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89方寸之失

破晓晨光,藏于夜色,天际隐约现出亮色,可是周遭却反倒沉入更为暗黑的夜幕里。

兰芽只觉今晚的春和当好静啊,静得仿佛别无他人,静得让她只能听得见司夜染的呼吸和心跳。

笃笃,怦通,织成细密的网,将她缠绕。

难道这春和当内外,竟然真的一个人都不留了么?怎么可能俨~

她进来的时候,分明记得店堂里的柜面、前后打点的伙计不下数十;更何况司夜染出宫来,前后跟随着息风与手下,一向众星捧月。

这样算来,这春和当内外至少会有百人之数,怎地就一点其它声响都听不见了?.

她小手捉着他衣襟,眼神迷蒙地四处环望,仿佛被纠结在什么谜题里,却又分明是在用这样的方式逃避他的存在……司夜染一皱眉:“怎了?稔”

异样的红晕悄然爬满兰芽面颊,她仰首望来,已是妙目含醉:“息风将军呢?”

司夜染不由蹙眉:“这样时候,你竟找他?”

仿佛捉住救命稻草一般,兰芽执拗:“息风将军呢?!”

司夜染咬牙:“他不在。”

兰芽伸手打他:“息风将军呢!!!”

司夜染恼怒不胜,却自知此时不是跟她讲道理的时候,便只好猛然扭头,朝向屋脊:“风!”

簌簌,是瓦片在抖。堂堂息风将军,迟疑了半晌才从屋脊之后站起身来,尴尬地向他们两人方向招了招手。

这一招手,他脚下的瓦片便更是抖得厉害……息风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堂堂息风,这一刻竟然腿脚颤抖得将瓦片都给踩响了,这若是换了生死较量的场合,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他只是实在没想到,那个惹事精会在这个节骨眼忽然非要找他……再看大人,语气已经是恨不得撕了他了。

他息风何辜,凭什么这么间接获罪于大人了?

司夜染也听见了那瓦片要命的簌簌的抖动,忍不住回眸狠狠瞪了息风一眼。息风便抖得更加厉害,手停在半路,不知该继续招下去,还是赶紧收回去。

呃,收回去……他怎么又想起了刚刚大人对那个惹事精说这几个字时的语气?

司夜染蹙眉:“息风在那边。你看见了?”

兰芽这才向息风方向展颜一笑。

实则她都没看清是不是息风,也只是下意识普通一笑,奈何她此时红脸醉颊,这样一笑起来,便天真含着万般娇态。司夜染便看得眸色愈冷,就在息风不知如何自处之时,司夜染忽地冷冷扬声:“风,你回宫去吧,此处不必你把守!”

兰芽却还不知自己惹下了什么事,被司夜染抱着强行转过屋角,再看不见息风时,还兀自扯着司夜染的衣袖喊:“……息风将军呢?我怎么看不见他?”

司夜染忽地伸手,用足了力道狠狠拍在她P股上,啪的一声脆响。

“住嘴!”

兰芽一声尖叫,攥着他衣领伸脚踢他:“我的嘴没长在那!”

饶是司夜染都忍不住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兰芽咬牙切齿,指着自己的脸:“嘴在这儿!你怎乱打!”

司夜染一声闷哼,转身将她抵在墙上,唇便覆了下来……辗转缠绕,着力碾压,啮咬吞噬……

是她惹他罚她,非是他定力已散。

兰芽被困在他臂弯与墙壁之间,腿缠着他的腰,被他惩戒得气喘吁吁,红透的面颊更滚烫了起来。

虫毒便更深入血脉,随着喧嚣的血流而转遍周身。

她只觉浑身奇异酸痒,又古怪地滚烫。而眼前这个人天性冰冷,这般于月光浸浴之下,更显如冰如玉……兰芽一声哽咽,伸手滑入他衣领,本能滑下。

他皮肤的沁凉,果然宛如月色倾城,染凉了她的掌心,让她舒服得叹息。

她索性放肆,将面颊也贴上来,沿着他颈窝滑走,渐次向下……

司夜染忽地一声嘶吼,猛地卡住她脖子,将她推回墙面。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兰芽醉眼迷离,望着他娇俏地笑:“……我~,要~”

实则她要什么,她自己此时也已说不清。她只是想要一点清凉,或者根本就是想要一点这样的拥抱——不,她当然不是要司夜染的拥抱,不是要这个灭门仇人的臂弯,她只是,只是在浑噩之间,忽地好想念亲人的怀抱。

像是幼时,坐在爹爹膝上,腻在娘亲怀中,或者吊着兄长的健臂做秋千……

那些亲昵,已成隔世。

她孤单太久,此时此刻,所奢望的幸福,不是活命,不是荣华富贵,而不过是一具没有间隙的怀抱。

情一动,她便已哭了出来,隔着朦胧月光,柔声呢哝:“爹,娘……兰芽好想好想你们。”

前一瞬还是小野猫,下一秒已哭出满脸的泪。司夜染蹙眉望着眼前这张狼狈的容颜,手不自觉地放松。

她软下来,顺势伏在他肩上,小小的鼻尖和柔软的唇若有似无地覆在他颈侧,贴着他耳际悄声地哭泣。

他手指收紧,一拳砸在墙面上。没有发出声音,他自己更仿佛不知道疼。

她也都不知,依旧小小地抽泣,低声呢喃:“女儿哭,要小小声,绝对不可以让司夜染听见……女儿没事的,女儿哭过之后就好了……”

司夜染深深吸气,悄然抬手,一掌击在她后脑。

兰芽一窒,便陷入无边无垠的黑暗.

