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88心如鹿撞

司夜染“嗤”了一声,拢紧面纱,便抬步走进马厩里去。

兰芽尽量将灯笼向前伸,让灯光更多照亮司夜染的前路,她自己则躲在灯影之外,遥遥观察着司夜染的举止。

眸光渐冷。

忍不住想,如此背影,如果她此时手中有一把尖刀,她便这样飞身扑过去,究竟有几成把握能要了他的狗命?

走进马厩深处的司夜染忽地一回身,身上墨黑的大披风倏然一抖,目光森然望向她来俨!

兰芽被惊得一颤,连忙改换了神态,颤声问:“大人,有什么需要么?”

司夜染拢着大披风,像是整个人都融入了夜色里。他无声盯着她,然后才缓缓说:“我发现那虫子了。你需要多少?稔”

“太好了!”兰芽由衷欢呼,“当然是越多越好!”

“你还真贪心。”

司夜染冷哼了一声,便转身回去,径自向前去,再不说话。

兰芽心内暗说:我知道你有功夫,寻常嗜血虫怕是咬不着你。可是一只两只咬不着,十只二十只咬不着,我就不信百只千只还都咬不着你!

——除非,你不是人。

——或者,你实则对那虫子并不陌生,知道如何克制.

时间凝在夜色里,过得迟滞而缓慢,隔着他身上那巨大的黑色披风,兰芽借着幽暗的灯笼光,几乎看不清他的手势和身法。

却不多时,便见他忽然转身,向她大步走回来。

兰芽本.能一退,惊问:“大人?”

司夜染瞟了她一眼:“你准备好的笼子呢?”

兰芽惊喜得张大了嘴巴:“……捉到了?”

司夜染语声中寒意不减,只淡淡答:“嗯。”

兰芽便连忙噗地一声吹灭了灯笼里的蜡烛,也顾不得等蜡烛凉下来,便伸手进去想要将蜡烛给扯出来。

司夜染一皱眉,伸手一把攥住她手肘,沉声问:“你要做什么?”

兰芽理所当然地答:“装虫子呀!”

实则她之前想了不少法子,找东西来装那霸道的小瘟神。双宝和三阳也采了柳条,帮她编成一个小笼子。只是她担心缝隙不够细密,让虫子飞出来咬到人。几次三番想过之后,主意终是打在了灯笼上。

灯笼纱罩都细密结实,且为了透光还都是半透明的材料。只需将灯笼上头加个盖,那便是极为方便的一只提笼,装虫子什么的可不最方便不过?

她结识完便兴冲冲去扯蜡烛……手腕却一紧,被从灯笼里硬生生拉了出来。

兰芽不解抬首:“大人?”

灯笼熄灭了,原本幽暗的月色便渐渐显得格外皎洁起来,落在他面上,照亮他挺直的鼻梁,与清削的面颊,却照不清他深凹的眼……

她看见他蹙眉,听见他说:“蜡烛烫,你手不要了!”

兰芽心底便忍不住一颤——她认错了吧,他难道在,关心她?

笑话,定是她错了。他是恨不得杀了她,让她活着也是利用她、折磨她的,怎么会管她会不会烫了手?

她摇摇头,甩掉不该有的幻觉,淡然一笑,从他掌中抽回了手腕:“蜡烛就算还燃烧的时候,又有多烫呢?大人小时候难道没玩儿过,用手指从蜡烛火焰里穿过的游戏么?只要掌握好速度,便不会有事的。”

她说着便仿佛赌气一般,故意迅速伸手进去,将蜡烛拔了出来。

融化的蜡油是有些热,而且黏腻,粘上指尖便除不掉,滚烫地绕成一环。可是她却都不在乎,将空了的灯笼向面前一伸:“大人将虫子放进来吧。仔细别让它们咬了手。”

司夜染盯了她一眼,再没说话,只伸手将过来。

当他那只手从墨色的大披风里伸出来的时候,兰芽才发现他的手有些不对劲——在月光之下,竟然有银白的反光,不似人手。

兰芽吓了一跳,忍不住抓过来细看。

这才从触手的温度和质感上找到答案——原来他手上戴了手套。类似银丝铁线细密织成,极为细密柔软却又能隔绝外物,与锁子甲的原理类似。

怪不得他一点都不紧张,仿佛不怕虫子咬似的。

此人,果然狡猾透顶!.

