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24为有暗香

运河水阔,千帆万棹。

兰芽坐在船舱里,扒着窗沿儿,看司夜染手下的宦官监督着皇庄上的工人,将捆扎结实的贡品成批成批运上船来。

司夜染的船,根本不是她南下时所乘的客船可比。这艘大船高起三层船楼,描金镂刻,装点得富丽堂皇,不啻水上宫殿一般。甲板下又有三层巨大货舱,专放数以万计的贡品。

船头船尾,长不下二十丈,上下船工至少有二百人。

这规模,纵然因为运河水浅,比不上远洋横流,于是纵然比不上当年三宝太监下西洋的宝船,不过也已实在令人咋舌。

更何况,这艘船不过是司夜染所率船队中的旗舰。旗舰周围还簇拥有数十艘规模略小一些的船只,一时之间铺满整个河面,遥遥直到水天相接处,一眼望不到尽头窀。

皇家煊赫,大明繁庶,俱在其间。

兰芽忍不住咬着后槽牙恶毒地想:倘若司夜染用这样的大船夹带私盐,那该能夹带多少!更何况,运河沿途的官员又有谁敢查他?

她真有点后悔,不如暗自带上来些私盐好了,凭她此时身份,随便藏在哪儿都方便。到时候经过沿途关卡,她只需略施伎俩,便都栽赃到司夜染身上好了!

这时舱门一开,初礼抱着廛尾,跟个金童似的走进来,躬身道:“大人叫问:兰公子满眼恶毒,又是在想什么?”

兰芽吓得一蹦,头险些撞到舱壁。

她没搭理初礼,先将脑袋从窗口伸出去,向船头高台上去瞧。

那里一柄杏黄大伞,伞上金丝绣游龙,金鳞闪闪耀人眼目。而那打伞之下,则立着身着亮银锦袍的司夜染。他当船头而立,俯瞰码头内外运送贡品的盛景,他身上同色的大披风在水风中猎猎而扬,在肃静的空气中独独奏响呼啦啦的声响。

兰芽悄然攥了攥拳。

他站得那么高,看的那么远,却竟然还瞧见了她眼睛里不过转瞬流淌过的恶毒?他是妖怪不成!

兰芽便缩回头来,朝初礼一哂:“礼公公,你可别胡说八道。大人说话一向最重理据,断不会说这样没根的话。”兰芽抬手一指司夜染所站高台:“你瞧大人站得有多高多远,他怎么可能看得见我?更别说什么一闪而过的神色!礼公公,你这是假传钧令~”

初礼咳嗽一声:“公子总以为大人站得高,站得远,便定然看不见公子……实则,公子都是错了。”

他说的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

兰芽扭头瞪他:“礼公公此言何来?”

初礼摇头一笑:“奴婢只是来替大人和公子传话。既然公子没什么话要回给大人,那么奴婢告退。”

初礼转身出门,兰芽冲他背影做了个鬼脸.

岸上,同样看着高台之上的司夜染的,还有南京守备太监怀仁、南京后军都督李度。

两人表面为率领南京司部官员前来为司夜染送行,立在岸上迎向司夜染的方向时神色也极谦恭,只有在司夜染转头过去时,才放眼中的轻蔑浮现出来。

李度凑到怀仁身畔,低声道:“总算走了。这一走,南京城便又是咱们的天下。”

怀仁轻哼一声,宦官特有的尖细嗓音里充满了讥诮:“李都督也是统兵之人,怎地还怕了他个小娃娃?”

李度面上一赧,拱手道:“下官佩服公公胆色。下官只是担心,曾诚既然已被押解入京,司夜染却突然杀了个回马枪下江南来,虽说表面可说是督促皇庄缴纳贡品,可是下官这心里着实不安稳。总担心是咱们的事情,被他察知——天知道曾诚私下里跟他招供过什么,是否将咱们都供出去过!”

怀仁冷声一笑:“你别忘了,司夜染办案好歹也要向紫府报备!公孙寒已然接手了曾诚的案子,将他押解入京根本就没让司夜染的人近过身,司夜染又能从曾诚那里知道什么!”

李度便也点头。

南京守备太监,本是司礼监的外差,派出的都是司礼监最信任的,于是怀仁与紫府公孙寒等本是一家人。押解曾诚,既南有怀仁,北有公孙寒……那便是万无一失,他到果真是不用担心什么的。

李度干咳了两声:“……还要劳烦公公与北边知会一声,早早撬开曾诚的牙关,问着那笔银子的下落才是正经。曾诚死活咱们可以不在意,不过那么一大笔银子……却总该找见下落。”

怀仁轻哼:“这是自然。咱家早已吩咐应天府去做了。就不信那么一大笔银子,天上地下的就找不见了!”.