春和当里留有一间司夜染的卧房,司夜染别无选择,直接抱着兰芽进了那间房。

实则春和当上下的柜面和伙计,并没有离开,只是每个人都当自己是一根柱子,小心地不发出半点声响。

而内外改成便装的内监和锦衣郎就更是懂规矩,绝不敢让自己在不适当的时候产生哪怕一星半点的存在感。

可是司夜染却知道,当他抱着兰芽踹开卧房大门,迈入门槛的时候,却有无数双眼睛从夜色里,齐齐窥视过来。

因为那间房虽然是他的卧房,可也更是他与藏花共享的房间。

这些年,这间房除了藏花之外,再无其他娈宠进过;而此时,兰芽在他怀中迈入。

这一刻,在那些人的眼里,早已具有了千百种意义。

司夜染索性由得他们,门也不关严,便将兰芽直接扔进榻中。

榻脚,早燃起了幽幽的红纱宫灯。

他伏下,借着幽幽红灯,将兰芽衣襟撕开!

他知道,从门缝的角度看过来,恰好看见红灯纱帐,他骑在她腰上。

而那些布料被撕破的声响,更是在这悄无声息的晨色里,被传得清晰。

他动作冷静,手指丝毫不乱;可是当她衣襟尽开,内里光色突现的刹那——他能瞒得了旁人,却瞒不住自己——他的心跳,已是乱了。

那虫子最会选地方,挑的正是她心口最为细软的皮肉,她心口已是浮凸红肿。

虽则让他担心,可是他却依旧不能否认——同样浮凸红软的,另有它物。且那两点,更让他心旌摇曳不休。

他深深吸口气,眼神一黯,便终是伏下了身去…….

兰芽是在一种奇怪的感觉中醒来。

那感觉无法用言语描述,既酥痒,又疼痛,同时伴有周身的酸软,可是心头却奇异地仿佛新草狂生……

她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睁眼,眼前一片幽幽红光。

仿有风来,撩动绯红纱帐,曳曳飞舞在眼前,偶尔轻轻落下,恰缠绕住她皮肤,丝般滑动。

她蹙眉,再凝神细看。

便彻底被惊住!

只见心口腰间,正伏着一个人,以私密的动作,狎近滑动!

而他的两只手,手肘抵住床榻,正从左右两边托住她的两肋,将她推高了送到他口边!

他的唇,灼热水润,正——正吮着她!

仿佛已经听到她醒来,他便从她心口处猛然抬眼望来。那一双眼媚如妖魅,冷似野鬼!

她尖叫,他却反而更吮紧了她!

唇舌拨弄,让她逃不脱耻辱之间轰然而起的欢愉……

兰芽头向后仰,尖叫出声。

她竟不知,那叫声是震惊、愤怒,还是分明是——陌生的极致。

他忽地伸手按住她颈子,不让她动,唇舌一滑,给了她更为陌生与奇异的疼痛与欢畅……

她手指左右攥紧褥单,尖叫着喊:“我要杀了你——”

他猛然耸身,握住她的腰,将她翻转,背向他,然后——踢开榻边绣墩,让绣墩直飞出去,正好将房门撞严;继而扯落纱帐,将两人掩入帐中.

一阵乒乒乓乓之后,床笫之间的方寸天地,终于安静了下来。

兰芽额头抵着被褥,身子后弓,耻辱大哭:“混蛋!”

握住她腰侧的那只手却忽地将她推开,弃如敝屣。

司夜染侧躺下来,眸子透过夜色冷冷睨着她:“方才我那般对你时,你却不是这般反应。你方才,明明欢喜得很呐!”

“你胡说!”兰芽将脸埋入锦被:“……不是那样的。我方才,应当是在昏睡之中!司夜染,你乘人之危!”

“乘人之危?”司夜染缓慢将这个词重复了一遍,仿佛极喜欢,便笑了:“没错,本官就是乘人之危!乘人之危不好么,寻其软肋以击之,才能百战不殆。”

“只有你这样儿的笨蛋~,才会强撄其锋。”

兰芽怒极,向他怒扑而下,手下意识一捋发鬓。

她原本的设想是,从发上随便扯下一根发钗来,扑过去便扎死他个奸贼!——可是人已经扑了过去,手却还是空的,这才想起,她早已不是钗环女儿,她发上一根能用来当凶器的钗子都没有了!

