知失言,连忙自抽嘴巴:“虎子,我口无遮拦了,你别怪我。我没有半点冒犯之意,他是你我的救命恩人,我永志不忘。”

虎子这才欢喜了,拱手与赵玄道别。

赵玄问道:“这一去,可还回来?”

虎子全不在乎:“我也不知,更不挂心。总之他叫我去哪里,我便随着他去哪里。我这一生,总归要陪着他,守着他,所有的脚步都只朝着他的方向罢了。”.

虎子欢欢喜喜跟着兰芽离了西苑,却见兰芽不朝灵济宫去。

虎子便问:“咱们不回灵济宫么?”

兰芽眨眼一笑:“不回。我给你定了天香楼的天字一号房,你去好好享受两日。”

虎子一蹙眉:“为何不回灵济宫?”

兰芽便笑了,拍了拍他手背:“……咱们坐山观虎斗就好。”

两日后,双宝兄长唐光德果然悄悄给带来了消息,说藏花已然日夜兼程赶了回来。

兰芽咯咯一笑,告诉唐光德:“转告你们贾鲁大人,叫他这些日子替我小心盯着灵济宫。至于宫里怎么闹,都不用他管;他只需帮我盯好了外围,别让外人有机会插手灵济宫就行——这当中尤其要帮我防范着紫府和仇夜雨。”

唐光德应下。

兰芽又道:“而你暗下里照应好双宝和初礼……其它的,便由着他们去闹好了。你们也松泛松泛,权当进戏园子瞧戏了。”

唐光德忙问:“那公子呢?公子又将何往?”

兰芽掐了掐手指头:“……我要下江南去。不过之前,我得进宫一回。”.

这两日来,虎子虽然名义上接受兰芽的安排,在天香楼上“享受”。实则他这两日只追着兰芽,将这些日子来灵济宫内外的事情都问个清楚。兰芽知道他这几个月被关着,对外界的消息简直如饥似渴,瞒是瞒不住的,便小心剔除了极为关键的,将所有事体前后大概都说与了他听。

当得知兰芽此时处境的时候,虎子忧心得恨不能带兰芽远赴天涯,离开这是非之地,连声道:“真恨我当时不在你身边!这些事,怎么能让你独个儿扛!”

兰芽浅淡一笑:“好,我听你的。这回下江南查盐案,我便要你与我同去,一路上保护我,可好?”

虎子像得了糖果的伢子,登时眉飞色舞:“当然好!你不要我保护你,还敢要谁?”

兰芽只得叹息着笑:“说的就是。这天下,谁能比得上虎爷威武呢?”

虎子搓着手红着脸笑了大半晌,忽地一怒:“兰伢子,你别以为这样费心哄着我,我便不拦着你进宫!皇家宫宴,哪里是你说想去就随便能去的地方!”

兰芽吐了吐舌,安慰道:“你放心,我有皇上赏赐的腰牌,可以内宫行走。趁着除夕宫宴,不会有人留意我的。”

虎子忍不住低吼:“你冒险进宫,只是为了去见司夜染一面?!”

兰芽没否认,轻声认了:“咱们要下江南去了,这一走不知要多少日子。走之前,我总要去看看他,问他些话。”

说罢再补充一句:“总归,都是公话,为的都是公事。”

虎子紧抿嘴唇:“难道不是他死了更好么?兰伢子,别告诉我,不过在他身边一载,你救已然忘了满门血仇!”

兰芽清宁抬眸:“我自忘不了。可是我也不会称了那些贪官污吏的愿,不会让他这么就死了。我得让他活下来,至少活到我有能力手刃他的那天。”

“我陪你去!”虎子起身攥住兰芽手腕。

兰芽轻轻推开:“你去不了……不过我相信你将来终有一日有资格进宫去,就像令尊袁国忠大人一样,受赏国宴,威扬四方。”

虎子咬牙:“我发誓,定有那样一日。届时,我要你立在我的身畔;到那时你绝不会是为他入宫,你是陪我一起领受无限荣光!”

兰芽含笑劝慰:“好,我等着。”.

