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34黄金之女

“你别闹。”兰芽板起脸来,推虎子坐好:“现下我来了,可是你的危机尚未解除。咱们得先想法子让你逃脱这桩祸事去。”

虎子多日未见兰芽,一腔情愫便有些澎湃了些。不过见她小脸儿又噙了霜,便惧了,只好高举双手:“好好好。都是被你从前那两次不告而别吓怕了,只要你不再说跟我拆帮,我便什么都听你的。”

兰芽忍着心酸,含笑瞪他:“这还差不多。”

接下来的时间,兰芽跟虎子细细问了腾骧四卫的构成,以及那些女真人的情形。

听完虎子说跟赵玄怎么去教训那些女真人的“事迹”,兰芽便笑了,伸手拍他一下:“果然像是你干出来的事。妲”

虎子却有些笑不出来。

兰芽心下便一沉,道:“……我猜,那些女真人并非真正的驯马师吧?他们趁贡马之机来大明,进京,入宫,更直接到了你们腾骧四卫驻地西苑来,用意绝不简单。窀”

虎子一惊,随之又欣慰地叹了口气,情不自禁伸手又攥住兰芽小手:“你果然猜到了。”

兰芽被他握着手,试了一回想抽回来,却非但没成,反倒被他抓得更牢。

兰芽便只说正事:“……实则他们来窥探大明,我倒是不担心什么。让他们亲眼瞧瞧大明的风物繁华,对他们倒也是个震慑。只不过他们直接进了西苑来,这便不能不防——他们怕是直接来窥伺腾骧四营的实力的。”

虎子赞了一声:“正是。腾骧四卫对外不过说是御马监养马的兵卒,实则却是从天下所有兵马所有卫营里挑选的精兵中的精兵。可是毫不客气地说,大明军队精锐,尽数都在这里。女真人探得腾骧四营的实力,他们便可据此判定大明军事实力……”

兰芽点头:“他们若掂量着大明军队比不上他们女真骑兵的骁勇的话,他们就会趁机起兵了。”

虎子浓眉紧蹙:“正是!我爹他……”

他冲口而出,却猛地刹住。深吸口气,望着兰芽。

兰芽便垂下头去,反过来扯了扯他的手指。将他手指完成拉钩上吊的姿势,这才缓缓说:“……是袁国忠大人。”.

虎子险些蹦起来:“你都知道了?”

兰芽摇头;“不是我知道了,是司夜染知道了。我是从藏花口中得知的。”

虎子一颤,伸手连忙将兰芽小手都攥到掌心,死死握着:“你是怪我没明白告诉你?兰伢子你听我说……”

兰芽拍拍他手背安慰道:“我都明白,我从未怪你。”

兰芽深吸口气:“我也同样有事瞒着你:我是岳家人,我爹是文华殿大学士岳如期。我在哈德门外初遇你的那个晚上,我一家人刚遭大难……”

泪不自禁转进眼圈儿,虎子手掌用力,捏痛了兰芽:“那你当时怎么没告诉我!若我知道了,我那晚就跑到你家去,说不定还有机会替你杀几个仇人!”

泪水掉下来,兰芽欣慰而笑:“我知道,我知道……可是虎子,就算你能替我杀几个人,却又如何能杀尽了那些阉贼!这大明天下,号称有阉人十万,你如何杀得完?”

虎子痛惜拥住兰芽:“你别怕,终有一日,我必替杀尽了那帮妖孽去!”

兰芽含笑点头:“所以我要你忍耐,渐改了从前的性子去,在这腾骧四卫里卧薪尝胆,将来有一日架空了息风,甚至司夜染,你将兵权夺回去!”

兰芽抬眸,眸光坚定:“你是袁国忠大人的儿子,守卫辽东便是你袁家的心愿。我要你终有一日手握重权,重回辽东。替你爹报仇,亦扫清阉人对辽东军镇的控制;我要你替大明,重新守好那一道生死边关。”

虎子一震,正色道:“好!”

兰芽这才破涕为笑,抹干了眼泪,垂着头却挑了眼眸去瞟他。红唇轻启,缓缓叫了一声:“……袁星野?”

虎子登时满面大红,喉头哽咽了两声道:“太久不叫,我都快忘了自己叫这个名字。还是叫虎子更顺耳。”

兰芽笑:“现在叫虎子当然没问题,可是难不成你登台拜帅的那一天,还叫虎子不成?”

虎子揉着脑壳笑:“好,等到那时,我就还叫回袁星野!”

他凝望着兰芽,柔声问:“那你呢?你叫什么?”

