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八十一章 救人还要赔银子

“铁蛋,水生哥。”岸边的少年看见在水中起伏的两人惊吓的大喊着说,那些人都不知道怎么办,一时都忘记了去叫大人,有些年龄小的都哭了起来。

轩辕云墨看着那两人,知道在不拉上来,很快就会出事的,于是自己站稳后,抓着鞭子灌输内力就甩了出去:“抓住鞭子。”轩辕云墨对着那伸出头的水生说。第一次甩到他们面前水生没抓住,就差一点。轩辕云墨收回鞭子又甩了一次,这次刚好,鞭子的那一端被水生抓在手里。

“抓牢了,我拉你们上来,千万不要松手。”轩辕云墨对水生说,他怕他松开手,万一自己用力过猛把他给甩出去,那就不是救人是害人了。他说完就用力把两人甩了出来:“随墨,接着。”

“是,少爷。”随墨注意着自家少爷鞭子的活动方位,好在第一时间接住两人。

随墨看着那被甩出来的两人的,跳起来一只手接住一个,两人的冲击力让随墨也差点摔倒在地,他好不容易稳着身子,他还在想好在少爷的力道控制的好,要不然自己可是接不住的。

“随墨,快点逼出他们体内的积水,要不然我们就白救他们了,大哥帮我扶着他。”轩辕云墨上岸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两人说,自己抓过那个最先掉下去的人盘腿坐下,运劲于双掌打在那人的背上。

“咳咳,噗。”铁蛋,经过轩辕云墨的内力冲击吐出胸腔里的积水,慢慢的从昏迷中醒来,轩辕云墨然后又喂他一粒药丸,轩辕云墨怕他得风寒了。

那边的随墨也和轩辕云墨一样的办法救醒那个叫水生的,也接过自己少爷递过的药丸喂给他吞下。

“水生哥,你醒了,太好了。”一个少年看着睁开眼的水生走上前说开心的说。

“我没事呀,我不是掉水窝子里了吗?怎么会没事?”水生看着眼前自己最好的玩伴问,他只是记得自己去救铁蛋然后自己也掉在水窝子里,在后来就什么都记不清了,好像听见有人让他抓住什么东西。

“是上官少爷救你和铁蛋出来的,你没看到那上官少爷只是用一根鞭子,就把你们甩了很高,救出水窝子。”小波羡慕的看着轩辕云墨,还有那边的随墨,也是很厉害的。

“对呀,那上官少爷很厉害的,那随墨也很厉害。”从事情发生到他们看见两人被救出来,只是短短的时间,可是他们感觉好像见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上官少爷看着也没多大,怎么就能用一根鞭子救出两人,难道会功夫的。对他们来说,武功他们也只是听说过,但是从没见过,村中最好的猎户也就只会一点拳脚功夫,在他们看来已经很厉害了,现在看来那上官少爷比他厉害多了。

“上官少爷?”水生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

“就是那借住在小宝家里的少爷,今天和我们一起抓鱼的就是。那不,他们就在那里呢。”小波解释着说,还这指着轩辕云墨他们。

“少爷,我们快点回去吧,您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要赶快回去泡热水澡,不要受了风寒怎么好。”雯娥拿出一条帕子给他,看着轩辕云墨已经打湿的下半身衣服说。

“好,小宝,我们回去了,你要回去吗?”轩辕云墨问小宝,他们是一起出来的,再说经过刚才一事,这鱼恐怕今天是抓不成了。

“我也回,小墨哥哥我和你们一起回。”小宝伸手就去提自己的桶子,可是那里面已经装满了鱼,他根本提不动。

“随墨,你帮小宝把桶提回去,我们回家了。”轩辕云墨看着小宝一副快要哭的样子,对随墨说。

“是,少爷。”随墨笑着接过小宝的桶子,他轻松的提起那桶子就走了。

“小波哥哥我们回家了,你回不回?”小宝走了几步停下转身问他堂哥。

“你们先回,我一会就回去了。”小波看着离开的他们说。

小宝知道,堂哥现在不回去,然后拉着小阳就先跑了。

“小宝、小阳你们慢点。”雯娥看着前面跑着的两个小家伙叮嘱道,她怕他们跑太快摔着了。

可是前面那两个小子早跑远了,谁也没理他。

“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小墨墨哥哥抓了很多鱼,好厉害的,他还救了掉在水窝子的铁蛋和水生哥。”小宝进了院子就在大声喊。

