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94血染白衣

今日心情异动,秦直碧散了学便独自走出书庐。陈桐倚也后悔自己语气有些重了,追上来问:“你去哪里?可是,怨我多嘴?”

“哪里。”秦直碧望向街市方向:“书画店掌柜前些日子一直央我写几幅字,推脱久了有些过意不去,今日便过去看看。”

陈桐倚四周望望,压低声音提醒道:“你总该知道,咱们在青州亦并非自由之身。司夜染的人一直在盯着咱们。”

秦直碧伸手压住陈桐倚手腕:“你放心,我当真只是走书画店一遭,替他们写几幅字罢了。我不会做让他们担心的事。项”

陈桐倚只好点头:“早去早回。”

秦直碧只带了自己的笔筒墨盒,便走入市集去。来了青州半年,这市集上的模样却还是陌生,这般看过去,一切都是新鲜。

书画店掌柜没料到今日秦直碧会来,欢喜地热情招呼,红泥炉、绿蚁酒,让秦直碧驱寒。

掌柜寒暄:“……在秦越山长的教导之下,青州书庐这十数年来出了不少人中龙凤。可是秦公子啊,恕老朽直言,公子的字却当是首屈一指的!当日有幸应山长之邀,赴书庐做客,在堂中看见公子的字,真是惊为天人!瘙”

秦直碧推辞:“岂敢。”

寒暄已毕,秦直碧泼墨挥毫,一口气替书画店写了十数幅字。举凡楹联、斗方、竖屏、扇面皆有。

掌柜欢喜地捧了二十两银子过来:“公子且收着这些,权当订金。待得有买家收藏,老朽定然将获利与公子分成!”

秦直碧也没推辞,一笑接过,施礼告辞。

回头看书画店掌柜已经回去,秦直碧面上的温润点点散去,眼神里是坚毅的光芒。

自从离开灵济宫,他的下落便已被司夜染着意隐去。这虽然有助于让他安稳地活下来,却也就此割断了与亲族的联系。倘若这些字能卖出去,便也有机会流传至外地,那么他的亲族若看见,便能由此知道他在青州。

他不会坐以待毙。

夜幕降临,秦直碧走入街边一间面店,要了碗面。店小二客气得很,端面来时还特地解说:“公子,这碗面可是加了足量的料,公子吃好。”

因为青州书庐的缘故,青州本地本就民风淳朴,于是各行各业都极为敬重读书人。秦直碧感念一笑:“多谢。”

这还不算,吃过了面,小二竟然不肯收钱。秦直碧觉得这便有些过分,好歹人家也是小本的营生;更何况,他刚刚从书画店掌柜那收到了二十两的订金,交这一碗面前自然是九牛一毛。可是无论怎么解释,小二竟然还是坚辞不受。到后来争得急了,小二竟然一脸苍白、满头虚汗。

秦直碧便不忍再争,暂且告辞而去,只想着挪后两天再来送罢了。

出门,天色已然大黑。踏着雪,路上已渐渐没了人。

秦直碧方觉头昏目沉。

他伸手扶住一旁墙壁,想要稳稳身形,身前左右忽袭来一片冷肃……他的心便悄然一跳,抬眸望去。

暗夜红衣,诡异如血。

正是藏花。

方才面店小二的反应,这一刻已是一片明白。秦直碧摇晃着冷笑:“原来是花二爷。只是要见在下一面,何苦那般大费周章?在下一介书生,自然半点反抗不得。”

藏花咯咯一笑:“想要给你下毒,自然不必那般大费周章。方才那节,不过是咱家半分都不愿放弃让你吃苦头的机会!秦直碧,看你刚才还非要交钱的迂腐模样,咱家真是笑痛了肚肠!——给你下毒的仇人,你却还要巴巴地送钱给人家,人家不敢收还不行……真是,真真儿有趣。”

肚腹之中一阵阵绞痛上来,秦直碧小心调整呼吸,额头上却还是见了汗。他强忍住,面上依旧微笑:“花二爷本不该在青州地界,这般突然出现在眼前,在下当真惊喜。只是不知,二爷是奉了大人的命前来,还是私自来此?”

当日藏花与秦直碧、陈桐倚一同出京,亲自将他们二人押送到青州,才离去的。

藏花赴南昌宁王府处,此事秦直碧自然不知;但是秦直碧却已从长亭相送,以及路上藏花的神情反应上猜得到,藏花这一次出京并非只是押送他们这一事,怕还有其他事要长期远离京师,否则他不至于一路上那般悲伤绝望。

藏花果然被捉住痛处,面上再也笑不出来,只寒声吩咐:“带他走!”.

