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九十三章 抵达断崖村

“上官老爷你们又上山采药去了,呦,还打了不少猎物呢。”正走在回家路上的一位中年男子看着从山上下来的几人热情的打招呼。

“是呀,这里的药草挺多的。”上官雪妍回应那人,他知道这情况是不用指望轩辕玄霄说什么了。

“真的呀,可惜了这断崖山我们也不敢走进去,也就只有那些打猎的才敢进去。不过也不敢到里面去。这草药也没人认识。”那人看着远处的大山,眼中带着敬畏和遗憾的说。他们世代在这里,可是却不知道山里有什么,说起来也挺可笑的。

“为什么呀?”轩辕云墨拎着一只野兔问。

“这个听说里面住的有什么高人神仙,还有什么洞府之类的。祖上就这么说的,你们外乡人一定不知道”那中年男子笑着说,那是从他们祖上就传说的,也不知道有多久了,他们也从没进去过大山深处,也不敢进去。

“真的有神仙吗?”随墨也奇怪的问一句。

“这个不知道。”那中年男子憨厚的笑笑说。

“墨儿,不要妨碍大叔回家了,随墨把你手中的兔子给大叔一只。”上官雪妍也想打听更多的情况,可是这个男人好像知道的也不多。

“上官夫人,这不行,你们好辛苦才打来的,我怎么能要。”你中年男子听后说,这地方比较贫穷,在只野兔在他看来就是很值钱的东西,自己总不能就是说几句话就要一只兔子。

“大叔,你就拿着吧,这打猎对你们来说很简单,多了我们也吃不完,你就拿回去给孩子加个菜,”上官雪妍看那大叔和随墨在互相推搡那只兔子于是劝说他。

“那就谢谢,上官老爷和夫人了。”那人想到家里的孩子,也就慢慢接过那只兔子。

“我们走吧。”轩辕玄霄带头离开,他不想上官雪妍和这些人过多的接触。

上官雪妍他们辞别那中年男子回到一处院落中,就各自忙乎起来。

那大叔是断崖村的村民,这断崖村是一个比较贫穷的村子,村里的人也不是很多,整个村子不到一百户人家,大家都是以祖上传下来的那些单薄的土地过日子,或者上山打猎为生。上官雪妍他们到这断崖村已经有三天了,这个小院子是租来的,青砖瓦房,土块院墙,有几间房间,在这村子里已经算是最好的了,主人家居家在外,这房子一直都空着,他们打算在这里待上十天半月的,于是就从村长那里租下了这个小院。在他们入住之前就把这个小院好好收拾了一下,现在看着这小院虽然不如他们在上京的圣王爷面积大,可是这小院胜在温馨,他们一家人带着那些贴身小厮丫鬟,云隐和青龙就住在这院子里,反正都是那种大炕住着倒也不显得拥挤。齐浩他们那些侍卫被轩辕玄霄先一步打发到禹城去了,让他们看看禹城的情况。上官雪妍听轩辕玄霄说这里,是自己在嫁进王府之前最后出现的地方,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

“上官夫人没想到你还能做一手的好菜。”正在烧火的婆子看着忙碌的上官雪妍说。

这老婆子是上官雪妍他们在村中请的一个专门烧火的人,那些土灶上官雪妍他们可是烧不来,就连随墨他们都不行。只好请人帮他们烧火,这位老人也是可怜,儿子带着儿媳去了外地,家里就留下两位老人,而且那儿子儿媳已经很久没回来看过她了,日子过得艰难。他们说要找一个烧火的婆子时,村长就推荐了她。上官雪妍让雯娥去他们家看看,看着老人家里收拾的挺干净的,就决定用她了。

“于婆婆,我家夫人可厉害了,什么都会,也和其她的夫人不一样,在府中的时候,对我们这些下人也都很好。”雯娥听见上官雪妍的话说。

“你们夫人是个好人。”那于婆婆点点头说。

“于婆婆,你们这里为什么会比别的地方冷呀,走进你们这里,我就感觉到冷了。”雯娥蹲在灶边和于婆婆聊天。

“这个我也不清楚,以前也不是太冷,也就十来年前吧,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寒冷了起来。我们也习惯了这种天气,不过听说那是因为有什么神仙洞才会让这里这么冷的。”于婆婆想了想说。

