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八十四章 桃林起舞,雪妍被诬陷

桃花镇真是不负此镇的名字,就连镇中的道路两边都中了不少的桃花树,粉色的桃花映衬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上去倒是另有一种韵味。来往的人群手中拿着桃枝和桃花。桃花代表着交好运,桃枝代表着驱邪避灾,都是有很好的寓意在里面。再说桃花开的又漂亮,难怪这里的人会如此喜爱桃花,就连那些店铺的门窗上都雕刻桃树、桃枝、桃花最为装饰。甚至就连那些小摊小贩摆着卖的东西都是和它们有关的。

“大爷,给夫人买支桃花簪吧,夫人带上一定很漂亮。”他们在一个摊位前站着,摊位上卖的都是些桃枝雕刻成的小物件,发簪、手镯、一尺来长的桃木剑等一些东西。

“爹爹,我想要这个?”轩辕云墨拿着那小的桃木剑看看说,那桃木剑上只是简单的雕刻着几朵桃花,不过他很是喜欢,觉得拿回去可以做一个装饰品。

“想要就买吧,晚饭的时候,不是你云隐舅舅说你要什么他都给你买吗,你今天看见什么拿什么,让他给你付钱就是了。”轩辕玄霄听见儿子的话,想都没想的说。

“那我不要了。”轩辕云墨听后放心桃木剑离开摊位走去其他的地方。

“怎么不要了,你不是说想要吗?”轩辕玄霄看着离开的儿子很是不解的问。

“墨儿,你要什么舅舅买给你。”那边传来云隐的声音。

上官雪妍知道儿子不开心了,也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于是只是站在原地看着轩辕玄霄,这人难道是真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吗?还是说压根就不了解孩子,墨儿想要的只是他这个父亲给他买的。自己知道墨儿也是鼓起一定的勇气才开这次口的,向别人开口要东西这事墨儿是开不了口的,即便那人是他的父亲也一样。可是他现在开口了,轩辕玄霄是怎么说的,墨儿现在一定很难过。

“轩辕玄霄,你能否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上官雪妍最后还是觉得自己要和他明说,告诉他应该怎么去做一个父亲。

“妍儿,怎么了,你有什么事要说?”轩辕玄霄拉下上官雪妍几步也来到一颗桃树下,这里要安静一些。

“轩辕玄霄我不否认你很疼墨儿,可是疼他不只是限于教他读书,教他练剑。最重要的事,你要从小事上去注意他的状况,至少你要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心,什么时候不开心,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也许不会去注意这些小事。可是你也知道这些年墨儿缺少父爱,即使我给他的再多,依旧不能代替父亲在他心中的位置,你的回归他很开心,即使他不说我也知道。可是我不想他因为你有一点不开心,他是我的一切,我说这些也不是想怪罪你什么,只是想你多主意一点他平时的情绪,他要那只桃木剑,也许是因为喜欢,可是更多的是想让你这个父亲能送给他。墨儿长大以后很难开口要过东西,没想到他第一次向你要东西你就拒绝了,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我言尽于此,至于你要怎么做,那不管我的事了。”上官雪妍说完,抬起脚就走了。

轩辕玄霄立在原地很久,没动作,他耳边回荡的就只有上官雪妍的那些话。自己真没想这么多,还真没顾忌到墨儿的感受,怪不得自己说完话儿子就转身离开,原来他是不开心了。自己也许是个不合格的父亲,这些年不再他身边,已经很对不起他了。虽说墨儿十岁了可是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也不是很了解这孩子,只是知道他很优秀,没自己他依旧可以长大成人,也许就是自己见多了他的稳重不是孩子的一面,所以忘记了他其实也是可孩子,还是个倍加渴望父爱的孩子。妍儿说的都对,有些事是自己忽略了。自己一直想做个严父,就忽略了自己也可以是一位慈父,其实严父和慈父也并不冲突。

