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八十六章 死亡原因,奇特的疾病

第二天一大早上官雪妍他们吃完早饭坐在客栈的大厅里,看着那哭泣的掌柜,都不知道怎么劝才好,这事只能说是意外。他们从掌柜的叙述中才知道原来这个店小二是掌柜的亲戚,是他远房的侄子。这个侄子的家里孩子多,比较贫穷他才会把他放在自己店里当店小二,想着可以帮他们家一下,现在人出事了,他都不知道怎么和他的父母交代。

“掌柜的,你也不要太自责了,这谁也没想到,也不是你的错,只能说是这孩子的命不好。”其中一个住店的人劝说道。

客栈出了命案,那知府不让他们离开,谁要是离开谁就是嫌犯,那是要下大牢的,所以即使他们害怕,也必须要留在这里。你要出去就必须有衙役跟着才行,但是范围也只限在城中。

“夫人,我们出去走走吧?”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说,他们今天要去义庄查看那些人的尸体。

“好吧,反正我们在这里也没事,出去看看也好。”上官雪妍也说,他们主要是为自己出去找借口。

上官雪妍说完,他们一行人就一起出去了,不过身后跟着两名衙役。

“墨儿,少泉你们自己在街上慢慢逛吧,娘亲和你们父亲有点事要做,晚一会儿去找你们。”他们走出客栈不远处,上官雪妍嘱咐儿子们。义庄自己不能带他们去,哪里都是死尸,谁知道有没有什么病菌之类的脏东西。再说哪里气氛怪异虽说进去可以他们锻炼胆量,但是他们毕竟还小,她不想让他们现在去接触那些。

“没问题,娘亲你和父亲去忙,不用操心我们的,我和大哥没事的,我们等娘亲您们过来找我们。”轩辕云墨听后知道娘亲是有重要的事要做,而且还不想让他们参与,也许那事情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于是乖巧的说。

“二,你们要保护好两位少爷。”上官雪妍看着跟在后面的人说。

“是,夫人放心吧。”

上官雪妍安排好儿子,就让那其中的一个衙役带他们去义庄。那衙役也是得到吴知府的叮嘱的,知道眼前之人大有来头,就连知府都害怕他们,那他一个小衙役哪里会不听从。哪怕害怕去义庄,也只能带他们去义庄。

义庄那是停放遗体的地方,在一座比较偏僻的破院子里,木制的门匾上写着漆黑的两个大字义庄,大门两侧各有一盏白灯笼。这义庄从外面看就是一座破败的院落,但是当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就感觉很不舒服,给人一种阴寒的感觉。院中只有两颗长相奇特的树,散落的冥钱,很那些黑漆漆的棺木。

“那些被妖怪袭击的尸体呢,在哪里?”轩辕玄霄走进院子就问跟着他们的衙役。

“他们在这边,由于他们死状一样,还没结案,知府大人就把他们统一安放在这里了。”那衙役带着他们去左边的一排房屋中的最后一间房屋,打开门进去。

“这就是最近十天死的人?”轩辕玄霄看着那些盖着白布的遗体问那衙役。短短十天就死了十几个人,看来那东西下手挺狠的。

“是,都在这里了。”那衙役站在门口回答说。

“夫人让云隐来吧。”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白手套,带在自己手上,脸上围着一块丝帕,就要去掀那白布,于是他立刻上前阻拦。他还是不放心上官雪妍,毕竟他们的样子都不会太好看了,说不定个个都是面目全非的样子。

“我只有自己看过才能推断和了解。”上官雪妍推开他说。他知道这些人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恐怖,现在的天也不是很冷了,尸体就是有防腐措施也一定会腐坏的。本身他们的死状就难看,要是在加上腐坏,就会更加的不堪入目了。

“可是夫人……。”轩辕玄霄还是不同意。

“你与其和我在这浪费时间,不如我快点看完,我们好离开。”上官雪妍掀开白布说。

上官雪妍看到的那是一张怎么样的脸,那那是一张高度*的脸,已什么都看不清了。她弯腰在那人身上按压,解开衣服检查这个遗体的身上。她又去掀开另一张白布,这一张和前面那一张脸差不多,她也用同样的手法去检查。十几具遗体她很快就检查完了。