兰芽窘了,前后思忖半晌,才道:“……我叫,岳兰陵。”

兰芽不能在虎子面前揭开自己的女儿身,若说了真名,怕虎子会猜到。

虎子果然起疑:“虽说我从小在辽东长大,不了解你爹这些京官,不过好歹岳大人的英名我也没少了听我爹提过。仿佛却只是听说过岳大人有一子一女,当中并无这个兰陵啊。”

兰芽脸通地起,尴尬地叫:“那是,那是因为我,我是庶出罢了!我,我娘是我爹养在外头的,所以外人并不知道我名字。”她眼珠一转:“否则那晚我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当世大员,尤其是岳如期那样身为内阁成员的,谁家没个三妻四妾的?虎子便点了头:“原来如此。”

虎子盯着兰芽,缓缓笑开:“兰陵,兰陵。便是兰陵王的那个兰陵么?面上戴着面具的绝美男子,战场上却也是骁勇无双的战神?”

兰芽跳脚:“什么戴着面具!谁,谁戴面具啦!”

虎子无奈地笑:“兰伢子,你干嘛发脾气?我说的是兰陵王啊。”

兰芽瞪他:“我这个兰陵,不是缘起兰陵王的兰陵,是屈原屈夫子所命名之楚国名邑……那时候还没有兰陵王呢!”

虎子掉书袋掉不过兰芽,只好挠了挠后脑勺:“哦,好吧。”

兰芽这才笑了,也知自己过分了,便扯住虎子手腕:“你在这好好等着,我待会儿让双喜给你送些酒菜来,你好好吃一顿。不过,先别出这房门,你的罪还没脱呢。”

虎子一把攥住她手腕:“那你呢?”

兰芽眨眼一笑:“我去会会那女真人。”.

虎子一听,便不肯松手:“你别乱来!他们不是普通的女真人,极有心机!”

兰芽点头:“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更要会会他们。否则如果他们不肯松口,那朝廷碍于脸面也饶不了你。一旦皇上心意已决,那就谁都救不了你。我得让他们自己吐了口。”

虎子却还是摇头:“不值得为了我,而让你涉险。”

“谁说的?”兰芽给了他一拳:“在我心里,你很重,很重。知道么?”.

兰芽优哉游哉在跑马场旁边转了几圈儿。

她的服色并不出众,不过是长随的绿袍曳撒。这西苑里里外外伺候的内侍还多着,长随之位的更是不知凡几,于是从表面上看起来,她就是个不起眼儿的小太监罢了。

于是兰芽在马场边儿上绕了几圈儿了,也并未引起女真人太大的注意。

兰芽细细打量那些人。一群人二三十个,核心的是当中的七八个。俱是刀条脸,身材魁梧,宽肩细腰的,一看就是惯于鞍马的。

当中唯有一个特别了些,个子要小些。不过还是比兰芽高,至少能到虎子耳朵的高度。

若按大明男子而论,有些文弱书生还赶不上这个人高,可是在那些魁梧大汉当中,便显出那个人的细弱来。

兰芽便笑了.

一群女真人控制着马匹,在马场跑了几圈,便到午饭了。

兰芽觑着那个小个子的女真人,便尾随而去。

负责伺候那人的内侍正要打热水,兰芽亮了腰牌,将活计揽过来。她勉力提起一大桶热水进去,可是脸盆却在高高的脸盆架上,她怎么吸气使力,却都提不起来。水桶晃晃悠悠的,里头的水便溅出来不少,将青砖地面都打湿了。

小个子的女真人瞧见了,忍不住冷哼:“你们大明的男人,就是这么不中用么?”

兰芽终于听见了他说话,心里一喜。便躬身答道:“姑娘错了,我不是男人。”

那女真人登时恼了,坐在炕沿儿上狠狠一捶:“你说什么你!你不是男人,倒也对,我想起来了,你们是被净身的,的确是不男不女了!可是你冲我乱叫什么!”

兰芽索性也不跟那水桶折腾了,就搁在地上,气定神闲扭头来望那人:“我没说错啊,姑娘就是姑娘。姑娘如若不认,敢不敢叫我验验?”

“你,你敢冒犯我!”那女真人气得脸色发青:“你知道不知道,上回那个冒犯我的,现在可得了什么下场!不过几个月,竟然又有不怕死的么?”

兰芽连忙赔礼:“哎哟姑娘,别这么吓我啊,我怕死了……”

那女真人气疯了,伸手抓过枕头扔过来:“你还叫!”

兰芽接住枕头,故意还深吸口气:“姑娘听我一言,这枕头千万不能乱扔。在我们中原,枕头对姑娘家可有特别意义:主动招引情郎,那叫‘自荐枕席’;与情郎私会,那也要自己带着枕头的。姑娘此时将枕头扔给我,难不成是对我有意?”

女真人快要气哭了:“你,你胡说八道!”

兰芽耸耸肩:“姑娘就算是女真人,可也听说过我们中原的大唐盛世吧?当年的高阳公主,私会辩机和尚,就是自己带着枕头去的……而最后被告发,罪证也正是公主殿下她自己的枕头。”

女真人已是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兰芽索性再走近一步:“实则是姑娘误会我了。我说的话,根本就不是冒犯姑娘——姑娘想想,什么样儿的姑娘女扮男装却会长久不被人发现的?呃,姑娘会说我们的花木兰的典故——那是行伍之中,没人注意仪表的,尚且有情可原;除此,女扮男装而长期不被人识破的,便只剩一个缘由。”

兰芽说到这儿就不说了,径自摆弄着那个枕头玩儿。

那女真人自己却有些绷不住,怒吼着问:“说,什么缘由!”

