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八十九章 在遇仇怨深,等鱼上钩

他们在城中最大的一家茶楼坐了下来,要了一些茶水和点心。台上的说书人,说的是一位战场将军的故事,那是一位为国为民的大英雄,他的英雄事迹很多,被载入史册,可是令人惋惜的是那将军没什么后代,他娶的唯一的一位妻子还死在一次两国交战的战场上。那位将军一生孑然一身,直到最后去世。他的事迹让百姓铭记在心,听说后来还给他建造了庙宇。

“爹爹,回去后,我也要去军营历练,淳于说他就在军营待了很多年。”正在听说书的轩辕云墨突然对自己的父亲说。

“墨儿,你自愿去,为父很开心,也很欣慰。可是你要知道哪里可不比你在府中,你只要进去就和那些普通的士兵一样,为父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让他们对你手下留情,反而会让他们对你更加严厉。到那里不但没人伺候你每天还有很繁重的训练,也许会受伤,这些你可都明白?”轩辕玄霄问自己的儿子,其实他也打算把儿子送去军营锻炼,儿子是聪慧,被妍儿教育的很好,可他从没吃过苦。

“爹爹,我知道,我听淳于说过,我明白我的身份意味着什么,我以后要帮助铭哥哥一起守护这西越,吃些苦,儿子是不在乎的。”轩辕云墨看着轩辕玄霄认真的说。

“好,既然你都明白,为父也不多说什么了,等我们回去,为父就送你去军营历练。”轩辕玄霄知道儿子脾气有点像他的母亲,只要他下定决心的事,一般就不会更改的。

“谢谢,父亲。”

“父亲,我能不能和二弟一起去?”轩辕少泉突然问,他也想去历练,他现在的身份是圣王府大少爷,不管以后怎么样,他现在就要做好这个身份该做的事。

“好,你们兄弟一起去,我的儿子就是有担当,不错。”轩辕玄霄开心的笑着说。

“谢谢,父亲。”轩辕少泉腼腆的坐下,他这是第一次被轩辕玄霄夸赞。

上官雪妍看着他们父子三人,一点没觉得自己被他们排除在外,她也赞成让儿子去军营历练一番,只有经过捶打儿子们才能成长。自己是宠爱他们,可是不觉得让他们进军营历练有什么不妥,自己不就是在炮火的洗礼中成长的,自己能做的事,自己相信儿子也可以。

“上官哥哥,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是来看巧儿的吗?”就在他们在聊关于那小兄弟两个历练的事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

“上官姑娘,我想你是误会了,上官是陪夫人出来游山玩水的,来到这里也是路过。”轩辕玄霄看着那薛巧儿十分生气,他还记得几天前的事。

“上官哥哥,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你就来找我的,你知道我家就在这里住。”薛巧儿伸手想去拉轩辕玄霄的胳膊,说的时候还看了一眼上官雪妍。

“你的双手不想要了是吧?”轩辕玄霄看见她伸过来的双手声音阴寒的说。

薛巧儿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只是留着泪看着轩辕玄霄,她没想到轩辕玄霄这么说她。她心心念念的都是他,现在他却要自己的双手,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哪里不好了,以前不是这样的。

“都是因为你,上官哥哥才不理我的,你该死,你为什么要出现,要不是你上官哥哥才不会如此对我的。”薛巧儿看见轩辕玄霄那阴寒的目光缩缩身子,然后对上官雪妍发火。她始终觉得是上官雪妍抢了属于她的一切。

可是上官雪妍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底下头不知道在和儿子说些什么,笑的很开心。让她觉得上官雪妍是在侮辱她看不起她,自己在她眼前就是想个小丑一般。

“贱人……。”薛巧儿被气愤充斥着大脑,看着如此的上官雪妍就伸出巴掌想去打她。

她离上官雪妍很近,她的出手是在他们意料之外的,眼看她的巴掌就要打到上官雪妍脸上了,可是上官雪妍好像没看见一样坐着不动。

“啊,好痛。”薛巧儿抱着伸出的那只手高喊着,那只手上插着一支筷子。

“好大的胆子。”薛巧儿伸出的那只手没有打到上官雪妍的脸上,而是打在了轩辕云墨斜刺里伸出的一支筷子上。

“巧儿?”

“小妹?”

