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96不要动心

她不自禁地颤抖。

他捉住画,却还是垂眸望她。

她自己还不知道,她已满面红云。妙目染雾,媚而不知。

他深吸口气:“此处尚不满意。”

兰芽急问:“哪里?瘙”

司夜染将画在案上摊开,指着其中几处垂柳:“纵然不是春景,这柳条终究还自摇曳,映在雪里,也是别样柔婉。可是你用笔太糙,竟将它们画僵了。”

兰芽心下一颤项。

他说得对,他果然是懂画的人。是她自己在运笔时,刻意抗拒那原本的生机,认定冬雪既来,春柳岂可继续摇曳?不如僵死。

他双掌撑着桌面,偏头望她:“改过。”.

本该僵死的心,岂可再复苏?

她不想!

这灵济宫便是画面中的院落,他便是那欺顶的冬雪,而她自己则是那无依无傍的柳条……她岂可再生新绿?

她便摇头:“柳条极细,需极好眼力。小的眼力不及,大人宽宥。或者大人请其他画师改过吧。”

司夜染一声冷笑:“兰公子,你好大的胆子!”

兰芽一抖,笔墨落地,摔得一地狼狈。

她也顾不得,双膝跪在墨色里,颤抖叩头:“小的不敢!”

司夜染倚住桌沿冷笑:“这些日子来,倒是本官错了。是本官对你太过宽容,让你竟忘了自己该处何境,一日一日学会放肆,对本官态度渐增忤逆。”

“兰公子,你该不会是以为,本官纳了你为新宠,便真的是喜欢上你了吧!”.

他的话,宛如晴空响雷。

兰芽匍匐在地:“小的岂敢!”

她在心底嘶吼:司夜染你说错了!我岂会以为你喜欢我?除非我眼睛瞎了,脑袋被驴踢了!

我岂会不知,你纳我为宠,只不过是为了更深一步折辱我?

你更是要我爹爹在天之灵眼睁睁看着,你如何杀了他和全家之后,还要这般折辱他的女儿!……

司夜染,你不是人!

可是说也离奇,心底偏偏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就像是暗夜之中的鬼魅,袅袅而黑衣,避在暗处低声吟哦:“……他说的,却也没有全错。岳兰芽啊岳兰芽,何如反思你今日言行举止?便如刚刚,你竟然在他面前胆敢向初礼挤眉弄眼……方才那个人,哪里还是曾经惧怕他的那个你?”

“还有昨晚,你分明没看清跟踪你之人的相貌,可是你却偏认定了就是他。甚至故意在他眼前,螃蟹样横行于小巷……你对他的惧怕和厌憎,都去了哪里?”

“如今在这宫中,你言行愈发恣意。就连贴身伺候他的初礼,你都已敢支使……这里若依旧还是你心中的牢笼,你何敢若此?”

“……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为,你心内原本知道,他对你,不同别个。”

“而这一切,怕就是你躺入他床笫而始……”

兰芽双寿捂住耳朵,用力驱赶那声响:“不是不是!不是那样的!”

那暗影袅袅而去,却笑声不绝:“……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心已软,嘴再硬又有何用?”

兰芽扑倒在地,痛哭出声:“不是的,你说错了,绝不是的!”

司夜染倒被她这样激烈的反应吓到,蹙眉弓腰,伸手抬起她下颌,紧紧望住她眼睛。

“……我又没说要罚你,和何至于惧怕若此?”

兰芽颤抖哽咽:“请大人放心,小的绝不敢有半点奢念。大人与小的,隔着我岳家满门的血海深仇,小的纵然此时贪生怕死,得以在大人身边苟活,小的也绝对不敢奢望大人半点!请大人不必再多心,小的发誓,倘若小的有半点觊觎之心,就让小的不得好死!”.

司夜染指尖一冷,猛地甩开她下颌,转步回去。

颀长身形撞得珠帘仓皇乱响,他已在珠帘那边坐定,冷冷喝令:“本官命你改画,你便得改!再有寻借口推诿,本官便剁了你的指头!”

这样也好,也好。

兰芽爬起来:“遵命。”

隔着泪眼,隔着迷茫思绪,那些细细的柳条便怎么都画不好。改到后来,她甚至想就这么扔了画笔,任凭他剁她手指好了!

还是初礼看着情形不对,赶紧进来劝:“大人……兰公子只是眼力跟不上,并非公子不想改。”

那边厢司夜染仿佛已经恢复了平静,淡淡“嗯”了一声,道:“将那叆叇赏了她。”

什么玩意儿?兰芽没听懂。

初礼倒吃了一惊,“那叆叇,本是御赐,大人也只得一副!”

司夜染仿佛有些不耐烦:“难道要本官将话再说一遍?小礼子,这些日子来兰公子颇多忤逆,原来连你也敢违逆本官的话?”

初礼吓得赶紧跪倒叩头:“奴婢岂敢!”

“还不快去?”司夜染已不耐烦。

初礼赶紧起身就到旁边多宝格,打开个带锁的小抽屉。那情态很是珍之重之,兰芽都忘了继续流泪,扭头看他。

心说这灵济宫上下,金银珠宝不知有多少,究竟是个什么物件儿也值得初礼这样大惊小怪?

