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九十章 凶手伏诛

渔网已经张开了,渔夫要做的就是慢慢等着鱼儿上钩。上官雪妍他们布好局就等着薛尚病发,他们才可以把他一举活捉,到那时薛家就没有可以狡辩的机会了。暗二在薛府外面守着,等待猎物的出现。

月上中天,万籁寂寂的薛府围墙上突然出现一人,他跳下围墙在黑夜奔跑。暗二知道也许他们等待的猎物出现了,于是按一下腰间的玉坠,自己却追逐那人而去。

暗二看着前方那快速移动的人影,看着四周的景物,越来越熟悉场景,直到那人在一家店门前站立。

他怎么到这里来了,暗二想这不是他们一行人落脚的客栈吗,他为什么回来这里。

就在暗二疑惑的时候那人已经从屋顶上进入了客栈,暗二也随之进入。

上官雪妍早就知道有人进入自己的客房,不过她装着不知道,她想知道对方要做什么。脚步声在慢慢的靠近床边,上官雪妍依旧闭着眼躺着,他知道对方很快就会有动作了。

黑影一步一步的走进大床,暗夜里那人的眼睛红的诡异,像是受伤的野兽,他站在床边看着睡着的上官雪妍,露出饥渴的深情。然后他伸出手,去捂上官雪妍的嘴,同时底下的还有他的头。

就在那人低下身子的时候上官雪妍睁开了眼,并快速的起身点了他的穴道。

那人眼里依旧血红一片,不过眼里却多了一丝不解。

“娘亲,您没事吧?”

“妍儿?”

“大姐?”

轩辕玄霄他们急急忙忙的推开门进入,很是担心上官雪妍。

“我能有什么事,你们怎么都来了?”上官雪妍不解的问,难道他们都不睡觉的吗,怎么会都出现在自己这里。

“暗二说有人进了客栈,我们只是过来瞧瞧,你没事就好。”轩辕玄霄知道上官雪妍的功夫很厉害,在他之上,可是在他眼里,上官雪妍只是个需要保护的女人,也是他用生命要保护的女人。

“哦,那人要行凶,被我抓住了,在那边。”上官雪妍指着自己的床边说。

“抓住了?我们怎么没听到打斗声?”云隐不可思议的问,为什么会没有一点声音。

“暗二带出来他,齐浩去通知吴知府吧。”轩辕玄霄听说人抓到了,没有开心只是更加的生气,生气自己在妍儿的面前好像帮不上什么忙,生气那人闯入妍儿的客房他竟然不知道。这要是妍儿不会武功,就是一些平常人家的夫人,那是不是等自己看见的时候妍儿就会和以前那些人一样的下场。

“还真是薛尚,怎么会,我们白天见他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云隐有点难以置信,他们明明白天才见过,怎么到了晚上他就成了这个样子。眼前之人双眼通红,很是吓人。

“把药喂给他,他也许可以为我们解答原因。”上官雪妍看着轩辕玄霄说,她知道药在他哪里。

轩辕玄霄听到上官雪妍的话,于是走上前倒出他们中午,得到的小药瓶里的蓝色药丸,用力的掰着薛尚的嘴巴喂了进去。然后解开他的穴道,让他吞咽药丸。

“你们怎么在这里,是你们拿了我的药?”那药的效果很好,吃下药丸的薛尚很快就退去了眼里的红色,人也恢复了白天的样子,看着轩辕玄霄他们也没紧张,只是平静的问。

“是我们拿了你的药。”轩辕玄霄也承认了他们的行为。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这种病的,我想这病知道的人也不会太多。”薛尚自己找了地方坐下问。

“我是医者,那种疾病我恰巧在古医书上看到过。”上官雪妍淡淡的说,他很奇怪这人的定力,知道被他们抓了却不慌不忙的。

“看来,上官夫人的医术很好了,毕竟我这病不是寻常的病。”

“还行吧,可否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选择我吗?”这是上官雪妍不明白的,他们这客栈的人很多,他单单闯入自己的房间。

“你们知道我对鲜血比较铭感,那是我渴望的味道,就是我没犯病的时候也是会有吸血的冲动,也许是病的太久了吧!不发病的时候我对血液的渴望,我自己还能克制住,可是上官夫人血液的味道好像和常人不一样,对我有着特别的吸引力,你们进城的那晚就是我病犯之事,当时我就闻到了,那马车里不同的味道。可惜了你们之中高手太多,我不得不离开。”薛尚平静的回答上官雪妍的话,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

上官雪妍听到他的回答,底下头,原来如此,自己修炼的是灵力,血液里也带着灵气,才会对他有不一样吸引力。

“你不怕我们把你交给官府?”轩辕玄霄看着一脸平静的薛尚问,看着如此的薛尚,轩辕玄霄怎么也没法把他和那连杀十几人的凶手联系不起来,可是这好像又是事实。更何况他今天是对妍儿下手,才会被抓住的。