轩辕玄霄站在原地想了很久之后,转身就又回到那个摊位上,他知道他应该做什么了。

“摊主,你这里刚才那把桃木剑呢?”上官玄霄看着那原本摆放桃木剑的地方,已经摆上了其他的东西着急的问。

“那桃木剑已经被位客人刚买走了。”摊主指着前面不远处人影说。

“那摊主你还有没有同样的桃木剑?”轩辕玄霄看着那人问摊主。

“不好意思客人,小摊上就那一把桃木剑,他的价钱要贵一点所以我进的货也不多。”那摊主说。

“谢谢。”轩辕玄霄听完之后走了。

这边的摊位上,上官雪妍正带着儿子在看捏面人的,那艺人的手很巧,技艺也娴熟,捏出来的东西惟妙惟肖的。

“老板能不能麻烦你,照着我们的几个的样子给我们一人捏一个。”上官雪妍看出儿子的喜欢,于是问。

“夫人,这没什么,倒是难得你们喜欢我老头的手艺了。”那老艺人只是打量了他们一行人一会,就又低头忙活手里的活计。

“小少爷这是你的,你看看行不行?”老艺人过了一会抬头递给轩辕云墨手里捏好的面人问。

“娘亲,您看老人家的手艺真好,他像不像我。”轩辕云墨把那面人拿到上官雪妍面前问。

“像,墨儿开心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笑酒窝深深的很可爱。你现在开心了,记得以后不许耍小性子,你父亲也不是故意的,他是不了解墨儿,可是你也知道他是疼爱你的。”上官雪妍弯下腰扶着他说,这孩子也许是被自己宠的厉害了,在加上现在在外面,自己要求也放松了,他的小孩子脾气也都出来了。

“娘亲,儿子知道了,就是有点难受吗,墨儿下次不会了。对了,爹爹了,怎么没看见他?”轩辕云墨低着头说,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要一件属于父亲送的东西,铭哥哥都有皇叔送的礼物,白哥哥他们也都有,就自己没有,自己以前也很羡慕的,当时在想要是父王在也一定会送自己礼物的,可是自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没想到父王原来不但没死后来又回来了,那自己也是有父亲的人了,也会有父亲送的礼物。可是这么久以来父亲没送过自己什么东西,所以自己今天才会开口要的,可是没想到被父亲拒绝了,自己觉得父亲不疼爱自己,所以才会有点伤心难过的。不过父亲教自己剑法和读书了,那是不是说父王也是疼爱自己的,想到这里他也不觉得伤心了。

“他有事要忙,一会就过来了,我们等等他就行了。”上官雪妍听到他这么问就知道他不生气了。那就好了,自己也不希望他们父子之间有隔阂。

“你们在说什么,怎么都站在这里?”轩辕玄霄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他们母子跟前。

“娘亲说要老艺人给我们捏面人,爹爹你来的正好,就差您的了。来,过来。让那老艺人也给您捏一个,这样我们也都有了。”轩辕云墨拉着轩辕玄霄上前。

“好,为父听墨儿的,我们一家人都要捏。”轩辕玄霄没想到刚才还生自己气的儿子现在竟然不生气了,那一定是妍儿说了什么。

他们在外边逛了很久才回到客栈,也都买到了自己心仪的东西,虽说有点累可是都很开心。逛得开心的他们好像都没发现身后一直跟着的人,也许是知道了只不过不予理会罢了。

回到客栈的他们都洗漱一下打算睡觉了,不过轩辕云墨的房门却被敲开了。

“爷,您怎么来了?”开门的是随墨,他和轩辕云墨一间客房,也是方便他照顾自家少爷。

“少爷呢,睡了吗?”轩辕玄霄进门问。

“回爷,少爷还没睡,奴才去请少爷。”随墨站在门口说,他也不知道这时候王爷过来有什么事。

“不用了,你先在外面候着吧,我有事要和墨儿说。”轩辕玄霄打发随墨出去。

“是,爷。”随墨转身出去,并随手关好客房的门。

“爹爹,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找儿子有事。”轩辕云墨刚准备睡觉就听到敲门声,他知道要是有人来,随墨会去开门的,可是他听见是自己父亲的声音就走了出来。

“墨儿,今天是不是不开心了,现在不生气了吧,都是为父的错。你自小为父就不在你身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和你相处,觉得只要不缺你的花用,教你读书练武就是疼爱你,可是却忽略了墨儿的感受,忘记了这些墨儿都是有的。那这个给你的,你不是说想要吗,那现在不生父王的气了好不好。”轩辕玄霄说完那些,拿出那把桃木剑,这是自己从买走它的那人手里花了几倍的价格卖回来的。

“桃木剑,谢谢父亲,今天也是墨儿的不对,墨儿不应该发小孩子脾气的,希望父王不要生墨儿的气才好。这桃木剑墨儿一定会好好保存的,谢谢父王。”轩辕云墨拿着桃木剑开心的说,那父王消失的那一会就应该是去买它去了,看来父王还是疼爱自己的。

