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八十七章 青山采药,意外的收获

他们一连几天都没等到那些衙役传来的好消息,都是些不知道的没用的消息。他们除了在客栈等着就是在外面闲逛。那个凶手这几个晚上也没再出现过,不知道他是闻风而逃了还是已经得到九夜观音制出的药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这样干等着?”云隐摆弄着桌子上的茶杯问,他觉得现在好无聊呀。

“我听说这建安府有座大山,里面应该有不少的野生药材,我们不如去看看,怎么样,毕竟你我可都是大夫呀,缺的就是草药。”上官雪妍想想说,她也比较喜欢去采药,那样她可以遇到比较珍贵的药草,用来增加自己的药品种类。

“大姐,你说的对,野生的药材是要比外面收购的好的多,现在还有一些做假药的。难道他们不知道那些假药可以吃死人的吗?也太不负责人了,这要是在医谷里,都是要受严惩的。”云隐想起那些不良的药材商贩就很生气,你要是那些把玩的物品假就假了,可是那药材是救命的东西,假的不是救命的是害命的,这是他云隐最看不惯的。

“这都是利益的驱使,才会让有些人被金钱遮住了双眼,他们就不过问别人的死活了。”上官雪妍淡淡的说,这些假药事件,在哪里都有,以前自己就见过。那一次自己带队捣毁了一个很大的制假药的团伙,当时看着就心惊,成吨的药品就堆在库房里即将流向社会,那都是针对婴幼儿的药品,那些要是流入市场不知道会有多上婴幼儿受害,会间接的毁了多少的家庭。审讯的结果是,那负责人说,假药成本低廉,可是却利润惊人,一本万利的生意为什么不做。

“大姐,我和你去采药。”云隐看着起身离开的上官雪妍跟着出去。

就连轩辕云墨他们都跟着离开,那轩辕玄霄看看空留自己的客房也起身跟着离开,他们倒是走的快,怎么就留下自己一个人了。

建安府城外不远的地方就是建安府有名的青山,那里树木茂盛,山势陡峭,一般人不会去哪里。不过听说那里的药材还挺多的,山下的村子里有很多的采药人。当然上官雪妍的目标也是哪里,不过她想往里走走,去那些平常不会有人到的地方才行,如果是外围都被人采过了,不会有什么年份长的药材和稀奇的药材。

“二弟,你以前经常在山里行走吗?”轩辕少泉看着轩辕云墨在树林里穿梭的脚步问,他觉得他对山林很熟悉。

“对呀,大哥,我每年都会随娘亲进山采药,一去就是十天半月的,上京附近的山林我都去过。大哥,你尝尝这个,这带着一点甜味。”轩辕云墨摘了一颗褐色的小果子给轩辕少泉。

“这能吃吗?”轩辕少泉看着自己手中的小果子问,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能吃,味道还可以,这褐色的就是说明他成熟了,青色不成熟的就不能吃,那个是涩的。”轩辕云墨说完就用帕子擦拭一个就放在自己的嘴里了。

轩辕少泉看见他的动作也学着吃一颗,嚼着感觉都是小小的颗粒,好像是果子的籽儿,味道微甜,不过还不错。

“大哥,我们一会抓野鸡去吧,这里一定有的,然后让娘亲给我们做好吃的。不过现在我要先帮娘亲去采药了,大哥你去不去?”轩辕云墨看着前面蹲下采药的上官雪妍说。

“我不认识那些草药。”轩辕少泉低着头说,他现在觉得二弟好厉害,不但功夫高,听说医术也不错。他们同样都是在王府里长大,可是自己学的根本不能和他比。二弟自小是在母妃宠爱中长大的,他的学识、武功、医术也都是母妃一点一滴教导的。可是自己要在凌府看着那些凌家少爷们的脸色过得小心翼翼的,回到府中也得不到一点关爱。就连下人有时候都敢给自己脸色看,要不是当时有管家和师傅暗中相助自己说不定就不在了。

“大哥,我可以教你的,我也是娘亲慢慢教会的。来,我先教你认一些简单的草药。”轩辕云墨拉着轩辕少泉蹲下,指着眼前的一株药材详细的讲解。

“他们兄弟处的很好,希望一直能这样下去。有少泉陪伴,墨儿也不孤单了。”上官雪妍站起身看着那边蹲在一起的四个小少年说。

“那孩子心性不错,只要我们真心对他,想来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不用担心的,再说墨儿挺聪慧的。”轩辕玄霄从进了这青山就提着篓子跟着上官雪妍身后,上官雪妍采到的药材,都在他手中的篓子里。

