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九十五章 冰洞留字,迷雾重重

那通道很长,漆黑一片,好在他们可以夜间视物,到没什么阻碍的前进。越往里走通道也就越狭窄,最后他们就只能紧贴着墙壁往里走。墙壁光滑,似乎是结了冰的缘故,身后一片冰凉。

“你说这里会不会是什么人的陵墓?”上官雪妍突然问轩辕玄霄,她觉得很可能,只是不确定。

“陵墓?好像有点像,可是我没在古籍上看到过这断崖山有关陵墓的记载呀。”轩辕玄霄迟疑的说,自己曾把有关这断崖山的古籍都看了一遍,没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同。

“不是吗?等我们走进去就知道了。”上官雪妍心中存在疑虑。

两人搀扶着继续前进,没有一丝光线,也不知道尽头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在里面走了多久,突然看见前面有亮光出现。那光很微弱,绿幽幽的,看着有点瘆人。他们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他们知道那里一定有他们寻找的东西。等他们转过一个弯,映入眼前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冰室,那绿幽幽的光,是冰室里的夜明珠散发的。他们站在转弯处,冰室里的一切他们一目了然。偌大的冰室里,只有很大一块像是冰床一样的大冰块和水滴凝结成的冰柱。这里的温度好像更低,看见这偌大的冰洞,这里应该就是断崖山寒冷的原因所在。

上官雪妍打量着这个冰洞,和自己想像的一点也不一样,在自己的想象中,即使没有九曲回环的迷宫样子,那也该是多间冰室组成的吧。可是这个冰洞也太简洁了,什么都没有,除了寒冷什么都没有,那和自己又会有什么关系,难道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可是会吗?宸的意思不好像也在暗示自己曾近到过这里,那这里自己来过就应该会留下痕迹的。于是上官雪妍不理身边的轩辕玄霄,自己就开始在这冰室里到处查看,她要找到自己曾近来过这里的证据。可是为什么她看过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找到一点的痕迹。难道真的是她判断失误吗,那自己最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从哪里来的,又要往哪里去?

上官雪妍泄气的坐在冰床上,也不理那冰床上寒气的侵入。

“妍儿,寒气会伤身子的。”轩辕玄霄走到她身边,抱起扶起她说。

“为什么,什么都没有?为什么,我只是想知道我是谁?”上官雪妍好像陷入了某种思绪里,低头说,也不知道是和自己说,还是问轩辕玄霄。

“妍儿,没事的,哪怕你不记得以前的事,可是你有我、有墨儿、有云隐还有你的父母。”轩辕玄霄抱着她说。

“我的家人?我的孩子?不不不,那全不是我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记得,那些只是你们告诉我的,那些只是属于那个弱智上官雪妍的,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我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宸你告诉我,告诉我?”上官雪妍一把抱过身边的宸问。

“女人,你又发什么疯,放我下来。”宸被上官雪妍紧紧的抓着感觉很不舒服。

“说呀,告诉我,你一定知道的,我们上百年的时间里都在一起,你有什么不知道的,既然知道这里有冰洞就说明我们来过这里,说我为什么来这里。以我的个性我一定会留下线索的,你一定知道在哪里,快点告诉我呀。”上官雪妍没放开它,只是紧紧的抓住他一直问。现在的上官雪妍觉得宸就是她的那救命的稻草,要是找不出来,自己出现在这里的证据,那自己以前的期许都成了空。

“妍儿,你放开宸,你这样会憋死它的。”轩辕玄霄听不到她们说什么,他只是看见上官雪妍冷着脸,对着宸,好像在询问什么,可是他又没发现什么不一样的。

“好,你不说是吧,我毁了这里,就不信找不到。”上官雪妍甩开宸,就双手结印,打算融化在这里的所以冰块,到那时没有了这些坚冰的阻挡,她一定会看见以前遗留的线索。

“好了,就在那里,你化开那里的冰就看到了。”宸指着冰床侧面的冰墙说,宸看着上官雪妍又气又心疼,气她发起火来,连什么都不顾了。心疼她,她现在的无助,她现在就如一个迷路找不到家的孩子,内心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上官雪妍得到它的指点,站在那冰墙前面,用内力对着那冰墙化去那里的冰层。随着时间的流失,那面冰墙也在不断的滴水,那是融冰的结果。很快就有东西显现了出来。那是和冰墙一样颜色的白玉,也不是很大的一块,两尺见方的大小,上官雪妍走上前看,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小字。