“那墨儿休息吧,我们明天去看这里的桃花,可不许起晚了,要不然我们可不等你。”轩辕玄霄站起身说。

“放心吧爹爹,我一定会早起的。”轩辕云墨送轩辕玄霄出门说。

看着走进房间的父王,轩辕云墨拿着哪桃木剑躺回自己的床上,然后把桃木剑放在自己枕边带着笑意入睡。

这边的上官雪妍也笑着躺下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吃完早饭就出发去桃山,打算看看这里极负盛名的桃花林。这里的人也许是极爱这桃花,这一路上也载的都是桃树,直到桃山脚下他们都能闻到那淡淡的桃花香。到了桃山他们才发现那桃山的桃树是不同的品种的,所以开的颜色也不一样。有粉的,白的,红的还有那种花瓣颜色也不一样的,人群穿梭在里面,很快就被淹没了。这么大的桃树林上官雪妍也是第一此看到,可惜了没相机不能拍下来慢慢欣赏了。

“娘亲,这里好大呀,您说我在里面会不会迷路?”轩辕云墨躲在一颗茂密的桃树后面问。

“应该不会的,这里好像没有桃花阵,只是大一点,那你总是能走出来的。”上官雪妍拿掉儿子肩头的一瓣桃花说。这偌大的桃花林让上官雪妍不由的想起,那著名的武侠名著里的桃花岛,不知道那黄药师的桃花岛可有这里的漂亮。

“桃花阵,娘亲那是什么阵,很厉害吗?”轩辕云墨好奇的问。

“恩,很厉害的。”上官雪妍想想说,要是不厉害那周伯通不至于在里面困了那么久都出不来。

“那娘亲,你会吗?”

“这个也许吧,娘亲没试过,不清楚。不过娘亲倒是想起一首诗来。”那也是自己挺喜欢的一首诗,自己喜欢那诗里的意境和作者安贫乐道的旷达胸怀和一种诗酒逍遥的人生境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上官雪妍抑扬顿挫的背诵这首唐寅的《桃花庵》。

“娘亲,怎么以前没听你背诵过。”轩辕云墨也是第一次听见这首诗。

“娘亲也是刚想起来的。墨儿要不然你吹一曲听听。娘亲好久没听见你吹玉箫了。”上官雪妍笑着看着儿子。

“想让儿子吹玉箫也不难,要不然娘亲和儿子合作一曲怎么样?”轩辕云墨解下腰间的玉箫说。

“你小子现在胆子大了,敢和娘亲讲条件了,不过娘亲今天又没带乐器怎么与你合作。”上官雪妍看着儿子摊主手说,意思是看你怎么办。

“没乐器,娘亲不如舞一曲如何,再说父亲还没看见过娘亲跳舞呢,儿子也很久没看了,怎么样娘亲。”轩辕云墨说这话的时候看的是轩辕玄霄,他可是一直在冲轩辕玄霄挤眼睛。

“夫人,还善舞吗,那不如舞一曲,让为夫一饱眼福怎么样?”轩辕玄霄拍着儿子的肩膀对上官雪妍说。

“夫人,您就舞一曲,奴婢也很久没看见夫人跳舞了,再说现在这里的景色怎么美,夫人要是起舞,那一定是桃花仙在世。”雯娥也在一边说。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矫情了,墨儿伴奏吧。”上官雪妍看着他们说,看到这里的美景她也是有点心动的。

“是,娘亲。”轩辕云墨开心的说,这事他以前也做过,以前娘亲每次教授自己新曲子的时候都会起舞,就是为了让自己练习新曲子。现在很多曲子自己都会了,娘亲也很少跳舞了。

暗二他们自动守在四周,毕竟夫人的身份不是一般的,她的舞蹈也只能是爷和少爷们可以看得,他们不但要远离,还要守着四周不能让陌生人走进。

轩辕云墨的箫声起,上官雪妍挥着纱绫在桃树林里起舞。一曲箫、一支舞就在轩辕玄霄的眼前呈现,他觉得那是他听过的最美妙的曲子和看过的最好看的舞蹈,他实在没想到上官雪妍还有如此的舞蹈功底,和儿子配合的很默契。看来他们以前是经常配合着曲子起舞,轩辕玄霄想到这里有点不开心了,那儿子的位置下次一定要换成自己才对,自己的琴弹得也不错,以后妍儿要是在跳舞给她伴奏的就只能是自己,儿子也不行。恐怕轩辕云墨怎么也没想到他一心想帮自己的父王,结果还父王给挤走了,不知道他知道了,后不后悔自己的好心。

