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30论罪当诛

从小他就不是个娴熟的闺阁女子,且不说男装随爹爹前堂见客,为了画艺敢与那些朝廷大员当堂理论;她更离谱地砸晕了爹的书童,蒙混进使团,随着爹爹出使草原……

这些事全都离经叛道,是其他人家绝对不能容忍,甚至不可想象的。

更何况此事出在身为文华殿大学士的爹爹家里……此时朝廷对天下官员全都极为防备,所有官员都恨不得关门谢客、夹起尾巴来做人,只求不让朝廷捉到任何把柄。可是爹爹却依旧听任她,甚至由着她,不怕因她而引来任何非议妲。

尤其,她还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出身仕宦却拒绝缠足,愣是将自己这双天足留到十三岁。这在大明,便是闺女最糟糕的印记,甚至是找不到婆家的……可是爹爹不过一笑置之,听任她说将来草原纵马。

不仅如此,她从小念的书,根本不是《女则》《女训》,爹爹甚至劝说娘亲,不严令她非学女红……爹爹转而教她看《史记》、《资治通鉴》,让她跟家中男丁一样念《四书》《大学》;闲暇时让她翻阅的也都是《海外风物志》一类的书籍……每晚必留功课,撷取历史上某一乱世,令她独自思考,给出她自己跳出史书的意见。

在她心底,爹爹不仅是慈父,更是良师。

这样的爹爹在朝堂之上也必定是股肱良臣,而绝非是紫府污蔑的私结鞑靼的叛臣!

于是此时此境,她相信倘若换了是爹爹跪在她的位置,爹爹所想的一定不是一己的荣辱得失,而只会是关乎天下、辅弼天子。

在爹爹心中最重的,不是一己生死,而是这片锦绣如画的大明江山窀。

兰芽波涛翻卷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张敏躬身袖手而来,向皇帝禀报说司夜染来了。

兰芽深吸口气,却没回头,亦未抬眼。

司夜染疾步而来,步履无声。行过三拜九叩大礼,五体伏地而不起。

皇帝盯着他,半晌没说话,面上亦无表情。良久,才缓缓道:“小六,南京之行辛苦了。”

司夜染头不敢抬,连忙道:“奴婢实不敢当。”

皇帝清冷一笑:“别不敢当。你这回南下而归,替朕带回不少好东西。南京紫金山上的灵猫,前些年几要绝迹,连朕想用些灵猫香都难足量。可是紫金山的皇庄自从到了你的手上,竟然重现生机……这回你带回的灵猫数量,竟然足够朕未来数年使用。”

“小六,真别说,紫金山的天荫地气,倒是与你相合。”

张敏听了皇帝这话,都是一惊。

兰芽听得心下凛然,却又一时听不明白这话中意思。只觉内有深意,急得额角沁出汗来。忍不住悄悄去望司夜染。

他依旧清静宁和跪在地上,衣不染尘,面白如霜。只有眼角不自知地,绮丽轻扬。

待得皇帝说完了,他从容叩首:“奴婢是在皇上身边长大,从小沾染的便是皇上身上的龙气。奴婢这回南下也是替皇上办事,身上更有龙隐相随……身在紫金山上时,奴婢不是司夜染,而只是皇命钦差,是代表皇上叩开紫金山天荫地气的大门。所有收获,也都是皇上龙威庇佑,是太祖皇帝与孝慈皇后对皇上的疼爱。”

兰芽心下一跳,这才想起太祖皇帝朱元璋与孝慈马皇后合葬的孝陵,正是在紫金山南麓玩珠峰下。皇帝之前所说,想南下拜祭南京太庙,便也意指拜祭太祖皇帝与孝慈皇后。

可是皇帝却为何对司夜染一个阉人说这样的话?

皇帝听到太祖皇帝与孝慈皇后,便怆然起身,立在御案后感伤不已:“真可惜,身为太祖子孙,朕竟然这么多年没有办法拜祭墓前。”

张敏忙劝:“京师与南京,山高水远。皇上一馈十起,日理万机,又哪里能轻易离了京师?太祖皇帝与孝慈皇后在天有灵,定然都会明白皇上一片孝心。”

皇帝忽地转眸来望司夜染:“只是那紫金山上,却并非只有孝陵一座皇陵。”

司夜染淡然叩头:“奴婢浅陋,只知紫金山上一座皇陵,不知另有皇陵。”

皇帝又凝视他良久,方缓缓坐下。

这一席话来话往,听得兰芽心都揪了起来。隐约能听懂什么,却分明没有找到关窍。她心急如焚,却不敢有半点显露。

看皇帝终于坐回去,兰芽忙清了清嗓子,朝上叩头。

皇上这才想起来一般,笑了声:“哦,朕倒是忘了你。”

兰芽不由皱眉。皇帝之前跟贾鲁说忘了因为什么召贾鲁进宫,此时又说忘了……皇上当真是这么健忘的人么?