“掉水窝子了,那小宝你没事吧?”小宝的高声大喊把屋里的人都喊了出来,先出来的就是他的奶奶,听他说有人掉水窝子里了,赶鱼看看自己的孙子。

“奶,不要摸了,痒。我没下水,我和小阳我们就在岸边捡鱼,那几位哥哥好厉害他们抓了很多鱼,我和小阳都捡不及。”小宝扭着身子说,还在咯咯的笑着,主要是他奶奶手在他身上弄的痒痒的。

“你这臭小子,吓死奶奶了。对了,你的几位哥哥呢?”小宝的奶*只看见小的回来,就问大的。

“哥哥们在后面,我们是跑回来的,我去迎迎他们。”小宝说完就又跑出院门。

“你就不能老实呆一会。”小宝奶奶看着孙子那一溜烟就不见的小身子,笑着说。

“二,你们去把热水准备好,少爷该回来了。”上官雪妍从儿子出去后就让暗二他们去砍柴烧水了。那些柴是他们在不远处的山上砍得,都是些湿的,他们都用内力烘干的。

“是,夫人。”暗二带着几个侍卫,去给他们准备热水去了,不但有少爷们的还有随墨和小峰的,就连那小阳和小宝都要洗洗。

“娘亲我们回来了,我们抓了很多鱼的,娘亲我们中午吃烤鱼行不行?”轩辕云墨走进小院子就开心的说。

“就站那,不要动,不要让你们身上的怪味熏着你们母亲了。快,先去洗洗在过来。”轩辕玄霄上前一步拦在上官雪妍面前,指着自己前面的儿子说,那好大的鱼腥味,这两个小子出来好像就忘记自己身份了。

“好像是挺难闻的,我这就去洗澡。”轩辕云墨拿起自己的衣服袖子嗅嗅说。

“去吧,热水二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你们这把这个撒在水里,你们洗完就没有异味了。”上官雪妍递给他们药包,这里面是一些带有香味的花草,味道清淡比较好闻。

“知道了,大哥我们快去洗吧。”

“好。”轩辕少泉也没了刚才在外面的放松。

“这墨儿,一出来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这现在就是个乡下小子。”轩辕玄霄站在上官雪妍身边说。

“我觉的挺好的,这几年我都是怎么教导的,他不是依旧在上京混得开吗,上到他的叔叔下到府中下人,哪个不说他乖巧懂事,都分外疼他。爱玩那是孩子的天性,我们也不能扼杀他的天性。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他以后要承担很多的责任,那现在我们两个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时候,为什么不要他过得简单轻松一点。你不要看他现在玩的挺疯的,可是他从没忘记过自己的身边,你信不信,要是现在让他去面对其他国家的来使,他只要换上衣服,依旧是那个让你欣赏的儿子。”上官雪妍实在不赞同轩辕玄霄的话,再说墨儿真的很懂事,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当什么样的人。那几年也是,他只要跟着自己去采药,就会满山的疯跑,可是回到上京面对轩辕锌铭他们,他又是那个看似单纯实则腹黑的小弟弟,哄得他们开开心心的。要是面对那些欺负他的人,他也不会站着挨打。上官雪妍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教育也不知道是失败还是成功,活生生的把儿子教育成了一个多面的人。

