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25灵猫小衅

“是它?”

兰芽想及那日在林间,那小兽张牙舞爪向她扑来的样子,着实太难跟香料联想到一处去。她仰头望司夜染:“大人,那小兽究竟是什么?”

“灵猫。”司夜染垂下眼帘去,“又叫香狸。”

怪不得当日要封山,数十条汉子去围捕。兰芽便忍不住问:“如此说来,这灵猫香是皇家贡品?”

“嗯。”司夜染拈起香箸来,拨了拨香炉:“皇上最爱这品香,说凝神安心的功效比龙涎与麝香更好。窀”

兰芽便忍不住凑到香炉边儿去,使劲深吸了几口气,嘴里嘀咕着:“这可是上用的香料,咱们这普通小老百姓难得闻见。总要深吸几口气才行!”

司夜染原本想拦着,却晚了一步,她已然深吸进去太多香气;司夜染便面色略有异变,愣怔盯着她,极罕见地仿佛有些手足无措妲。

兰芽自己不知,她深吸进香气之后,面色宛如醉酒般红了起来。她笑,目光也有些涣散:“……当日,真被它给吓坏了。没想到那么凶的小东西,竟然有这样奇妙的香。”

她坐下来,莫名盯着司夜染笑:“大人你说,此事怎么能合情理?那么凶的小兽,见人就会张牙舞爪,凶狠异常,它却怎么会长出这样奇妙的香气来?哎,我总觉,能产香的除了香花幽草,怎么好歹也得是温顺又好看的兽类哎……便譬如那香麝,好歹也如鹿一般灵黠,哪里像它,又小又凶又丑。”

司夜染瞧一眼她那样子,摇摇头,眉眼却无声舒展下来。兀自垂眸拨弄那香炉:“那又有何奇怪。本不止兽,更有人如此。”

“人?”兰芽觉得有些奇怪的晕陶陶,可是嘴却控制不住地更快:“难道也有人身上有这般奇异香气?啊,那岂不是要将人杀了取香?”

司夜染只能皱眉,纠正道:“不是人有香腺。我是说,有人也是又小又凶又丑……”他莫名地忽地抬眼向她望来:“可是奇异地,就是周身都有奇异香气,让人不自禁想要靠近。”

马车里的温度悄然升高,那香气便随着热气更加浓郁。兰芽觉得头晕更甚,也不知自己怎地就是想笑,藏也藏不住。

“咯咯,大人说的是谁呀?我怎么好像听懂了,却又没听明白?呃,大人你让我想想……”兰芽伸手扶住司夜染手臂,另一手撑住额角,用力地想。继而啪地一拍车厢:“我想明白了:大人说的是凉芳公子!”

司夜染恼得直接将她那只手给推开去,别开脸不再搭理她。

她却兀自红着面颊、迷蒙着妙目,说得欢快:“凉芳公子,这名字便如这香气一般啊,凉且芬芳。”她外头,瞅着司夜染咯咯傻笑:“大人是想念凉芳公子了吧,嗯?这回南下,一出来就是大半个月,思念新人思念得紧了吧?”

司夜染抿紧红唇,淡色如冰的眼睛无声盯着她。

兰芽却也没害怕,兀自说着:“实则这灵猫香既然是上用之物,大人怎可这样贸然自用呢?这罪过若传扬出去,便是大人有不臣之心!”

“不过大人放心,小的绝不会说出去。只因为小的明白大人的心呐,大人用这灵猫香,不是憧憬皇上的龙座,而不过是借这香气思念自己心上的人儿……所谓,情有可恕。”兰芽红着脸颊,摇摇晃晃起身,豪爽地拍着司夜染肩头:“……我虽然,时时刻刻都想杀了你,可是你放心,这宗罪名我不会用。”

“为什么?”司夜染淡淡抬眸。

兰芽跌坐回去,不知怎地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泪,便使劲用手背抹了两把,幽幽道:“因为,我好明白这种思念的滋味。因为,我也在拼命掩饰对一个人的思念……”

话说至此,司夜染确知兰芽是真的醉沉了。否则,她哪里敢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在思念谁?还用猜么?彼时大船刚刚起锚,一直在船舱里兴致恹恹的她,却忽然冲出了船舱,不顾一切向船尾奔去……那一刻河面上水花飞扬,那一刻她的裙裾也随风飞扬。她直奔着船尾去,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他就在船头之上,虽然站得那么高那么远,却一直在望着她!

看司夜染半晌不说话,兰芽有些无聊,笑笑地伸手,不知为何去拨弄他纱帽两边垂下的悬绳。一下两下,仿佛秋千一样。她忍不住咯咯地笑,问:“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说话,便是都被我猜中了吧?其实你和我,都一样,不过是两个可怜人……再思念又如何?还不是被困在路上,怎么都到不了那人的身旁?”

司夜染心下火起,劈手推开她不住捣乱的手:“你住嘴!”

兰芽却反倒越挫越勇,索性跪起来凑到他面前去:“我为什么要住嘴?难道我说错什么了?”

司夜染皱眉,眸色越发冷漠疏淡,向后退了退,半带讥讽道:“兰公子,我提醒你一声:你此时已被香熏醉了。”

“哦?”兰芽用力拍拍自己的头:“……嘿嘿,还别说,仿佛真的有点哦。现下这个模样,倒真像喝醉酒了一般。不过,又能如何?小爷我不怕,嘿嘿!”

