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27早已死了

司夜染凝视凉芳一瞬,随即赞许一笑:“如此,倒也甚合规矩。你便去吧。”

凉芳盈盈一拜,朝兰芽所乘马车走去。另外三美簇拥着司夜染立在台阶之上,谁也未曾言说要先进门去。

这门外天地虽然广阔,实则拢音,兰芽在车上什么都听见了。更何况凉芳那四人燕语莺声,用的皆是梨园行的小嗓子,细腻温柔却音调高飘,想不听见都难。

于是当帘外莲步簌簌而至,兰芽便笑了。却未挑帘相迎,而是安安稳稳坐扎实了,一声未发。倒是初礼赶紧上前来,躬身给挑开了车帘。

车帘一启,隔着帘子的两个人便目光一撞。凉芳迎面挑眸望来,姿态谦逊,眸光却不温顺。他朝兰芽躬身一揖,正待要说话,却没想到兰芽原地起身,穿出车帘躲过车夫手中的马鞭,劈头盖脸便抽向初礼去妲!

众人皆惊!

且不说此时得罪兰芽的并非初礼,而明摆着是凉芳。更何况初礼一向是近身伺候司夜染的人,就凭这个身份,纵然是息风、藏花等人,又有谁敢对初礼这样窀!

初礼也被打得一愣,却没敢躲。他白玉般的面颊,登时留下一道血红,他捂着面颊无辜地扭头回望了一眼司夜染,继而又恭敬向兰芽施礼:“不知奴婢哪里有失,还请兰公子示下。”

兰芽蹲在车茵上,居高临下傲然一嗔:“还敢说你不知哪里有失?初礼,亏你在大人身畔伺候这么多年,怎地连大人身上半点规矩也没学明白!”

兰芽这般将话题直接引向司夜染,众人都不由得悄然望向台阶那边。

司夜染依旧没说话,却远远抬起头,眯了眼望过来。

兰芽只当没见,目光横掠过凉芳面上:“大人是最懂规矩的人,亦是最重规矩的人,初礼你也本该一样循规蹈矩才是。可是你方才擅自挑开车帘,我且问你,你可曾向我通报,又可曾得我允准?”

初礼捂着脸,说不出话来。

兰芽目光离开初礼,全然落在凉芳面上:“既然未曾向我通报,又未经我允准,你便擅自挑开车帘,这便是于礼不合!我不信你初礼跟了大人这么久,竟然连这点子规矩都不懂。”

“大人绝不会没教导过你,那就是你明明知道规矩却不守规矩!那我不妨猜猜,你为何那么大胆子殷勤而来?当是,为了讨好他人吧!”

兰芽无声冷笑:“初礼,你竟然胆敢为了他人而不循守大人教导的规矩……敢问,在你心里难道将那人看得比大人还重?你就那么急着讨好那人,便能将大人的教导全都抛之脑后?初礼,你自己说,我打你,冤是不冤!”

初礼面色一白,扑通跪倒:“兰公子容禀,奴婢绝不敢有此心!”

兰芽冷笑,这才不慌不忙抬头来直望向司夜染去:“大人,小的鞭笞初礼,该是不该?倘若不该,大人这便治罪,小的愿受十倍惩戒!”

司夜染未说话,只目光逡巡,仿佛思量。

凉芳离着风暴核心最近,虽然敛衽执礼,一声未出、一动未动,却也不可避免成为众人目光焦点所及。凉芳渐感目光压力,遂轻咳了声,袅袅向兰芽行礼:“兰公子请消消气。方才礼公公所做一切,实则都是因为在下。是在下欣然获知兰公子也随大人一并回宫,多日未见,甚为想念,于是急着上前恭迎。礼公公只是看在下这般殷切,方一时忘了规矩。兰公子实则不该怪在礼公公头上,要打要罚,都该朝着在下才是。”

凉芳说罢起身,将马鞭捡回来,双手高高递上:“请兰公子责罚!不论十倍廿倍,凉芳都以身扛!”

“咯咯……”兰芽却银铃般清亮而笑,亲自下车,双手扶住凉芳手肘,缓声道:“凉芳公子礼重了,兰如何受得起?”

兰芽说着,目光还是飘向司夜染。

“兰鞭笞初礼,那是因为初礼本是灵济宫老人儿,职责清楚。大人又一向是赏罚分明的人,做错了,便自然要受罚。我敢打包票,初礼心下绝不会因此而生嫌隙。不过凉芳公子就不同了。凉芳公子远来是客,在这令济公中并无半点职司,”

兰芽说着目光不知有意无意滑过他腰下:“甚至,公子都未必是净过身的吧?那按着宫规,就更不能在宫中久留……于是,兰如何能叫凉芳公子也遵守咱们灵济宫的规矩呢?所以,又何来凉芳公子违规受罚一说?公子可别闹了,快起来,没的让人家说咱们灵济宫没有待客之道。”

兰芽满上含笑,然句句都是钉,这前后左右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儿,又有谁会听不懂?

