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95形影相映

出了宫门,外头暗夜倾城,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倒是不知从哪里传来些猫儿狗儿的叫声,竟也都阴测测的,让她更有些脊背发寒。

她终是害怕了,缩在墙角熄了灯笼,四面八方地观察了须臾。

然后,果然看清了背后有个人影!

实则看不清那人形貌,可是说不清怎地,她竟然猜到了那人是谁……

或许都是错了,这天下又不止那一个人有那样阔大的墨色披风——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是那妖孽跟出来,也绝对不可能是为了保护她而来,更可能是为了监视她!

他早说过,她的命,连同她的一言一行全都捏在他掌心儿,休想瞒得过他。

这样一想,便所有的心念都焚化成灰。她索性不怕了,也不躲了,反而大大方方走出来,在狭细的巷子里螃蟹般地迈着方步。心说你愿意跟着就跟着来监视好了,反正今晚这“景色”格外怡人!

于是此时听见孙海问起,她便悄然回眸,想知道那家伙是否也跟进了顺天府、潜入了这停尸的地窖里来。

她认真思忖了一回:是不是应该此时在顺天府闹将起来,将上至贾鲁,下至门子的人都给惊动起来,让大家联手发现堂堂司夜染竟然夜入顺天府?吼吼,那将是泼天价的祸事,司夜染跟顺天府、刑部,甚至万安与贵妃,直接掐起来才好!

可只是想得热闹,待孙海走出好远,扭头来唤她:“兰公公?怎了?”时,她却也熄了脑海中冥想的火,只疾步跟上去。

算了,就算真的闹将起来,饶是贾鲁也未必是他对手。如果不能一击便锁定他性命,她便还得再静等下一次机缘。

地窖里滴水,滴答,滴答——空旷而不绝焉.

冯谷的尸首被保存得不错。

虽然尸首下面有些冰块融水,将尸首泡得膨胀了些,不过大致依旧保持原貌。

孙海都拉起巾子捂住口鼻,兰芽却只将灯笼交给他,便淡然走过去。

耳边回响起曾经在冯谷死亡现场听见的两个顺天府衙役所说:“……尸首上咬满了小孔,血都被吸干了,吓死人了。”

兰芽便伸手向冯谷尸首上去摸。

先时她未曾过多留意衙役这句话,只因冯谷死时她曾亲眼看见那些不知名的飞禽宛如乌云一般凌空而降,便认定是那些东西咬死了冯谷。

可是当调查过程中接触了嗜血虫,她的心念却产生了动摇。

只因为嗜血虫也同样咬人,咬后也留下小孔,被咬死的人也会被嗜血虫将血吸干……

这些日子来,一个朦胧的直觉一再折磨她的神经,她仿佛已经摸到那片阴影的边缘,却还未得其路而入。

白蜡烛凄惨的灯影幽幽,兰芽聚精会神仔细检查。冯谷尸首上果然密布小孔,且因冰水的泡发,使得他的皮肤变松,那些小孔便更大、更清晰起来。

兰芽探手去摸。

那小飞禽是有牙齿的,那晚她纵然吓傻了,却也还看得清楚;而嗜血虫没有牙齿,吸血靠类似蚊子一般的吸管。只需细查咬孔,从微细痕迹辨别那孔究竟有无齿痕,便能分辨出究竟是飞禽咬啮,还是被嗜血虫咬死。

可惜,咬孔太小,灯笼光也幽微,她纵然穷尽了目力,却也辨识不清.

翌日一早,兰芽收束停当,正想带着双宝再奔顺天府去对贾鲁盯人防守。却刚到门口,便被初礼拦住。初礼说“大人有请”。

兰芽心说“我还有事儿呢”,也不敢耽搁,急忙奔了半月溪。

书房中却落了珠帘,隐约可见司夜染斜卧在内间的榻上。

兰芽倒是知道这些日子来,司夜染的身子仿佛有些不好。小心地跟双宝探问了,也只说是偶染风寒,并无大碍。

兰芽一想也是,天儿毕竟凉了,听说北方都已下了第一场雪。朔风等过了山海关,那京师就也快下雪了。这样的时候,人都容易感染点风寒的。只有那些命贱的贩夫走卒,才没资格说病就病,再不舒服也得为了生计奔忙。

而人家司大人,自然有资格娇弱的。

于是私下里越发确定,昨晚仿佛跟着她的那个人影,怎么可能是司夜染本人?顶多是他手下人,或者是息风,又或者是息风派的旁人吧。

想到这里,兰芽走上前来,已是再无情绪波澜,只跪倒施礼:“问大人安。”

“嗯~”帘内人的声音确实有些喑哑:“兰公子,昨夜可睡得好?”

意有所指。

兰芽便呲牙一笑:“睡得好,好极了的好!”

他转弯抹角问她昨晚干什么去了,是吧?昨晚上看着摸着尸首,纵然不怕,她却也接下来半夜睡不着的好不好!

司夜染轻哼了声,听不出喜怒,只说:“今天,就不要出去了。”

“那怎么行!”兰芽有些急,“大人,小的办案正到关键处,一天都不可懈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