他的手被她捉着,她眼里的神色全被月光出卖,直白地呈现在他眼前——司夜染在她头顶,于她目光看不到的角度,隐约勾起了唇角。

半晌才悠然说:“我的手,你攥够了么?”

兰芽这才烫手一般地赶紧撒开,仰头红着脸强辩:“我攥着的,是大人的手套!”

“哦。”司夜染也不跟她计较,只眯着眼说:“至于你担心我被虫子咬了——倒也不必。戴着这手套都可空手夺白刃,几只虫子又能奈我何?”

兰芽咬唇:“……我,没担心大人!”

她实则是担心虫子咬不着他!<

他眼神倏暗,盯着她顽固的头顶——她真的就连头顶都那么顽固——“岳兰芽,你好大的胆子!也曾几次三番主动讨好本官,可是一到关键,便只会实话实说!”

兰芽心底也是一颤,暗恼自己怎么又宁折不弯了?

只能悄然吞一口气,仰头已是换上笑颜:“小的意思是,大人一向众星捧月,身边担心大人的人多着。小的自知地位不够,大人还轮不到小的来担心。”

司夜染伸手撑住她下颌。手套那冰凉而嶙峋的质感,让她有些小小刺痛,不由得抬眼去望他的眼睛。

他却仿佛冷笑起来:“你的意思,是哀怨本官不够重视你么?以你心愿,你倒想要站到什么位置上来,嗯?”.

兰芽一下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疼得伸出唇外,呵着凉风。

天杀的,她哪里是这个意思!

司夜染却盯着她不断吞吐的丁香小舌,忽地猛地松开她下颌,寒声说:“收回去!”

哦?什么收回去?

她咬了舌头,疼,要借晚风冷却——她这碍着他什么了么?他凭什么连这个也要管?

心内百般不愿,不过兰芽只得忍了。不过是小事,她没必要这样得罪他。

便缩回去,忍着疼,讨好地笑:“遵命。小的收回去了,大人别不高兴了。”

他霍地偏头瞪她:“我哪里不高兴了?你凭什么说我不高兴了?岳兰芽——你拿什么以为,你自己有能耐影响本官的心绪?!”

兰芽只好无言瞪着他。

她说什么了么?他这是要干嘛?

盯够了,兰芽只好垂首叹气:“好的,都是小的错了,大人别气了。”

“我再说一遍:我、没、气!”

他还没忘了他,哈?

兰芽再抬眼盯他一眼,只好忍了,换过话题:“……大人,虫呢?”

司夜染竟然又偏过目光来狠狠瞪她!

“虫,总比我重要,嗯?”

兰芽心说:他今晚犯了什么毛病啊!

只能赶紧摇头:“……小的,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小的是觉着,总让大人攥着那些虫子在掌心,总归不合适。”

再小声补充一句:“咱们今晚,只是来捉虫的……”

司夜染仿佛也如梦初醒,冷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为了查案,本官今晚才不会随你来!”

兰芽只好低头全认:“……总归,千错万错都是小的错了。小的全认下来便是。”

真不知踩着他那根筋了!

司夜染这才一伸手,将捉到的虫子放进灯笼里去。

兰芽一声又慌又喜的小小欢呼,便低头只顾着去对付那些虫子。竟忘了将盖子带出来,便只好撩着衣襟盖住,生怕它们跑了。

司夜染盯着她:“可以回去了么?”

兰芽却摇头:“才这几只。小的以为大人天生神武,一出手就是千百只呢……”

司夜染咬牙:“你住嘴!本官再去捉来就是!”