“大姐有什么发现?”云隐问,他一直站在大姐的身边,看她接触那些遗体,他挺佩服大姐的胆子的,有些他都不敢去看。

“他们表面上是被人捂死的,其实都是受了重伤致死的,凶手控制的很好。先捂住他们的口鼻,让他们出不了声音,然后用内力震伤他们的脏器,可是凶手行事很小心,那脏器被震伤却不会大出血,那些血液也只是留在腹腔里,不会流出来。这也就是这些人看着像是被捂死的原因了,可事实不然。至于脸上的那些齿痕是死后刻意加上去的,也许是为了诱导官府查案吧,可是那脖劲处的牙印倒是死前留下的。这样看来,凶手应该是个男性,会武功,至少内力不错。他也许有什么疾病,我在这些遗体身上都闻到了同一种草药的味道。他们身上都有同一种味道,不可能这么巧合他们十几个人都得同一种疾病,要用同样的草药救治,那只能说这种味道是凶手留下的。”上官雪妍缓缓说着自己的推断,尤其说到那特殊的药味时她是十分的自信。

“大姐,什么药味,我怎么没闻到?”云隐蹲在其中一具遗体前嗅嗅问。

“这是一种克制天生疾病的药草,得那种病的人要是没这种药草的控制,就会发病,只要发病就会对某种食物和物品产生强烈的渴求。就是从心里希望自己一定要得到才行,哪怕不择手段。”上官雪妍和他们解释那草药的作用和那疾病的特征。

“那这个凶手就是得了这种疾病得人,那他杀人要得到得到底是什么,难道是杀人的乐趣?”云隐又问,这种疾病他可是没有听说过。

“你在仔细想想这些遗体的共通点,他们只有两处外伤,除了脸上还有哪里有?”上官雪妍看着云隐问。

“脖劲处。”一直没说话的轩辕玄霄说。

“脖劲处,那能说明什么?”云隐想想说。

“我刚刚说过得那种疾病的人会对某种东西产生强烈得渴求,我要是猜的不错,这个凶手应该是对鲜血有着极度的渴求,那脖颈出的齿痕就是为了吸食血液才咬的。”上官雪妍看了云隐一眼解释这说,这人真是他的弟弟,怎么会和自己差怎么多,一点也不聪明,看着还不如墨儿精明的,那他自己出来寻人家里人怎么会同意的。

“等等,大姐你是说他杀人就是为了吸血,那还是人吗,不会真是妖怪吧?”云隐吃惊的问,怎么会有这种病呀。

“他当然是人了,他也只有在犯病的时候才会如此,平时和正常人一样。对了,凶手应该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这种疾病是天生的,十岁左右才会有征兆,病灶会在人身体里有十五到二十年的生长期。”上官雪妍说完就走了出去,这就是这疾病的特殊之处,她也是在古医书上看到的,因为得这种病的几率很少。

“妍儿,能分辨出他用的是那种草药吗,我可以让人去药房查查是谁买过这种草药。”轩辕玄霄跟在上官雪妍后面问。

“这草药叫九夜观音,也就是说它的成长需要在晚上,是一种大叶药草,不过你不用在药店找,即使找也找不到,因为它只有新鲜药材入药才会有效果,药店恐怕不会有卖的。不过你可以让去人问问这建安府附近可有药贩子,他们也许可以提供点有用的消息。”上官雪妍想想说,那药的实效很短,一般是摘下来就要入药,晚了药效就会流失了。

“为夫,知道了,那夫人先去找墨儿他们,为夫现在就安排人去盘问,但愿可以找到那提供药材的知情的人。”轩辕玄霄有点惆怅的说。

“放心吧,我们会抓住那个凶手的。”上官雪妍有预感,那人还会出来作案的,即使找不到药草的流向,能抓住那人也可以。

“那是一定的要是抓不住那人,要不然为夫也对不住夫人的帮助。”轩辕玄霄笑着说。

“你去忙吧,我去找墨儿他们了。”上官雪妍看着他转变快的脸,就想起了墨儿,真不愧为父子呀。

“行,为夫一会就去找你们。”轩辕玄霄听后说。

上官雪妍带着云隐打算去找儿子他们,反正这里的街道也不是很多,在加上有宸和他们一起自己找他们更加的容易。

“云隐你是不是很久没回家了?”上官雪妍突然问身边的云隐。

“大姐,你怎么这么问,我是很久没回去了,我出来的时候就说了,找不到你我就不回医谷。现在好了,只要你回去我就可以回家了。”云隐带着笑说。

“辛苦你了,我一定会和你一起回去的,不过不是现在。”上官雪妍想想说,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医谷一趟。

“我不辛苦,只要找到大姐就好了。”云隐笑笑说。刚走出谷的他,年龄小又不懂人情世故,还被人骗过,好在后面遇到了轩辕玄霄,看着他不像坏人,就以解他的毒为理由跟着他们,一转眼就过了多年。