“是我的错,让你这么多年一个人撑着府里的所有事。放心吧,以后的那些事交给我,那儿子就交给你教导了,等他能接管府里的事的时候,我就让位给他,这样也能陪着你过些平淡的日子,到时候我们也盖一座这样的小院子,按你的喜好布置。”轩辕玄霄看着她的侧脸认真的说,昨天进院子的时候,她眼里闪过的情绪被自己捕捉到了,于是才会有这么的想法。

“那是以后的事,以后在说吧。二,你们去把那些鱼挑几条收拾一下,我们午饭时就吃它们了。”上官雪妍转移话题说。其实她听完轩辕玄霄的话,心里也有点不同的感觉,没想到他会有如此的想法,难道他愿意放弃自己那高高在上的身份,和自己过那闲云野鹤的日子吗?自己真的要和他过一辈吗?他们真的能就这样走下去吗?一时上官雪妍的心里多了很多的疑问,不过脸上的表情没变。

“是,夫人。”

轩辕玄霄听见上官雪妍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就打发了他,心中有点沮丧,他知道现在的妍儿还没有接受他,不过他不会放弃的。

“村长和四奶奶在不在家?上官夫人我是过来谢谢您的,要不是您昨天出手,我家萍萍和孩子也许都没有了,都怪那镇上的大夫,他也没说萍萍是怀双胎。”大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那人进门就跪在上官雪妍面前磕头。

“你起来吧,不用谢的,我那也是出于身为大夫的责任,云隐扶起他。”上官雪妍躲避他的跪谢,她在这个朝代多年,尤其是从圣王府在上京露面之后,她接受了不少人的跪拜,哪怕那些年龄比她大的,她都不曾躲避心安理得的接受她们的跪拜。因为她知道,那是她在她们那个圈子里应该受的。再说即使自己不让她们跪拜,她们也依旧会跪拜,她们跪的不是自己这个人,而是自己的那个身份。可是现在面对这怎么一位平民的青年男子她却躲开了,那是从走出了上京以后,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失忆寻找回家路的平凡女人,和这些人是平等的。

“柱子呀,你这怎么了,怎么还磕上头了?上官老爷小老百姓不懂事,要有得罪的地方您能不能看在我这老家伙的面上,饶过他。”小宝的爷爷听见声音从屋里走出来,他昨晚喝的比较多,睡的比较死也不知道隔壁发生的事。所以看见柱子冲上官雪妍跪下十分吃惊,还以为是柱子得罪他们了,于是走上前说。

“大爷,你误会了这人是来道谢的,再说我们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轩辕玄霄一听就知道那大爷误会了,于是笑着说。

“老头子,你胡说些什么了,那柱子是来谢上官夫人的,你没看见他带着礼来的嘛。柱子媳妇昨天夜里难产,他来借牛车,要冒雨去镇上找大夫。上官夫人听说了,说自己就是大夫,可以去看看,是上官夫人过去救了萍萍母子三人的性命。”小宝奶奶拉过自己老伴拍了他一下说,这老头子只要喝醉就睡死了,雷动打不醒。

