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零二章 舅甥相处之道,眼馋画舫

大会结束以后上官雪妍就带着自己人离开了,她对于下面的宴会也不感兴趣,有那时候她还不如回中华楼陪儿子呢。这次要不是出于对武林大会的好奇,她也不会来这里,结果这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她能坐到结束已经很不错了。

上官雪妍走的很早,也没有惊动什么人,等宴会散席,有人想找她的时候才知道她已经离开了。唯一注意到他们几人离开的就是柯觉天,他还让人在后面悄悄地跟着他们。

“宗主,后面有尾巴?”朱雀对自己身边的上官雪妍说,这跟踪的人也不知道是谁派来的,真是够蠢的,跟踪他们。

“无事,我们走我们的。”上官雪妍不在乎的说,自己就大方的让他们跟着吧,要是躲躲藏藏的就会让人起疑心。

上官雪妍他们最后在禹城最繁华的的街道停了下来,走进了一家玉器店。那玉器店店面装修大气是一座独栋的建筑,这就是华夏宗位于禹城的联络点,当时的请帖就是送到这里的,反正知道的人不少,他们几人也是光明正大的走进去。后面的跟踪者看见他们进了这家店,在外面又蹲守了很长时间没看见他们出来。

“雯娥,少爷们回来没?”上官雪妍回到中华楼没看到儿子于是问。

她是从那家玉器店后院出来的,没人知道那里和中华楼就只是一墙之隔,她就是通过那个暗门出现在自己在中华楼的卧室里。那暗门的机关钥匙也只有她有,才能打开,就连青龙他们都打不开。

“王妃,少爷没回来了,想必是在外面玩的开心了。”雯娥给上官雪妍到杯水给她。

“也许吧,这一次出来,他好像开心多了。见多了他在上京那一副小大人样子,我还怕他长成了小老头,现在我倒不担心了。”上官雪妍喝了一口水说,自己一直希望他有个快乐的童年,自己也是在努力的去做。墨儿也许是天生的敏感吧,他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没有父亲,他以后要保护好娘亲和王府,所以在外面就一直装老成,学习也比其他人刻苦。自己知道这些也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回去干预他有自己的想法。现在也许是因为轩辕玄霄的回归,让他卸下了心里的重担,所以他这一路上人也开朗了很多,也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自己曾近觉得可以给他一切,自己也是这么做的的,唯一不能给他的,自己也代替不了的,那就是他来自心底深处对父亲的渴望与崇拜。他觉得父亲会保护他,保护娘亲。这让上官雪妍也难过了一时,不过也很快就释怀了,毕竟在儿子心里她知道自己才是他最重要的人,那是自己带了几年的孩子她了解他。

“王妃,其实少爷一直很懂事的。”雯娥不知道怎么说,于是只能说了这么一句话。

“恩,这个我知道。”

上官雪妍担心的儿子们,此时在禹城郊外的一艘画舫上,钓鱼呢。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带着随墨和小峰一人一个小凳子,就并排坐在画舫的船头,专注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鱼竿。

“二,你说他们这样子像什么样子?你说有谁会把画舫当做渔船,他们现在做的事和这画舫一点也不相称。画舫不都是用来游玩听曲的吗,就像我这样子不是吗?”云隐看着船头的几人怒其不争的,一副他们暴殄天物的样子。不过他倒是喝着小酒,手指在桌子上随着琴曲敲击着,一副享受的样子。

“云少爷,只要少爷开心这就是渔船,不是也是。”暗二听了云隐的问话,面无表情的说,不就是一艘画舫吗,有什么,少爷也不是用不起。

“大姐和玄就是太惯着他了,也不怕他养成不好的习气。”云隐撇了暗二一眼说,这些都是大爷,自己才是那土包子。这画舫可是最好的,材料工艺都是上乘的,还有里面的布置,就连那表演才艺的都是貌美如花的。这怎么能拿来钓鱼用,这不是纨绔子弟才做的事吗?自己才舍不得了,自己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

“少爷做事有分寸。”暗二看着那垂钓的几人中的轩辕云墨说,他也算是看着少爷长大的,不说全面了解少爷,也大概了解他,少爷不会被宠坏的,要是宠坏早就宠坏了。

“墨儿,你们要不要进来吃点东西,这河里不会有鱼的,你看你们也钓了很久了。”云隐端着点心蹲在轩辕云墨身边问,这可是自己的小外甥,自己可要照顾好了。

“舅舅,你小声一点,有鱼也被你惊吓跑了。娘亲说过,有水的地方一般都会有鱼的,我等等就行了。舅舅你去里面听那些漂亮姐姐弹琴就好了,我不会告诉娘亲你看见那些漂亮姐姐就不理会我了。”轩辕云墨拿块点心填在自己嘴里,依旧口齿清晰的说。