从楼下跑上来两个男子,其中一人搂着薛巧儿给她的手点穴止血。

一只低着头的上官雪妍此时抬头看看那抱着薛巧儿的人,得来全不费功夫,那是自己熟悉的味道。

“上官玄又是你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巧儿是不是被你打伤的。上官玄她有什么错,只不过是爱慕你,你至于怎么狠毒吗?”薛谦看着轩辕玄霄大声的指责他,他们也是昨天很晚才到家,巧儿今天非要吵着出来逛街,他们走到茶楼下面的时候,巧儿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进来,他们只是慢她一步,她就跑不见了,等他们听到巧儿的声音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巧儿那只血淋淋的手。等他要看着是谁伤害她的时候,抬头就发现是上官玄他们。

“不是我,要是我出手她早死了。”轩辕玄霄提着水壶给上官雪妍续空杯子。

“你……云隐家妹怎么得罪你了?”他听说不是轩辕玄霄又去问云隐。他觉得小妹不会得罪云隐的。

“她还真得罪我了,不过不是我出的手。”云隐趴着说,敢打自己的姐姐,下次毒死她。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难道小妹的手是她自己弄得不成?”薛谦看着他们讽刺的说,她觉得是他们伤了人不敢承认。

“你就不要问了,那姐姐的手是我弄伤的,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她想打人的时候,我不小心把一支筷子伸了过去,谁知道她自己用力过猛就把筷子嵌在自己手掌中了。”轩辕云墨无所谓的说着,还在拿着另一支筷子在桌子上颠来倒去的敲击。

“你说,是你。小子你好毒的心思,小小年纪不学好,那我就替你的父母教训你了。”薛谦听说是轩辕云墨就动起手来把对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的气都洒在轩辕云墨身上。

“薛谦我看你敢动我儿子一下。”轩辕玄霄拦在轩辕云墨前面接下他一掌说。

“上官玄,你这儿子小小年纪就心肠如此毒辣,现在不除掉他,难道以后让他为祸武林吗,我这是为民除害。”薛谦退了几步说。

他的声音很大,整个茶楼的里的人都听见了,说书的也停了下来。

“薛二少,说的好冠冕堂皇,我的儿子何时要你操心了。那我问你,有个女人想方设法要你娘去死,原因是他看上你父亲了,想做你的继母,不知道你会怎么做?”上官雪妍抬起头看着薛谦问。

“我会让她生不如死。”薛谦听后咬牙切齿的说,这事在他们身上不会发生,因为他们的母亲早就去世了。可是自己小时候要做他们兄妹继母的人还真不少,就连那伪善的姨母都想嫁给他们父亲,表面上对他们兄妹很疼爱,其实是利用他们兄妹接近父亲,为了她的目的,她大冬天的让小妹站在外面挨冻。然后说妹妹不听话玩的时候受了风寒,让父亲看到她是怎么细心照顾妹妹的。就连自己他也用过同样的方法,好在大哥那时候聪慧用计让她败露了,从此父亲再也不提娶亲的事了。

“那不就对了,我儿子做的不就是你刚说的,不过好像比你仁慈多了,他要是挑断那人的手筋也许会让她生不如死,现在只是送给她一支筷子而已。”上官雪妍带着内力的话回荡在茶楼里。这也是在告诉他们,那薛巧儿为什么会受伤,而自己的儿子也不是故意去伤害她的。她其实觉得他们父子可以处理好这事的,她也没打算插手,可是那薛谦不该对墨儿起了杀意,那既然这样自己也不会留下他了。

“上官夫人你即使包庇你的儿子也不能这么诬陷人?”薛谦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可是他不会承认的。

“诬陷,那是你们用过的招数,我可不屑。你们到是可以故技重施,想必上次的伤口也该愈合了吧。要不要当着大家的面让她扎再自己一刀,告诉大家说是我扎的,让他们看看我这个毒妇,长什么样。”上官雪妍似笑非笑的看着薛谦,嘴里说着事不关己的话。

“你,我不和你这个无知妇孺计较,上官玄上次的事你没给个交代,这次的事你又怎么说?”薛谦被上官雪妍气的无话可说。

“很简单,只要薛小姐不要倒贴过来就行了。我也不妨告诉你们,她就是在扎自己十刀八刀的我也不会看她一眼,你们薛家我还没看在眼里,你们也称早不要打我的注意。”轩辕玄霄不屑的说对薛谦说。