“真是没想到夫人竟然舞艺超群,上京那些经过费心培养的小姐们要是目睹了一定自惭形秽的。”上官雪妍一舞完毕,收回手中的纱绫,轩辕玄霄走上前去夸赞道。

“你拿我和她们比?”上官雪妍看见他走过来的身影问,那些小姐学习舞蹈是为了取悦那些能给他们更好生活的人,例如博得轩辕玄耀的眼球。自己是因为喜欢才去学习的,自己和她们的目的不同。

“没有,她们那些人的身份,怎么能和夫人相提并论。为夫看了夫人的如此绝妙的舞蹈,这个送给夫人可好,也算是为夫的心意。”轩辕玄霄立马改口说,上前一步还拿出昨天偷买的桃花簪插在上官雪妍发间。

“我去那边看看。”轩辕玄霄的接近让上官雪妍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头上的东西不知道应不应该取下来。自己要是当着他们的面取下来,不但轩辕玄霄不开心就连儿子也恐怕会不开心。要是不取下来吧,自己总会觉得很奇怪的,他们的关系还没到这么亲昵的地步,她也就只能找借口躲开了。

“爹爹,娘亲她怎么了?”轩辕云墨看着独自离开的上官雪妍问,他担心娘亲生气了,可是为什么呢。

“你娘亲她有些事情要自己独自想清楚,我们不要去打扰他。”轩辕玄霄摸着儿子的头说,也许是自己操之过急了,才会令她觉得尴尬。

上官雪妍想着自己的事,慢悠悠的走在桃花林的,也没走多远就被人给拦了下来。上官雪妍抬头看着眼前之人,这是什么事,她拦自己何事,不过上官雪妍只是看着她也没问。她想对方拦着自己即使自己什么都不说,对方也会告诉自己的。

“你没什么话要问我的吗,例如我和上官哥哥的关系?”薛巧儿看着眼前的上官雪妍问。

“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感兴趣,你也没必要在我面前炫耀。”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这少女,这人很奇怪,难道以为自己知道了那些就会让贤吗。

“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和上官哥哥的关系,我偏要告诉你,上官哥哥曾经说过他要娶我当妻子,是你破坏了我们的关系。”薛巧儿看着上官雪妍大声的说,其实这话上官哥哥没有说过,不过为了自己的目的,自己不得就这么说。

“是吗,那恭喜你了。”上官雪妍说完就抬脚要走。这女孩真傻,连一个人的真实姓名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嚷着要嫁给他。

“你根本不爱上官哥哥,你昨天还对他发火,你不配为他的妻子。”薛巧儿再次拦着上官雪妍说,一副替轩辕玄霄鸣不平的样子。

“原来,昨天那偷窥的人是你呀。在说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你以什么身份来管闲事,你只不过就是个路人。”上官雪妍两次被她拦着,都有点生气了,她本身就有点烦,没想到还来个给她添堵的。

“我才不是路人了,我是他未来的妻子。”

“是吗,你是他未来的妻子,那我这个现在的去哪里?小姑娘我告诉你,不要说你给他当妻子,就你给他做妾,你的身份也不够格。”上官雪妍讽刺的看着薛巧儿,自己虽说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是江湖上那些有名望的大家族没有姓薛的,就连各城排上名号的家族都没有姓薛的,那只能说这个薛家,名不见经传。想给轩辕玄霄当妻子那至少也要是一品大员的嫡女才行,那凌侧妃的娘家身份够高吧,不才是个侧妃,说起来也是个妾室。即使轩辕玄霄愿意那些族老也不会愿意的,皇族里的后代要的就是血统的高贵。说起自己这也是情况特殊,要不然以自己的身份也不可能嫁进王府。

“你去哪,你就等着下堂吧,你个毒妇。救命呀,救命呀。”薛巧儿听见上官雪妍的话,不但没有不开心,反而笑着说,大喊救命,然后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刀扎在自己身上。