“怎么会有这么大一块玉,上面写些什么?”轩辕玄霄也看出了这块墙面的不同于是凑上前看,可是上面的字他不认得。

上官雪妍抚摸这那些熟悉的字体,轩辕玄霄不认得,可是她认得,那是她曾经两世书写的字体,那是熟悉到她骨子里的字体。她来过这里,她终于找到了。上官雪妍留着泪看着那些字。不大的白玉上刻着“上官雪妍迫不得已,借冰洞藏肉身与此,灵力封锁逾期两年。幼子无辜,母子分离是母之错,望儿体谅,日后相见加倍呵护。因果循环,山谷一别未言原因,雪妍玄霄隔空相望,再见不知何地,君若有心我必守约。”

不到一百字的简短留言,让上官雪妍知道了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墨儿是自己儿子的,自己由于什么原因不得不抛下他离开。轩辕玄霄自己也是认识的,还有那个他们相遇的山谷,原来自己就是那个弱智的上官雪妍。两年之期,那要是自己当年和轩辕玄在山谷分别之后就来了这里,那就应该是十年前,法力的到期的时间就是八年前。有些事明白了,可是还有些事,没弄明白,是什么原因迫使自己不得不离开,还要两年之久,如果冰封了肉身,那自己不是等于留在这冰洞两年,那事情如何办?后来为什么自己没了以前的记忆,那件事办好了没,上官雪妍觉得她解开了一个谜,还有一个谜存在。

“玄霄。”上官雪妍找到了自己要找的线索,有些事也想通了,轩辕玄霄就是自己曾经喜欢的人,还是自己儿子的父亲,没有了以前的阴影压着自己,自己也许可以和他试着相处一下。

“妍儿,你喊我什么?”轩辕玄霄抓住上官雪妍的手臂问,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在见面之后上官雪妍从未如此亲近的叫过自己。不是直呼大名就是称呼他王爷,这一路她一直称呼自己爷,都是些陌生疏离的称呼。现在她却叫他玄霄,他一时有点吃惊。

“玄霄。”上官雪妍笑着又说了一次。

“妍儿,为什么?”轩辕玄霄是在问她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

“那些字,原来我真的出现过这里。”上官雪妍指着那些字读给他听。

“这么说,我们山谷分别以后,你就来了这里,可是你要办什么事?”轩辕玄霄听完他的解释问。

“不知道,也许办完了,也许没有。想弄明白这些就要等我恢复记忆才行,现在先不想这些了,我们回去吧,也不知道出来多久了。”上官雪妍确定了自己就是那个上官雪妍,她觉得一切都不着急了。很多事情只要时机到了就会明白的。

“好,我们离开,要不然他们该担心了。”轩辕玄霄也赞同她的话,他们在这里看不到外面,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难道我们要远路返回吗,找找看有没有出路。”能让以前弱智的自己走出的冰洞,一定有出路,要不然原来的自己根本不可能从他们来的哪里出去的。

“好,我们在看看。”

“你在那边的冰柱上摸一下。”宸指着其中的一根冰柱说。

上官雪妍听它的,在一根不是很粗的冰柱上摸了一下,那冰柱有凉意传来,可是却没有水迹。上官雪妍仔细看它,才发现它不是冰柱却是白玉,上官雪妍知道它是开启的机关,于是试着转动一下。很快冰洞里传来厚重的声音,好像是大门错开的声音,他们于是一起转过头看,就在他们的不远处,冰洞的一面墙缓慢的打开。

“走,我们出去。”上官雪妍看着那开启的缝隙,拉着轩辕玄霄抱着宸快速离开。等他们踏出那门以后,身后传来沉闷的闭合声。

“这是哪里?”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景物问。

“只是断崖山的另一面,我们要绕到对面下山那里才是断崖村。”轩辕玄霄看看说,这也是他昨天才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的?”上官雪妍原本只是下意识的问,没想到他会回答。

“追赶猎物的时候发现的,我们先下山。”轩辕玄霄没解释什么。

他们下山的时候一直是施展轻功离开的,反正山里也没什么人,不会有人看见他们。等他们到达小院子的时候,都已经升起了炊烟。

“娘亲,父王您们回来了,事情办完了吗?”轩辕云墨是第一个看见他们的回来的人于是问。

“墨儿,抱歉,娘亲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上官雪妍抱着儿子,说着歉意的话,为自己当时离开他而道歉。自己离开时他还那么小,自己当时怎么忍心离开。难道自己办的事,比孩子对自己来说还重要吗?

