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九十四章 亲密接触,断崖幽洞

“我看看,你来当助手。”上官雪妍先喂了那孩子一粒续命丹。用银针止住血,才在他那被磕着的头上检查。她只是摸到孩后脑有血块,有伤口,至于里面要过一会好好检查下才行。

“刀片给我。”上官雪妍对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云隐说。

“给。”云隐也不知道上官雪妍要做什么,可是依旧递给她刀片。

“她怎么在三娃头上动刀子,是要做什么?”有人看见上官拿着刀片在孩子头上比量,于是惊呼的说。

“我的孩子,你这是要做什么?三娃,三娃……。”一个年轻夫人哭着挣扎就要上前。

“不想让他死就闭嘴。”轩辕玄霄突然说,那声音不大,可是却摄人心魄,那是来自他上位者的威严。

轩辕玄霄的声音响起,小小的农家院落就安静了下来,他们虽然不知道上官老爷的来路,可是看衣着和气势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他们这些百姓人家对那些富贵权势之家有着天生的敬畏感。

上官雪妍拿着刀片也没想很多,就把那孩子的头发给他剃掉了。等剃完头发,就发现那孩子的后脑有三寸左右的伤口,皮肉外翻,看着很吓人。头顶一侧还有一块红色的血斑,摸着软乎乎的,上官雪妍知道这两处就是孩子的致命伤。她又把手放在那孩子的头顶,感知他大脑内的情况,很快那孩子的情况她就知道了,也知道怎么救治。

“云隐,准备麻药?爷清理这里的人。”上官雪妍突然说。她下面要做的事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好,暗二,随墨,小峰让他们都出去,三丈之内不能踏入半个人,要不然就不要客气了。”轩辕玄霄看着在场的众人说。

那些人在轩辕玄霄的威压下什么也不敢说自己就走了出去,就连村长都只是看了轩辕玄霄一眼也慢慢的走了出去。他现在才发现这上官老爷,不是一般人,至少不会是个普通的商人,他们来到断崖村这个小村子也不知道是福是祸,村长心里充满了焦虑。

“我不走,我要看着我的孩子。”那孩子的母亲抓着门框看着里面说什么就是不离开。那是她的儿子,她怎么放心把他交在陌生人手里。

“走吧,三娃娘,那上官夫人看来有本事,一定会治好三娃的,你放心吧。”她身边的一个年轻妇人拉着她说。

“走吧,大夫不想我们打扰她,我们还是出去等吧,三娃娘你要不离开,大夫不施救,你耽误的只能是三娃呀,走吧。”三娃娘身边的另一个中年妇人劝说她。

“娃她娘,我们出去等吧,不要惹大夫生气了。”

他们几人连拉带拽的才拉出去三娃娘。

上官雪妍看着空空的院落,甩出纱绫绑在院中的两个树上,那平时看着窄窄的纱绫,现在纱绫的两端系在树上,那就是一片围布,刚好隔开里面的上官雪妍、云隐姐弟和外面的轩辕玄霄他们,我们看不到里面的一点情况。

一切准备好之后,上官雪妍先缝合那个伤口,然后在那血斑上,用刀片开一个小口子,借住内力化开那些淤血,并让它流出来,脑中的淤血她用灵力消散,修补受创的颅骨。做完脑内的医治才给他缝合外面的伤口。最后又用灵力检查一下,确定自己没有疏漏什么,这孩子不会有什么其他的事,才让云隐给他包扎伤口,自己收回纱绫。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外面的人都等得着急了,才看到他们出现。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那不是很好的脸色,上前扶住她,只是深深的看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她知道救人行医是她的乐趣,自己也不能阻止她。

“云隐,你给他开一些活血化瘀,伤口愈合的药,还有把药包里的最里面的药丸拿一些给他的父母,告诉他们一天给孩子吃一粒。”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忙碌,上官雪妍是感觉有点疲累,她治疗那孩子的时候没用内力和灵力补充自身的消耗,所以她是按一个普通人的体力来完成这次高强度的治疗。

“我知道了,大姐,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有我呢。”云隐看着脸色有点苍白的姐姐,担心的说,自己是看着姐姐如何做的,那种治病的手法自己不曾见过,自己看着都有点心惊。

“好,你在这看着,要是孩子发热了,也不要紧张,那是正常情况。到时候你就用那红色药瓶里的药,他大概会在两个时辰以后醒来。”上官雪妍还是不烦心的叮嘱他,那孩子太小麻药她也是只是喂了小计量的。

“恩,我知道了。”云隐点着头说。

上官雪妍还要说什么,就被轩辕玄霄搂抱着强硬的带了出去。上官雪妍感觉到肩上传来的力度,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她也觉得自己现在很疲惫了,于是轻微的靠着他,借着他的身体走路。

