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78投石问路

这一个月里,兰芽闭门谢客。只中间让双宝去了一趟狮子林,替她传话给虎子,让他不可分心,好好练功。

“……兰公子嘱奴婢转告虎爷:若输了,便也不必再去听兰轩。”

这句转告来得正及时。虎子因悬心兰芽,镇日里去闯听兰轩,先时被息风带人挡住,后来干脆是兰芽不肯见他。虎子哪里还有心思练功?索性破罐破摔地想,不如就这么被息风掌中刀给阉了倒也干净!至少从此能陪着兰伢子一处……

听了双宝的话,虎子激灵灵一震:“他当真?”

双宝点头:“虎爷若不信,到时候试试就知。”说罢傲然轻哼:“我们兰公子,一向言出必践!”

虎子垂首,猛地一砸墙面:“你回去告诉他,我必定赢给他看!”.

却说那位倒霉蛋儿宦官冯谷。原本在辽东苦哈哈监军了三年,奉旨回京以为能图个晋升,于是格外卖力巡夜——却不想中途劫了兰芽等一众少年,客观上坏了仇夜雨的计划。

仇夜雨被公孙寒压制着,没敢明面动手收拾冯谷,可是暗下的绊子自然少不得。冯谷回京百日,非但没能晋升,反倒被一踩到底。这一辈子的种种奋斗,都白费了。

可是最窝囊的是,冯谷却生生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凭什么就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这日冯谷奉命微服巡街,他穿上贫民百姓的服饰坐进酒楼,旁听食客们都在谈论什么,顺便也借几碗黄汤,吊慰自己一番。

他仗势欺人惯了,虽然酒楼上人很多,他却也强令小二不准带人来并桌,一个人独霸酒楼上视野最好的一桌。

却有个没有眼色的斗笠男子径直在他这桌坐下。

冯谷便一拍桌子:“怎么着,不想活了?!”

那位头戴斗笠,低低压到眉端,看不见面容。

那人不惧也不恼,只是笑:“倒是冯公公活不长久了。这般被人捏高踩低,说不准几时便被拿到大错,丢了脑袋!”

冯谷便惊了:“你,你是谁!”

那人起身:“公公若想活命,便悄悄儿跟着我来。”

那人便下楼去。冯谷坐在原位左右思量,身在紫府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眼前怕是有陷阱;可是就算不踏入那陷阱呢,难道背后就是条康庄大道?左右不拼也是等死,还不如拼它一把!

冯谷便连忙起身,跟了那人离去.

京师很大,内城外城东城西城,可是那斗笠客却仿佛还嫌京师不够大,故意七弯八绕,硬是引着冯谷走了几个时辰!

眼见日已西斜,冯谷实在按捺不住,急走几步拉近距离,到没人处一把扯住了那人的肩头:“哎你别走了!你到底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那人回身,仿佛轻笑:“冯公公这便不对了。纵然我有意七弯八绕,可是对于身在紫府听差的冯公公来说,京师街巷早已烂熟于心,岂能走晕?”

冯谷便一咬牙:“我瞧得出你总归是把我往西安门方向引!”

“恭喜公公。”

冯谷一跺脚:“那边地界,我是不能去的!”

到了西安门,就距离灵济宫不远了,那就是到了司夜染的地界!仇夜雨与司夜染势不两立,他到灵济宫地界去,那不是找死!

冯谷临阵怯步,斗笠客并不意外。他只冷笑:“东安门既然已无公公活路,公公难道还不想去西安门寻一条活路?”.

斗笠客带着冯谷秘入灵济宫,穿花拂柳,将冯谷带至半月溪门外。

守门的侍卫见了腰牌未敢拦阻,迎面却被初礼拦住。

斗笠客朝初礼抬起斗笠,微微一笑。

一见斗笠下的容颜,初礼便都一怔。便赶紧引着两人朝里走,初礼躬身急行,唇角忍不住微微挑起。

初礼进内通禀。少时出来,先让斗笠客进去。

初礼亲自看着门外的冯谷,与斗笠客身形交错之间,忍不住朝斗笠客眨了眨眼.

斗笠客脚步轻盈走进去,隔着紫檀镂花的月洞门,正看见司夜染端坐在书案后面处理公文。

窗外天色已暗,唯余西天边一星半点深红余晖。他的案头点燃了红纱罩灯,柔光落满他案头的白玉笔架、墨床。

他此时已褪下了公服,只随意穿着霜色直裰。发未簪冠,只以寒玉簪束起。

这般望去,竟也敛去所有戾色。除了那张宦官永远无法改变的傅粉白脸,其余竟也仿若翩翩佳公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