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92一步之遥

到了此间,兰芽便向腰里去抓腰牌。

如果之前不想让那人知道她的身份,她如何肯被两个锦衣郎押走了?须知,她可是灵济宫的人,锦衣郎都是属下,如何敢得罪!

她摸索着将腰牌拽出来,便扶了扶腰带,想要昂首挺胸地向帘外喊锦衣郎进来,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他们可知,他们坏了她的大事!

那人身份,她必须要知道。只因那人竟然那般了解草原,了解嗜血虫……此事便在她心上落下重重怀疑。

兰芽正待掀开帘子,却不知怎地,她新词涌起一股奇异却又熟悉的冰寒……手便停住,回眸望向轿子深处的黑暗稔。

这是一顶大轿,里头不光是小小坐具,而仿佛一架拔步床般大小。她自己置身外围,隔着一屏垂花,里头俨然还有一张卧榻。

方才进来得急,又碍着黑,她才没看清形势;此时此刻,却已是懂了。

这样奢华而巨大的轿子,除了皇帝外出时的马上行宫之外,必定都是朝廷大员方敢使用……

兰芽的手颓然滑下,之前的豪气全都散了,转身膝跪,垂下首去。

这般,黑暗内里方传出冷冷一声轻哼:“兰公子,你好大的架子。每回出宫不归,还都要本官亲自来迎才行!”

寒意打从心底爬升,兰芽屏住呼吸:“大人怎么来了?”

斜躺卧榻之人,正是司夜染。

“兰公子说得好笑。以兰公子大驾,如果不是本官亲自来迎,兰公子如何肯屈尊回宫呢?”

司夜染字字如钉,句句讥讽,兰芽听得心下一片萧索。

只惨笑:“大人言重了。小的如何敢劳动大人?”

“嗯哼~”司夜染怒意不减:“你自然乐不思蜀,在外面与野男人搂搂抱抱!”

此话怎讲?

兰芽干涩一笑:“大人错怪,小的只想探明那人身份。”

这世上自然该有巧合,可是巧合倘若太巧,那便有猫腻。她自忖绝不会那么巧连续碰见那人两回——更何况,陌生人之间怎会有那人那般大方,仿佛天生就是来帮忙的?

归纳起来,那人怕是故意。

故意“巧遇”她,故意指给她嗜血虫可能出现的地方,故意——将她引向办案的某个方向。

她在教坊司是为了慕容心碎,她也着实是醉了,但是绷紧在心底的那根警醒的弦却没松脱。

司夜染在黑暗里,微微挑起眉尖:“你原来也察觉他身份有异?”

……若此,倒是他过急了。原以为,她已上当。

这般想来,他神色不由放柔。

“既然这般想知道那人是谁——那我便告诉你吧。”

兰芽一喜,之前的恐惧和尴尬倒也散了,连忙催问:“大人快说!”

轿子内漆黑如墨,隔着这样的黑暗,两人反倒都各自轻松下来。

至少,面上的微笑不会被对方察知。

只有自己知道,就够了。

司夜染摆了摆衣袖:“聂鲁。”.

兰芽果然吓了一大跳。

“……他,他竟然就是刑部侍郎兼顺天府尹的那个,聂鲁?”

她有这样反应,倒也难怪。

司夜染放纵自己勾起唇角,却只清淡答:“嗯~”

兰芽以拳捶地,忍不住笑骂出声:“妈的!”

司夜染一侧首,不敢置信问:“你说什么?”

兰芽大窘,急忙掩住口,连连施礼:“小的口无遮拦,大人海涵。”

司夜染冷哼:“想不到堂堂岳家大小姐,竟然出口成脏。”

兰芽脸颊都烧起来,却因为这身份的提及,而让所有的微笑都瞬间焚化成灰。她狠狠瞪向黑暗深处,尽量平静答:“岳家大小姐,早已死了。小的不是岳兰芽,小的只是灵济宫的一名被净了身的小内监。小的出入市井,随粗莽的捕快办案,小的便自然要学他们的口头禅,用他们的‘切口’来说话。”

司夜染拈住袖口,沉默片刻,方缓缓说:“你有心了。”

兰芽忍住眼底酸胀,努力一笑:“小的总归要漂漂亮亮办完此案,给大人看!”

司夜染便也只说正事:“那你以为,聂鲁只是碰巧遇见你的么?”

说回正事,而不用再面对与司夜染之间的暗潮澎湃,兰芽自然恢复平静。黑暗里,她妙目闪放璀璨星光:“原本我便知那人不是巧遇小的,现在既知他便是聂鲁,那便更可确定他根本是故意找上小的的!”

司夜染嗯了一声:“所以千万不要以为这件差事你已办得顺当。顺天府不是好利用的,聂鲁不是好相与的,他背后的刑部就更不是好对付的!刑部虽然这些年屈居紫府之下,但毕竟是百足之虫,你同样要加着百倍的小心——甚至,要比对付紫府更多的小心。”

“记住了么?”