轩辕玄霄感觉到自己肩上的力量,浑身僵了一下,这是这一两个月来,上官雪妍第一次靠他这么近。这时他才觉得上官雪妍不排斥他了,很快他就调整好了心态半搂抱着上官雪妍走出院子。

“大夫,我家三娃这么样了。”

“大夫……。”

“孩子,没事了,不过要几个时辰才会醒来,你们进去看看吧,里面的那位大夫会一直看着并且等孩子醒来的,你们不要担心。”上官雪妍笑着对那夫妻说。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那夫妻两人跪下说。

“你们起来吧,大夫累了,要回去休息了。”轩辕玄霄看着那跪着的两人说。

“好、好。”他们听见轩辕玄霄的话,看着上官雪妍那不太好的脸色,也不敢说什么,只是让出路来。

轩辕玄霄扶着上官雪妍在众人的眼前离开,他倒是想抱着上官雪妍回去,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回到自己的小院,轩辕玄霄扶着上官躺下,给他盖好被子:“你先好好休息吧,我晚一点叫你。”轩辕玄霄对上官说。

“好。”上官雪妍说完就闭着眼睛,她现在心里有点乱,一向不让人近身的自己,竟然让他半抱着回来,自己说不上为什么,到不觉得反感,反而感觉很安心,有种踏实的感觉。

“雯娥,你去煮点参汤给王妃喝。”轩辕玄霄走出屋子对站在外面的雯娥说。

“是,王爷。”雯娥说完就走回了厨房,她不会烧灶,好在他们马车上有火炉,用那个煮参汤就好了。

轩辕玄霄看着远处的大山,静静的只是看来一会儿他就就消失在院子里。

上官雪妍睡一觉起来,其实她没什么事,身体也是她故意的,她想试一试自己身体现在的承受能力,结果不是很满意,她想要是有一天成了普通人,她就这体质该怎么过。好在她现在有武功傍身,也不会把自己弄成一个普通人,她现在有太多的事要做,很多的谜题都没解开。不过想起回来时是被轩辕玄霄半抱着回来的,自己现在想起来感觉怪怪的。

“雯娥姐姐,娘亲醒了吗?”轩辕云墨的声音传到上官雪妍的耳朵里。

“少爷,王妃还没行,想来也快了。”

“那就好,我以后要好好的学习医书,我要是有厉害的医术,就不用累着娘亲了。”轩辕云墨踌躇满志的说。

“少爷一定会成为神医的。”

“雯娥姐姐,父王打的猎物,你炖好了吗,父王说那是特意给娘亲补身子的,你一定要好好的炖。我怎么就没想到山上给娘亲打点猎物补身子用,真笨。”轩辕云墨叮嘱雯娥说,自己还在小声的嘀咕着。

“少爷,你可不要一个人上山去,那样很危险的。我们都知道少爷关心王妃,王妃也知道少爷的心意。”雯娥听他的嘀咕声,着急的劝说他。在王妃心里,谁也没少爷重要,王妃也不会愿意少爷置身于危险之中。

“我知道了,我不会去,也不会让娘亲担心我。”

上官雪妍躺在床上听着儿子的话,心里很开心,他一直都知道儿子凡是以自己为重,可是就像雯绣说的,自己也担心他以身犯险。这断崖山她们现在也不知道情况,能让断崖村的村民世代敬畏,那就有他敬畏的理由。看来自己要找机会摸进去看看了,不过现在自己先回复身子吧。上官雪妍想到这里,就运用灵力在自己全身走了一边,很快就没什么事了,人也和以前一样精神,一点也看不出来睡觉之前的疲惫。身体通畅的上官雪妍下床起来,走出屋子。

“娘亲,您起来了,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让舅舅回来给你看看。”轩辕云墨看见上官雪妍出来,走上前说了一大堆的问话。

“墨儿,娘亲没事的,你知道娘亲是大夫,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的,午时的时候只是有点疲惫,现在睡一觉都好了,你看娘亲像是有事的人吗?”上官雪妍扶着儿子,笑笑对他说。