“巧儿……。”薛谦正在和轩辕玄霄他们叙旧听见叫声先跑了过去。

“我们也去看看。”轩辕玄霄他们也跟着一起像声音的源头跑去。

“巧儿,你这么样了,不要吓唬哥哥呀,你要出事了我回去和家里怎么交代。上官夫人我昨天已经为小妹无理和你道过歉了,上官夫人又何必动手了?再说小妹也只是爱慕上官兄,这也没什么不对的,我们江湖儿女一项不拘小节的。”薛谦抱着躺在地上的薛巧儿,喊着,然后转过头看着上官雪妍指责。

“你怎么知道是我动的手,她可是什么都没说,难道这是你们兄妹玩的苦肉计,就是为了让我夫君看到我毒妇的样子,然后休妻,让她嫁给我夫君。你们到是好心思,不过白费了。”上官雪妍听了他的指责也不辩白,只是面不变色的问他。

“上官夫人,切勿乱说,我不可能拿我小妹的性命开玩笑。这里就你们两人不是你动的手,难道还是小妹自己扎的不成。”薛谦听到上官雪妍的话有一瞬间的变脸,然后很快又问上官雪妍。

“你们都是听见救命过来的,难道我就不能吗,只是我比你们里离得近而已。至于她是这么伤的我哪里知道?”上官雪妍依旧脸色不变的说,那好像她就是个路人。

“大哥,你不要责怪姐姐了,是我不对,不该求她让我进门伺候上官哥哥,哪怕为妾都可以,才会惹恼姐姐的。上官大哥你也不要怪姐姐,看来是巧儿没这个福分伺候上官哥哥了。”那薛巧儿适时的醒来,说完要说的就又昏过去了。

“这女人真狠毒,好在不是我的夫人。”

“就是,这小姐真可怜。”

“真是红颜薄命呀。”

周围的议论声一片。都是指责上官雪妍的,他们也是被呼救声招来的,到这里就看见这样的情景,他们起初不知道原因就只是在一边看着,现在有那受害人的指正,他们都开始议论了。

“上官夫人,不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云兄烦请你帮忙看看巧儿的伤势。”那薛谦抱着薛巧儿生气的看着上官雪妍,然后又看着云隐说。

“抱歉,我今天不救人。”云隐看看他们兄妹淡淡的说。

“云兄,你可是神医,怎么能见死不救?”薛谦看着云隐吃惊的问,他没想到云隐会这么说。他们早就就认识了,他以为云隐不会不给他面子的,可是现在他是什么意思。他要是不救,那小妹的伤怎么办?这可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既然你们说她是家姐伤的,那就说明她得罪了家姐该死,那如果是她自己扎伤自己,然后用来诬陷家姐,那就说明她更加的该死。那基于这两种情况,我都不可能施救。”云隐随手摘了一朵桃花说。

“上官夫人是你姐姐?”薛谦睁大眼问,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对呀,玄昨天不是告诉你们了,她是上官云氏,而我叫云隐。”云隐无辜的说。

“好,我知道了。那上官兄呢,你难道没个说法吗,毕竟小妹是为了你才会被你夫人伤害的。”薛谦觉得自己和云隐没什么可说的了,只好问轩辕玄霄。

“夫人,那人是不是你伤的。”轩辕玄霄黑着脸问上官雪妍。

“你认为呢?”上官雪妍没回答她,反问到。

“我是怕她的血脏了你的手,你要是想她死告诉为夫就是了,以后这事有为夫代劳。保管你指哪里,为夫打哪里,半点不迟疑。”轩辕玄霄换上嬉皮笑脸的样子说,一点也没把那薛巧儿的死活放在心里。

“娘亲,儿子也可以代劳的,娘亲你只要指挥就行了。”轩辕云墨也上前说。

“大姐,还有我呢。”云隐也插进来说。

“你们好了,把我当什么了,我怎么感觉自己成土匪了头子了。”上官雪妍笑着说。

“上官兄,小妹的事,你不打算给个交代吗?”薛谦看着那边笑作一团的人,生气的问,他觉得他们没把他放在眼里。

“交代?交代什么,薛谦希望你们下次在陷害人的时候,打听清楚在出手,不然就像现在伤了也是白伤。你们今天就吃亏在你们的无知上,要真是我夫人出的手,她早到阎王哪那里去报道了。你也应该知道医者多人身上的脏器了如指掌。还有一点你们不知道是,我夫人杀人从不用兵刃的。今天恐怕也是你们兄妹算计好的吧,你拖着我们,你妹妹陷害我夫人,可惜了,即使没有我夫人我也不会娶你妹妹的。你们就不要打我的主意了,小心惹火烧身。”轩辕玄霄对着他们兄妹无情的说,自己这次是真的看错人了,还是他变的太快了。