司夜染转身就走,大披风如更深更浓的夜色。兰芽忍不住冲着他背影吐了吐舌.

如此这般,司夜染循环往复不下数十次,一次次将捉到的虫塞进兰芽手提的灯笼。

这般累积下来,灯笼纱罩里已经密密麻麻,隐约果然已有千百之数。

灯笼里的虫子渐多,天色却已渐渐泛白。

瞌睡虫也早已沿着经脉,点点侵蚀上兰芽的神智。

到后来她索性贴着墙根坐下来,只机械地指挥着司夜染,“……再多一点。大人,加油。”

最后几次,她根本是闭着眼睛,完全如在梦中一般对司夜染发号施令。

司夜染几回瞪着她的睡相,仿佛有些要按捺不住,可最终却还是忍住了,继续走回去捉虫。

最后一次,间隔时间有些长,兰芽一个激灵从梦里惊醒过来,睡眼朦胧地去看司夜染。

晨光微曦,原本漆黑一团的马厩里已经朦胧能看清轮廓。兰芽这才发现,司夜染竟然半跪在几头羊旁边,伺机等待虫子的出现……

兰芽一下就清醒了。

司夜染是何样的人呢,他平素从早到晚不同场合都要换过不同的衣裳,可是此时竟然半跪在牲口的粪水里,只为了捉一只虫!

兰芽便惊呼一声:“大人,不必如此了!”

司夜染蹙眉,这才起身走向外,努力想不去望她震动的神情。

他只淡淡说:“这些羊身上的虫,已经几乎都被本官捉光。余下的几只便极为难寻,本官只得这样去找。”

兰芽快哭了:“其实都差不多够了,大人不必再为那几只这般辛苦……”

司夜染咬了咬牙,霍地回头瞪她:“还不是你说还不够,还要我加油去捉!”

兰芽又咬着了舌头……

她那分明是在睡梦之中,神智不清之下,机械说出的话好不好——大人怎么还那么死心眼儿,都给当了真?

她的舌头今晚很苦,被两咬之下,已是红肿不堪。

兰芽还想说两句好话的,却奈何已是说不清楚,只含混呜呜几声。

司夜染深沉叹了口气,扭头盯着她的小嘴:“……自作孽,岂可活!”

兰芽却笑了,向他展颜,摇头晃脑外加手舞足蹈地解释,意思是说她今晚舌头这样了,就是受惩罚呢,大人别再生气了……

却只见司夜染眸光一暗再暗,却在暗到了极致时,忽然窜起奇异的光芒。

兰芽一个激灵,想要退开,却已是晚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倏然贴近,手指紧紧捏住她下颌,迫使她伸出丁香儿来……

再然后,兰芽的整个世界便都混沌了。

她只知自己不存在了,这样大个儿的身子都缩小成了那小小的丁香儿,被他含着,吸着,仿佛沉入无底的漩涡,不由自主地卷入,再不能逃…….

震惊、屈辱、疼痛……席卷而来,形成抗衡的力道,将她迅速从沉沦之中拽回,让她清醒过来。

她拼尽了力气猛地伸手将他推开!

却因他之前用力太大,含得过紧,一推之下,他的牙齿便刮伤了她舌。

丝丝血腥入口。让她恶心,让她想要尖叫!

他被推开,眼中氤氲未褪,用手背抹了抹唇角,阴森盯住她:“胆敢抗拒我?”

兰芽紧紧闭住眼睛,不想面对他,更不想面对眼前这该死的情势!“大人,何故那般对小的!”

司夜染悠然一声冷笑:“何故?还不是你故意!几次三番在我眼前吞吐而出,我已警告过你,是你不肯听话!——既然你想要,本官便赏了你!”

她痛,舌便越发肿胀难言,只一对樱唇颤抖。

司夜染眸光便又一暗,欺身过来,捏住她下颌,又要吻下……

兰芽狠狠别开头,已是哭出声来:“大人何苦强迫小的!小的没有引逗大人,是大人用强!”