“你说的对。”上官雪妍又再次蹲下继续采自己的采药。

日头慢慢升到他们的头顶上,上官雪妍看看天,知道到中午了,决定找一块有水源的地方歇歇,顺便弄些吃的。

“妍儿,你先在这里休息,我们去打些猎物回来。”轩辕玄霄看着他们找的地方说,这里的环境不错,要是只有他和妍儿两个人多好。

“恩,你去吧,不过要看好孩子们。”上官雪妍嘱咐他。

“知道了,走了儿子们,今天让为父见识一下你们的能力。”轩辕玄霄说完带着儿子们和齐浩他们走进林子里,暗二被他们留在城中了。

“大姐,这里有鱼,我去抓几条来,你还做上次的烤鱼好不好?”云隐趴在水边的一块大石头说,他本来是躺着的,结果发现有什么东西在他眼前闪过,他于是趴在石头上,就看见那大鱼在水里不断的跳跃。

“没问题,你会不会抓鱼呀?”上官雪妍笑着问他,云隐其实很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天天都能和墨儿他们玩在一起,看什么都好奇。

“大姐,你放心,墨儿都能抓到鱼,我一定也可以的,我可是墨儿的舅舅。”云隐挽着裤腿下水说,大姐这是看不起他吗。

上官雪妍看着在水里不断跌倒的人,心里想你还不如墨儿了,那小子腹黑精明的,你这舅舅这一段时间可是被他坑了不少银两吧,也不知道你是乐在其中还是不知道。

“大姐,你看我抓到了,我就说,我行的吧!”云隐拎着那条略有十斤重的大鱼开心的说。

“这鱼够我们吃的了,你先上来吧。”上官雪妍叫他从水里出来。

“娘亲,我们回来了,您看我们的猎物,有野鸡、有野兔子还有这小野猪。娘亲你不知道这只野兔有多笨,它是自己撞在树上,撞死了。”轩辕云墨看着自己手中的野兔,走到上官雪妍面前说,看样子十分开心。

“你们这是守株待兔?”上官雪妍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不过看的确是轩辕云墨怀里的宸。那怎么可能巧就会有守株待兔的事,一定是宸搞的鬼。

“就是本王做得,本王看着它碍眼。”刚刚在林子的时候小墨墨要抓一只活兔子送给这女人,自己知道这女人喜欢那些小东西,更何况又是小墨墨送的,她一定会好好养的,可是她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才不会让她接触这些低级的兽类,于是看见这只兔子自己就施法术让它撞在树上,死了。小墨墨总不会送死兔子给这女人吧,然后它又故意放开自己的气息,让那些兽类不敢靠近。

“好了,那猎物打回来了,我们就处理了它们吧,你们舅舅还抓了一条大鱼,我们有的吃了。”上官雪妍也没说宸什么,它连老虎那种大型猛兽都杀,更何况这些小动物呢。

他们午饭时就在水边来了一次野炊,虽说种类不多,好在上官雪妍的手艺不错,只是简单的烤鱼就让他们吃的直呼过瘾。吃完饭后,他们离开之前上官雪妍嘱咐他们一定要把火熄灭了才行。

太阳在慢慢的西斜,他们也出来很久了,也该回去了,他们还要回城注意这那凶手的踪迹,要是在他们不再的时候那凶手出来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大哥,你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呀。”跑在就前面的轩辕云墨停下问轩辕少泉。

“好像有人在喊救命吧,我听的不是很清晰。”轩辕少泉不确定的说。

“那我们去前面看看。”轩辕云墨说完就跑着过去。

“二弟,你要小心点。”轩辕少泉在后面追着他说。

“没事的。”

前行的轩辕云墨在一片草木丛生的地方停下,轩辕云墨觉得自己离那声音很近了,就在自己附近,可是他却找不到人哪里。

“有人没有?”轩辕云墨问。

“救命呀,小兄弟。”那呼救声再次响起来。

这次轩辕云墨好像听见声音在哪里了,于是拨开杂草走了过去,在他站立不远处,一个几尺深的大坑里,躺着一个受伤的青年男子。看那样子好像伤的不轻,说话的声音都很虚弱了。

“娘亲、父亲,这里有人掉陷阱里了,你们快来呀。”轩辕云墨看着那人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就他出来的,于是大声喊后面的父母。