元旦前后,乾清宫将有数场宫宴。只有除夕宫宴,才是皇帝与后妃们的家宴。元旦当日是君臣共宴,元旦次日则是皇子与宗亲们的筵席……兰芽掂量着,只有除夕的家宴,因都是女眷,内外的防卫才能相对最弱。

况且,只有这一场,她才能见着梅影。甚至,是贵妃。

除夕午时刚过,整个乾清宫就忙碌了起来。司礼监带领内官监、尚膳监等开始装点大殿,布置金桌。

乾清宫几个门全都鱼龙般地进进出出,门上当值守卫的眼睛都瞧花了。轮到兰芽递牌子告进,当值的内侍便问:“你既不是乾清宫的人,又不伺候后宫哪宫主子,你今晚进乾清宫来做什么?”

兰芽是灵济宫的人,平日各个门上的倒是都蛮客气,可是今晚场合不一样。今晚是皇家的家宴,就算是司夜染这样的大太监,也绝无资格参加,于是灵济宫的其他人就更无资格今日入宫。

兰芽只好做了个揖:“伴伴不如查查档,小的虽说是灵济宫的人,不过日前皇上御口亲封的时候,却没说小的是‘灵济宫长随’,他老人家封的是‘乾清宫长随’。所以小的也是乾清宫的人。”

那内侍倒有些意外,一边查档一边跟身边同伴嘀咕:“……万岁不会说错了吧?他一个灵济宫的人,万岁怎么随口封个‘乾清宫长随’?”

旁边那内侍一捂他的嘴:“哎哟,你不要脑袋了你,这话你也敢说!就算圣上本意也许不是这个,可是那可是御口,说了什么就是什么的,谁敢更改?”

那内侍无奈,只好朝兰芽挥了挥手:“你进去吧!”.

兰芽进去先跟着一起忙碌,眼前人影纷纷,耳中都是廊下的中和韶乐、大殿内的丹陛大乐的嘤嘤嗡嗡,她加了十二分小心朝乾清宫前后左右去找,却也一时不敢确定司夜染究竟被关在哪里。

终于熬到天色擦黑,各宫的妃嫔都暗派了自己的贴身宫女前来打探坐席安排,其它人都穿什么服色等,一场后宫暗战即将拉开帷幕。

兰芽在门口瞄着,终于瞧见了梅影。

兰芽几乎欢呼一声扑过去:“梅姑娘你可来了!”

梅影被吓了一跳,连忙支开同来的柳姿,将兰芽扯到角落廊檐下去问:“你怎么在这儿?不想活了?”

兰芽一笑,却还是没忍住,泪盈于睫:“今晚就是除夕了,是天下团圆的日子。我总不忍心让大人今晚还孤零零一个人。我得来看看他。”

这一句话将梅影的眼泪也好悬给催出来,她深吸了几口气:“难得你还有这份儿孝心!原本我也是如是想,只是不知待会儿开宴了之后娘娘跟前离不离得开……你既来了,倒也方便了许多。”

梅影压低声音道:“开宴后,我想法子让人送些酒菜进来。若我脱离不开,你便给六哥送去……你告诉他,我,我恨惦念他。”

兰芽点头:“姑娘放心,我定将姑娘的心意转达。只是姑娘,我并不知大人被关在何处,还望姑娘指点。”

梅影傲然挑了挑眉毛:“我自然早就打听明白了。”说罢朝角落一间最不起眼的庑房怒了努嘴。

兰芽有点傻:“自鸣钟处?”

之前绝没敢想,原来司夜染被关在自鸣钟处里.

酉时,皇帝入场。

按例,今晚帝后当为主人,皇帝该与中宫皇后一同入场。可是皇帝进来时,手里牵着的却是贵妃的手!

而堂堂中宫皇后,竟然只跟随在半步之后。明黄耀眼、点翠凤冠的皇后,明明应该煊赫无双,可是这时却还要跟在贵妃后面,面上强颜欢笑。

所有人都暗自皱眉,却也都早就习以为常。

自从皇帝登基以来,每年的除夕家宴,几乎都上演着这样的戏码。从前皇上的发妻吴皇后,就是容忍不了皇帝如此,忍不住以后宫之主的身份杖责贵妃。结果皇帝一怒之下竟然废去皇后——而彼时,吴皇后被册封为后不过一个月。

有此先例,继皇后王氏便学会了明哲保身,虽然贵为中宫,见了贵妃却要称一声“姐姐”。之后再遇宫宴,即便强颜欢笑,却也要笑得看似情真意切。

兰芽在庑房廊檐下瞧着这一幕,也不由得暗自轻叹。

终于熬到所有人都跟随着皇帝进了大殿,里面笙歌燕起,兰芽才悄然挪向自鸣钟处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