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九十一章 客栈混战

有暗二和齐浩他们的加入,很快情况成一边倒。看着那不断倒下去的薛府之人,在加满地鲜血的刺激,本就是刚病发的薛尚,此时显得有点焦急。不知道是为了那些死去薛府家丁,还是那遍地的鲜血。带着枷锁的他也没有了起初的平静,突然他用力震开枷锁,一脚踢开了那即将到达薛父要害的刀。

“爹,您没事吧?”薛尚扶着自己的父亲,看着他已经染血的衣袍,他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尚儿,我没事的,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薛府看见到达自己身边的儿子抓紧他说。

“爹,我们走不掉的,真的走不掉的。”薛尚看着还在人群中奋战的弟弟,攥紧拳头说。

“我们一定可以走的,为父一定带你们离开。谦儿我们走,不要恋战。”

“是,爹。”薛谦听见自己父亲的话回答到。

“想走?休想!”轩辕玄霄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一楼的楼梯口了,听见他们父子的话,轩辕玄霄挥了一掌,砰的一声关住了客栈的门。

“上官玄,又是你们,你想做什么,为何拦下我们?”砰地一声响,惊动了正在打斗的人,他们全都停了下来。薛谦看着那站立的几人生气的问。

“我们就是为了此次建安府的凶案而来,当然不能让凶犯逃跑了。”轩辕玄霄平静的说,他一直看着薛尚,现在轩辕玄霄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还会和刚刚一样束手就擒吗?

“你到底是何人,难道也是官府中人?”薛谦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才会吃惊的问。他一直以为他是那个江湖门派的人,这么也没想到他会是官府中人。

“算是吧。”轩辕玄霄模棱两可的回答,他是个王爷不在如何地方府衙任职,可是他现在又身兼钦差的重任。

“即使那样,又能怎么样。”薛谦把剑一横说。

“薛尚,你如何抉择?”轩辕玄霄不看薛谦,只是看着薛尚问。

“如果圣王爷可以放过家父和薛家一干人等,薛尚但凭王爷发落,要是王爷不允许薛尚也只有和他们杀出一条血路了。”薛尚这是已经恢复了起初的平静。

“你伏法是罪有应得,你现在没资格和我讲条件。他们都是自找的,本王也不会留下后患的。”轩辕玄霄看着那薛尚一眼说。

“那我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薛尚也知道这次他们薛家是彻底的完了,都是自己的错。

“动手吧!”轩辕玄霄,下着命令。

又是一轮的厮杀,上官雪妍看着那渐渐好像有发病征兆的薛尚,他的动作越发的凶狠,伸手也越来越敏捷了。别人是越战疲惫他却是越战越勇猛,好像一点也不累,好像换了一个人。难道这种疾病还能激发人的潜能,或者是人体内潜在的魔性杀戮。

“娘亲,暗二叔叔……?”轩辕云墨看着那被击倒在地的暗二,着急的说。

“没事的。”上官雪妍走上前,喂他一粒治疗重伤的药:“你去歇着吧。”

“王妃,属下……?”

“去吧,有王爷呢。”上官雪妍看着那和薛尚交上手人说。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见轩辕玄霄和人动手。以前他剧毒缠身,压制了他体内的内力无法施展,现在他经过自己的治疗,不但毒解了,内力也增加了不少。

这边和薛尚交手的轩辕玄霄有点心惊,自己的功力如何,自己在清楚不过,薛尚竟然可以和自己缠斗怎么久,看来自己是低估他了。这样下去可不行,于是轩辕玄霄变换了招式。

“娘亲。”轩辕墨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父亲和人打斗,武功他也懂,所以才会越懂越着急。那人看着很厉害,他看见父王应对的有些吃力,想上前去帮他,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功夫远远不及他们,于是只能求助于娘亲。

“墨儿,你要相信你的父王,他应对的了。”上官雪妍扶着儿子的肩膀说,儿子看不明白,可是她看的明白,此时轩辕玄霄一直未尽全力,也许在试探对方的底细。

轩辕云墨听了自己娘亲的话稍微放下心来,他觉得他应该对自己的父王有信心,于是紧张的看着那缠斗的两人。很快他就发现父王转变了套路,掌风也凌厉了很多,那人有了后退的趋势。他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父王不会有事的。

“你们去死吧!”一人拿着剑突然大喊着跳出人群,向着上官雪妍和轩辕云墨袭来。

“就凭你?”上官雪妍看着到自己和儿子眼前的利剑,眼都不眨一下的只是简单的抬一下手,他们就看见一个人带着剑嵌在客栈的墙上,进去的很深。

上官雪妍看着那在墙上下不来的人,嘴角带着轻蔑的笑意,真是愚蠢的人,看着自己站着不都就拿自己当目标了。何况目标还有墨儿,自己能放过他吗?