青州初雪的山洞里,格外冰寒。纵然洞内生了火,却也只烤暖前身,背后依旧是刺骨的冷。

秦直碧被倒吊在半空,一张脸被火光照亮,目光却依旧平和宁静。

藏花立在他面前,从他平静的黑瞳里,便越发看见自己的气急败坏。

藏花便一伸手:“拿来!”

手下递上一卷纸。藏花当着秦直碧的面展开,正是他之前刚为书画店掌柜写下的那些字!

秦直碧眼中终于掠过一丝愤怒,藏花见了便笑起来:“秦直碧,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此举,咱家猜不透你用意?”

藏花说着将那些字,一幅一幅地投入火堆。火舌窜卷而上,一片心血顷刻之间便都付之一炬。袅袅指挥被热气鼓荡,飘扬而起。

藏花尖声冷笑:“看见了吧?这就是你不听话的下场!”

几个手下上来,在秦直碧身上垫了棉垫,隔着棉垫对他拳打脚踢!

秦直碧被倒吊着,不能有半点反抗。隔着棉垫的拳脚施加在身上,便也不会在表面留下半点创伤。可是他自己最清楚,五脏六腑的剧痛,几乎要将他撕.裂!

他却都忍下来。待得那些人拳脚结束,他吞掉口腔中的血,映着火光只回给藏花淡然一笑。

藏花冷眼旁观。本以为小小书生定然熬不过方才那顿拳脚,纵然不告饶,怕也会哭嚎出声。却没想到这人始终这般冷静!

藏花挥退手下,走过来掐住秦直碧下颌,盯着他那双依旧平静的眼,笑了:“我明白了,能伤你的不是躯体之上的疼痛。要想让你疼,得伤你的心。”

秦直碧淡淡一笑:“只可惜,我的心早已死了。”

藏花冷笑:“你撒谎。“

藏花转眸去望火光。跳跃的、温暖的、鲜活的,该死的生生不息的!

他便咬牙低声:“……兰伢子,已经上了大人的床。”

这话他也本不想说的,只因为说了不止是让秦直碧疼,他自己也更是摧心碎肝地疼!当京师传来这样的消息,他在南昌真的想什么都不顾了,就这么千里奔驰回京师,冲进灵济宫抓住大人的衣襟嘶吼!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可是他明白,不能那样做。倘若他真的那么做了,大人就算不一定会要了他的命,却一定会从此再不理他!

那他,还不如死了。

他左右思量,最终还是奔向青州来!

他不能忍耐,他总要找个人泄了怒火!

秦直碧果然面色一白,黑瞳里翻涌过澎湃的暗潮。

藏花看见了,看得真真儿的,他终于可以放声大笑。

原来这世上,不止他一人痛;还有人与他一样地痛!只要看着秦直碧痛,那他自己的痛便也仿佛减轻了呢。他便想看秦直碧更痛!

藏花猛地从腰间抽下软鞭来,朝秦直碧狠狠抽了下去。

秦直碧这一回,终是仰头一声惨叫——或许不是因为这一鞭子,而是心内的苦借此发散出来。

藏花便更满足,疯了一般朝秦直碧抽了下去,边抽边骂:“jian人!都是jian人!”

是藏花手下扑上来抱住藏花的手臂:“二爷!不能再打了,否则留下伤痕,大人那边便会知晓的!”

藏花私自从南昌跑到青州来打人,司夜染如何能坐视不管!

“呃,呃……”藏花困兽一般地低吼,狠狠瞪着秦直碧。仿佛透过他,看见的是那个不要脸的岳兰芽!

身手被手下死死抱住,他还忍不住嘶吼:“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绝不会让你痛快地死,我要你一点一点慢慢地死!”

秦直碧仰头凝着藏花,自己的疼痛都已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他看清了藏花对兰芽不共戴天的恨意!

他静静抿紧唇.

半宿的折磨,藏花带着手下终于丢下秦直碧而去。

身上能看得出来的伤并不重,可是秦直碧知道,自己的内伤已是掉了半条命。

他匍匐在山洞里无力离去。火堆也已燃尽,光和热都被黑暗与冰冷吞没。他便越发觉得冷,那冷直窜入骨头缝儿里去,无法抵御。

天地黑暗,将渺小的他彻底覆盖。

他感觉到死亡就在眼前。这辈子从没有过这么逼真的感觉,牛头马面就在身边,向他露出残忍的笑意。

逃过家族大难,可是却于今晚,终是逃不过了么?

他仰头,极目远眺,想要从那被山壁林梢与重重乌云遮蔽着的夜空中,却寻一丝星月。

兰伢子,我终究有些话,还没来得及对你说呃……

甚至也不知,我留给你的那些茶,你吃过没有?是否合你的意?