“其实我也在等这一天,不过等的有点久了。”薛尚依旧平静的说,当他第一次吸人血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走上了不归路,随着病情加重,他知道自己离死亡也不远了,他曾想过轻生可是又不忍父亲伤心,才会苟延残喘到如今,现在好像解脱了。

“杀人偿命,不论什么原因,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去承担后果。你的伏诛可以给那些死者的家人一个交代,这是你应该承受的。”轩辕玄霄看着薛尚说。

“我知道。”薛尚淡笑着说。

“爷,吴知府到了。”门外传来齐浩的声音。

“进来吧。”

“下官参加圣王爷、圣王妃、圣世子。”吴知府得到命令走进来跪下。

“起来吧,凶犯本王已然找出,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不要办砸了。”轩辕玄霄看着薛尚对吴知府交代。

“是、是下官照办,来人带走他。”吴知府让人带走那唯一的自己没见过的人。

“圣王爷,怪不得,今天你能说出那样的话。恐怕我二弟也不知道你的身份吧?”薛尚站起身跟着他们向外走的时候说了怎么一句,不过讽刺意味十足。

“轩辕氏太明显了,行走江湖,安全最重要。”轩辕玄霄也不在乎他的讽刺,他当时也是身不由己。

“我有个请求,不知圣王爷可否应允。”薛尚眼带恳求的看着轩辕玄霄。

“只要他们不再找我们的麻烦,我就不会追究以前的事。可是如果他们在一次出来挑衅,本王也没办法了。”轩辕玄霄知道他要说什么,于是没等他开口便说。

“谢谢圣王爷。”薛尚感激的说,然后和他们走了出去。

“他要不是有那奇特的怪病,也不会落到如此的地步,可惜了。”云隐看着离开的身影说。

“这也说不上。”上官雪妍也看着那离开的身影,薛尚也许就是因为自己得了病,有着自己不能反抗的命运,才会如此的甘于平淡,好像看什么都不在乎,哪怕他自己即将入监牢和死亡,他也不在乎,也许对他来说这是个解脱。也许起初他反抗过,可是时间久了他就不得不认命了。被命运所束缚的人,真的只是他吗?那自己呢,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宸说过这是自己的劫数,是自己必需去完成的任务。

“爹,您们不该来,回去吧,这是我必需承担的后果。”薛尚看着自己对面和衙役对质的父亲和弟弟对他们说,没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还让他们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可是他们不应该来,要是抓自己的只是衙役也许不会有什么事,可是现在是圣王爷抓的自己,自己不会认为圣王爷没带人就出现在这里。再说就圣王爷身边的那几人恐怕都不会好对付,他们来也只是枉然,也许还会搭上他们。

“尚儿,为父怎么可能看着你被他们带走?”薛父看着被枷锁牵着的大儿子眼眶湿润,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是自己无能呀,自己何曾不知道尚儿的痛苦,可是自己答应过妻子一定要照看好孩子们。晚上听说尚儿又出去了,自己就一直心绪不宁的,直到听说知府大人带人去客栈了,觉得有可能是尚儿出事了,自己才不得不出现在这里。

“大哥?”薛谦看着自己的大哥,不由得心痛。

“二弟照顾好爹和巧儿,薛府就交给你了,大哥知道你会照顾的很好的。”薛尚看着自己的弟弟,他长大了,可以撑起这个家了。

“薛府不是我自己的责任,你不能交给我一个人。放了我大哥,要不然你们谁也走不出客栈。”薛谦看着那些衙役厉声说。

“二弟,不许胡来,这是我犯下的错,就要我一个人承担。”薛尚眼里多了一丝焦急,他不能让弟弟为了自己出了什么事。

“大哥,我一定会救出你的,谁也不能带走你。”薛谦说完举剑便刺。

小小的客栈,两方人马,很快就打成一团。薛谦父子是有备而来,带来的人也是经过训练的,那些衙役对付起来很是吃力。

“爹,二弟你们住手呀,不要打了。”薛尚带着枷锁不断的挣扎,这不是自己愿意看见的,也不能是这样的,自己的罪孽已经很深了,不能在连累父亲了。

上官雪妍站在楼上看着一楼的厮杀,真是想不到那薛家父子胆子真大,竟然敢带人劫杀衙役。

“你们去帮忙吧。”轩辕玄霄平淡的说,可是眼里有着火气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杀吴知府他们。

“是,爷。”暗二和齐浩他们几人跳下一楼。

------题外话------

今天就一更了,最近有些事,也就传的少了,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