他的声音刚落,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他们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好像伤的不轻,我们怎么救,要先把他弄上来才行。”云隐伸头看着那掉在陷阱的人说。

“你那里受伤了,是否伤到骨头?”上官雪妍站在陷阱边问陷阱里的那人。

“我是从上面跌下来的,好像摔断了腿,身上也很疼。”那人看不见陷阱外的人,可是能听到声音,于是回答。

“云隐,你下去检查一下,然后我们救他上来。”上官雪妍看着陷阱里的人对云隐说。

“好,大姐。”云隐跳下陷阱,蹲在那人身边,到处摸摸看,抬头说:“大姐他腿断了,好像还有点内伤。”

“知道了,你先上来,我救他出来。”

云隐跳出陷阱,上官雪妍知道了那人的基本情况,就运用灵力把那人从陷阱里抬了出来,平稳的放在一片空地上。

“随墨找一些粗树枝来。”上官雪妍摸摸那人的双腿说,里面的骨头错位,好在不是很严重的伤,自己现在就能救治,于是给他喂了药丸动手给他把错位的骨头接上。

上官雪妍给他接好骨,又用树枝给他固定好那只受伤的腿。

“喂,你家住哪里,我们好送你回去。”云隐蹲在那人身边问,上官雪妍给他接好骨就把他从昏迷中弄醒了。

“我家就在山下,我是上山采药的,不小心就掉在陷阱里了,你们是谁?”那人还是虚弱的说。

“我们也是上山采药的,好在你遇到我们了,要不然你可真危险了。”云隐指着不远处的篓子说,证明自己所言不虚。

“多谢各位的救命之恩,有机会我会报答的。”那人感激的说。

“不用有机会,你现在就可以报答了,只要你告诉我们你这草药卖给谁就好了。”上官雪妍指着他篓子里的一株草药问,那好像就是书上说的九夜观音吧,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新鲜。

“夫人认识此药?”那人显然很吃惊的问上官雪妍,他没想到会有人认识它。

“只是在书上见过,想必你也不知道它的作用吧,只是知道他很贵重或者说很值钱。”上官雪妍看着那人说。

“对,我也是听别人说这草药很值钱,才会采它的,没想到第一次采这药草,就差点丢了自己的性命。”那人有点感慨的说。

“听谁说的,这药草又是谁要的。”上官雪妍继续问。

“我不知道,只是知道每到初一,十五就会有人在村中收购此药。可是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每次都把自己包的很严,不过给的价格很高,大家也都不在意。”那人想想说。

“他只收这一味药草吗?”上官雪妍又问。

“不是,村中的药材他都收购,无论什么药材他都要。”

“我们现在找人送你回家,齐浩带人送他回去。”上官雪妍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就让人送他回家。

“是,夫人。”

“初一,十五,今天就好像是十五,那人又会来来收购药材的,夫人我们不如等他一等。”轩辕玄霄看着天色说,既然知道消息了,他们就要抓住机会了。

“可以,那我们就在这等他来吧,这人即使不是凶手恐怕也和他有点关联,要是抓住他了,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了。”上官雪妍赞同的说。

“今天还要多谢妍儿过来上山采药,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知道这些。”轩辕玄霄笑着说,这真是意外的收获。

“可是娘亲,为什么那些衙役问的时候就没人说呢?”轩辕云墨不解的说。

“山下的药农以采药为生,衙役去问,他们一是担心是自己的药有什么问题要当责任。二是担心他们要是说了出来毁了信誉,就没要人去他们村子收购药材了,等于断了他们自己的生路。”上官雪妍深思了一会说,其实她理解那些人的做法。

“你们娘亲说的对,其实他们的生活也不容易,采药也挺危险的,就像刚才那人。”轩辕玄霄教育儿子。

上官雪妍他们为了不打草惊蛇就在山上没下去,在山上简单的吃了晚饭,就等着那人的出来,不过有让一个侍卫回去通知暗二注意夜晚的情况。

青山的夜晚很静,只有虫鸣声,不过还是有点冷,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也不敢点火。上官雪妍看着裹着毯子的儿子有点心疼他们,他们身上的毯子还是他们马车里的,天黑之前轩辕玄霄下车去拿的,他们的马车停在青山的另一边,他们早上的时候就是从那边近的山。他们现在的地方就离那村子不远,要是有人来,他们可以看得见。

------题外话------

还有一更,也许会晚一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