上官雪妍不经意的一挥,震到了在场所有的人,他们也都停了下来,两方人马行再次成对阵之势。

“谦儿。”薛父快速跑到那面墙上,想拉出儿子,无奈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只能看着儿子嵌在哪里不断的吐血。

“圣王妃,真是没想到你才是深藏不漏之人?”薛尚停下了战斗,好像也恢复了一点理智,他看着上官雪妍眼里带着不可思议。就是犯病的自己都不可能会一掌挥出如此大的力量,他也是在多次犯病之后才知道自己犯病的时候,不论体力和耐力都超乎常人的,就连武功都厉害了不好,好像换了一个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直也想不明白,只能归于犯病后遗症。

“是吗,本妃倒是不觉得。不过你也很出乎意料,我倒是没想这病还有这么一个好处,果然上天是公平的。”上官雪妍依旧平静的说,她从没想过隐瞒什么,只是身边的人多,凡是轮不到她出手,于是她就安安静静的做一个普通的女子。

“这算是意外吧,这样我也不至于太排除这病了,毕竟关键时候可以救命的。”薛尚带着点无可奈何。

“圣王爷今天之是依然到了这种地步了,我的小儿子现在生死未卜,我们就只能凭本事了。”薛父突然说,说完他扔出了一枚信号弹。

上官雪妍看着那升上天空的蓝色的烟雾弹,她现在有点生气了。那烟雾弹自己很熟悉,那是自己特制的,有特殊的药味。是谁给的他,蓝色烟雾在华夏宗那属于第三级的信号,一般只有堂主级别的才能用,到底是给他的。

“动手。”轩辕玄霄看着那烟雾弹知道对方通知增援了,就是不知道他找的是什么人,要是薛府里的人那没问题,如果真是华夏宗的那就麻烦了,自己的人现在不在这里,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速战速决。

“是。”

“没用的,他们很快就到了。”薛父看着轩辕玄霄他们说。

“那可不一定。”轩辕玄霄依旧对战薛尚,听见薛父的话说了一句。

这次就连轩辕云墨和随墨都加入了战斗,他们的武功不足以对付薛尚,可是对对付薛府里的那些人还是可以的。唯一看着的人就是上官雪妍,她只是不眨眼的看着轩辕云墨的方向,就怕他有什么危险。

“是谁发的信号弹?”从外面进来一队人问?

“是我叫你们来的,烦请你们帮我救救我的儿子,是他们要杀我们。”薛父着急的说。

“上。”来人多余的话没说,就带着人加入了战斗。

战局一时对轩辕玄霄他们很不利,齐浩他们都伤了,就连轩辕云墨和随墨都被三个人攻击着,可是事情在谁也没想到的情况下急转变化。

“参见少主,我等不知道是少主,请少主恕罪。”那攻击轩辕云墨的三人中,就有刚才问话的人。他也是在打斗中无意之间看见了轩辕云墨腰间玉佩,那是一朵莲花的玉佩,起到装饰和压衣服的作用。他们在进华夏宗的第一天就见过,不过只是图纸。负责训练他们的师傅说,凡是佩戴玉佩之人就是他们的少主,以后凡是见到就要以礼相待。华夏宗的宗主和少主都是很神秘的,除了四大护法谁也没见过。现在看见那玉佩带在这少年身上,知道他就是那神秘的少主,于是单膝跪在轩辕云墨的面前说。

“参见少主。”一同来的其他人也跪下,他们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可是他们依旧跟着头跪下。

打斗再次中断了,而被那些人跪着的轩辕云墨却不知道怎么做,是不是应该叫他们起来,可是他们又怎么会叫自己少主。自己也只是知道自己是中华楼的少主,难道他们是中华楼,可是那不是酒楼吗?

“你们先起来,你们有可能认错人了。”轩辕云墨最后还是决定让他们先起来。

“那这玉佩可是你的随身物品?”那人有点迟疑的问。

“是呀,从我四岁的那年他就带在我身上了。”轩辕云墨摸着那玉佩说,这是娘亲给自己的,说是和玉箫是同一块玉雕刻的。

“那您就是少主无疑来了,但是不知道少主和那人怎么起来冲突。”

此时的轩辕玄霄一直看着上官雪妍,眼里带着审视,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吗?

“我真不是什么少主,你们起来吧,我们也不是什么大事了。”轩辕云墨看着还在跪在自己眼前的人说。

“我们去替您杀了他们。”那带头的人站起身走向薛氏众人。

------题外话------

今天传完了,抱歉,等忙过这一段,会多码字的,今天也就这一章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