“好,上官玄,希望你们能走出建安府,大哥我们走。”薛谦听完轩辕玄霄的话,觉得从没如此的丢过脸于是放下狠话说。

那一直抱着自己妹妹的薛尚什么都没说,就跟着自己弟弟走了,不过他下楼之前看了上官雪妍一眼,眼里情绪不明。

“这些都是什么人呀,明明是他们自己的错,还要威胁我们。早知道会遇到他们,我们还不如去青山采药呢。”云隐剥了一颗花生放在嘴里嚼着。

“好在我们出来了,你们看这是什么?”上官雪妍拿着一个精致的钱袋递给他。

“不就是钱袋吗?有什么可稀奇的。药瓶?”云隐接过看看,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于是打开钱袋,从里面倒出一个小小的药瓶。

“打开看看?这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吧!”轩辕玄霄夺过那小药瓶说,然后倒出里面的药丸,那是些蓝色的药丸只有豌豆豆粒大小,有十丸左右。

“这就是我们要找的药,大姐你是什么时候偷的?”云隐好奇的问,他们都没看到上官雪妍出手。

“不是我偷的。”上官雪妍看着正在剥花生吃的宸一眼。

“女人,是你逼本王动手的现在竟然把自己撇干净。”宸感觉到上官雪妍的目光依旧剥着花生,不过瞪了上官雪妍一眼。是她说要是自己不拿到那个钱袋,她就再也不给自己做排骨吃了,自己反坑不了只能妥协了。自己很冤枉的,她才是幕后黑手。

“那难到是他自己给你的不成。”

“不管怎么来的,我们今晚就派人盯着薛府,就等鱼儿上钩了。”轩辕玄霄打断云隐的问话说。

“好吧,我什么都不说了。”云隐适时的闭嘴,其实他也知道大姐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他只是好奇而已,也不是非要大姐说什么。

“尚儿,谦儿,巧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伤成这样子?谁伤的她?”薛府里薛父看着那躺在床上不断痛苦呻吟的女儿,还有她那正被大夫包扎的手掌,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问。

“上官玄的儿子。”薛谦知道有些事瞒不住了就只能说了。

“上官玄,就是你去年认识的人,他儿子为什么要伤害巧儿?不对,你是说上官玄有儿子,多大了?”薛父吃惊的问,女儿的心思他知道,可是对方如果是已婚男子那自己也舍不得女儿给人做妾。

“就是他,大儿子有十二三岁,小儿子十岁左右,巧儿的手就是被他小儿子扎伤的。”薛谦不得不明说。

“他看着也不小了,是该成亲了,可是他儿子为什么要扎伤巧儿?”薛父还是不解的问。

“巧儿想当他的后母,想必是对人家的母亲动了不该有的心思,那儿子也是替母亲出手的吧!二弟,你们前几天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一直不曾说话的薛尚开口说,他今天在茶楼什么都没说,可是他当时听明白了。

“巧儿真是糊涂呀,难道她还想去给别人当妾不成,这事我不可能同意的。你怎么也不劝劝她。”薛父生气的说,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儿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

“我劝过了,可是小妹不听我的,我有什么办法?”薛谦有点沮丧的说。

“二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你们前几天是不是见过他们,还发生过什么事,他们在说什么巧儿扎伤自己诬陷上官夫人。”薛尚继续问道,他这些年很少出去的,也就只和弟弟妹妹会有些交流,但是他一直没忘记自己身为长兄的责任。

“大哥,父亲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现在该做的事是要让上官玄付出应有的代价,小妹不能让他们这样白白伤害了。再说那上官玄说话也太难听了,他那是侮辱我们薛家,他这样让我们薛家在建安府还怎么呆下去。”薛谦有点面部狰狞说。他曾经觉得上官玄可以为他所用,现在看来那是不可能了。

“那是一定的,我们薛家也不是谁都可以侮辱的,这事我有主意,你们还是好好劝劝巧儿吧。”薛父也同意儿子的话,他们薛家在这本地也是有些地位的。

“知道了父亲。”薛谦恭敬的回答。

薛尚看着弟弟和父亲,其实他不赞同他们的做法,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在这个家里他从不曾做过什么,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存在只能是他们的负担,所以他在家里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希望自己能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尽自己的一点力量,可是自己能做什么。

上官雪妍他们回到客栈,也没去和吴知府说他们的发现,他们觉得那是浪费时间,他们自己去做自己的就行了,只要他在最后收尾就行了。

------题外话------

今天没二更了,晚上有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