“我什么时候不理会你了,你个小没良心的。”云隐瞪着眼问他,自己只是刚上来的时候多看了两眼那些姑娘,挡着他上来的路了,就让这小子给记上。漂亮的姑娘谁不多看两眼,也就暗二那不懂风情的人,才会无动于衷的。

“舅舅不着急解释,我都说了不会告诉娘亲的,你只要不打扰我钓鱼就行了。还有不要背后说我们的坏话,我刚才都听见了。”轩辕云墨又拿个一块点心放在嘴里,看着云隐笑着说。

“我才懒得理你,不知好歹的臭小子,我还是听曲去吧。”云隐起身离开,云隐知道自己说不过他,还是离开吧,不然他要是钓不到鱼那就是自己的责任了。

“舅舅,你手中的盘子,就不用端回去了。墨儿也不好不领舅舅的好意,谢谢舅舅。”轩辕云墨看着云隐手中的点心盘子说。

“哼,吃吧。”云隐故作生气的留下盘子,这小子真会得寸进尺。不过自己就是喜欢这小子,长大了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大哥,你们吃点心,我就不信钓不上来一条鱼,我就和它耗上了。”轩辕云墨把点往轩辕少泉跟前推一下说,然后他又专注的钓起自己的鱼来。

“二弟,你为什么老是逗云舅舅,他很疼你的。”轩辕少泉也捏了一块点心在手里,然后问轩辕云墨。

“我知道舅舅疼我呀,所以我才逗弄他,知道他不会生气,再说要是别人我才懒得理他呢,浪费时间。”轩辕云墨脸都不转一下的说,他就是知道那是自己的舅舅,他才会亲近他的,他不是谁都理会的。

“原来这样子呀,我知道了。”轩辕少泉把点心放在嘴里,了然的说。

没人打扰的轩辕云墨他们又进入了自己的钓鱼的大业中去,势必要钓出一条大鱼来。

宽阔的河面上不是只有他们这一艘船,还有几艘船在水面上行驶,想来也是游玩来的。

在他们不远处的一艘船上,有三个比轩辕云墨他们年纪大的少年站在船舱外面看着轩辕云墨他们的那个很大的画舫,眼里带着好奇与打量,还有莫名的敌意。

“柯少爷,那不是我们没租到的画舫吗,怎么会在这里,不是那画舫不出租吗?”其中一个少年看着不远处的画舫吃惊的说。

“是呀,那画舫我们租了几次,都被拒绝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看到他,是谁租的,看来不简单呀?”另一个人也说。

“管他什么谁的,说不定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野小子呢,在禹城谁不知道柯少爷的身份呀,这人一看就是外地来的?这也太嚣张了一点。”

“话不能这么说,他能租到那画舫,就说明身份不简单,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这是一个比较理智的少年。

“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是谁呀?我们是禹城四少,谁不给点面子,我倒是想瞧瞧这位大胆的人是谁?”一个楼着女人的少年从船舱里出来,站在那些人的身边看着那艘画舫。

“就是,还是罗少爷说的对,禹城那是四少的天下,就是来条龙到了这里不也得盘着。”那罗少爷身后跟着几位少爷出来,其中一人献媚的说。

“还是你小子说话好听,你叫什么,哪家的?”那被叫做罗少爷的人看着这说话的人笑着问。

“我是祥福酒楼的少东家洪嘉盛。”那人听了以后急忙介绍自己,他们祥福酒楼在禹城也算有点地位的,要不是有中华楼压着他们就是禹城第一的酒楼。

“知道了,就是那个被人戏称为禹城永远第二的酒楼吗?本少爷会去光顾的。”那罗少爷哈哈大笑的说。

“多谢罗少爷赏脸。”洪嘉盛低着头,让人看不到他眼里的情绪。

“鸿宇,我觉得我们还是小心为上,不要冲动行事。”那个理智的少年对着身边一直没说话的人说。

“柳然我知道,再说我什么时候冲动过,我也不打算做什么,只是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面子。”柯鸿宇背着手,看着自己的船在慢慢靠近的画舫说。

“我是担心罗洋,他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刚刚他听说那画舫被人租走了,就差点把那些人给打了,现在他还气着呢。”柳然看着那正在喝酒的人说,他喝醉了酒才更是麻烦事。