兰芽俏皮瞟过去:“……太丑了呗!”

“你!”

女真人回手又向帐子里划拉,还想找什么掷兰芽。

兰芽忙笑:“真的,姑娘别恼。男女终究有别,女子的相貌身姿又以细致袅娜取胜,纵然是我这样不男不女的阉人亦不可能完全学得像……所以什么女扮男装,久瞒过人去的,不是本人太丑,那就根本都是扯淡!”

那女真人当然想不到,眼前站着的这个也是女扮男装。所以她才根本逃不过兰芽的眼睛去。

那女真姑娘恼得奔过来,扯住兰芽的手:“走,你跟我走,我倒要问问你们大明朝廷,竟然胆敢让你这样冒犯于我!”

“走便走。”兰芽一丝不惧:“到时候免不得我要拼命喊冤,为了自救就得咬死了要给姑娘你验身……就算最后我还是死了,姑娘的身子也被人验看过了,我也不亏。”.

那女真人是着实没想到会遇见这样一位。当初虎子那件事,他们报了闹了,明廷二话没说,立刻将虎子和那赵玄拿下。不管怎么先上几场大刑,让他们亲眼瞧见了,消了火气。

那么面活耳软的大明啊,怎么会冷不丁冒出这样一个刺儿头来!

听见了她这边的动静,外头便有女真人敲窗,用女真语审慎问话。

兰芽纵然听不懂,却也能根据情形猜到他们是问这姑娘遇上麻烦了么,是否需要他们帮忙。他们那一串叽里咕噜的女真话里,兰芽只在话尾听清了几个音节:爱兰珠。

女真姑娘面色尴尬转了几转,同样以女真话叽里咕噜作答。兰芽从她神色大抵猜到,她是说不用那些人管,让他们走。

果然窗外安静了下来。

兰芽俏皮一笑:“原来姑娘芳名爱兰珠……可真好听。”

“这么美的名字,便也坐实了姑娘的身份。想来女真魁梧的汉子们,不会有人叫这样的名字才是。”

爱兰珠大惊:“你,你听得懂我们女真话?”

兰芽咯咯一笑:“听不懂。不过我大明人杰地灵,纵然听不懂女真话,姑娘难道就以为我猜不到姑娘的意思么?”

爱兰珠被唬住,面色一白。

兰芽翘了翘脚尖:“爱兰珠……姑娘可否示下,这么好听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要你管?!”爱兰珠顿足。

兰芽笑了:“姑娘不说也无妨,我便依着字面自己胡乱猜想好了。只不过如果猜错了,姑娘可别生气才好。”

“你别瞎猜!”爱兰珠又顿脚:“这样尊贵的名字,岂容你随便望文生义!”

“哇……”兰芽咯咯地笑:“姑娘连‘望文生义”都用得这样好,佩服,佩服。”

爱兰珠白她一眼,昂然道:“爱兰珠的意思是——黄金之女!”

“哇!”兰芽由衷叫了一声:“果然是尊贵的名字。”

爱兰珠瞪她:“你又知道了?”

兰芽微笑:“我知道你们游牧部族与我们中原人又有不同。我们中原人最崇玉,说黄金有价玉无价;可是你们游牧部族更喜爱黄金。所以黄金在你们的文化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意义。便比如蒙古的‘黄金家族’,是只有成吉思汗-忽必烈一脉的正朔才配拥有的出身。而爱兰珠你竟然叫‘黄金之女’,我猜……”

爱兰珠大惊:“你别猜了!”

兰芽含笑而立,点头:“好,姑娘叫我别猜了,那我就不猜了。只是我好不容易猜到的,总不想就白白猜到了。”

爱兰珠眸光一冷:“你想要什么?黄金还是白银,抑或是东珠,你说!”

兰芽轻轻一叹:“黄金白银,或者你们女真水域特产的东珠,都是好东西,都金贵得很……可惜,我都并不稀罕。”

爱兰珠握拳怒喝:“那你要怎么样!”

兰芽不慌不忙道:“其一,跟姑娘换两个人。就是当日冒犯过姑娘的两位腾骧勇士。”

【说到“爱兰珠”,大家可能会想到皇太极的宸妃海兰珠。海兰珠的意思是“怜爱之女”。女真-满族里叫某珠的名字很多呀~争取明天加更,最晚后天哦。】

谢谢彩的1888红包+20花、旧木的588、晶晶的10花、

12张:971202

9张:84964695、18680254369

4张:事儿妈

3张:胖娃娃、刘逶、落雪满衣、huaihuaizhijia

2张:irenelauyy

1张:秋风溢满楼、songxiangyi0805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