“上官哥哥你怎么能……巧儿是真心喜欢你的,你怎么能如此对待巧儿?”那薛巧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醒来的,苍白着脸说,也不知道是血流多了,还是被轩辕玄霄无情的话给刺激的。

“薛巧儿,请叫我上官老爷,你也比我儿子大不多少。”轩辕玄霄寒着脸说,这要是被朝中的老臣知道了,不定怎么想自己呢,不满是一定的。

“上官玄,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以为我们薛家好欺负是吧,你等着,这事我们没完。”薛谦抱着还在流血的薛巧儿离开,他们在留下了只会是更大的笑话。但是今天的事他记下了,他一定让上官玄付出代价。

“这薛家什么来头,很厉害吗?”上官雪妍不解的问云隐,自己怎么就没听说过呢。

“大姐,江湖上有个华夏宗,不知道您听过没有?”云隐问上官雪妍。

“听过,好像说在江湖上挺有名的,那和这薛家有什么关系?”上官雪妍脸色不变的说,如果没记错自己就是那华夏宗的宗主吧!那是自己的势力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这薛家倒不是什么大家族,也就在他们当地算个人物,可是薛谦的父亲听说救过华夏宗的宗主,所以薛家一直是有华夏宗保护的,也没人敢得罪他们。”轩辕玄霄接着云隐的话说。

“有这原因,我怎么没听说过?”上官雪妍这次是真的不知道了,那薛谦的父亲自己根本就不认识,更谈不上救过自己。

“我们也是没听说过,只是有一次喝醉了,薛谦自己说的,反正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云隐不在乎的说。

“哦。”上官雪妍想和你没关系,但是和我上官雪妍有关系,看来自己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不能让人打着华夏宗的名义办事。

“出来吧,你们跟着我们有何事?”轩辕玄霄突然停下说。

上官雪妍其实也发现有人跟着他们,不过一直没拆穿,她觉得那两人没恶意。

“见过圣王爷、圣王妃和圣世子、大少爷,我们二人是陛下派来的,有密函传给圣王爷。”那两人出来,跪在他们面前说。

“密函,拿来本王看看?”轩辕玄霄知道耀儿除非是有重大事件,不然不会特意派人来给自己送密函。

“在这里。”其中一人拿出密函递给轩辕玄霄。

轩辕玄霄接过打开看看,脸色不是很好。

“本王,知道了,你们回复陛下,本王立刻前去查看。”轩辕玄霄把那密函化为灰烬对你两人说。

“卑职知道了,卑职两人现在就快马赶回去。”他们两人抱拳恭敬的说。

“夫人我们要启程了,要去下一个地方了,离这里倒是不远。”轩辕玄霄看着天空说。

“你不是说我们要去建安府吧,那可是薛家老宅,我们刚得罪薛谦兄妹,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云隐一副不能开玩笑的样子问。

“你还真猜对了,我们必须去不可,走吧先回客栈收拾行李。”轩辕玄霄没理会他说。

“出什么事了,那上面说什么了?”上官雪妍问他,能让他变脸的事不多。

“密函上说,建安府出现了妖怪,一到晚上就到处吃人,现在不少人死在它手里了,就连带人围捕它的县太爷也死了,但是还是没抓住它。陛下希望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哪里现在人心惶惶的。”轩辕玄霄虽说不相信有什么妖怪,可是既然死人了自己就要去看看,还要想办法解决才是。

“有这事,不会又是谁报复的吧,这个县太爷也死了,怎么感觉和上一次遇到的事一样?那我们快点,说不定又是有什么冤屈呢,我们又可以为民除害了。”云隐一听来劲了。

“我倒是希望和上次一样,那也许可以轻松一点,这一次是知府上报,他说自己看过那死者遗体,到处都是齿痕,很像是野兽的印记可是又不完全像。”密函上也没的太清楚,也许耀儿也不清楚,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这么恐怖那我们去会不会有危险呀。”云隐听后问。