兰芽心内隐秘一动,不由抬首凝望黑暗深处:“大人?”

“嗯?”他轻声答。

隔着偌大的黑暗,他们半点看不清对方。

兰芽蹙眉,急忙甩头:“没事。”

“嗯。”他竟也没追问,只吩咐外面:“起轿。”.

司夜染的大轿走远,那边厢聂鲁的随扈也掏出了顺天府的腰牌出示给了锦衣郎。

锦衣郎和查夜的官兵急忙请罪,可是当聂鲁纵马赶到兰芽被带走的方向去,却早已不见了人影。

随从上来低声问:“大人,要追上去么?”

聂鲁抬手:“不必。回去吧。”

随从低声:“大人以为,是谁将他带走?”

聂鲁蹙眉:“是我们暂时惹不起的人。”

那随从心底也是猛然一寒:“……大人的意思是,司夜染?”

小小十六岁少年便权倾天下,心狠手辣,朝野上下无不谈之色变。

聂鲁拎住缰绳:“……我只是好奇,以司夜染为人,又何至于要亲自出现?为了这小小角色便不惜与我当面相撞?”

随从道:“那人听闻是司公公的新宠。”

“新宠又怎样?”聂鲁冷哼:“藏花我们也见识过了。可是我们几时曾见过司夜染会这般紧张藏花?”

司夜染一向为人谨慎,尤其在与刑部的关系处理上,一直是表面井水不犯河水。若有冲撞,也自然有他手下来当替死鬼,他从不曾亲自出面过……可是这一回,他竟不闪避。

聂鲁眯眼回想方才,那小小的身子偎着他时,果然软玉温香……聂鲁在夜色里勾了勾唇角:倒也难怪司夜染此番对这个人会这样上心。

果然是比藏花那纵然妖艳,却阴冷如妖的人,甜美可人了太多.

早已听不见了后面的声响,大轿陷入无边的沉寂之中。

虽然隔着黑暗,可毕竟如此方寸之地,兰芽忌惮着司夜染的一步之遥,心跳便越发乱了。她纵然小心压着,可是却越压越乱。

终究,昨晚他刚对她做过那样的事。

纵然并非情愿,纵然只觉恶心,可是却挨不住此时的尴尬慌乱。

倒是他那边,仿佛一直波平如镜,完美隐藏于黑暗深处,半点没有受她影响。

如此一想,便更觉颓然。兰芽便扬声:“大人,请让小的下轿吧。”

“为何?”他极缓极轻地扬声。

兰芽心底琢磨了一回,心说总不能说“你在这儿,让我呆不下去”,便编了个理由:“……呃,小的方才吃醉了酒,这轿子一摇晃,小的就头晕。”

亏她连这样的理由也想得出……

司夜染在夜色里悄然勾起唇角:“胡说~,这些轿夫都是手艺最了不得的,轿子怎会摇晃?”

兰芽捂住额头,夸张地哼哼:“真的,小的真的头晕……不行不行了,小的要吐了。”

司夜染爱洁净,定然容不得她吐在轿子里。兰芽心说:你这回一定允许我下轿了吧!

却不想司夜染在黑暗彼端,仿佛轻轻一笑:“过来~”.

兰芽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她该听见的本该是“下去!”,于是她当真一条腿已经伸到轿帘外头了——可是却不敢继续下去了。

轿帘微开,透进一丝微光来。司夜染凝着兰芽此时的姿势,忍不住轻哼,再重复了一遍:“过来~”

过什么过?老子不想过去!

可惜兰芽心底纵然狂喊过千万遍,却也不敢违拗,只好收回腿,扭身乖乖膝行爬了过去。自觉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挤出笑容仰脸说:“大人,有何吩咐?”

狗,终究还是她当的。

“哼~”司夜染什么也没说,伸手将她捞起,置于膝上。

兰芽便惊了,左右扭转,想要避开他那只捏在她肋下的手:“大大人,这这样不妥!”

司夜染贴着她后颈冷哼:“有何不妥?”

兰芽浑身冰冷,在他掌心颤抖:“大人放放过小的!”

司夜染忍着直接伸手掐断她小细脖的冲动,缓缓说:“方才聂鲁也是这般对你,也没见你这般要死要活!”

“那是在马上!”兰芽力辩。

他咬牙:“本官难道不会带你骑马?”

终是说不过他……

兰芽便服软:“大人,小的后来还不是从他马上摔下来,摔了个狗啃泥?”

司夜染这才缓和下来,在她背后勾起唇角:“嗯~,活该。”

真是的,懒得跟他斗嘴。

兰芽便屏息轻声请求:“大人可放了小的了吧?”