“没事的,放心吧。”柯鸿宇看着前面的画舫脑中深思。自己是武林盟主的儿子,在禹城可以说呼风唤雨,谁不给自己面子,就是在江湖上也一样。可是唯一让他不愉快的就是,禹城码头上那停着的画舫自己始终没进去过。那码头的船只很多都属于官府的,不过都是对外出租的,官府管着水运还能赚钱财。不过码头的渡船大部分都是给人游玩的小船,大一点也就是自己现在坐的这一艘大船。原本能坐这种大船已经是身份的象征了,他也不计较了。可是半年前突然出现一只大的画舫,那船只是看外面就让人想进去看看里面,自己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规模的船只。可是有人想去租的时候,码头却告知那船不租的,说是私人所有。既然是私人所有,那他们只好打消注意了,可是观察了半年就没见那画舫离开过码头,一直停在那里。今天他们来这里玩,却发现那画舫消失了,打听之下才知道,那画舫被人租走了。扬言不对外出租的画舫现在让人租走了,这样让他们这些人情可以堪。他们怎么说也在禹城有点脸面的,怎么能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压着他们了。罗洋的说的也是他想做的事,不过他不会自己动手的。

“云爷,有人在靠近我们的画舫,好像是禹城四少他们。”一名船工走到云隐身边说。

“我们挡着他们的路了?”云隐听后问。

“没有。”那船工愣了一下说。

“那就不要管他,走我们的就是了,你只要记得那位小爷开心,有你的好处,其他的事不要过问。”云隐才不管他们什么四少不四少的,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自己只是陪玩的,只要外甥开心就好了。

“小的明白了。”那船工走了出去,他也只是一个做工的,这位爷都不担心他还担什么心。

“二呀,我们也去外面透透气。”云隐拎了一串葡萄走出画舫,站在围栏边,看着那艘船。

“鸿宇他们那里有人出来了。”柳然看着对面那吃着葡萄向水里吐葡萄皮的人。

“恩。”柯鸿宇看着那对面的人,那人也就比他们大一点吧,二十多岁的样子,气质温和,身边的随从只有一个。看那随从的样子像是个高手,那少爷自己好像没在禹城见过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二,你说他们一直看着我们做什么,是不是想找事的?”云隐拎着葡萄趴在围栏上看着水面说。

“不知道,我只负责保护少爷。”暗二环抱着双臂看着那些人说。

“你还要兼顾保护我。”云隐站起身说。

“少爷安全第一。”暗二也没反驳他,只是说一个事实。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人真无趣,墨儿的功力我们都知道的,一般人伤不了他。这水还真清,墨儿的鱼到现在也没钓到,你说我要是现在返航他会不会吃了我?”云隐有点幸灾乐祸的说。

“不会,少爷只吃动物的肉。”

“暗二,原来你也会说笑话。”云隐看着前方,笑的前仰后合的。

暗二看着云隐没说话,他说的是实话,有什么可笑的。

“他们是不是在嘲笑我们?”这边的船上有人问。

“也许吧,他一直在看我们,就突然笑了起来。”

“嘲笑我们什么,难道是在嘲笑我们的船没他们的好,太过分了。”罗洋听见自己这边人的话,突然说。

罗洋的这句话他们艘船上的人听了,都心中不舒服,他们越看越觉得对面的人是在嘲笑他们,再看对面的那人还看着他们向水里吐葡萄皮,不就是嘲笑他们吗?

云隐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成了恶人,他要是知道了就会大喊冤枉了。他可是什么都没做,怎么就会有此误会呢。

“加快速度,撞上去,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罗洋看着那画舫突然说。

“不行,我们的船经不起大力撞击的,在说他们那画舫一看就比我们的牢固,怕到时候损失的还是我们。”柳然不赞同的说。

“那可不一定,那画舫也许只是看着好看呢,不经用呢。”

“就是,也许就是一个样子货。”

“就是、就是。”

“也不是我们没事找事,只是对方太嚣张了,我们也只是想给他个教训罢了。”

“弟兄们跟我来,我们一定让知道我们的厉害。”罗洋走到船工的位置上,夺过他的桨用力划。

那些和他一起的少爷也不知道受到什么刺激,也都做起了船工做的事。一人接管一位船工的木浆拼命的划水。

“鸿宇,你不说他们一下?”

“我说有用吗?”柯鸿宇转身回到船舱里,他要找个安稳的地方坐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