“那是该谢谢,你说上官夫人是大夫呀,那可真看不出来的。”小宝的爷爷看着上官雪妍说,他怎么看都感觉不像。

“我夫人可不单单是大夫那么简单,恐怕天下所有的大夫加起来的医术,也没我夫人一个人的医术厉害。”轩辕玄霄听见他们的对话了,转身对他们说,一副炫耀的样子。

“那上官夫人岂不是神医了?”小宝的奶奶吃惊的说。

“我夫人的医术可比那些自诩神医的人好多了。”轩辕玄霄看着云隐挪揄的笑着说。

“那是大姐的天赋比我好。”云隐伸着脖子说,那天赋谁也说不上。

“雯娥姐姐这是怎么了?”轩辕云墨洗完澡出来,就看见一个青年男子提着一只鸡要给自己娘亲,于是奇怪的问。

“那是因为夫人昨晚救了他的夫人和孩子三条性命,他来感谢夫人的,那只鸡就是谢礼。”雯娥,听见自家少爷的问话答道。

“娘亲,好厉害,一出手就救了三条性命,我也要好好学习医术,将来也可以治病救人。”轩辕云墨崇拜的说。

“少爷今天也很厉害,不是也救了两人嘛。”雯娥夸赞自己家的少爷。

“可是怎么他们没来谢谢少爷。”随墨说了一句。

“随墨我们救人不是要他们回报的,那是我们习武之人该做的事。”轩辕云墨教训随墨,其实他也想对方能来谢谢他。不过他不在乎对方的东西,只是想让娘亲开心一下,让娘亲知道她的教导自己都记得。

“我知道错了,少爷。我这不是为您抱不平嘛,您的命可比他们金贵多了。”随墨低着头说。

“随墨,你说什么?”轩辕云墨问他。

“少爷,我没说什么,您说夫人会不会留下他的那只鸡?”随墨赶紧转移话题说。

“娘亲,不会收的。”轩辕云墨看着那硬要留下谢礼的那人说。

“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东西你拿回去吧,产妇正要补身子的时候,你把它拿回去给产妇补补身子,这样孩子也能养的好一些。”上官雪妍推拒他的谢礼,不是她看不上,实在是农家的日子不好过,即使生产也不一定有点好东西吃,自己怎么能要呢。

上官雪妍还真猜对了,柱子家的条件不是很好,产妇生孩子还真没什么好吃的,也就只有少数的鸡蛋可吃。这只看着不是很大的母鸡,还是产妇娘家刚拿来的。知道自己女儿难产,差点去了,产妇的娘哭的伤心,一直说上天保佑,好在都没事。听说是被隔壁借住的贵人救了,就做主让女婿带着这只鸡也谢谢上官雪妍。

“小兄弟你拿回去吧,我家夫人说不要就不要。我们很快就离开了,这只鸡我们也没法带着,你不如就听我夫人的,那回去给产妇补身子,那样孩子也能长的好,也不枉我夫人出手相助了。”轩辕玄霄也劝他说。