“神仙洞,于婆婆你们村子有人见过吗?十来年前开始,那是不是发生过什么时?”雯娥一副好奇的样子问。

“不知道,都说是神仙在练功呢。谁知道呢?”那于婆婆笑着说。她活了怎么大年纪什么没见过,就这传说也是一代一代相传的,谁也说不上真假。

“于婆婆,我今天在水边洗衣服的时候,听他们说,这村子还出过王妃呢,怎么回事?于婆婆你能不能和我说说。”雯娥问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一下正在炒菜的上官雪妍。她是听说了,王妃就是从这里嫁去王府冲喜的。

“王妃?也许吧,也不知道那姑娘怎么样了,其实她也挺可怜的。八年多以前吧,那姑娘也不知道从那来的,就好像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就出现在村子里。人看着呆呆的,和谁都不说话,她也说不来自己从哪出来的。大家看她可怜就让她在祠堂外不远处的一间破屋子住下了,吃的都是村民们送的。大家以为也就这样过吧,也许有一天她的家人会找她的。可是谁也没想到,那天县太爷带人来,接走了她,说是她的八字很好要给什么王爷冲喜去。大家也都知道那县太爷胡说,他们连这姑娘是谁都不知道,这么会知道她的生辰八字,可是有什么办法,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哪敢不听呀,只能看着那姑娘就这样被带走了。后来,有人去县城打听了,说是那要去冲喜的本来应该是县太爷的家的小姐,可是都说那什么王爷要死了,县太爷夫人舍不得自己女儿,才会让人顶替的,不知道怎么听说了这姑娘就给带走了。也真是造孽呀,现在也不知道那姑娘怎么样了。”于婆婆往灶里添了一把火叹息的说。

“于婆婆,您不用担心,好人会有好报的。那您还记不记的那姑娘的样子?”雯娥安慰于婆婆,然后她自己又问。

“记不得了,时间过去的太久了,当年也接触的不多,在加上年纪大了。”于婆婆摇摇头说。当年自己也就只是给她送过吃的,也没怎么见过人。

“于婆婆你可以撤火了,我这也做好了。”一直没说话的上官雪妍开口说。她们的话她一直在听,也就是说自己也许真出现在这里,不过好像有点呆傻,那是不是就和云隐他们说的一样,自己天生智力不全。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这附近村中的人吗?如果是怎么会没人找呢,难道不是吗?还有这里十年前的气温变化,十年前不就是自己生下墨儿的那一年,自己也是在那一年消失的,从轩辕玄霄说的那山谷里出来后,是来了这里吗?可是又是为什么来这里,自己八年前出现在这里,说明自己以前也许就生活在这附近,可是却没人见过,如果不是这附近村落的并且生活在这附近,那自己能生活在哪里才不会被人发现,那就只有那座大山了,看来是该去山里的深处看看了。

“哦,好,上官夫人,我也该回家给我家那老头子做饭去了。”于婆婆听到上官雪妍的话,掏出那正在燃烧的柴枝埋在柴灰里。

雯娥在上官雪妍的示意下端了一碗红烧肉松送给于婆婆,并把她送回家。

上官雪妍他们吃完午饭以后,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带着随墨和小峰还有小阳,就连闲不住的云隐也出去了,就在村子里到处看看。他们上次借住的时候很短,也没怎么在哪个村子里到处看看。这次他们要住的久一些,他们就先到处看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田见到处都是劳作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幼幼的,都在田里干活。他们也就好奇的站在田边看。

“那就是新来的那家人的少爷吧,长得真好看,不是说只有两位少爷吗,怎么有五个男娃呀?”正在田里劳作的人看见他们和身边的人说。

“好像有两个是少爷的小厮吧,陪少爷玩的。”

“这少爷就是不一样,这上官老爷是什么来头,怎么回来我们断崖村,他们穿的衣服是丝绸的吗?”有人看着轩辕云墨他们那在阳光下闪着光晕的衣服问。

“听村长说,他们是来山里采药的,他们里面有人是大夫。”有知情人说。

“大夫吗,会不会是上官老爷?”

“不知道。”

“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给我们看病?”有人低声说,他们这里比较偏远,村中也没什么大夫,就连赤脚大夫都没有。有病了,用一些以前传下来的办法试一试,生死看天命。

“你也不要想了,干活吧。”

“少爷,他们那是犁铧吗?怎么和我们见到的不一样,怎么都是人力,那样好累的。”随墨指着田里那一个在前面拉,一个扶犁的两人说。

“应该是吧,这村中好像也没有马甚至连牛都没有。”轩辕云墨看看说。

“二弟,你们在说什么?”轩辕少泉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于是问。

“大哥,我在说田中的二人,我以前见过的翻地都是用牛在拉犁铧,这是第一次见用人拉的。”轩辕云墨指着前面说。

“二弟你在哪里见过,上京吗?”