“娘亲,没事就好,看见您被父王抱着回来,我很担心您,不过父王说你睡一觉就好了。”轩辕云墨抬头看看上官雪妍,看着她面色正常,也就放心了。

“墨儿,其他人呢?”上官雪妍在院子里看看,他怎么不在,于是问儿子。

“父王,有事出去了,大哥在那边陪着舅舅,青龙哥哥好像也有事。”轩辕云墨快速的说了一些那些人的去处。

上官雪妍知道青龙也许是因为禹城的事,看来自己要尽快结束这里的事了,赶去禹城了。

大概晚上吃饭时,除去了还在看顾那受伤孩子的云隐,其他人他们都赶了回来,晚饭是雯娥做的,她说什么也不让上官雪妍动手。

吃饭时上官雪妍看着他们的脸色,就知道他们有事瞒着自己,青龙自己可以私下问,那轩辕玄霄自己要如何开口问,她犹豫不定。

“妍儿,你不舒服吗?”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那心不在焉的样子问。

“没事,今天的汤味道不错,雯娥有进步。”上官雪妍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

“那就多喝点。”轩辕玄霄嘴角带着笑说,煮汤的食材,那可是自己亲自去打回来的,她喜欢就好。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自己当时都有点吓着了,那可是自己第一次看见如此虚弱的她。不过后来她倚在自己的肩上,那也是自己第一次看见如此乖巧的她。以前的她都是强势的,杀伐果断的,这是她第一次露出小女人的一面。对于上官雪妍和以前的不同他不在乎,他觉得只要那人是自己的妍儿就行了。在山谷里的那一年多,是她最开心的日子。虽说那时候的妍儿,行事作风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是她却有着那单纯的微笑,对自己也是最好的。山谷里安静的很,可是有她的笑声自己也不觉寂寞,当时也想过要是出不去山谷,他们就一直呆在山谷也不错。在见她时自己犹豫过、迷茫过、彷徨过,后来一切明朗了,她却什么都不记得了,和自己也不亲近了,虽说她不排斥自己,可是自己看的出她对自己的疏离,自己也难受过。但是自己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在此走进她的心中,现在应该事情朝着好的一面发展。

“好。”上官雪妍也没反驳他,只是带着微笑说。

轩辕云墨看着自己父母的互动,他觉得今天的娘亲有哪里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上来,于是也不想了,只是低着头吃饭。

吃完饭,上官雪妍没等上官雪妍找借口,轩辕玄霄就说有事先一步离开了。

“是不是禹城,有什么变化?”轩辕玄霄离开后,上官雪妍问青龙。直觉告诉她,一定不是小事。

“江湖上的人开始找冥楼寻仇了,好像冥楼也损伤不少人,而且冥楼的尊主一直又没出现,就有人说,其实冥楼的尊主在闭关修炼什么邪门功夫,意在等武林大会那天屠杀武林人士。”青龙说完就站在一边,这也是自己下午才收到的信息,没想到短短几天,事情就演变的不可收拾了。

“知道,消息是谁放出来的吗,那柯觉天不出面阻止吗?”那柯觉天可是现任的武林盟主,他总不会看着江湖武林乱成一团吧。

“柯盟主说了,江湖事自有江湖办法解决,他无权干涉。”青龙有点生气的说,他所谓的办法就是看着那些人互相残杀,直到一方被另一方杀光为止。

“好一个柯觉天,他莫不是想从中渔利吧。”他现在不出面,如果后面是那些所谓的武林门派胜利,他就可以站出来义正言辞的谴责冥楼,甚至带人铲除冥楼。如果冥楼侥幸胜利,可是此时的冥楼也已经元气大伤,他再带人去围剿,也是顺利成章的事。能消灭掉冥楼都是他领导有方,如果不能消灭冥楼,那是冥楼气数未尽,他也出力了。上官雪妍觉得无论结果如何,那柯觉天一点也不会损失什么,他的算盘打得真好。

“那,我们要做什么?”青龙问,他们华夏宗在江湖上是特例,从不涉足门派纷争,他们只会拿钱杀人,不过也是有原则的杀人。杀贪官,也杀江湖败类,可是却从不主动去交好那些江湖门派,江湖上的人说他们亦正亦邪,那是说他们的行事作风,让人摸不着头脑。

“搅浑这潭水,越浑越好。”上官雪妍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说,可是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怎么做?”青龙好奇的问,他们宗主这是第一次参与武林纷争,可是为什么?

“你过来,我告诉你。”上官雪妍让青龙附耳过来,她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子。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飞鸽传书。算了,还是我自己去禹城吧。不过我们为什么要帮冥楼的人,他们和我们没有关联?”青龙站起身子就往外走,不过在走出门口之前,还是问出来自己心中的疑问。

“为了你们家的少主,你先去禹城看看,我们过几天也会去的。”上官雪妍听见他的问话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说。

“好的,我先走了。”青龙知道宗主不想多说,也就不问了,不过他实在不知道这事和少主有什么关系。

青龙离开后,上官雪妍依旧坐在原地,耳边回响青龙走的时候那就问话,为什么自己会插手冥楼和那些门派的事。他是自己儿子的父亲,自己不能看着他出事,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儿子。墨儿从小就没享受过父爱,现在他刚刚享受到父爱,自己不能让有心人给毁了,轩辕玄霄自己是帮定了。上官雪妍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她觉得这是自己唯一的理由,忽略了那悄悄发生的变化。