却见初礼终于拿出个明黄绫子包着的小包。

兰芽想起,他方才说过是御赐的……

再打开,里头是个古怪的物件儿:两个大钱打小,中间拴着绫罗,薄亮透明……

初礼将东西郑重搁进兰芽掌心,告诉兰芽:“叆叇。”

兰芽还是没听明白:“什么?”

司夜染那边叹了口气,“初礼,你出去吧。”

初礼出去了,兰芽越发没了倚仗,只能伸手拎着那古怪的玩意儿,如同提着一串甲鱼。只好开口问:“大人,这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司夜染又叹了口气,起身穿过珠帘,哗啦啦地走过来。捉起她手腕,将她带回书案边,铺开纸亲手写下“叆叇”两字:“懂了?”

兰芽认真地念:“云爱云逮……”

难道意思就是说:爱着云彩,就逮住它?

什么玩意儿啊究竟!

司夜染肩头一抖:“你啊!这不是四个字,是两个字,叫‘爱戴’。”

爱戴?

兰芽一愕,司夜染已伸手将那玩意儿躲过去。推着她肩膀转身,从后方将那玩意儿兜住她眼睛,将缎带在她脑后打结。

眼前一片清凉。兰芽顺着那东西往外一看,便吓得“啊”了一声。

隔着那东西,眼前景物竟然都放大了数倍!

司夜染摇头,轻轻勾起唇角:“叆叇,以水晶打磨而成,能于眼力疲惫之时,协助视物。”

兰芽新奇,便忍不住笑了,一径点头:“那倒真的是爱戴的!好物件儿!”

司夜染轻抖手腕,推她向前:“去改画!”.

急着去验证这物件儿究竟好用与否,兰芽倒把跟他赌气的事儿暂时放在一边。

那叆叇倒果然好用,戴着它,原本细密的柳条,便变得粗大起来,修改什么的便更简单。

她便含笑动笔,少顷已都改好。

她便摘下叆叇,跪倒奉还:“画已改好,谢过大人。”

司夜染却依旧隔着珠帘,目光冷冷落在她面上:“你戴脏了,本官嫌弃。不必归还,你留着吧。”

兰芽吃惊:“真的?”

别说这是御赐的,单说这将水晶磨成透明薄片的工艺,便全天下都找不出几副来。他竟然真的要送给她?

“嗯。”他却愈加不耐烦起来,躺回榻上,冷冷说:“你下去吧。”

兰芽小心退出,及至出了半月溪大门,才捧着那叆叇笑出声儿来。

太好了,真是老天都帮她!.

这天半夜三更,孙海又起夜出门,便又被兰芽吓得坐在了地上。

按说他好歹有过一次经验,不至于再一惊一乍的。可是没想到今晚的兰芽又换过了新装备。

不止是那晚的黑衣白脸白蜡烛,今晚脸上一对眼珠子竟然阔大了好几倍。一双拳头大的眼珠子,直盯着他!

他没晕倒已经万幸。

不消说,兰芽自然是眼睛上戴了那叆叇。见孙海如此,兰芽笑得前仰后合。

两人又去了停尸的地窖,果不其然,戴着这妙物,那些细小的咬孔硕大于眼前,她都不需太过费力,便能看清了那咬孔内外的痕迹!

兰芽大喜,可是随即面上笑容又被忧色遮蔽。

果然如她担心,咬孔上并无齿痕。也就是说真正咬死冯谷的不是她那晚所见的小小飞禽,而是来自蒙古草原的嗜血虫!

孙海见状连忙问:“兰公公,怎了?可是,找到了凶手的蛛丝马迹?”

兰芽努力笑笑。

实则找到凶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命案背后的隐患——嗜血虫既然来自蒙古草原,那么自然就是鞑靼人最了解它们的性情,也只有鞑靼人才更懂得如何去驾驭它们。

一个冯谷死了,事小;倘若嗜血虫大批来袭,那么京师百姓,甚或守城将官,及至王公大臣……岂不都是要为所害!

兰芽昂然起身:“孙捕头,替咱家堂上击鼓。咱家要正式面见顺天府尹贾大人!”.

不管兰芽平日何样笑谑,可是这样一旦绷起脸来,孙海也不敢违拗。

他只好到前堂击鼓,鼓声响亮,顷刻传遍顺天府内外。

“是谁呀,这么大清早地击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门子打着呵欠出来,见是孙海,激灵一下赶紧站直:“孙头儿,怎么是您老击鼓?”

孙海瞪了他们一眼,偏头望望身后的兰芽。

府前鼓响,贾鲁随即便也驰马赶到。

晨光中,他远远便看见兰芽一身皂衫,轻灵立在初起的朝阳光晕中,通身上下都被那绯红的光芒笼罩。小小的人儿,却漾出异样的圣洁来。

待得马匹跑近,更能看见她一张小小脸孔绷得极严,妙目冷澈,红唇紧抿。目光远远迎着他而毫不闪避。

贾鲁便不由得悄然皱了皱眉。

甩蹬离鞍,他先问孙海:“何事击鼓?本官尚在早朝,你这般已是惊动了天听!”