“恩,娘亲说不希望我五谷部分,就每年带我去看看,有时候还要我亲自动手。”轩辕云墨想起自己第一次在地里挖红薯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才三岁多人小,没力气。拽着红薯叶就要提埋在土里的的果实,结果就摔了一跤,吓得雯绣他们急忙上前,可是都被娘亲阻拦了,娘亲说在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二弟,你懂得真多。”轩辕少泉眼神暗暗说。

“那都是娘亲教的,这一路上大哥也能学会很多东西的,反正我们还小有的是时间。”轩辕云墨的意思是他们可以慢慢学。

这边的轩辕云墨兄弟在田边看着那些劳作的人们,看的很愉快,还在时不时的讨论着。那边他们暂住的小院里,气氛就有点玄妙了。

“这次无论你怎么说,我也要跟着你去,你不用想自己偷偷去。”轩辕玄霄看着正在缝制衣服的上官雪妍说。今天她们在厨房里说的话,他也听到了,依他对上官雪妍这段时间的了解,他知道她一定回去查看的。可是这断崖山被村民说的神乎其神的,他们也不了解这里,他怎么可能要她自己去。

“你在说什么,我要去哪里?”上官雪妍停下手里的活计抬头问。

“你不打算去山里看看?”轩辕玄霄问。

“这个我还没想好。”上官雪妍底下头说。自己还真被他说准了,是打算看看,可是打算自己和宸去。没打算告诉他们,那里也许会有自己要知道的线索。他们知道了自己要去肯定要跟着,那自己顾虑的就多了,也不能放开来找。

“你说的是真的?”轩辕玄霄不太信任的问,他总觉得上官雪妍太平静了。

“真的,我如果要去,一定告诉你们。”上官雪妍低着头说。

“这是你说的,你要是敢偷偷去,要是被我发现了,我就带着墨儿跟着去。”轩辕玄霄威胁她说,他知道在上官雪妍眼里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轩辕玄霄这话你也只能说一次,墨儿我不许他有丝毫损伤。”上官雪妍突然抬起头看着他说。

“我知道,我也不会允许他有丝毫的损伤。”轩辕玄霄认真的说,那是他的儿子,他怎么舍得他受伤,自己也只是一时着急才会说错话了。

“娘亲,娘亲……。”就在屋内气氛不对的情况下,外面传来轩辕云墨着急的声音。

“墨儿,你怎么了?”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听见声音走出来,就看见轩辕云墨身上沾染了血迹。在加上他刚刚着急的语气,于是以为是他受伤了。

“娘亲,这血不是我,这是别人的,有人从树上摔下来了,舅舅现在在哪里看着,说是很严重,让我回来喊娘亲。”轩辕云墨着急的说。他们正在田边玩就听见很大的哭声传来,大家好奇就过去看看,到地方才知道是一个小男孩从自己家的树上摔了下来,磕着头了。舅舅说自己是大夫就上前帮他止血查看之后,发现情况不容乐观,于是让自己回来喊娘亲,看看娘亲能不能治好他。

“那快走。”上官雪妍也知道摔着头了可是大事,连云隐都说情况不太好,看来是严重了,也没进屋,只是伸手用灵力吸出自己的药包拿着,抱着儿子就消失在院子里。

“三娃,这孩子这么会跑树上去了?你看现在怎么办呀?”

“就是,三娃要是有什么事,那三娃他娘可怎么办?”

“谁说不是了,他家里也就他一根独苗。”

“你们别说了,这小大夫也许可以治好他。”

其实现在的云隐也很着急,他刚才把脉就知道这孩子伤的很重,自己现在也只能尽力为他保留口气等大姐来看看。那孩子不断吐的血都染红了他的衣袖,他在救治之余还在张望外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也快绝望的时候,他看见了走进来的上官雪妍。

“怎么样?”上官雪妍走过人群,走到那孩子身边问云隐。

“很悬。”云隐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说了这么两个字。

------题外话------

抱歉,昨天临时加班,等我想请假的时候,一看时间责编下班了。

这情况不会有下一次了,很抱歉了

今天也就这一更了

放假了,我多码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