“我们还有些什么家人?”上官雪妍想了解一些基本的情况。

“谷中有我们的父母,还有二叔和三叔一家,祖父和祖母都在我们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二叔家只有一子,小姐姐两岁,叫上官雪添。三叔家有一儿一女,儿子叫上官雪鹰,女儿叫上官雪鸢。”云隐知道姐姐不记得以前的事,和他细说自己知道的事。

“那这样说,我们的亲戚也不多。对了,以前照顾我的丫鬟呢,叫什么,性格怎么样?现在她们怎么样了?”上官雪妍又问,她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到那个山谷里的,即使她去采药也不可能就她一个人去。家里人明明知道她的智商有点问题,怎么会不让人贴身照顾她。

“大姐,你有两个贴身丫鬟,芍药和牡丹,你失踪后,芍药很牡丹她们也不见了,我们都以为你们是一起失踪的。”云隐解释说,她们当时想芍药和牡丹都会功夫,应该可以保护好大姐的。

“哦,知道了。”上官雪妍想,也不知道自己掉在那山谷可与自己的丫鬟有关,要是有关,那她们也许是走了,要是无关那她们也许就是遇害了。看来自己的失踪也许是有人预谋的,就是不知道原因是什么,那人又是谁,是不是牵扯到家族利益之争。

“我们的父亲和两位叔叔的关系如何?”上官雪妍又问。

“好像不错,二叔一心钻研医术,都不怎么过问谷中之事,三叔那人整天笑眯眯的,看着人还不错。”

“谷中的事很多吗?”

“也不是很多,毕竟族人每天都在研习医术,没少有争端,不过外面求医的人很多,我们总是要接待的。父亲是这一代的谷主,很多事情都要出面的,有时候父亲不厌其烦的时候就会让三叔出面应付。”

“娘亲,我们在这里?”就在上官雪妍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就听见自己儿子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上官雪妍抬头就在一家酒楼的二楼看见向自己招手的儿子。上官雪妍对他笑着点点头,然后和云隐走上去。

“娘亲,您喝水。您们的事情办完了吧,怎么没见到父亲。”轩辕云墨端了一杯水递给上官雪妍,然后问。

“你父亲去办点事,我们在这里等他,他很快就过来了。对了,你们又买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了。”上官雪妍喝了一口茶笑着问儿子。

“没买到什么,这里怎么大的地方,还不如那些小镇呢,都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轩辕云墨摸着宸的皮毛沮丧的说。

“这里没有,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找就是了,我们这次也许会出来很久,这一路上你们也许可以买到很多东西的。”上官雪妍安慰儿子说。

“娘亲,我们会在外面很久吗,多久?”轩辕云墨知道娘亲这次出来是有事要做的,可是娘亲没告诉自己是怎么事。

“这个娘亲现在也说不好,要看事情的变化。墨儿想会府吗?”上官雪妍看着窗外说,这寻找记忆的事,谁也说不好,也许很快就想起来了了,也许要很久才会想起来。可是墨儿在府中吃的好,睡得好,跟着自己出来就要舟车劳顿的,有时候还会遇到危险。

“娘亲我不想回府,我觉得在外面比在府中好玩多了,上京的那些街道都被我逛腻了。再说我们在外面,我可以接触不同时事物,娘亲不是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吗’,儿子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轩辕云墨看出娘亲有心事,于是笑着和上官雪妍说。

“墨儿开心就好,娘亲也希望你们两兄弟经过这一此的锻炼可以更加懂事,这对你们以后无论做什么都是有好处的。”上官雪妍看着他们两兄弟说。

“娘亲,儿子知道。”

“母亲,儿子明白的。”

“好了,那我们先点菜,我们今天中午就在这里用膳,你们父亲差不多也该到了。”

“好,娘亲。”轩辕云墨听后就叫来小二,他也不看菜单就直接点了酒楼的招牌菜。

那小二听到轩辕云墨的话愉快的跑下楼,心想这可是有钱人家的少爷,那些菜可是要不少钱的,而且一点就是两桌,就连那些看着是下人的人也吃这么好。

中间上官雪妍去换了一套衣服,她从那义庄出来,总觉得身上不舒服。等他们菜快上齐的时候,轩辕玄霄也找到了酒楼。

“我让吴知府安排下去了,我们就等消息吧,只要有人买,我们就会知道的。”轩辕玄霄坐在上官雪妍身边说。

“恩,知道了,我们先吃饭吧。”上官雪妍也知道他们现在只能等,那人如果不出现他们,等就是他们唯一的办法。虽说她有的是办法找到那凶手,可是那些在这里不适合。

------题外话------

今天也就一更了,我明天尽量多码一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