“柱子你就拿回去吧,上官夫人说的也对,现在你媳妇和孩子重要,这份情你就记下吧。”小宝的爷爷也站出来说。

“那多谢上官夫人,多谢上官夫人了。”那柱子又跪下说。

“你赶快,回去吧,想必家里人也等急了。”上官雪妍对着暗柱子说。

“谢谢你们了。”柱子站起来就要往会跑。

“等一下,二,你给他拿两条鱼,这鱼你拿回去和豆腐一起炖适合产妇催奶。”上官雪妍叫住他又让暗二给他两条鲫鱼,又告诉他怎么做。

“谢谢您了上官夫人。”柱子拿着那两条活蹦乱跳的鱼,心情复杂,自己的谢礼没送出去,又拿了人家两条大鱼。

“娘亲。”看着离开的柱子,轩辕云墨走到上官雪妍身边。

“墨儿,你们都洗完了?”上官雪妍看着站在上面身边的几人问。

“恩,娘亲,你怎么不要他那只鸡,还要给他两条鱼?”轩辕云墨有点不理解,这只鸡在他看来不值得什么,自己还觉得他小气呢,他们家三条人命就只值这一只鸡的钱。

“墨儿,少泉,有时候不要用你们的观点去看待事情,你们从出生就在府里什么都不缺,甚至没见过的铜板,所以你们刚出来时就觉得外面的东西好便宜。那现在了,想法是不是不一样了?那是因为你们知道了一个包子和馒头的要多少钱去买,一文钱,十问钱可以买多少东西。那一只鸡,你们看着嫌少,可是那也许是他们家唯一的一只鸡,也不知道养了多久的。他们如果有像小阳一样大的孩子,或者小于小阳,可是为了那一只鸡他就要天天割草,捉虫喂它,只有那样他也许才会有鸡蛋吃。你们不知道,那鸡蛋对于他意味着什么,也许那鸡蛋就是他吃过的最好的东西。要是家庭条件不好的,那就连鸡蛋都吃不成,因为鸡蛋要卖钱,买粮食。如果娘亲接过那只鸡我们也就是吃一顿就没了,可是要是拿回去他们可以给那个刚生产完孩子的产妇吃很多顿,再说那两条鱼也是你们抓回来的,我们也是顺便送的,也算是为那两个孩子做点什么。另外你们两个如果是那个喂养鸡的孩子,你们此时会怎么样,你们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想,在你们看着不值钱的东西,也许就是他们最能拿的出手的好东西。”上官雪妍弯腰给他们整理一下衣服,然后认真的说。

“娘亲,我明白了。”轩辕云墨底下头想想说。他们和自己不一样,他们在能保证温饱之外没有多余的银两,自己现在也知道他们都很朴实,送礼送的都是最好的。

“母亲,儿子也明白了。”轩辕少泉也说。

“那就好,你们先去玩吧,娘亲去给你们做午饭,中午就吃全鱼宴,好不好,这可是你们自己抓回来的鱼,看看味道和你们以前吃的有没有区别。”上官雪妍走进厨房,哪里的鱼雯娥差不多该处理好了。

“好的娘亲。”

依旧是那小宝奶奶烧灶,雯娥打下手,上官雪妍主厨。上官雪妍也没食言,真做了一桌子的全鱼宴。小院里的香味飘到很远的地方,不一会儿就有两位年轻的妇人带着孩子走出院子,向飘着香味的院子来。

“上官夫人的手艺真好,上官老爷真是有福气。老头子现在怕你们走了,我再吃那老婆子做的饭就该难以下咽了。”小宝的爷爷看着桌子上的菜和轩辕玄霄说。

“大爷,说的对,我也觉得我的福气很好,能娶到夫人我也觉得自己很幸运。”轩辕玄霄也不脸红的说。

“年轻人知道惜福是好事,上官老爷可是很对我老头子的胃口。”小宝的爷爷摸着胡须和轩辕玄霄说。

“多谢大爷看重。”轩辕玄霄也笑着说,他也没觉得那大爷说的有什么无理的地方。

“我们吃饭吧,夫人坐。”上官雪妍换完衣服出来,轩辕玄霄就过去扶她坐下。

“对对,我们吃饭。”小宝的奶奶看见轩辕玄霄的动作只是笑笑,那上官老爷对上官夫人真好,要是自己的儿子也在多好,可是为了养家,儿子和儿媳也只能在外面忙碌。

他们都围着桌子吃饭,还在赞叹桌子上的菜好吃,也吃的很开心。

“呦,村长你们正吃这呢,这吃的什么呀,挺香的,我们大老远就闻到了。不知道能不能吃一点?”一个陌生的声音插进来,声音听着十分沙哑难听。

上官雪妍他们转过头就看见院子里站着两位妇人和两个孩子,其中一个长得那叫一个有特色,龅牙,斜眼的,身边站着一位小男孩,年龄和轩辕云墨差不多。另一位长得端正清秀的妇人身边站着一个略微比轩辕少泉大的少年,而且那妇人手里挽着篮子,用布遮着,看不见里面是什么。

“铁蛋娘、水生娘你们怎么来了,吃过了没,要不然进来吃点。”小宝的奶奶走下桌子热情的邀请她们。

“四婶子不用了,我们是来道谢的,我听水生说,他今天掉进水窝子,是住在你们家的一位小少爷救的,这不是我准备一点东西过来谢谢。”那个长相清秀的妇人拉着自己的儿子上前说。

“水生谢上官少爷救命之恩,水生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知道救命之恩大于天,水生现在也无以为报,就给您磕个头吧。”那叫水生的少年站出来,走到轩辕云墨面前跪下说。