兰芽说完便松了手,也没真在乎凉芳是想继续跪着还是肯起来,便掌心一转折扇,向司夜染快步走去。到了跟前叉手施礼:“大人,小的怠慢了大人娇客,虽非故意,却也唐突。小的祈请大人责罚。”

众人目光呼啦啦全向司夜染罩来。

司夜染眯眼盯着兰芽。她小小面孔上,还是涌起了红云。或者是之前激愤,可是却更可能是兴奋得意。

司夜染遂一声冷哼:“兰公子,本官岂敢罚你!你之前字字声声都已说得那样明白,本官又岂能做那不懂规矩的人,坏了本官亲自竖立的赏罚分明的原则!公子虽有唐突,却未坏了规矩,本官又岂能说罚?”

兰芽衣袂轻摆,轻灵一笑,拱手道:“如此小的便不耽误大人了。小的先告退。”

众人惊愕目光里,兰芽脚步轻盈含笑而去。转瞬,小小身子便已转过月洞门,没了踪影。

阶上阶下,四美目光彼此交换数回.

兰芽径直回了听兰轩。

双宝和三阳在里头早听见了动静,忙不迭一前一后跑出来。门阶上撞上兰芽,两人惊喜跪地,两人都哭了。

兰芽自己也赶忙抹了把眼泪,一手一个将他们两个给拽起来,“哎你们快起来快起来。哭什么呀,我都回来了,该笑!”

双宝举袖拭泪,也说:“公子说的是,我们两个真是太不知规矩。原本心下就笃定的,公子当日出宫了不打紧,早晚是要回来的。”

三阳年纪小些,更直性些,没控制住,反倒哇一声哭出来:“谁说的!公子走了这么久,又是私逃出宫,又走了这么些日子……里里外外的人都说,公子是肯定回不来的了。不叫大人给惩治了,也再没胆回来。”

三阳泪汪汪抓住兰芽衣袖:“他们都说,从此听兰轩再没人了;我跟宝公公,再也没主子撑腰了!”

兰芽又是笑,又是心疼,扯着三阳的手腕说:“妈蛋,是谁说的?三阳你不哭了,走,带我找他去。本公子要叫他瞧瞧,咱们听兰轩还有没有人!”

双宝赶紧上来拦住,抹干净眼泪,暗自伸脚踹了三阳一记道:“公子别听三阳瞎说。他就是个小孩儿,肚子里三句话都兜不住,管什么就想闹意气。公子回来就好,这一路风尘的赶紧洗洗吧,奴婢这就到厨房去传饭!”

三阳也明白兹事体大,难不成真叫自家公子带着自己去寻衅打架?三阳便也赶紧乖乖去烧热水.

又回到旧日房舍,兰芽望着再熟悉不过的陈设,不由得叹了口气。

一年前初来的时候,虽觉这房舍布置精雅,颇具匠心,可那时不过将这里当成豪华的监牢,半点都不喜欢。

可是这一走,再回来,却抵挡不住那扑面而来的熟悉,挡不住心底油然而起的思念。

从失去了家,不知不觉里,早已将这牢笼当成了第二个家。就连曾经当做狱卒的双宝和三阳,也早已当成了兄弟一般。

这世间最难抵抗的,不过还是人心易变。再深的憎恶都会变浅,再痛恨的人……亦找不见了从前那恨的刻骨铭心。

她好怕.

简单沐栉之后,双宝进来伺候她吃饭。

此时那毛楞的三阳不在,兰芽便借着灯光,幽幽叹了口气:“双宝,你挨打了。”

双宝今儿这张脸抹得妆粉那叫一个厚!给她斟酒夹菜的时候儿,随着动作的颤巍,他脸上的粉末都止不住地往下掉。兰芽看得实在心酸,明白这是那孩子的心意,本不想叫她瞧出来的。

双宝端着酒壶愣了一下,随即便笑:“没有,公子多虑了。”

兰芽搁下筷子,一把抓住他手腕,到脸盆旁,不由分说掬水给他揉脸。粉掉了,便什么都遮不住了,耳鬓旁长长的一条,分明是旧伤刚好又叠了新伤。

兰芽瞧着就忍不住地笑:“还说没有,嗯?双宝,你此时都比不上三阳,那孩子好歹跟我实话实说,你却还想把我当成个傻子!”

双宝掉了眼泪,跪倒在地下:“是奴婢不当。可是奴婢只是想……”

兰芽凄楚一笑:“我明白你的意思。大人有了新人,我又那么闹腾着私逃出宫去,如今上上下下的人都等着看我笑话儿。他们一时不好拿捏大人的心思,便先折腾你们两个来试探。一回两回没人管,他们便越发大胆,拣着破鼓就往死里捶!”