皇帝便换了与兰芽的话题,对司夜染说:“朕今日是召你灵济宫的人进宫来说说画儿。真别说,小六你延揽到身边的人呢,个个虽然都是年纪不大,却都聪明灵秀。倒是极有你从前在朕身边的风采。”

司夜染这才终于分了一寸目光,瞟向兰芽一眼,“奴婢实不敢当。”

皇帝话锋一转:“他献给朕一幅画儿,叫《清明万里图》,画的就是小六你沿运河一路行船的风物。顺便也向朕提及你在南京的经历……”

司夜染目光一寒,无声斫向兰芽来。

兰芽感知,却只能深深垂下头,不作回应。

皇帝盯着他们二人看了一晌,才干笑了一声:“小六啊,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只是有一点朕不喜欢:你小小年纪,却太过老气横秋——你说你到了南京呆了那么些日子,也不好好欣赏一下金陵风光,你天天都窝在紫金山的行邸里干什么?朕是要你办差,却没说要关你入监,你却把那行邸当成了牢房。啧啧,你这孩子,当真暴殄天物。”

司夜染面上不露声色,私下里却狠狠地舒了口气。

便忍不住再转眸望向兰芽去——

她依旧还是原来的姿势,没动过,不过他还是瞧见了她眼角眉梢悄然滑过的一丝狡黠……就像林子里那又小又凶又丑的灵猫神情。

害他白白虚惊一场。

皇帝又道:“你的心思,朕也明白。你不想私结南京官员,是叫朕放心。可是你上了船之后,怎地却忍不住了?”

皇帝转向张敏:“伴伴,将这幅画儿拿去给他瞧瞧,倒要看他还能如何抵赖?!”.

贾鲁出了乾清宫,本想在外头等着兰芽出来。

却没想到一出门就撞见万家的大管家万有。贾鲁皱眉问:“你怎么来了?”

万有急忙施礼:“盛三爷,老奴恭候多时了。快随老奴回府,老爷想见三爷。”

贾鲁忍不住呲牙:“盛三爷?谁是你们万家的盛三爷?我叫贾鲁,与你们家老爷不过同朝为臣罢了,并无半点私交!”

万安曾给贾鲁取名“万盛”,只不过贾鲁自己不想要。入学之后直到科举,便什么都给改了。只是万有得循着万家的称呼来叫。

万有只能陪着笑:“实则老爷昨晚就听说了曾诚死讯。老爷便担心三爷,昨晚整夜不曾合眼,今天一早就打听着顺天府那边的动静。当听说了三爷入宫面圣来,这便叫老奴早早到宫门口来候着。”

“三爷,听老奴一句劝,不管三爷认不认,血脉亲情总是割不断的。”

贾鲁一声冷哼:“算了。你们家老爷那么高的门第,倘若缺儿子了,只需登高一呼,那普天下便有乌央乌央的人来主动改姓归宗。不过我贾鲁,不稀罕!”

万有倒也不慌不忙,一径躬身陪着笑:“三爷说的对,老奴也敬佩三爷血性。这大明天下,也就唯有三爷您半点不仗祖荫,放着咱们万家这样好的门第而不在乎,自己争取到今日地位。老爷虽说有些唏嘘,不过每每总是忍不住与人炫耀一番,都说万家子侄是不少,却个个都比不上三爷。”

万有凑近一步:“老奴却要说句实话:三爷就算不为自己打算,却怎么不为夫人打算?眼见夫人年事渐高,将来入土之后,难道还要做个不进祖坟家庙的孤坟野鬼?只要三爷肯向老爷低低头,就算夫人是外来的,老爷难道心里还不因为三爷,而将夫人看得如大夫人一样的地位?”

“再者……老爷终究身在官场数十年,对朝廷内外的情势早看得真真儿的。此时三爷被困在雾里,何不去听听老爷的见解,又何必这样自困迷津?”

贾鲁闻言便一眯眼:“你是说,他有法子帮他们?”

万有左右望了一眼,笑了:“三爷这是说的哪里话来?老爷不会偏帮任何外人,老爷只会帮自己的儿子。”

贾鲁回头又望了望那巍峨森严的宫禁,依旧无法知道兰芽和司夜染在里头的半点消息……他便一跺脚:“好,我跟你去!”.

司夜染展开画卷,看见了那被水洇开的隐笔。那些人物均工笔细勾,栩栩如生。想抵赖都抵赖不掉。

倒是不知,她何时这样有心地都画了下来。而且数十个人物,均将面貌特征抓得如此精准。

当日在船上,他也早知道她在画画儿。初礼并非没提醒他防备过,初礼也曾将那幅画偷来给他瞧过……别说初礼,就是他自己,当时都未曾看出什么来,绝没想到画下有画。

司夜染看完了,忍不住扭头再看了看她。

几乎是含笑向张敏递还画轴,俯首叩头:“回万岁,她画的不错,奴婢的确是曾经在船上见过这些官员。奴婢也的确收下了他们的礼物。”

皇帝勃然大怒,砰地一砸御案:“司夜染,你好大的胆子!你一个小小阉人,不过替朕办差,却一路百官跪迎、百般趋奉,那阵仗倒不下如朕亲临!”