“娘亲,怎么了?”轩辕云墨不知道为什么娘亲要给自己说抱歉,但是他能感觉到娘亲的自责,是为自己吗?

“没事的,娘亲去给你们做完饭。”上官雪妍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曾经的不负责。

“父王,娘亲怎么了?”轩辕云墨在上官雪妍哪里得不到答案于是问自己的父亲。

“好事,你的娘亲是彻底回来了,我们是完整的一家人,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的背影嘴角带着笑意说。

轩辕云墨感觉自己的父母出去一趟回来就很奇怪,不过他喜欢父王最后说的那就话,他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我们明天就离开这里,去禹城,你们今晚收拾一下。”吃完晚饭以后,他们坐在一起聊天,上官雪妍突然说。

“离开,为什么?”云隐不解的问。

“我们在这里要办的事办完了,我们去禹城,哪里听说很热闹在加上武林大会要举行了,哪里一定更热闹,我们也去凑一份热闹。”上官雪妍淡淡的说,也不知道青龙事情做得怎么样了。她也想去看看现在的江湖乱成什么样子了。

“对了,大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你什么事办完了。”云隐其实也不知道上官雪妍来断崖村做什么,他也只是觉得好玩跟着罢了。

“你才想起来问,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弟弟,小心被人卖了。墨儿、少泉到了禹城那么要看好那么的舅舅,寸步不离免得他丢了,我们找不到。”上官雪妍接受了自己原来的身份,也就从心里接受了那些被他遗忘的人。

“是,娘亲我和大哥一定会照顾好舅舅的,舅舅不要担心墨儿会看好你的,不会让你被人欺负的。”轩辕云墨一本正经的说,说完他就底下头痴痴地笑。娘亲这是故意损舅舅的吧,舅舅一定很生气。

“母亲,儿子也会的。”轩辕少泉也说。

“你们,你们……我一个大人怎么会要两个孩子照顾,不要看不起人。”云隐指着他们说。

“云隐,生什么气,你大姐也是为你好。”轩辕玄霄又补了一句。

“好了好了,吃饭吧。对了,云隐那孩子这么样了?”上官雪妍知道在逗下去,云隐要真生气了。

“那孩子醒来了,没什么大碍了,今天也能吃东西了。”云隐说着那孩子的病情。

“那就好,我们这一走,那孩子的伤口拆线是个麻烦事,等禹城的事完了,我们还要再来一趟。”上官雪妍也不放心那孩子,可是他们不能为了那孩子留在断崖村。

“好在这里离禹城不是很远,来回也方便。”轩辕玄霄安慰他们说。

“恩,”

第二天吃完早饭上官雪妍和云隐去了那孩子的家里,有些话要叮嘱那孩子的父母,而轩辕玄霄去了村长家里,告诉他们自己一家要走了。他们办完事所以的事就在中午之前离开了断崖村。一路向西,那是去禹城的反向,据说禹城离这里有二百多里,那是人口比较密集的地方,不过大部分都是些武林门派。

“娘亲,什么是江湖?”轩辕云墨知道他们要去禹城,并且听舅舅说哪里是武林人士聚居的地方,他向往江湖很久了,现在终于可以去了。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江湖一般则用来指民间,有与朝廷相对的意思。也因为有些高人隐士不甘于受朝廷指挥控制,鄙弃仕途,以睥睨傲然之情,逍遥于适性之所。江湖有行侠仗义的大侠,也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要看你怎么去对待。墨儿,江湖远不如你想的那么美好,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这里的较量比的是谁的武功高强,谁的拳头硬。这些到了禹城你就知道,那里随时都能看见手拿武器之人,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上官雪妍告诉轩辕云墨自己从武侠电视剧里了解到的江湖,其实正真的江湖她也不清楚,在现代的时候她倒是接触过那些所谓江湖上的人,可是毕竟时代不同,不过大体上差不多。

“那好像很危险呀,娘亲要是我遇到那些不讲理的人怎么办,也和他们动手吗?”轩辕云墨好奇的问,他还没有无缘无故和人动过手呢。

“和那些人你就不要讲什么道理了,他也只有被打疼了,才会知道你是不能惹的。有些人你就不要和他讲道理,即使讲了他也听不懂。”轩辕玄霄突然插话说道。

------题外话------

没二更了,卡文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