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122天下熙熙

月色如烟,情话如梦。只需稍稍沉迷,便能忘了此时何处。

兰芽错眼凝了一瞬,轻叹一声推开他。

“慕容你错了。我从不是属于司夜染,又何来你夺走一说?”

慕容眸色掩映月光里,明灭不定:“你从不是属于他的?”

“自然。妲”

兰芽绕过桌子,隔着桌子才更自在了些:“慕容你且听我一言:脱离教坊,不过是你我第一步,却不是最终目的。切不可在此时因小事触怒司夜染,那便前功尽弃。总要待来日,我将你送归草原,才真正算得逃脱他魔掌。”

兰芽轻阖眼帘:“大功未尽之时,切莫因我一人之故,再引他迁怒于你。窀”

隔着一片白花花的月亮地,慕容面上白纱仿若轻霜一片。

兰芽不敢看,别开头去:“况且,我除了要救你,还有家门深仇。手刃他之前,我不能离开他,更不能令他起疑……情爱于我,也许注定只能是一场水月镜花。慕容,对不起……”

房中一时陷入寂静,兰芽不敢去看慕容的眼睛。

眼前的一切本不是她憧憬中的模样——倘若她还是紫金山庄那夜之前的岳兰芽,她便不会如此。只可惜,现在的她,已然被阉人玷辱过,便已满身污秽,如何还有资格亲近贵为皇孙的他!

今生惟愿,送他平安北归,安然逃离司夜染魔爪。待得他在草原迎娶佳人,她也会为他欢喜.

月光里,这样的她已是泫然欲泣,却仍坚强地挺直肩膀。

慕容听见自己轻叹一声,身影横掠,越过她当做倚仗的桌面,脚未落地却已将她拥入怀中。

他清亮一笑,笑声宛若明月破云而出:“好了,你不要便不要,我怎会为难于你?我今晚原本只想两情相悦,只想给你欢喜。既然你不欢喜,我便收回前言。你可放宽心了吧?”

兰芽不由破涕为笑,妙目流转:“真的?”

慕容羞恼:“嗯哼,你还不信?是否要我做完之前的事?”

兰芽莞尔展颜,忍不住伸手攥住他云袖,由衷道:“慕容,多谢。”

“嘁……”他轻笑,“说什么谢?难不成又要与我外道?只要你欢喜,我便一切都依你。”他潇洒拉她坐下,“不如吃茶,再说说那宅子?”

兰芽便也恢复从容,豪气一笑:“好呀!”

兰芽没叫小二,自己亲自下楼去向掌柜要了壶茶,自己捧回房间来。这弦月楼上的小二是灵济宫的人,她不能不多加小心。

慕容望着她举动,长眉轻扬,却没点破,只道:“宅子,咱们是否要换过一间?”

“不换!”兰芽坐下喝茶:“好不容易寻得这间满意的,难不成真被那些泼皮给吓破了胆?”

慕容道:“可不,兰公子若是亮明灵济宫身份,那些毛贼哪里敢得罪!”

兰芽偏首瞪他一眼,嗔道:“慕容!”

慕容轻笑:“当我没说。”

兰芽指着他面纱:“……喝茶,戴着那劳什子不麻烦么?怎么不摘了?”

慕容轻叹一声:“早已戴习惯了,仿佛已成我真正面皮。人前若是不戴着,倒仿佛找不见了自己的脸。”

他说着目光流转,迎向窗外月色:“……那些人,各种花样俱有。有的就喜欢我戴着面纱,而我更不愿以这张祖宗留下的脸来对着他们的嘴脸。那时那境,这面纱曾是我唯一的屏障。于是渐渐地,我已离不开它。”

兰芽抓过茶盅,仰头便将茶水灌了,都忘了茶水正热,烫得急忙捂住嘴。

慕容忙扔了自己的茶盅,伸手过来攥住她手腕,碧眼满是急色:“可有大碍?”

心苦,却还能被人这样紧张着,真是幸福……兰芽一笑摇头:“我没事,你放心。”

慕容方松手坐回去,却幽幽叹了口气:“你又涨了一岁,总要沉稳些,照顾好自己。”

“哦!”兰芽认真点头,转眸一笑:“慕容,你好像我娘啊。”

慕容无奈笑开:“你啊……”

兰芽笑吟吟再给两人都倒满了茶。对着这样温柔的慕容,兼有茶香满颊,月色临窗……真好。

便忍不住道:“慕容,你放心,那宅子我总归拿来给你。甭管谁拦着,我都给你拿来。”

慕容抬眸望来,碧色目光被月色漂淡:“傻瓜,别为难自己。南京城这样大,宅子多得是,不必非要这一处。”

兰芽便心下更暖,抱着茶盅含笑摇头:“别处,总归不同的。既然司夜染由得此事我来做主,我便一定挑给你最满意的!”

这几日厮处,已如梦里。尘埃总要落定,她毕竟不能长留慕容身边。这偌大南京城,那深深庭院,终究要他一个人住。

她陪不了他其后的寂寥时光,她怎地还不能给他一处满意的宅院?

慕容蹙眉:“可是那些泼皮来头不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