“朕知道你还会说什么皇家威仪,说什么钦差气度,皆源于朕躬。那你收受贿银,沿途搅扰官民,难道这也是朕叫你去做的不成?!”

张敏更颤颤巍巍展开他方才记录下的纸笺,一字一声,将沿途官员的职衔、姓名、所送礼物等,清清朗朗地念了出来。

正是当日在马车里,司夜染丢给兰芽看的那个簿子上的记录。虽然不全,不过却也大致涵盖了开初几页的主要内容。

司夜染便又扭头望向兰芽,目光如冰。

兰芽忍着,没回眸望他。惊讶么?还是在后悔当日给她看?

或者是没想到她竟然能背下来这么多?那他就是太小看她了,从小念书,爹要求她通篇背诵,背不下来便要加罚一篇……经年累月下来,她虽不敢说过目成诵,却也绝不含糊。纵然无法全篇都交给皇帝,然当中关键者绝不放过!

司夜染收回目光,叩头向上:“奴婢不敢抵赖。这些,确有其事。”

“好,好……”皇帝气得手腕轻颤,不屑再与司夜染说话,转向兰芽问:“依你看,他该当何罪?”

兰芽这才偏首,静静抬眸望向司夜染。

天光明净,大殿辉煌,他直到此时竟然还不慌不忙,仿佛万千成竹在心。

兰芽便收回目光,嗓音清灵:“回禀万岁,司夜染上负皇恩,下乱吏政,论罪,当诛。”.

贾鲁走入万府,目光望向堂屋里那个干瘦的老头儿。

那老头儿听见了脚步声,缓缓转身来,逆着光迎向他。

天光照进门棂,照亮老头儿的眉眼。一条长脸,一部白须,纵然满眼的精明,却也终究败给岁月,有些弓腰而直不起了。

这就是当今内阁首府,号称“万岁阁老”的外戚万安。

贾鲁皱了皱眉,施礼道:“下官贾鲁见过阁老。”

万安叹了口气。他明白,这个儿子虽然肯来,不过在他面前还是要坚持当“假”的。

贾鲁懒得兜圈子,万安便也开诚布公:“知道为何司夜染此番回京,皇上却并未第一时间召见他么?”

贾鲁摇头道:“阁老别卖关子了,下官只想听有用的。”

万安无奈道:“那是因为江南沿途,早有雪片一般的奏章飞来,个个都是参奏司夜染强索贿赂的!”

所有地方奏本,都要经过内阁,作为首辅,万安自是最清楚。

贾鲁也是皱眉:“他竟然又做这样明目张胆的事!”

耳边,却又传来兰芽那清凌凌的嗓音:“……凭他做事,怎么会这样莽撞?”

贾鲁便皱眉:“阁老已是奏明了圣上?”

万安点头:“按例,内阁票拟之后,要先送到司礼监那边……”

贾鲁心下一跳:“如此说来,这些奏章司礼监也全都知道了?”

万安道:“只有司礼监太监批红之后,方才能送到皇上的御案之上。”

贾鲁一拍大.腿!司礼监与司礼监辖下的紫府,早与司夜染不睦;这些奏章,司礼监自然非但不会质疑和扣留,反倒会欣欣然都优先送到皇上面前!.

“当诛?”皇帝也是小小惊讶,望住兰芽半晌:“……你总归是他灵济宫的人,听说也颇受他宠爱,怎地竟会这般忍心?”

兰芽冷笑一声,扭头望司夜染:“不光收受贿银,司大人还欺君!”

“何出此言啊?”皇帝都跟着紧张起来,趴在桌面上,俯身向他二人看过来。

兰芽盯着司夜染的眼睛:“大人是不是还要向圣上奏对,说大人收受那些财物都是要回来禀明皇上的?还有那些记录,是大人要呈献给皇上的?——小的劝大人不必枉费心机了。”

司夜染眯起眼睛来,依旧没说话。

兰芽转回头去,满面清冷:“大人分明是主动索贿,以办案为借口要挟那些官员。结果回头又要反咬一口,诬赖他们主动行贿?大人,小的劝你勿要误导圣听。皇上绝不会相信你这番说辞的。”

皇帝叹了口气:“没错。朕此时这桌案上,全都是各地官员联名参你的奏本!小六啊,一人说朕可以不信,可是这是沿途所有官员、几十人的联名参劾!朕,不能不信。”

皇帝抬起目光,望向头顶藻井:“这一回,朕也不得不杀你了。”

【关于明内阁的票拟,司礼监的批红,大家度娘一下即可~~

还有大家关心谁净身、谁没净身的问题——明代厂卫制度里,不是都是阉人。东西厂都是以太监为首,下面具体干活儿的都是锦衣卫,而锦衣卫是不净身的。所以灵济宫里头,不都是净身过的哟~

明天见。】

谢谢irenelauyy的10花+红包,xhqgwj的红包,素荷问心的鲜花

fangchengxy、adara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