船队起锚,水上岸边欢声雷动。

怀仁和李度收拾起神色,遥遥向船队焚香举杯。司夜染身在船头高台之上,也向岸边官员清冷一笑,遥遥举杯,仰首吞下,将酒杯直掷入水。

兰芽扒着窗沿儿,遥遥望着船上岸边这一片欢腾,鼻子一酸,拼命忍住。

她说了不准慕容来送,就是怕临别回眸,便忍不住泪洒当场。若是被司夜染瞧见了,又免不得一番祸事。

可是这样船上岸边的万众欢腾里,却独独瞧不见那个她最放心不下的人,便总觉这煌煌人世,她却如斯孤单。

兰芽索性冲出舱房去,让水风吹在她面上。

极目远眺,仿佛还能瞧见岸边一座斗拱飞檐的酒楼。而就在那酒楼之上,隔着窗口矗立欢呼的众人,她却隐隐瞧见了一角白衣!

船帆全都挂起,大船开足马力全速前进。兰芽控制不住自己,撒腿就向船尾跑。

长达二三十丈的甲板,大得像皇宫大内的广场,她提起衣裾飞奔而去,却仿佛在怎么都跑不到尽头。而船行水上,速度远非她步伐可比,于是纵然她终于冲到了船尾,远远望过去,距离岸边却还是越来越远……

越来越远,那角白衣便越发模糊。她甚至都不敢确定是不是她心焦而看错了?

船尾的水花打起来,雨滴般向她头脸上倾洒过来。她都不在乎,只在心里默默地说:“我走了。你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

司夜染的船,远非兰芽当日所乘的普通客船可比。兼之,大船为保贡品新鲜,日夜兼程。兰芽私下里问了问船工,说是一路上遇上些冰冻,需要提前疏通河道,否则不过四日便能回到京师。

兰芽听了忍不住咋了咋舌。

怪不得他一路颠簸从京师南下,却觉得司夜染来得那样快。

不过也幸好只需四日,彼此在船上共处的时间便不必那么漫长。更何况官船所经州县,当地官员都要上船拜望,送上犒劳,司夜染天天应接不暇,也没顾得上见她。

她乐得逍遥。

每日凭栏听风,看够了景致便潜心作画。这一行,倒是将整个运河南北的行途,都画了下来。

船到了山东附近,河道冰冻阻塞,船上贡品弃舟登岸,装车继续北行。沿途州县派出车马与押运,绵延百里而不绝。

兰芽也不得不跟着下船,听从安排,等着上马车。

一片噪杂声里,却见初礼又跟个金童似的走过来道:“兰公子请随奴婢来。”

兰芽便闭了闭眼,知道终究躲不过。

只是没想到,这回司夜染所乘的马车,并非豪华阔大,而只是普通的马车,只车厢略微大些罢了。兰芽钻进去,两人便几乎要肩挨着肩。兰芽有些惶恐,便跟司夜染商量,是否能换一辆车,以不至于挤着他,坏了规矩。

司夜染慢条斯理调着一炉香,只淡淡抬眼望了她一眼:“是你害怕与本官同车。本官倒是不明白了,这几日你又没犯什么大错,又何必惧怕本官?或者说,难道你背着本官做了什么错事,怕本官发觉?”

兰芽咬牙:“没有!”

司夜染轻哼:“那便坐下。”

初礼垂首忍住笑,放下帘子径去了。

车外天色黧暗,仿佛又有一场风雪。此时北方的天气非是南方可比的,纵然紫金山庄也有落雪,可那不过小小点缀;而此时北方的雪,却裹挟着慑人的肃杀。实则尚是午时,外头却像将入夜一般。车马沉重,马匹不断打着不耐烦的响鼻。

反观司夜染这般气定神闲,仿佛再重的事也不过是眼前的一炉香。

兰芽便忍不住问:“大人的意思,难道这样的天气也要继续赶路?”

“嗯。”司夜染淡淡一声。

兰芽便忍不住冷笑:“大人自然没什么,反正这暖车轻裘,兼之静香萦怀。大人哪里知道那些车马和民夫的困顿!”

司夜染偏首望来:“兰公子,你不如直接骂我劳民伤财!”

兰芽忍住:“小的不敢。”

司夜染的香终于调好了,他丢了香箸,伸手过来捏住她下颌:“你不敢?挡着我、背着我,你还有什么不敢的!这天下,所有人都不敢做的事、说的话,却都被你兰公子说完了、做绝了!”

兰芽用力别开头,从他指尖逃脱。赌气望着车厢内壁:“……小的,方才又没说错。”

司夜染眯眼盯着她倔强的侧脸,冷哼道:“可是你却不知道,贡品入京都是有限期的!我等已然到了北直隶,却延宕而不入京,到时候晚了贡品倒还好说,倘若被人捉了把柄,说我等心有异图,兰公子,你可知那又该是多大的错处!”