“我打算今天进山里一趟,墨儿你们就留在村里玩,娘亲最晚到天黑就回来。”第二天一的早上官雪妍对着正在吃饭的儿子说。她想了一夜,她觉得还是尽快结束这里的事,出发去禹城。有宸和自己,想搜遍大山其实也不难。

“好,我陪你去。”轩辕玄霄听后说,这是他早就料到的。

“好的,娘亲。墨儿等您和父王回来。不过娘亲您们也要注意安全才行。”轩辕云墨知道娘亲有事要做,并且那事也许还有一定的危险,自己去了也只会给娘亲增加负担。

“放心吧,娘亲不会有事的。”上官雪妍给他夹了一筷子菜说。

吃完饭,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就一起进来断崖山,他们前几天也进来过,不过都是在外围,也没进过深处,今天他们是打算走进去。他们两人一兽,在林中穿行,他们因为目标明确,所以他们也就是用上了轻功。他们的速度一路上惊飞了不少鸟兽,因为有宸在,今天的断崖上少了很多小型或者大型的兽类。

“今天好像很反常,我们一路上都没看见有兽类出现,下心点。”轩辕玄霄觉得今天断崖山很诡异,他也有点担心,是不是说明他们这一次不会太顺利。

“恩,好的。”上官雪妍也没反驳他,其实没兽类的原因她是知道的,有宸在,那些兽类哪敢出来,出来不是找死吗?

树木遮天蔽日的,他们走着走着眼前的景象就在不断的变化,这里的树干明显的粗壮了很多,长得也茂密了。脚下的路也难走了起来,没有人活动过得痕迹。

“我们好像到深处了,这里好像比外界要冷一些。”轩辕玄霄护在上官雪妍身后说。

“是,有一点,那我们到处找找看。”上官雪妍也感觉到了,她不但感觉到了寒冷,还感觉到那冷源好像离她也很近。

“宸,你看看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没有?”上官雪妍揉着宸的皮毛问。

“有呀,底下有个寒冰洞,所以这断崖山才会如此寒冷的。”宸抬抬眼皮说,她们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它不用看也知道,不过这女人失忆了,也就忘记了。

“在哪里?指给我看。”上官雪妍急切的问,她觉得那寒冰洞和她也许会有关系。

“你自己找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要不然怎么算是你自己找到的。”宸懒懒洋洋的说。

“这么说,我真的在这里过?”上官雪妍心绪起伏不定的问。

“不知道,你自己找吧。”

上官雪妍知道自己在宸哪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也就放弃了,于是她只能就在这附近寻找,看看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妍儿,这里有个洞穴。”就在什么雪妍到处找的时候,轩辕玄霄那边传来声音说。

上官雪妍快速跑过去,就看见轩辕玄霄站在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上方。上官雪妍和他站在一起看着向下看着那深不见底的大洞,也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也不知道那洞有多深。上官雪妍弯腰随手在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就丢了下去,感觉过了很久才有轻微的声音穿来。

“这个洞很深,下面也许结冰了。”轩辕玄霄说。

“我知道,但是我必须下去看看才行。”上官雪妍依旧平静的说,她一定要下去,这是她来这里的目的。

“我陪你下去,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轩辕玄霄突然抓住上官雪妍说。

“好,我们下去。”上官雪妍试一下没能摆脱他的手,也不挣扎了。

他们跳下那黑漆漆的洞穴,由于黑暗和下降的速度,他们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自己耳边急速的风声。上官雪妍唯恐他吃不消,暗中做了手脚,减缓了下降的速度。他们越往下越觉得寒冷,到底的时候他们都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好像是骨子里发出的寒意,要冻僵了他们。

“你把这个吃了,就会好多了。”上官雪妍递给轩辕玄霄一粒丹药。

“那你呢?”轩辕玄霄没接她的丹药,只是看着她问。

“我还有。”上官雪妍又拿出一粒丹药自己吞下,又把手递给他。

轩辕玄霄拿起她手掌心的丹药吞下,顿时感觉好了很多。四肢百骸也慢慢的舒展开来,身上也有了暖意。他知道她的医术很好,没想到到会好到这个地步,只是一粒药丸就有如此的作用。

“好像只有这一条通道,我们进去吧。”上官雪妍下来之后到处看看,四周都是石壁,也就只有他们的前方有通道,哪里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题外话------

今天也没二更了,下面的情节我要理一下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