她便这么扑在他身上,愣神儿之下,才惊觉——她竟然忘了自己还是衣襟大开!

——这一扑之下,她分明是将自己最柔软的部位,垫上了他的脸!

怪不得,他这一次竟然没有半点反抗。

而趁她愣神儿,他竟粗喘一声,伸手捧住她一边柔软,送入唇中!

“司夜染,我杀了你!”

兰芽羞愤若死,便不顾一切伸手去卡他的脖子。再没有武器,她只有这一身相拼。

可是终究失策,她哪里可能是他的对手。他唇也不停,只随便一伸手便将她松散下来的长发从后脑扯住!

她被迫头向后仰,手再用不实力道,而这个姿势之下,更让她羞愤的是——她的柔软便以更浮凸的状态,送上他口边!

她绝望大哭,沙哑不绝。他在她身子下渐渐僵硬,忽地伸手将她推开。

他厌弃地哼:“无趣!”

兰芽连忙扯过锦被,将自己身子裹严。她缩到另外一边床脚,周身冷战,却已哭不出眼泪。

小小床笫之间,两人恨恨相对。

兰芽冷意艰深,司夜染却越见从容。

不消片刻,他已恢复常态。依旧该死的冰冷,却又在冰冷之中无法忽视他骨子里氤氲而出的清贵之气!

司夜染姿势未变,依旧侧身躺着,枕着自己的手臂,可是态度却已经悠闲慵懒了下来。他睨着她,缓缓说:“今日情势,也是你自己造成。经过今宵,所有人便都更认定了你是我的新宠。所以,你若识时务,便从现在起想想如何当好这个角色。”

他伸手过来,想要捏她下颌。却被她别开。

他也不恼。就如主人逗弄宠物,不至于因为宠物小小的反抗就动怒。因为主人深知,宠物早已在他掌心,迟早都得驯服。

“兰公子,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从此你便是本官枕边人。只要本官想要,不管对你做什么,你都得学会接受。”

“甚至不光接受,你还得学着主动来讨我欢喜,懂么?”

“不懂!”兰芽从牙缝里挤出。

“嘁……”他竟笑了:“不懂也要装懂,实在装都装不会的话,就想想藏花。想想他素日都是用什么情态对着本官的——没错,他那样子就是本官最喜欢的。”

“我若不愿呢?”

“不愿?”司夜染仿佛还当真仔细想了想:“你若不愿,我目下刚尝到你的妙处,还舍不得打你杀你——可是我这口气也总归要出,那我只好去打别人,杀别人了。”

司夜染又伸手过来,这一次是抚她的颈子。兰芽一僵,这次却没敢避开。

他便更放肆地抚遍她的柔颈:“……陈桐倚、秦直碧、虎子、慕容,我一个一个地折磨他们,你看可好?”

兰芽低吼:“你不是人!”

“嗯~”他竟笑了,将她揽过去些,将她背转,从后面咬着她耳珠,宛如情侣耳语,亲昵异常:“我不是人,你也要与不是我的人,享尽欢好。”

兰芽还要挣扎,他却伸一根手指点住她的唇,在她耳边轻喃:“嘘……乖乖的,别再惹我生气。否则,明天你的早饭便是虎子活摘的眼珠!”

“你!”兰芽几乎呕吐。

他却扳过她颈子,扭着她头强迫她:“……亲我。”.

整宿迷离,她被他捧在掌心吸了不知多久……

她一直紧闭双眼,恨不能让自己死去。可是当朝阳终于照进帐帷,她却感觉自己心口被虫子咬过的伤口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

他还在睡,她急忙背过身去坐起来,展开衣襟去看。

红肿已消,周边皮肉都白洁如新。只有那小小的咬孔,还记录了昨夜被虫咬过的痕迹。

她忍不住悄然回头望他。

难道他彻夜吸她……不是狎弄,而只是——替她将那虫毒吸净?

可是她却又很快否定了自己——因为她再青涩懵懂,再不想去细辨他究竟在碰触哪里,却也隐约知道,他也终究还是碰过她左右两边……

所以他怎么可能那么好心,只是为了给她治疗!

恨意勃生,兰芽裹好布条,整衣下榻,不顾一切推门便出去了。

初礼不知何时立在廊下,见了她便恭顺地笑:“恭喜兰公子。”

喜你个头!

兰芽拼命压抑,只说:“我还有事,先行一步。大人若问起,就说我去查案。”

初礼一笑:“自然。”

兰芽奔出廊下,找见装虫子的笼子。及至走出春和当,才忍不住停步回眸——

司夜染一向是极为警醒的人,怎么今天她都走了,而且闹出这么大动静,他竟然还沉睡不醒?

【好吧,稍后加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