……藏花说的那些话,我不恨你,我只是心疼。只因我明白,纵然那是真的,你也一定是被司夜染那奸贼强迫!你忍辱负重,你那一刻定然比死更难过。

兰伢子,我若在你身边,该有多好.

此刻,远隔关山的京师。

兰芽也是睡不着,将有关万安的资料堆了满榻,却怎么都看不进去。

烦躁了,忍不住抬头跟双宝嘀咕:“你可闻见满屋子的竹香?”

双宝像哈巴狗似的耸起鼻子来四处闻了半晌,惊愕摇头:“没有啊。”

兰芽怔忡:“那我这是怎么了?”

双宝心下一动,便凑近来嘻嘻笑:“正好有秦公子留下的竹叶青茶,奴婢给公子烹一壶来?”

兰芽欢喜:“快去!”

少时,茶香萦怀。兰芽捧住掌心温暖,遥望窗外,轻轻地说:“秦公子,我等你回来。”.

就在秦直碧即将陷入昏迷的刹那,远处忽然燃起一片火光。有杂沓的人声由远及近而来。

秦直碧死死撑住,待得看清了那些执着火把走到近前的人,他才放心地躺倒在地。

是陈桐倚为首,带着书庐的师兄弟上山寻来了……

便有一具柔软怀抱死死抱住他,哀声哭喊:“秦师兄,师兄!”

他在昏迷中奢侈地想:是他来了么?.

书院的师兄弟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将秦直碧抬回宿。小窈不拘男女大防,始终陪伴在秦直碧身侧。

待得将秦直碧安顿好,陈桐倚劝小窈回去休息,他来照顾即可。

小窈却怎么都不肯放手。

直到山长秦越夫妇都被惊动而来,秦夫人亲自来劝说女儿,说毕竟天色已晚,她是个姑娘家,多有不便。秦越甚至保证,说今晚由他亲自来看护秦直碧,让女儿放心。可是小窈却怎么都不肯答应,哭着向爹娘跪倒,说什么都顾不得,必得亲自守护在畔才能放心。

秦越夫妇对视一眼,已然明白了女儿的心意。

两人走到门外去,秦夫人轻轻叹息:"虽说白圭那孩子来历有些隐晦,我先前颇有些不放心,但是却无可否认那孩子天资出众,颇有夫君当年风华。女儿喜欢倒也在情理之中。"

秦越也是微笑:"女大不中留,多留结怨仇。"

为了让夫人放心,秦越便说:"今晚我陪女儿一同守护便是。"

小窈见爹娘再没强退,转眼又见爹爹回来说与她一同看护——少女便羞红了面颊,已是明白了爹娘的默许,心中自是欢喜不胜。

晨光初启时分,秦直碧终于醒了过来。

陈桐倚等人便都扑过来,细问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路遇了强盗,那必得去报官。

秦直碧却只是笑笑:"不是。只是自己贪看雪色,误入山路,找不见了方位。"

小窈急了:"可是你身上得伤又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倒像是鞭子抽得!"

秦直碧淡然否认:"不是只是途中被荆棘刮伤。"

秦越细细打量秦直碧神色,便伸手拦住小窈:“好了。白圭刚刚醒来,身子还弱。你们先回去歇着,为父这便着人去请大夫。”

小窈与陈桐倚一同出去,走到门外,小窈便落下泪来:“陈师兄可相信秦师兄所言?他身上的伤怎么可能是被荆棘刮伤!我不明白,若有人胆敢伤害他,师兄却为何替那仇人隐瞒!”

陈桐倚先前也是愤愤,此刻却也渐渐冷静下来。

小窈等人猜不到缘由,他却是突然明白了。

可是陈桐倚不能让小窈知道,便只赔笑:“白圭岂是忍气吞声之人?他既然这样说,事情便也原本就该是这样的。咱们信不过那些伤口,难道还信不过白圭的聪明?”

小窈霍地推开陈桐倚,退后一步:“你撒谎!陈师兄,你与秦师兄一同来的。你们两个到底还有什么事情一直在瞒着咱们?”

陈桐倚惊得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师妹,你想多了!”

小窈便落下泪来:“将来,若要让我知道是谁伤害了师兄,我定亲手杀了它!”

“陈师兄,还有你!倘若被我查知,你此时此刻都在对我撒谎,我也定不饶你!”

小窈愤怒离去,陈桐倚惊愕望着小窈的背影。

一直以为,师妹是娇媚温柔的少女,总是羞涩地笑,总是轻声软语地说话。此时看来,竟都是错了,她一副柔婉的表象之下,竟然是这样一副刚烈的性子。便是女子绝不敢提的杀人,她也毫不犹豫便说出口来。

陈桐倚皱眉:如此看来,白圭与小师妹若结连理,还真的未必就全然是完美无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