双宝一时垂泪,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兰芽不强迫他起来,便也蹲下来,跟他眼睛对着眼睛:“宝儿,委屈你了。我知道你原本是这宫里‘双’字辈里最被看好的一个,可惜当日跟了我,如今更是一起吃了苦头。是我连累了你。”

双宝摇头:“公子切莫这样说。自从跟了公子,说实话小的没少了吃苦头,从当日公子排揎给的几十板子,奴婢也都好好挨过来了。心里不曾恨过公子半分,反倒因之跟公子越发亲近。这点子伤,原本是小意思,公子切莫放在心上。”

兰芽点头:“行,我不现在就打上门去,我暂时忍下。不过你得告诉我,是谁下的阴手。”

双宝蹙眉不答。

兰芽便还是笑,满是苦涩:“好,我还是不强迫你。你不说,我来说,你只消点头或者摇头就可。”

双宝点了点头。

兰芽缓缓吸了口气:“方静言。”

双宝也没想到兰芽第一个就说中了,且没用疑问的语气。双宝只好点头认了。

兰芽轻哼一笑,索性一P股坐在地上:“我再猜一宗,你看对是不对:他眼下已经有了主子,就是凉芳公子吧?”

双宝眼睛一亮:“公子,我的好公子!奴婢本还担心,公子这离宫一去多日,宫里的什么事公子都不知晓,却原来公子什么都知道了!”

兰芽摇摇头:“猜到这些,原也不难。别怕,我回来了,他便再不敢欺负你。况且,我今儿在大门外连初礼都鞭打了,他小小一个方静言,难道还能高过初礼去!”

双宝眼珠一转,面上喜忧参半:“公子是在替奴婢等立威!公子自己可以不必一争短长,可是公子却早料到奴婢等受苦,于是公子拼着唐突,也要替奴婢等争回这一口气来!可是奴婢担心,大人和礼公公可会因此而记恨公子?”

兰芽没回答,一骨碌爬起来,转身独自走回桌边去。

双宝傻傻望着她背影,一时猜不中她在想什么。

良久,兰芽才又幽幽道:“我倒希望他们记恨。那便,一切都简单了。”.

听兰轩那边,兰芽孤单一个人儿吃饭;水镜台这里,却是人影幢幢、欢声笑语,司夜染亲自过水镜台来用饭,四美与伺候的人一大帮围着。

司夜染也难得开心,罕见地讲了两个江南听说的笑话儿。他绘声绘色讲出来,逗得那四美笑得俯仰不止。清芳便觑着凉芳,柔曼道:“……是谁说大人一向冷面的?瞧大人现在的模样,便是戏台下最知情趣的客人都比不上。”

凉芳一皱眉,低声道:“师兄你胡说什么?真是醉了。”

死也容纳听见了,倒是没什么,淡淡一笑握了握凉芳的手:“无妨。我都先说笑话逗你们笑,你们又何必这般拘束?”

凉芳却还是坚持起身,行礼道:“大人勿怪。我等四人从前在梨园班里散漫惯了,有些规矩不是太懂,师兄这才说出这样话来。奴婢四人定好好学规矩,请大人放心。”

司夜染笑,拉着凉芳的手坐下:“坐,都坐。不瞒你们说,这灵济宫里从来都太过冷清。难得你们四个不墨守陈规,让这里里外外都生色不少。本官喜欢。”

这时初礼捂着面颊,疾步匆匆来报,凑在司夜染耳边低语了几声。

司夜染面色一变,沉声道:“本官向与顺天府不睦。却也没道理本官刚刚回宫,他们后脚就上门来让本官不快!”

凉芳四人都赶紧站起来。

司夜染蹙了蹙眉:“你们先吃。我去看看就来。”.

半月溪。

司夜染眯眼望那背对门立着的男子,唇角冷冷一挑。

进了门便嗤声道:“司某回京,回绝一切文武官员迎候。却不想贾府尹这般客气,非要登门来迎。司某实不敢当。”

来人正是贾鲁。

贾鲁霍地回头,冷冷一哼:“司大人不必急着脸上贴金。就算早听说司大人南下,一路州县官员全都跪迎,可是却绝不会包括我贾鲁!”

司夜染冷笑坐下,摆好衣襟:“那贾府尹登门又有何见教?”

贾鲁盯着司夜染,忍住怒气:“曾诚死了。”.

曾诚死了,贾鲁都有些压不住肝火。本以为司夜染听了也会动容,却没想到司夜染只是静静地听,听完了只淡淡点了点头。

贾鲁压不住火气,奔过来一拳砸在桌案上:“我说曾诚死了!你到底听清楚没有!”

司夜染冷冷抬眸:“本官耳聪目明。”

贾鲁咬牙:“那你竟然还无动于衷?是谁嘱咐我,要我一定设法将曾诚从紫府手里抢过来的?是谁托付我,一定要留下曾诚活口的!”

司夜染淡淡抬了抬眉:“是我,不假。不过我却也不意外,贾府尹力有不逮。”

贾鲁暴怒:“你说我做不到?你竟然敢这样质疑我?”

司夜染淡淡叹了口气:“在我眼里,曾诚早已是个死人。”

【明天见~】

谢谢yulingzll的1888大红包、欣心向荣的588红包、dianerx的闪钻、13142025123亲的红包、小七的188红包

3张:丞澄、水水糖果核、13911172111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