“妍儿要不然你带着墨儿他们在这里等着我,我带人去看看。”轩辕玄霄想想说,万一要有危险怎么办,自己不如把他们留在这里。

“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吗,再说我去说不定可以帮到你。”上官雪妍淡淡的说。

“好吧,我们一起去,如果有危险,你要带着墨儿他们离开。”轩辕玄霄也坚持的说。

“好。”上官雪妍也没和他争执她觉得那样没什么意义。

他们很快离开桃山,回到客栈叫齐他们的人收拾行李退房离开。像着建安府奔去,他们现在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也不敢轻易下结论。不过他们早到一刻也许就能早一点查清事实,就可以少死一些人。所以他们路上很赶,好在这马车是上官雪妍特质的,要不然路上还不颠死了。他们终于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入建安府,他们没有先去知府衙门,只是先在街上找了一家客栈住进去。

“客官远地来的吧?来此地做什么,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尽快离开吧。”掌柜的看她们风尘仆仆的问。

“我说掌柜的你好奇怪,我们住店又不是不付钱,哪有客人刚到就赶客人走的道理,你这店怎么开的?”云隐故意很生气的说。

“店家勿怪,我这位兄弟也许是赶路累了,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店家如此说就一定有你的道理,但是不知道店家何处此言,还请如实相告?”轩辕玄霄做和事佬说,还在掏银子给店家。

“我也是为你们好,我们这里有妖怪,一到晚上就会跑出来吃人,很吓人的。啊,外面。”那店主看着外面说,突然指着门外高喊。

上官雪妍他们立马看向门口外,那里只有一道一闪而过的影子,等他们跑出门口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整条街道空荡荡的,好像那一闪而过的影子是他们的错觉。可是不可能他们全都看错了,那就是证明真有东西刚才在外面。

“夫人可曾看见是什么?”轩辕玄霄问上官雪妍,他知道上官雪妍的功夫比较高,应该比他们看得清晰一点。

“看着像兽类,不过没看清。”上官雪妍也有点不确定的说,那东西跑的太快,自己也只是看见一个影子。而且好像是悄无声气出现的客栈门口的,他们根本没人发现它在门口,要不是掌柜的刚好看见了他们还不知道呢。

“我们先进客栈吧,晚上都小心一点,也不知道它会不会再出来了,大家还是不要住太分散了。”轩辕玄霄嘱咐他们说。

“是,爷。”

他们由于赶路着急,谁都累的很,也没什么胃口吃完饭,就都是吃点点心就洗漱睡觉了。

“墨儿,今晚让宸和你们睡吧。”上官雪妍在轩辕云墨睡觉之前,把宸送给他,让宸可以保护他。

“知道了,娘亲。”轩辕云墨接过宸,很是开心,不要看宸平时和他关系很好,可是就是不和他一起睡,自己怎么说都没用,不知道今天怎么愿意了。

“小墨墨,是那个女人让我来保护你的。”宸很快就解答了轩辕云墨心中的疑问。

“娘亲,让你保护我,宸你怎么保护我,就你这小身板。”轩辕云墨提着宸好笑的看着它,他也就只有父王手掌大小,怎么保护自己,轩辕云墨显然不信。

“小墨墨,你不要不信了,其实你娘亲的功夫就是我教她的,这样说起来我算是你的师祖了。”宸又比划着说。

“宸,你占我的便宜,我生气了。”轩辕云墨觉得宸在乱说,它一只小狐狸怎么教娘亲功夫。对,宸这些年好像一直没长大,好像也有八年了自己都长了,宸怎么一点也没长,它其实胃口挺大的,每天都吃那么多。

“我说的是真的,小墨墨我就知道你不会信的,好了不说了,睡觉吧。”宸掀起被子的一角盖在自己身上,他说的可是实话,那女人的功夫是在自己的指导下练成的。自己也算是他的师父了,不过谁让她现在是自己的主子呢,自己只能受她的压迫。

夜晚的街道很静家家闭门睡觉,客栈里的上官雪妍他们也在睡觉。半夜一阵骚乱声惊醒了他们,于是他们都穿衣起来查看。客栈里住的不只是有上官雪妍他们一行人还有其他人。

“小二怎么了?”有人站在楼上冲下面问,那里一般会有值夜的点小二。

可是楼下一片黑暗,听不见店小二的答话。

“店小二,店小二。”有人连声喊。

可是楼下依旧没人答话。

------题外话------

今天就这一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