“再过一时。”

他没做让她害怕的事,也没强迫她,只是这般让她安安静静坐在他膝头,而他,只是这般拥着她,鼻息在她发边。

原本这样宁和,该让她放下心来,也是说不清怎地,她的心反倒更乱成一团乱麻。

总归猜不透,他究竟要怎样。

末了终于还是外头一声禀告,说是已到了宫门外。

兰芽这才自作主张从他膝头滑下。

他也恢复了冷肃,先起身走向轿门。

外头息风亲自来挑开轿帘,外头羊角明灯的光盛大地照了进来,将之前隔着他们两个的黑暗尽速赶走。

兰芽却没敢抬头,依旧伏在地面。

他经过她身边时,却隐隐停了停步。仿佛要说什么,仿佛要做什么,却终究都是作罢,而是径直下轿去了。

待得他脚步声远了,兰芽才长出一口气,整个人都趴在地上起不来。

她从没有方才那一刻地,那般惧怕他。

他不再狠辣,不再冷漠,不再以死来威胁她的时候——她反倒,才更害怕.

回到听兰轩,兰芽又将名义上自己要的酒赏给了双宝和三阳。

三阳自是欢喜的,不过还会嘟嘟囔囔地说:“奴婢年纪小,不宜饮酒。”

兰芽又是气,又是笑,拈起一颗花生豆照他脸上丢去:“要真不喝,就好端端给我放那!”

三阳那小兔羔子自然鬼鬼地抱起酒壶就逃。

双宝也陪着笑,不过比三阳更聪明一层,趁着兰芽此时面上神色不错,仿佛一直带着笑,便凑趣道:“公子又赏酒给我们喝,便是公子又要沐浴了吧?奴婢这就先将热水准备好,再回去喝酒。”

兰芽的脸腾地就红了。

这个小鸡贼,什么都被他看得准准儿的!

双宝说的没错,兰芽因是女儿身,怕被双宝和三阳给看破了,于是每回要沐浴之前,都拐着玩儿地给他们两个赏酒喝。

雕虫小技,徒增笑耳。她也无奈。

热水准备好了,她又小心地亲自去了双宝和三阳的塌房,看他们两个果真乖乖喝了酒,都睡实了后,才回到房间关严门户,小心地褪去衣衫,迈入桶中。

只有这一刻,她才会体会到,她依旧还是女儿……

水汽漫上,袭入眼瞳。她阖上眼帘,藏住那层水雾。

想念爹娘,想念亲人;想念——那个云鹤杳然的人。

也挂念远行的秦直碧和陈桐倚,以及身在军营的虎子。

她只想告诉他们,她一切都好,勿念。

她是真的一切都好……就算被那妖孽那般侵.犯了身子,就算那一刻恨不能咬舌自尽……可是她也都忍下来了,她依旧活着。

想着想着,她终于疲惫至极,陷入沉梦.

梦里,终是看见了想念的人。

母亲爱溺地抱着她,虎子真挚地攥着她的手,慕容看似绝情却实则神情地凝注着她……

还有,她在惊喜之下,仿佛不知羞地踮起脚尖,主动吻了慕容的唇!

及至,还有一层不想回想的梦境——她不知怎地,又梦见她当日不小心,伸手碰触到了秦直碧腿之间的隆起……

咳咳,最后这段掐了,再不准想起。

那么这夜此梦,便已完美。

于是睁开眼来,她还陷在美梦的情境里,痴痴地没回神到现实里。

直到双宝在外头敲门:“公子可起身了?奴婢送浆洗好的衣裳来。”

兰芽急忙回神,才惊觉自己竟然是在榻上!

身上妥帖地盖好了被子,甚至被子还被小心地掖到她的身子下,以免梦中踢蹬开。

她便蹙眉,仔细回想,昨晚竟然是自己从冷了的水里爬回榻上来的么?可是自己似乎,分明没有这样掖好被角的习惯……便如曾经,娘亲还要晚上过来替她将被子掖好,免她夜里凉着。娘亲还总笑说:“如今你是大姑娘了,还不知自己盖好被子。将来总归要找个十分妥帖的女婿,娘才可放心将你托付。”

兰芽一震,眼角已是泪水滑落.

兰芽带着双宝又到了顺天府外。

原本兰芽已是可以直接进去的,可是今天兰芽却犯了难,扯着双宝蹲在石狮子旁边儿小声嘀咕:“……没想到那人竟是聂鲁。我倒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

双宝将这前后的事情听了,也吓了一跳:“是啊,不然难道要当面彼此拆穿?”

兰芽忍不住低骂:“那也是个混账!原来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才故意接近我,怕是还猜到了我用嗜血虫来做什么……我接下来怎么办案,怕他也都已了如指掌。如此一来,我还怎么利用顺天府,以及他本人?”

双宝也点头:“是啊!”

兰芽不由得哀叫:“苍天啊,为何聂鲁会是这样一个人?”

冷不防天空飘下一片阴影来,正罩在兰芽仰面上。

一声笑:“苍天将我生成这个样儿,有何不妥么?”

【一步之遥,却隔了天与地~明天见。】

今天道具中心打不开,明天补上感谢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