就当几碗黄汤下肚,大不了狠狠睡上一晚也就是了,还能怎么着?

司夜染蔑然道:“兰公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灵猫香虽说安神宁心,不过那都是要经过人工精炼、稀释之后。你闻到的这一只,我不过粗浅加工过,于是它的气味只有原始功用,而不作安心宁神之用。”

兰芽本就有些晕,这些听不懂的话便让她更晕。她便不耐烦地伸手拍了司夜染一记:“你到底想说什么?小爷我听不懂!”

司夜染幽然转眸,向她望来:“灵猫香腺长在哪里,你知道么?它产生这香气,又是何用,你明白么?”

兰芽一拨拉脑袋:“我不知道!”

司夜染幽幽挑唇:“它们的香就产在——交.合之处。它们产生这香气,原本为的就是吸引伴侣……所以兰公子,你吸入了太多香气,又吸得太急,于是你接下来,便不止如醉酒那么简单。”

他嗓音清冷,近乎残忍说出这些话。可是他淡色眼底,却又仿佛漾起笑意……兰芽心下想,妈蛋,那笑意也必是讥讽之意!

兰芽扣着脑袋,一字一句将他说完的话在脑袋里又过了一圈儿,大致明白严重性了……

兰芽便一声惊呼,朝着车门口便扑过去。她得逃,得在那香效发作开前逃得远远的!

她不能再继续跟他独处一辆马车内,否则……否则她要是做出什么来,她事后还有何脸面活在人世!

司夜染蹙眉望着她的逃跑,蹙着眉,极是有些犹豫,是否该将她捉回来,还是就这样放她逃去。却还没等打定主意,兰芽已然一个鱼跃飞扑,却没计算好距离,直接扑出车门去,扑通撞在了地下。

她惨叫一声:“哎哟!”

车马也受了惊,车夫一声惊呼,急忙拢紧马缰绳。

司夜染蹙眉,身形已然横掠而出,宛如树叶飘落,手已然将她抱在怀中。只差一步,那惊马便要扬蹄踩下来!

兰芽却已是混沌,不知自己方逃过一劫,只因为在他怀中,嗅到男性气息,便忍不住将脸儿都凑过去,贪婪贴着他的颈子,厮磨呼吸。

前后的马车都聚拢过来,侍卫与初礼等人都看见了这样一幕,便都目瞪口呆。

司夜染蹙眉,一摆衣袖:“没事。你们各自回去。”他自己则抱紧了兰芽,跃入车厢。

他抱着她方坐好,兰芽便在他怀中蠕动起来。樱唇贴着他颈线滑动,淘气的指尖则伸进了他领口。

司夜染呼吸一粗,急忙捉住她小手,低声喝止:“你看清,我是谁!”

若她醒来,知道他是司夜染,她又如何面对!

可是兰芽已然看不清,脑海一片混沌,鼻息之间只有那似兰似麝的香气浮涌……她咯咯地笑,被捉住了手,便张开口去咬他的颈子。

她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总要让他疼,要听他呻.吟,才能解了她心头这一片迷茫的躁动。

司夜染呼吸渐急,制住她小手却没能避开她牙尖。那似欢似痛的感受,让他不由得长吟出声。兰芽便更得了鼓励,咬得更深下去。

随着她的牙尖,她香滑的小舌、柔软的唇瓣也一并跟上。牙尖带来刺痛,舌与唇却创造柔致快.感……这样的感受让司夜染渐难自持,到后来索性阖上眼,头向后仰,将自己整根脖颈都露出来,遂了她的心意。

感知他的臣服,兰芽小兽般欢叫一声,且咬且吻。此时脑海里,只幻化出那日琼林之间,凶猛白牙的小兽,而不再是她自己。她想要这样侵袭,想要获得攻击的快乐,依旧在神智最深处记得,眼前的是敌人,必得要攻伐才行。

野性爆裂,她小野猫般嘶叫一声,起身跪在他膝间。一根脖颈已然满足不了她,她两手一分,便将他衣襟扯开……

一爿男子身子,便袒露在她眼前。

有成年男子的浮凸与遒劲,却依旧还有少年的幼.嫩、丝滑……仿佛被小兽附身般的兰芽,一声欢叫,便扑了上去。

她咬,她吮,她含取拨弄,她肆意撕扯……

她也不知哪里来的这样大的力道,他怎么都躲不开……或者说,不想躲。

直到腹间腾起灼灼热火,他才猛地将兰芽裹在怀里,箍住她的手脚,不准她再乱动。

兰芽正在兴头,如何肯放弃?她挣扎厮打,却说不清想要什么,在得不到之时痛楚地低泣。她朝他嘶吼:“……给我,你给我!”

司夜染咬紧牙关,眸色寒凉:“兰公子,你闹够了!”

兰芽动弹不得,懊恼地哭出来,柔软呜咽:“……为什么,你总不肯给我?大人我好难受,好难受。”

司夜染阖上眼帘,面色苍白下去。

兰芽以为他妥协,便野性又发,冲过来撕扯他的腰带。

司夜染一声叹息,扯过狐裘来将她兜头盖住,让她与外面的世界隔绝……

他抱她坐上膝头,随即,一柄硬物,跳脱而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