司夜染渴慕不可纾解,满眼都是阴鸷寒意,紧紧盯住她眼睛:“是你说要代替花,留在本官身边,好好伺候本官!兰公子,你这样聪明,该不会根本不明白这将意味着什么吧!”

兰芽哭喊:“……可是大人是公公!”

她是那么说过,不过都是为了气藏花的。在她心里有一重垫底:她以为司夜染究竟是宦官,纵然再有些什么虚情假意,也不会太严重……哪里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对她!

方才那次第,他那嚣张而强烈的掠夺,根本,根本——就是个正常的男人!

不,是比正常男人还要强烈百倍的!

她被他吓怕了!

兰芽腿一软,扑通跪倒:“大人,是小的从前口无遮拦了。大人可否饶了小的?大人身边从不乏俊美娈宠,大人就放过小的吧……小的愿意为大人卖命,查案办差,百死不辞——只是这一宗,请大人放过小的吧。”

司夜染眸色更浓,他蹲下,抬起兰芽小小下颌:“……晚了。”

“大人何意?”兰芽惊惧抬头。

司夜染唇角微勾:“你从前说对了,本官是对你有所yu念……你不想要,本官偏偏要给你!你的全部都在本官掌心,本官说想要,便从来由不得你!”.

紧迫之下,兰芽一直小心压在心底的戾色便再藏不住。她狠狠一呲牙,向司夜染冷笑:“大人难道不怕小的得了近身的机会,便会杀了大人!”

司夜染轻蔑冷哼:“……你太高估了你自己。”

兰芽也学着他的样子冷笑:“大人难道不是高估了自己?”

司夜染突地扬声一笑:“不如,试试?”

他手指收紧,将她整个身子都向他怀里带:“你若输了,便让本官做尽一切;若本官输了,这条命你拿走就是!”

他的唇贴上她耳珠:“……想想那情形,便觉得有趣极了。陪本官玩儿,乖~”.

兰芽心下一颤,便赶紧叩头到地:“……小的错了,小的不玩儿!大人饶了小的。”

硬碰不过他,她只能服软。

她下意识便知:她越是倔强,怕是越挑起他的渴念。她只有服软,拆掉自己所有的傲骨,他才会对她不屑一顾。

果然,司夜染眸中浓浓的渴望之色,有些退散。他眯着眼睛盯着她:“这还是本官见过的那个岳兰芽么?你竟如此轻易便放弃,这样轻易向本官告饶?”

兰芽轻叹一声:“小的只想活下来。小的再不敢忤逆大人,求大人放过小的……”

司夜染手指不松:“你骗我~”

兰芽拼命摇头:“没有,没有!这才是真正的我,真的。”

司夜染手指一僵,霍地松开,将她挥向一边:“无趣!”

兰芽悄然舒了一口气,刚想如何脱身,却冷不防——身上剧烈一疼!

她垂首,眼前的一幕让她几乎昏倒——光忙着跟司夜染斗法,不知何时那装着虫子的灯笼已是倒了。而她的衣襟当做盖子遮着灯笼的顶口……

司夜染听见不对,忙回身奔过来:“怎了?”

兰芽指着那翻倒的灯笼,里头飞舞如疯的虫子,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司夜染狠狠皱眉:“虫子飞到你衣裳里,咬了你?”

疼痛之后,便是僵麻。兰芽不敢呼吸,只能无声点头。

这是报应么?她本想让他被虫子咬着,可是他安然无事,却是她自己被咬了!

草原上的马匹被咬了之后,都癫狂如疯;而她哪里比得上草原上骏马的强健?

思绪还没转完,身子便一轻,转眸去看,她已被司夜染横腰抱起。

“大、大人?”

司夜染长眉紧蹙:“闭嘴!要想安然无恙,就乖乖的!”

他,竟要怎样?

--

【小甜蜜,补上中秋礼物,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