孙海知道顺天府的规矩,不按着规定的时间前来击鼓鸣冤,不管你是原告被告,先挨一顿板子为惩戒。

孙海苦着脸瞄了兰芽一眼,跪倒道:“卑职领罚。”

兰芽跨步上来挡在孙海前面:“若挨板子,咱家替他!但是请大人先容咱家将话说完。”

贾鲁缓缓凝注她几眼,才点头:“好。兰公公请进。”

步入大堂,左右衙役高喊“威——武。”

堂内静肃,兰芽仰头望堂上匾额。那是成祖皇帝御笔亲题:京畿拱卫。

兰芽肃立,向上郑重一礼:“大人身为顺天府尹,首则为保卫京畿。京师乃天子驻跸,安危不容有失,贾大人肩头责任重大,为此殚精竭虑。”

贾鲁目光缓缓从她面上扫过,遂点头:“自然。”

兰芽再数旧事:“土木之变后,瓦剌军攻打京师,全城军民誓死抵抗,方保得京师安全。京师保卫战,距今不过二十余载。然当年阵痛依旧未消,身为京兆尹的大人更片刻不敢稍松。”

贾鲁渐渐眯起眼:“不错。”

兰芽扬首一笑:“于是大人从来未曾松懈过对于北方草原的防范。此次嗜血虫事件,大人也是早人一步意识到可能的危机。”

贾鲁凝着兰芽,缓缓笑了:“兰公公谬赞。本官不曾知晓。”

兰芽不急不恼,只微微仰起下颌,睨着正位之上的贾鲁一笑:“贾大人难道还想继续装作不认得小弟是谁?”

说到此处,贾鲁略有些尴尬,攥拳捂住嘴,空咳嗽了两声:“那是私事,此为公堂。兰公公,掠过这一节吧。”

“才不!”

兰芽嫣然笑开:“因为一切都要从小弟与兄台于教坊司那晚巧遇开始说起。”

贾鲁仿佛有些面红,偏头看过身边府丞等人。不过那些人都是老官僚,最明白什么话该听懂,什么话就当没听见。于是个个依旧严肃紧张如泥塑的菩萨,谁都没有半点眉眼异动。

贾鲁便又咳嗽着转头回来:“也罢,兰公公请讲。”

兰芽便笑:“想来,小弟与贾大人于教坊司巧遇,实则不是巧合。只不过小弟当日错怪了大人,以为大人是到教坊司窥伺小弟,故意给小弟查案搅局的……直到昨夜才豁然开朗:大人去教坊司不是为了找小弟,大人是去找草原人的。”

慕容等那一批草原人被押解入京师,慕容自己更是被投入教坊司,于是想要查寻这批草原人的蛛丝马迹,对于贾鲁而言,自然最方便的就是乔装入教坊司。

兰芽面上的笑容渐渐平静,代之而起的是眼中明亮却清冷的光芒:“……大人是去确认,嗜血虫之事是否与那批鞑子相关。”

贾鲁心底轻叹了声,面上却依旧推诿:“兰公公怕又是想多了。本官是个男人,是个男人就有些需要,于是本官才去教坊司……而碍着本官身份,不想被外人认出,故此才乔装改扮。”

兰芽侧身过去,偏首回来,嫣然而笑:“撒谎。”

贾鲁不自知地,脸腾地红了起来。便再咳嗽几声,“兰公公接下去说吧。”

兰芽轻轻一叹:“大人当日指点了咱家,让咱家知道该到何处去寻那嗜血虫……大人便也是希望咱家能明白嗜血虫的存在与危害。只可惜小弟当日愚钝,直到昨晚才猜破关窍。”

贾鲁面上终于浮起微笑:“洗耳恭听。”

兰芽凝着他那张明净端正的脸。虽然相貌不及司夜染、冰块和秦直碧等人,但是胜在年纪所赋予的沉稳与从容。

“顺天府乃为京畿首府,一言一行都代表朝廷。嗜血虫不过是小小虫子,如果捉不住切实证据而草率提出,只会让百姓震动,亦会让草原人趁机讥笑。于是大人认为,嗜血虫之事暂时不宜由顺天府出面挑开。大人几番巧遇咱家,又暗中提点咱家,让咱家在司大人主理之皇店中找到嗜血虫……就是希望,此事由我们灵济宫接手。”

兰芽略带苦涩一笑:“只因,原本紫府和我们大人,就是转事秘密侦缉之事。”

兰芽抬起头,目光宁静:“若此,顺天府与灵济宫,这一番便必得要协同共事。”

【看过这章,大家知道了吧,眼镜儿什么的真不是太高的科技,古代早已有之,甚至故事背景的200年前,马可波罗就已明确记载过中国人用眼镜啦~~只不过古代名字叫做“叆叇”,O(∩_∩)O~,明天见。】

谢谢Cathy的2个1888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