“这位哥哥请起,你这样的大礼,云墨受不起,再说也是哥哥救人的举动感染了云墨,你要谢还是谢你自己吧。”轩辕云墨拉起水生说,自己当时也凭心而为。

“上官少爷救水生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水生要是不来谢谢,以后在村里就没法待下去了,小少爷你就不要推辞了。”水生的娘说着也要跪下。

“雯娥扶起她,大姐你家孩子的谢礼墨儿已经接下了,你要是在跪那就是折她的寿。”上官雪妍用内力托着她弯曲的双膝,让雯娥扶起她。

“夫人勿怪,是小妇人莽撞了。”那妇人听见上官雪妍的话,她以为上官雪妍生气了,赶紧说。

“我没怪你意思,我理解你的心情。”要是有人救了墨儿,自己也愿意做任何事。

“我说李氏你跪什么,你知不知道,要不是这小少爷,我们的儿子也不会掉到水窝子里去。我可不是来道谢的,我是来找他们要医药费的。”那最先的声音又想起,不过这次说的更加难听。

她的话一出口,顿时院子里的人都看着她,不知道她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怎么有点来找茬的样子,听他那意思她儿子掉水里是少爷的错。

“段氏,你又胡说什么?”小宝爷爷生气的说,这段氏平时在村里就嚣张的很,现在这这不是明显也找麻烦的,自己可不能不管。

“你们都看我做什么,我儿子说了,要不是你们这些富家少爷也去抓鱼,把河里的鱼抓完了,他也不会去深一点的地方,也不会掉到水窝子里去。那不就是因为你们他才掉到水里去的,现在我儿子得了风寒,你们把医药费给我,我也就不找你们害我儿子掉到水里的差点丢命的事了。”那龅牙妇人一副我很大度的样子。

“娘亲,他不可能得风寒,我救他们上来的时候,就怕他们得了风寒我喂了药的。”轩辕云墨拉着上官雪妍的衣服说,他也有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自己是不是惹祸了。

“墨儿,娘亲知道了。你的话也有道理,既然那样你还是一起追究吧,说个数,我好一起给你。”上官雪妍安抚好儿子,然后对那龅牙妇人说。

“这样既然夫人你这么说,我也不多要。村里人都知道我儿子以后会和他爹一样都是要在县衙做衙役的,那可是每个月有很多银两拿的,你就给我一百两算了。”那龅牙妇人怪笑的开口,说道丈夫是衙役的时候,还故意的看了他们一样。

可是那些人没一个看她。

“是不多,我想问一下,这可算是你儿子的卖命钱?”上官雪妍听后淡然一笑,问了一句奇怪的话。

“那当然了,你给了这一百两,我就不找你们害我儿子差点丧命的事了。”那龅牙妇人听着上官雪妍给钱,笑的更加开心,不过那张脸看着更加奇怪了。

“雯娥,给她。二,那孩子带出去扔在今天少爷抓鱼的河里,然后带回尸体给我看看,那可是我花了一百两买来的。”上官雪妍给暗二使个眼色说。

“上官夫人,不能呀?”小宝爷爷拦着说。

“没事的大爷,我夫人有分寸。”轩辕玄霄低声对那少爷说。

“可是……。”

“安心,大爷。”

“是,夫人。”暗二抓着那孩子跳出院子,消失在大家眼前。

“娘,娘,救命呀,娘……。”那龅牙妇人还在看雯娥给她的银票,根本没发现儿子从自己身边消失了,直到传来儿子那惊恐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你凭什么抓走我的儿子,你还我的儿子。”那龅牙妇人把银票塞在衣袖里走山前质问上官雪妍。

“他的命是我用一百两买回来的,从你接我的银票那一刻起,他就不是儿子,他那条命就随我处置,这不是你答应的吗?”上官雪妍看着那被问娥拦着的龅牙妇淡淡的说。

上一章
下一章