入不入京,听着没什么。可是爹爹却曾经给兰芽讲过,京畿防卫之要紧。便是分封天下的所有亲王,无旨都决不准进京。就算是宫里自己的亲娘死了,也只能在京外遥遥拜祭,却决不可入京……同样,臣子若在预定好的时辰没有入京,而在京城外延宕,便可被以为是别有用心。

兰芽一凛,已然没有了先前的怒意。便垂下头去,喃喃道:“我总以为,大人是不同的。没人敢拿捏大人的罪名,皇上更不会猜疑大人晚进城的那么一两天日程。”

司夜染听得出她语气的变换,便轻哼了声:“你以为?”

兰芽头便垂得更低,攥紧了手指。她知道她又莽撞了,上回在乾清宫早见识过皇上对司夜染态度的阴阳怪气了……这天下,就没有身在皇位之人不防的吧?谁让天下这么大,皇位却就那么一个呢?所以那个称孤道寡之人便对任何人都是不放心啊。

兰芽吭哧了半天,还是说:“对不住了大人,小的收回前言。”

“嘁……”司夜染淡淡一哼:“我知道你心内如何想的。你总以为我这个阉人,贪占民脂民膏、作威作福惯了,便根本不管这寒冬天里车马与民夫的死活。”

兰芽没敢应声。她心里原本就是这么想的,这一路上他不知又收了沿途多少地方官员的钱财……他根本就是大明的一条蛀虫!

司夜染轻叹一声,抬手从身旁小书架上扯下一个簿子来,摔到她面前:“你自己瞧!”

兰芽愣了一下,便翻看。看着看着面上已然变色:原来簿子上记录的,分明都是沿途官员贿赂的详细记录!

几日几时,何地官员,职衔为何,奉上何样私礼,又说了何样的话……一一详尽,如在眼前!

兰芽回头望他:“这是?”

司夜染慵懒斜倚坐靠:“全都在这里,本官一文未动,全都要带回京去,亲自奉还万岁。”

兰芽狠狠儿吃了一惊:“大人!”

司夜染清冷一笑,长眸漾过冷色:“这些官员俸禄几何,又是否买得起这些财物,那就是吏部的事了!”

兰芽不由担心:“可是大人这样一来,便等于得罪了这些官员!”

司夜染傲然而笑:“这些贪墨之辈,又哪里配得上本官结交!何止得罪,本官还要一个一个亲自治了他们的罪!”

司夜染向兰芽望来:“我就是要让这天下官场都知道,我司夜染不收贿银!谁想用这些东西,以为便能买下我司夜染,便是自取死罪!”

兰芽捧着那簿子,手不由有些抖……眼前这样的司夜染,跟她听说的、或者心里所以为的那个司夜染,哪里还是同一个人!

兰芽忍住眼眶濡湿,垂下头去:“这样重的簿子,大人又怎地要给小的看?难道不怕小的将此事提前说出去,毁了大人的计划?”

司夜染转头来望她,却没急着说话。

这样的沉默,反让她心乱,她便用力不去想他的目光、他不说话的缘故,努力分心去想这车厢里其它的物事。

譬如,那炉子之前被他那么细心调弄的香。

这么一留神,才觉整个车厢里已是暗香流溢。那香气如麝,却又不同,清凉滑润,沁入心脾。让人说不清地心安神宁。

司夜染这才缓缓道:“我若不信你,便不会将这簿子给你看。即便你所说不假,就凭你对我的恨,你也有千万的理由将这提前泄露出去,坏了我的计划……可是岳兰芽,这一刻我却信你更多。”

兰芽怔住,忍不住回眸迎上他的眼睛。

他淡色的眸子,在这车厢氤氲的灯光、飘渺的香气里,便更显绮丽妖魅,惑人心神。

让她忍不住想起,说到治盐一事,她也曾那么大声说过“小的不信自己,却信大人!”

这样一想,心便更慌,她急忙将簿子推回司夜染手中:“多谢大人相信。小的,小的总不辜负大人就是。”

司夜染接住簿子,却也趁机攥住了她的手。她想抽,他却没放。

兰芽惊得轻颤,再用力抽:“大人!”

他却仿佛没什么事一般,径自将她微凉的指尖攥在掌心暖着,却错开目光只看那炉香:“你可知,这是什么香?”

兰芽惊颤,无法挣脱,“香?什么香?小的分辨不出。”

司夜染轻轻一笑:“还记得林间,那只扑向你的小兽么?我此时焚化的,就是它。”

--

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